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婉诺
婉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50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印象爷爷《一》

(2006-12-21 13:59:05)
分类: 散文
  爷爷在多年前就已经去世,爷爷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深刻的只是某段记忆里的那几个画面。
  那时候我上小学一年级,在春节将至之时,爷爷决定将家里养的三只母鸡转化为熟食类产品,而这个转化的过程,则是在爷爷的指导下,让我和大我半年的表哥一起完成。其中一个环节就是将一只活鸡变成一只死鸡,这需要手与刀的完美配合才能结束它的生命,由于我们小学一年级还没毕业所以此任务对我们来说十分艰难。在我和表哥共同央求下,爷爷答应为我们做示范,爷爷仅用十分钟的时间就示范死了一只鸡,就是在这十分钟时间里,平生第一次见到这种血腥的场面,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爷爷凶狠的一面。爷爷其实外刚内柔,在整个杀鸡过程中,虽然外表极为刚强但内心有所不忍,所以在他手起刀落之后,鸡脖子只被砍断一半,而鸡用脖子呼吸的真实场面却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我和表哥的面前,给我们幼小的大脑,留下了深深的记忆。鸡在用脖子呼吸的同时,并没有瞪着爷爷,而是哀求地看着我,因为这只鸡是我养的,我在一边无能为力的都快哭了,并暗下决心就算爷爷杀了我,我也不能杀了后面的那两只鸡。为了迅速结束这只鸡的痛苦,爷爷将刀放在刚才的刀口上,让我帮忙抓着鸡头,他一刀一刀在鸡脖子上割,当时仿佛每一刀都割在了我的心上,视觉上的冲击在震撼我神经的同时又让我脑冲血,我不得不紧闭双眼,面向天空。不知是爷爷杀上了瘾,还是杀红了眼,也或是找到了某种巧门,爷爷一刀解决掉了两只鸡。古有某某一箭双雕,今有爷爷单刀两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