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潍坊律师曹兴龙15684231268
山东潍坊律师曹兴龙1
568423126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79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精神病人离婚的案例分析

(2019-12-20 20:51:28)
标签:

潍坊律师曹兴龙

曹兴龙律师

精神病人

离婚

精神病人离婚的案例分析

     案例1:陈某某以法定代理人身份代理无行为能力人田某诉梁某离婚纠纷案 :

  原告:田某,男,28岁,无行为能力人。法定代理人:陈某某,田某之母。被告:梁某,女,27岁。

  田某与梁某于199011月登记结婚,生有一女(两岁),婚后夫妻感情较好。1993830日因交通事故,田某被汽车撞伤,头左颞枕部颅骨粉碎性骨折,经法医鉴定为头部伤残(植物人,无行为能力)1994427日,田某之母陈某某以田某夫妻感情不好,特别是田某因交通事故致伤后,发现梁某有外遇,夫妻感情破裂为理由,以田某法定代理人的身份,向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要求与梁某离婚。同时,陈某某委托田某之姐李涉萍为委托诉讼代理人。

  梁某辩称:婚后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感情未破裂,不同意离婚。

  铁西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虽系自主婚姻,但婚后一直未建立起真挚的夫妻感情,加之原告在事故发生后,住院期间为生活琐事及原告对被告不信任等问题发生纠纷,造成夫妻感情破裂。现原告要求离婚,理由正当,应准予离婚。鉴于原告身体情况,原、被告离婚后,婚生女由被告抚养为宜。被告梁某不同意离婚,但又不尽力照顾原告,努力争取夫妻和好,没有实事求是的态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之规定,于1994812日判决如下:一、准予田某与梁某离婚;二、婚生女田雨(两岁)由被告抚养,田某每月给付子女抚养费50元,从19947月起付至田雨18岁止。

  宣判后,梁某不服,以夫妻感情未破裂,不同意离婚为理由,上诉至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田某的母亲及其姐同意一审法院判决。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田某与梁某系自主婚姻,并生有一女,婚后夫妻感情较好。田某虽因交通事故伤势严重,但其住院期间梁某曾去护理,并多次表示愿意照顾其今后生活,故原审法院判决双方离婚欠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项的规定,于19941124日判决如下:一、撤销一审民事判决;二、驳回田某离婚请求。

  案例2:林某诉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王某离婚纠纷案 (以下简称林案”)

  原告:林某。被告:王某。被告代理人:刘某,王某之母。

  林某和王某于19911115日登记结婚,婚后感情很好,生有一子。1998105日晚王因转移性腹痛到那大农垦医院检查,医院外三科诊断为:急性化脓性阑尾炎,并于当晚7时手术。由于麻醉医师、手术医师临床经验不足,对治疗过程中发现病情估计不足,技术处理不够成熟、得力,造成王急性缺氧性脑病。省农垦总局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认定:此病例属二级甲等医疗技术事故。从事故发生之日起,王一直住在农垦那大医院治疗。现在她已出现脑萎缩、四肢肌肉明显萎缩,变成植物人,无法正常表达其意思。

  2003826日,林某起诉至儋州市人民法院要求与王离婚。林称:我和王于19911115日登记结婚,婚后感情很好,生有一子。王呈植物人状态后,分居5年多,不能象正常人一样过夫妻生活,双方无夫妻感情可言,故提起离婚诉讼,愿意抚养小孩。

  对此,被告代理人刘称:双方是自由恋爱结婚,婚后夫妻感情极好,夫妻感情尚未破裂。王处在治疗期间,病情危重,更需要丈夫关心照顾,尽义务、尽责任。现在孩子还小,为了不让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恳请法院不准离婚。

  儋州法院认为:双方无法沟通、交流,难以在一起共同生活相互履行夫妻义务,夫妻关系名存实亡无法继续维持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故原告诉请离婚符合法律规定,理由正当,应予以支持。与此同时,原告庭审中表示离婚后王可住其家,与法不悖,也符合社会公德,本院照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规定:准予离婚。

