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幽怨的穆桂英

(2010-03-07 17:08:37)
标签:

文化

分类: --------戏 声 戏 语--------

   前天有个朋友告诉我,李佩红主演的《穆桂英挂帅》要在十一台播出,我和他说,这戏可看可不看,看也是看个热闹,没有多大的意思。昨晚果真播出了这出戏,耐着性子看完了,不是说有多么喜欢这出戏而看完,看完它为的是日后有人说起怎么好来,我也有点可以反驳的底气。穆桂英这个角色是梅大师花了很多心思创造的,可以说深入人心了,无论唱念做舞各个方面已经千锤百炼,达到相当经典的高度了。如果用梅派改梅派,也不过是去掉一些不必要的过场,或者改动改动某个字词。要是大改,还是不要叫《穆桂英挂帅》的好,更不用打着根据《穆桂英挂帅》改编的新编剧这样的牌子,纯粹是挂羊头卖狗肉。用程派来改,更是要谨慎。

  各个流派,之所以叫之为流派,因为她是有自己的表演风格和韵味的,同样一出戏,四大流派可以让人看到不同的风格,就好比玉堂春的表现,加上后来的张派在内,在一些细枝末节上都是不尽相同的。但是为什么程派的《会审》更有感染力,就是因为程派的这折戏,把苏三的委屈,悲愤表现得更为突出,程派的婉转,跌宕低回,更适合表现一些带悲剧色彩的人物。说白了,就是比较适合表现一些仇怨悲苦的女性,激昂少一些,委婉幽怨更富余!所以后来其他流派就少演这折戏了。还有《贺后骂殿》和《六月雪》等等也都是这个道理。梅派和程派的特点和风格显然是不一样的,梅派的表现风格大气端庄,雍容华贵等等,从唱念做舞上来说都很适合表现穆桂英这样帅气的女元帅,而程派的唱念做舞上来说,都是剑走偏锋,为了遮盖一些弱势,所以必须要与众不同,突出的是一些比较细腻的东西,善于表现苦大仇深的女子。梅派是很全面的流派,几乎女性的所有特点都能表现,稳稳当当的,要突出这样一名将帅,不用拐弯抹角,就直抒胸臆,所以梅派的穆桂英感觉是正,帅,稳,浩气凛然。

  说说昨晚的程派穆桂英吧,这出戏的是非曲直,一目了然。一出戏看下来,就觉得这个穆桂英幽怨忧郁沉闷有余,激昂帅气雍容不足,一出场就是一大段二黄导板转慢板,听着听着就觉得是《鸳鸯冢》里卧病的感觉,好象来日无多,又感觉象是《碧玉簪》里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还有那段盼归的西皮慢板,头两句的头几个字音调上很平很类似,没有程派的那种音律上的美感,从情绪上来说好像是荒山泪的再现,但是身段上又没有《荒山泪》那段夜织的讲究。穆桂英是见过世面的,不必焦虑成那样吧,有点小家子气。慢板改成原板还有点道理,或者散板,现在只要是程派,就认为一定要加大段的慢板,节奏明显慢了,也不符合剧情。念白上给人的感觉也不是为穆桂英服务的,倒象是薛湘灵上朱楼前和麟儿的对话,可怜巴巴的。还有最后那段高拨子,给人的感觉是《杨门女将》的探谷,不是辕门外,满台的演员,真热闹。还以为会出来一个采药老人呢!做派和舞蹈上来说,收放也不是很自如,不是动作过大就是不知所云,感觉是拼拼凑凑的。京剧里的唱念做舞,包括化妆脸谱都是为人物服务的,一上场就知道是好人坏人,什么性格,很显然程派的唱念做舞是不适合梅派的这个穆桂英的。我想就是程大师再世,绝不会排演这样的戏,就是要演穆桂英也可能不会是挂帅的穆桂英,或许是被困深闺二十年的穆桂英吧,那样倒和幽怨沾点边。如果这出戏要立住脚,就要重新回炉,完全按程派的思路改才好。再说说演员的唱,是民歌式的气声唱法,不是从下往上通透的那种,个人觉得要是没有麦克帮忙的话,也只有自己能听到了,闭口音缺少共鸣,开口音嘴巴张得过大,声音不是挺拔的,而是散的,还有梭波辙的发音很有问题,老是喔喔的,哼哼的毛病倒是少了一点。

   要丰富程派的剧目,还是要斟酌的选择适合的角色人物,不是什么都去演的,那样就是花了很大的代价也未必讨好,程先生为什么不演《贵妃醉酒》,不是他不能演,而是他知道什么适合。现在的演员更是要有自知之明,创新固然有道理,但是继承才是首要的。当下戏曲的生存比戏曲的发展更迫在眉睫,还有那些有心搞创作的“砖家们”,不要因个人喜好就去对这个流派动刀子,花点时间挽救失传的戏比较好。好了,不说了,再说有人该拍我了,呵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啥都有山寨的
后一篇:沙尘天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啥都有山寨的
    后一篇 >沙尘天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