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餐霞人
餐霞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62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偷来的睡眠

(2013-03-18 08:27:59)
标签:

睡眠

夜哭

分类: 碎影集

    半夜醒来,辗转难眠,不用看,又是三点多一点。

    侧耳听听,楼上寂然无声。起床,悄然推开女儿卧室的门,小人儿睡得正酣,轻微的鼻息声奏着一支香甜的梦之曲。复回来躺下。又侧耳细听,楼上依然无声无息,不禁好生奇怪:今晚芋头怎么没有按时大哭?接下来,我就那样闭着眼睛,以假寐的姿态在脑中构想了无数的可能,最后只得出了一条结论,芋头一定是去奶奶家或姥姥家了。再侧耳听,还是悄无声息。于是暗笑起自己来:如此难得好机会,竟然不能痛快淋漓地睡上一场,倒像偷来的睡眠一般,惶惶加惴惴了。

    楼上小儿名唤芋头,倒也生得白胖可爱,就有一点让人忍无可忍却又无可奈何——夜哭,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夜哭郎吧。12点一过,必定开口大哭,一哭不可收拾,起码1个小时,将你的耳朵和心灵折磨到极限时,戛然而止;三点多一点儿,芋头又准时唤醒你的耳朵,这次短点,半小时左右即可,不过不要以为这次过后你就能安然睡一会儿,当你愤恨交加终于将自己又变成一块甜蜜酣睡的石头时,或许还正打算续上先前的美梦,芋头尖利的哭声将一切美好驱赶得无影无踪。这时已5点了。

    没有此类经历的人或许难以理解这种痛苦,正如爱侣间浪漫而暧昧的烛光晚餐遇上不速客的败兴,又或如狗抢走几欲饿死之人最后一块干馒头时的绝望。如此反复啼哭,直让人烦躁不堪,疲累难耐。几次想披衣找上楼去,将这无名的燥气且泄了去。想想楼上同事无奈和歉然的笑脸,听听夫妻二人呵斥小儿的怒语和相互尖刻的指责与谩骂,终于还是慢慢将自已平息下来,复又变成一块僵卧的石头。

    有几次在电梯里遇到楼上同事,善意地提醒他,小儿是不是缺钙,是不是昼夜睡眠颠倒……那个年轻却已开始谢顶的男人一脸的赧然,连连道歉,说带小儿去过医院,一切正常。以后在遇到同事,只是寒暄几句,不复其他。时日久了,也就渐渐习惯了这样的哭声,每每被惊醒,跟老公聊上几句或自己想些事儿,然后再枕着小儿的哭声和夫妻俩的吵架声,慢慢入睡。再后来,偶尔芋头不在家,到点还是会自然醒来。

    似今夜般,本就睡得晚,错过了第一次的提醒,第二次自是不带提醒就自己醒来,第三次如何却要看自己生物钟的精准程度了。芋头哭声的缺席,使自己原本冠冕堂皇的失眠没有了借口,倒像这人生最寻常的睡觉从别人处偷窃来的,有些不安,竟至于惴惴了。想想,不免好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远去的2012
后一篇:美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远去的2012
    后一篇 >美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