  后来刘某不服,上诉至海南中级人民法院。

  2004 426日,海南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林与王经政府登记结婚,婚后夫妻感情和好,生育儿子。1998105日王生病,医院出现错诊,造成医疗技术事故,致使王久病不愈。林本应对妻子的病尽其照顾义务,与岳母刘一起承担护理义务,不要放弃对王的照顾、护理,这才是合理合法的。视林对王尽夫妻义务的表现,一审法院判决准予林与王离婚是不妥的,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之规定:撤销儋州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不准予林与王离婚,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以上两个案例都涉及到植物人离婚案件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虽然法律中没有明文规定植物人即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但是司法实践中对于植物人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认定没有问题,因此,在以后的论述中将植物人归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1). 除配偶外的其他亲属是否有权代理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离婚?上述两个案例都没有提及这一点,但它却是研究这一课题不可回避的问题,因此本文将首先对此进行论述;(2). 法院判决是否离婚的标准是什么?林案中二审判决不准予离婚的理由是林不对其妻尽照顾义务,这样的判决理由及结果合适吗?(3). 法院判决准予离婚后,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生活如何安排、子女监护权以及财产分配问题如何处理,也是我们必须解决的。以上三点将是本文论述的重点。

  二、代理的问题

  无论是在司法实践中还是在法学理论研究中,人们对于这类案件最大的争议点在于:除配偶之外的亲属(这里以第二顺序监护人,即父母为例加以说明)可否代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提起以及参加离婚诉讼。笔者将就这两方面的问题进行以下讨论:

  1 可由第二顺序监护人代为提起离婚诉讼

  一般说来,人们认为不可以由第二顺序监护人代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提起离婚诉讼的法律依据为:《婚姻法》第二条: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第三条: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第三十二条: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第三款: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当事人约定,应当由本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不得代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七十八条:凡是依法或者依双方当事人约定必须由本人亲自实施的民事行为,本人未亲自实施的,应当认定行为无效。

  学理上持这种观点的学者主要有以下两点理由:首先,在诉讼中以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名义提起诉讼的往往是其近亲属,不可能是其配偶,否则配偶就既是原告的法定代理人又是被告,法律禁止这种自己跟自己打官司的情况。但是依据我国《民法通则》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担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监护人的顺序为:()配偶;()父母;()成年子女;()其他近亲属。可见,监护权的行使是依法律所列举的顺序来确定的,当配偶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第一法定代理人时,其他顺位的监护人就没有监护权,因此,他们是无权提起诉讼的。如果他们代无行为能力人提起诉讼,法院应依法不予受理;即使受理了也应予以驳回。其次,具有人身属性的意思表示不能代理。在我国,婚姻关系因其具有特有的人身属性从而法律上并不承认婚姻关系为一种契约关系。并且《民法通则》规定,依照法律规定或者双方当事人的约定,应当由本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不得代理。结婚或者离婚都是一种法律行为,由于其涉及到对主体自身人身权的处分,因此这种意思表示他人是不能代理的。即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没有做出离婚这一意思表示的能力,他人代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做出的关于离婚的意思表示是不具有法律效力的,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种越疽代疱的行为实质上是对当事人婚姻自由的干涉。

  对于这种观点笔者不能认同。因为法律上早已就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离婚诉讼问题做出了明确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57条: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离婚诉讼,当事人的法定代理人应当到庭;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庭的,人民法院应当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作出判决。由此可见,对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离婚诉讼,法律是允许法定代理人代为进行的。

  尽管法律依据已很明确,笔者仍想从法理上就这个问题做一点论述。诚然,《民法通则》和司法解释确实规定了担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监护人的顺序,但那并不是一个强制性的规定。当配偶作为第一顺序监护人已经侵犯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时候,其他顺位监护人有权提出变更监护人的诉讼。也有学者以此为由认为,法院应驳回父母代无行为能力人提起离婚的诉讼,而先令其提起一个变更监护人之诉。笔者认为这样的安排仍有不妥之处。当无行为能力人的权利被侵害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的拖延对他(或她)来说都是痛苦的,这时,在制度设计上不应该再对其实现权利设置程序上的障碍,在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将变更监护人的程序纳入离婚之诉中,作为法官审查的一项内容,从而为当事人减轻诉讼负担。这也是人本主义的一种体现。简言之,配偶作为第一顺序监护人的监护权利仅在婚姻范围之中。当配偶的行为已导致不能履行监护责任时,离婚是最简单的变更监护人的方式。因此,无须先变更监护人再提起离婚之诉。

