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评剧

(2007-10-27 14:52:36)
分类: --------戏 声 戏 语--------
  说实在话,在俺没有渐渐了解评剧历史之前,俺对评剧是有一些偏见的,俺总认为评剧太俗,无论是唱念做表都太不讲究,和京剧比,评剧太容易听懂,太容易看懂,满嘴普通话,哭恨不能是真哭,笑恨不能是真笑,缺少京剧那样似象非象程式化的东西,更缺少具有地方特色的韵味.就如同绘画作品,太写实的绘画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评价的它的标准无非就是象不象,构图怎样,手法如何,用光怎样,至于意境上就比写意的绘画要差很多,没有抽象一些写意一些的绘画作品耐人寻味.俺对京剧也算不上太懂,但是俺迷恋京剧给俺的那种写意的程式的意境,总体说来是一种含蓄的包容的意境.俺不喜欢平淡无味,满台吆喝大喊大叫没有声韵失去传统的东西.另外可能是因为自己文化太低有点附庸风雅吧,呵呵...
   最近几个月有机会接触一些老的评剧资料和唱段,起初并不是很自愿要去听,总会先入为主,觉得这些东西不好,听多了,自己也变的俗气,呵呵...有点可笑.有人放录音自己就听呗,听得越多,不由自主的就越关注起来,原来评剧的旦行也是也由男旦而来啊!原来评剧有这么多流派啊!原来评剧唱法上也很有讲究啊!原来评剧也有这样高亢动听的声音啊!以前听的评剧很有限,电视里播放的无非就是新派的刘巧儿和花为媒,白派的秦香莲,这些戏几乎都没有看全过,总觉得评剧的身段不好看,唱腔也多走低腔而少有跌荡,怎么听都觉得不过瘾,不解气.要么就和越剧那样唯美柔情似水,人被深深地感染不能自拔,要么就和河北梆子那样高亢嘹亮,听着过瘾浑身有劲儿.对评剧仅仅知道北京的新派白派这两个流派,而对这两个流派的认识俺却常常以偏概全认为这是对评剧的全部认识.一样事情,在没有了解它之前没有资格说三道四和品头论足,之前俺对评剧的看法,在现在看来,显得很肤浅和可笑,因为最近俺对评剧已经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了.
   听了很多老一辈的唱段,还谈不上俺已经喜欢上了评剧,就算是对她有所好感,也是对老一辈的艺术家们有所感觉吧,和京剧一样,现在的新戏新唱法过于写实和媚俗,看起来象话剧,听起来象歌剧,自己传统的东西倒给迷失殆尽了,这些俺同样也不喜欢.评剧的老一辈,真可以用百花争艳来形容,不光有北京的新派白派喜派,还有天津的李派,刘派,爱派,鲜派,东北的韩派,花派,筱派,还有很多没有成派的艺术家,这些人个性鲜明,异彩纷呈,尤其是天津的评剧和东北的评剧,与北京的特色有显著的不同,听着听着很容易被感染,天津的大口落子听起来是极其过瘾的.从听评剧这一段时间以来,俺比较喜欢高弦低唱爱莲君派,还有高弦高唱的刘翠霞派,六岁红,鲜灵霞派,花淑兰派.没事的时候嘴里还能哼一句花派的谢瑶环"忽听得堂上一声喊",虽然黄腔走调,唱不出任何韵味,可是俺觉得这唱腔已经超出了传统评剧的演绎方式,丝毫没有一丝"俗气"了,尤其是由高到低唱愁只愁的时候,每每都会泪水涟涟,这种感觉就如同人焦渴绝望时,在高山峡谷中找到一汪清泉......
   老一辈多是听她们的唱,对于她们的做和表却了解很少,俺还是希望评剧多学习一些京昆的雅,尤其是身段水袖,念白,那样就可以雅俗共赏了.偶尔听听现在新人唱的评剧就满不是那么回事情了,和很多剧种一样,韵味渐渐的淡了,传统渐渐流失,也许是为了迎合市场,迎合各种亮闪闪的奖杯吧.一个剧种失去了她的本,她的根,变的不伦不类那还能叫回她原来的名字吗?很多有识之士,不断的疾呼戏曲要留住传统,可是这些声音根本取代不了一枚奖章的效应,有了这奖章,你就是艺术家,传统已经不重要了,戏曲就这样人为地给变质消亡了.也许俺有点杞人忧天了,有这么多人在为戏曲做事情,戏曲是不会消亡的.有这么多人在为评剧做事情,评剧当然也不会消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
后一篇:雾中秋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雾中秋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