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看张建国《杨家将》琐记

(2008-02-25 20:27:10)
标签:

杂谈

 


我们看张建国《杨家将》琐记

看戏总是要弄得很享受才是,23日张建国的《杨家将》,我和糖及包子先在一家带有“峨嵋”字样的馆子聚了一下。刚进来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萦回着《围城》里方鸿渐请唐小姐的情节,那家馆子记得叫“峨嵋春”,不过这里完全找不到书里的感觉。似乎车公庄一带像样的饭馆太少了,来梅大看戏的人都要挤在这里吃晚饭,非常的吵闹。我那天肚子正莫名地疼得厉害,没认真吃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张建国,我肯定会早早上床休息,因为对付肚子痛的良方是睡觉。
而事实告诉我,对付肚子痛更好的办法是听戏,或者直接说是听张建国的戏。一出《杨家将》,让梅大爆满,我在二楼的“长生殿”包厢,就目力所及,一二楼没有空位,这是非常让我吃惊的,看来梅大这地方,已然演热了。在等待演出的过程里,突然看到张团陪一个人急匆匆地进出,我跟包子就很不忿,都要演出了,还这样打扰演员,简直丧尽天良啊。演员不是神,可是他不能忘词更不能演错,否则会受指责,而为了让他们上场前能静下来,最好不要去叨扰人家。戏迷也好,领导也好,我觉得吧,应该遵循“帮忙而不添乱”的原则,我和糖及包子就是这么做的,我觉得我们就是好戏迷。
包子是逢三团演出必献花的人,两天前王润菁和周婧的《玉堂春》,有她。进后台时她被服务人员好一通阻拦,最后还是凭着她大无畏的精神、缜密的逻辑推导能力和出众的口才,让对方失去了抵抗能力,才没耽误事。第三天张团的《赵氏孤儿》,献花儿的那个人又是她。在“峨嵋”吃饭的时候,我问她准备花儿没有,如果还没,就去附近的花儿店买去,她说早放在梅大了,谢幕前取了就是。她没看过整出的《杨家将》,不知道啥时候是“即将结束”,估计这一晚上始终为这个“即将结束”所折磨。这孩子早已把自己看作三团的一分子了,三团的人也基本都认得她。那天在梅大大堂里碰到徐畅,以为她俩不认识的,实际上比跟我熟多了。
这一天还看见到了“北平”以及“乌龙”,这都是老资格的张建国戏迷,一般张团的演出,“北平”都是买一排正中间的票,为的是拍照方便;“乌龙”人依旧漂亮,她上台演出过,唱老生,估计也红得发紫了,所以还有胖瘦两个保镖不离左右。总之,这《杨家将》,国家京剧院2008新春演出季的压轴之作,成了张建国戏迷的大聚会。岁数大了,生活好了,总觉得这年越过越没滋味,而这出戏总算让我们找到了年味,看大戏,过大年。
《杨家将》是真大,就算去掉中场休息的10分钟,也有3个多小时。剧情不必多言,那是戏迷耳熟能详的。张建国前杨继业后寇准,演来游刃有余,还有人说嗓子不嗓子的,我觉得高低不挡,而表演尤其神灵活现,至于那僵尸摔的,即使最挑剔的戏迷,也大呼过瘾。综合评定,他无愧于当今第一须生之称号。有人说他的知名度不及某某某,对啊,知名度基本是靠晚会和走穴来扩大和维持的,而正儿八经的演出反而费力不讨好。张建国就是个爱费力的人,他靠这个走到今天,还靠这个走下去。他的艺术和人品,都是我们追捧他的理由。
散戏太晚了,没去后台凑热闹,我们一个个消失在不同方向的夜幕中。不知何时再相逢,难道一竿子打到五一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