  对于离婚是一种具有人身属性的意思表示不能代理这一点,《民事诉讼法》的确规定,在离婚案件的代理中,离婚或者不离婚的意见,只能由当事人自己向法院表达,而不能由诉讼代理人代为表达,即使当事人对诉讼代理人有特别授权也不行。但这一规定只是针对当事人是完全行为能力人的情况。对于当事人是无行为能力人的,应该赋予代理人以表达是否离婚的意见的权利,作为维护此类特殊人群权益的特殊规定。另外,我们还可以反向来看这个问题:首先,承认代理人不能代无行为能力人表达离婚的意思这一观点是正确的,那么,无行为能力人的权利无论受到何种侵害,其亲属、其他具有监护资格的人都不能代之提出离婚。而其配偶却可以随时提出离婚,这事实上是剥夺了无行为能力人一方提出离婚的权利,造成双方权利的不平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婚姻自由?不,这仅仅是正常人一方的自由,是事实上的不自由,不平等。

  此外,还有一些人主张,在变更监护人后,监护人仍无权提起离婚之诉,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span>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十条规定了监护人对无行为能力人的六项监护职责,其中并没有对无行为能力人的婚姻生活进行监护的职责。当无行为能力人的权利受到侵害时,处理方法如下:当无行为能力的人配偶对其不尽抚养义务时,监护人可为其提起要求扶养之诉;当配偶对其遗弃或虐待时,监护人可为其提起刑事自诉;甚至当配偶有重婚行为时,监护人可为其追究配偶的刑事责任。更有甚者认为,在配偶起诉离婚后,若其有《婚姻法》第46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监护人可为无行为能力人提出要求对方进行过错损害赔偿的反诉,但监护人仍然无权提起离婚诉讼,因为法律赋予公民以婚姻自主权,由公民自主决定婚姻问题,他人不能代替。这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的方法笔者认为实在不妥,这将使监护人陷入无休止的诉讼之中。况且,在婚姻中无行为能力人的权利被侵害的情况常常很隐蔽,监护人往往无法及时发现,可谓防不胜防。此时,解决一切问题最快捷、最方便的方法就是赋予监护人以提起离婚诉讼的权利。

  2 可由第二顺序监护人代为应诉

对于无行为能力人的配偶提起离婚诉讼时,可由其第二顺序监护人代为应诉这一点,理论界普通认为,婚姻关系中,正常人一方提出离婚诉讼,对方当事人为无行为能力人的,是需要法定代理人代理诉讼的,依据《民法通则》规定的第一顺序监护人是与被告在诉讼中的对立方,显然不能作为法定代理人参与诉讼,只能在其他有监护资格的人中确定被告的法定代理人,这样规定的目的是为了维护无行为能力人的婚姻权、财产权及其他合法权益。代理人对被代理人是否离婚无权做出意思表示,而是由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婚姻状况和有关法律规定,做出是否离婚的判决。鉴于这一问题没有太多争议,这里不再赘述。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为了避免在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离婚问题上再生争议,为了更好的维护无民事行为人及其配偶的合法权益,应该在法律上就这类离婚案件的代理问题做出明确规定。例如,可以在《婚姻法》或是相关的司法解释中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离婚诉讼,可由除配偶外顺位最前的有监护资格的人代为提起离婚诉讼或应诉。由其他监护人代为提起离婚诉讼的,由法院审查其监护资格,若无资格,则驳回起诉;若有资格,则继续审查案件事实和法律依据,进而做出是否准予离婚的判决。

  三、判决是否准予离婚的标准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2条第2款: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第3款第5项: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由此可见,婚姻法中确定的判决离婚的标准是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目前,有很多学者认为这个标准是不妥当的,应该用婚姻确已破裂取而代之:首先,法律并没有规定结婚要以感情为基础,只是规定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至于完全自愿背后是什么动机,法律是绝不过问的——感情不是法律调整的对象。那么离婚何以要将感情确已破裂作为法定标准呢?其次,感情确已破裂成为一种法官可以任意解释的标准,在审判实践中形成混乱。再次,感情破裂概括不了离婚的全部现象。笔者非常赞同这种观点,婚姻破裂主要是考虑双方还能否共同生活,而不考虑感情的问题,这更符合法律调整的特点。就本文讨论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离婚问题而言,这一标准也更为合适。因为无论是精神病人还是植物人,他们基本都处于意识不清,甚至无意识的状态。此时,他们与其他人的交流都存在问题,何谈感情?上述两个案件争议在感情是否破裂上,这是毫无意义的。就这一问题,笔者仍从两个角度进行分析。

  1 由无行为能力人的第二顺序监护人提起离婚诉讼

  由无行为能力人的第二顺序监护人提起离婚诉讼的,需要细化来分析。如果配偶确实有不尽扶养义务、任意挥霍共同财产、与他人同居等损害无行为能力人利益的行为,同时监护人能够提出证明上述事实的有力证据,而配偶没有提出其他主张的,法院可以判定准予离婚,但应安排好无行为能力人离婚后的扶养和生活,这一问题笔者将在下一部分详细进行论述。

  如果监护人主张无行为能力人的配偶存在不尽扶养义务等损害无行为能力人利益的行为,而配偶主张他们夫妻感情基础良好,对无行为能力人的生活照顾周到,双方各执一词,法院应依据双方的举证情况,结合无行为能力人和配偶的婚前基础、婚后感情、无行为能力人发生事故或得病后配偶进行照顾的情况,以及无行为能力人恢复行为能力的可能性等因素,做好当事人调解工作,并征求无行为能力人的代理人的意见,在妥善安排好无行为能力人扶养和生活情况下做出准予离婚或不准予离婚的判决。

  2 由无行为能力人的配偶提起离婚诉讼

  由夫妻中有行为能力的一方提起离婚诉讼的情况,可视为他们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对婚姻问题法院只能以判决的方式解除双方的婚姻关系。双方当事人可以对婚姻问题、财产分割问题、子女抚育问题以及生活扶助问题等进行协商,协商不成的则由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这一问题将在下一部分详细进行论述。

  在审判实践中,由无行为能力人的配偶提起离婚诉讼的,无行为能力人的利害关系人或其近亲属常常在离婚时向对方提出过高的要求或条件,如对方不答应所提要求或条件,则坚持不同意离婚;或者要求让对方对精神病人给予完全性的治疗,即要求待治愈后再离婚的情况;或者要求离婚不离家,仍要求由对方继续进行照顾、护理精神病人的各项生活;如此等等。这些要求均不符合法律规定,没有按照精神病人所处的精神和健康状态去分析和考虑,只是一味地按自己的主观要求主张权利。因此,法院不应支持这些无理要求。只有根据法律的规定,由法院正确的判断精神病人的不同情形,做出具有现实性、合理性的处理或判决,这样才是解决纠纷的正确方法。

  是否判离的问题是复杂多样的,很难在法律上给出一个整齐划一的标准。笔者只能列举出若干情形作为审判的参考:无行为能力人的配偶提起离婚诉讼的,一般应判决准予离婚;无行为能力人的其他监护人提起离婚诉讼的,如果无行为能力人的配偶确存在侵害其利益的行为,如不尽照顾义务、任意挥霍共同财产、与他人同居等,则准予离婚。如果证据不足,则不准离婚。再则,如果侵权成立,笔者认为应当在离婚诉讼中同时追究配偶侵权责任以及请求赔偿等问题,为当事人减轻诉累。

  四、离婚的法律后果--在处理时要注意的问题

  对于无行为能力人离婚的案件,基于其自身的特殊性,会给案件审理带来不同与其他离婚案件的独特问题。这些也是在实践中必须给予高度重视的。

  1 无行为有能力人恢复后,对判决的承认问题

  关于无行为能力人离婚的问题,人们普遍有一个疑问:在其他顺位监护人代无行为能力人提起离婚的情况下,一旦法院判决准予离婚,当其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已经离婚了,可是其本意并不想离婚,那么,该怎么办?在这里我们应该明确的是:法院判决是有强制力的。因此,即使当事人恢复意识,法院的判决依然有效,当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主张撤销。从现实的角度讲,如果配偶一方没有再婚,夫妻双方的感情依旧,那么双方可以复婚,完全没有必要去撤消法院的判决。

  2 由有行为能力的一方对无行为能力的弱势一方进行经济帮助。

  《婚姻法》第42条: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经济帮助是指夫妻离婚时,一方生活确有困难,经双方协议或由人民法院判决,由经济条件较好的另一方给其必要的经济资助,其中包括生活费、医疗费、住房等。需要注意的是:它不是夫妻间的扶养义务,也不是扶养义务的延伸。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相互之间的扶养义务已经随着婚姻关系的解除而终止。这种离婚后的经济帮助,是由于原来的婚姻关系而派生出来的一种责任,是具有一定的条件的,是为保障婚姻关系解除后困难方的生活需要所规定的法律保障措施。它的实施不以一方有过错或少尽义务或有过失为前提,也不以何方提起离婚为要件,具有纯粹的资助性质,同时具有强制性。

  第42条中还规定了经济帮助的适用条件:(1)一方生活困难,且暂时无力解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span> 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7条的规定,《婚姻法》第42条所称一方生活困难是指依靠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一方离婚后没有住处的,属于生活困难。(2)生活困难发生在离婚当时,即在离婚时,其个人的财产和离婚分得的财产就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且限于离婚时提起。(3)另一方有帮助能力。(4)这种帮助仅限于一定的期限。因为这种经济帮助是用来解决离婚时的一方的生活困难的,因而一般来说是临时的而不是长期的。

  无行为能力人离婚时是否应适用这一条关于经济帮助的规定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分家析产之后,无行为能力人的个人财产和分给他(或她)的共同财产足够多,可以满足其在相当长时间内的生活和治疗的需要,那么,经济帮助是不必要的。在实践中这种情况较少。一般来说,无行为能力人需要由配偶一方给予一定的帮助。但是笔者认为这个帮助的标准不应该局限于法律规定的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因为精神病人及植物人为了维持生命和进行治疗需要大量的医疗费用,经济帮助应该在配偶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对生活费、医疗费的数额有一定比例的增加。

  3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有所归的问题

  法院判决准予无行为能力人离婚后,应当对其以后的生活做出安排,即解决无行为能力人有所归的问题。实践中的做法是:按照法律规定确定监护人的顺序依次考查其是否具备监护能力,选取有能力且愿意扶养无行为能力人的亲属对其进行扶养。一般是代无行为能力人提起离婚诉讼或是应诉的监护人。确定监护人之后,无行为能力人离婚后分得的财产也理应由其进行管理和合理支配。如林案中,配偶表示愿意在离婚后依然照顾无行为能力人生活的,在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法院可以支持。若日后出现某种情况导致配偶无法继续履行承诺的,法院不应强制执行。

  4 子女的监护权问题

  离婚后的未成年子女原则上不宜判决给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抚育。因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尚不能自理,无法进行和参加其他民事活动,其对子女的抚育也无从谈起。实践中的一般做法是在配偶有能力的情况下,判归其配偶抚育。在无行为能力人的代理人有能力并愿意一并承担无行为能力人未成年子女且在配偶同意的情况下,也可以将未成年子女归无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代无行为能力人进行抚育(以下简称代位抚育” )。或者配偶方确实有不宜抚育未成年子女的特殊情形时可以将未成年子女归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监护人代位抚育,但应当征求无行为能力人监护人的意见。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离婚的案件,对于法院判离后相关问题的处理,笔者认为,法律和司法解释中应当明确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离婚时,如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一方生活困难或无力支付治疗护理费用,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而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离婚后的扶养问题、子女的监护权等问题由于法律中已有规定。


曹兴龙律师:15684231268微信同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