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拾一地月光
拾一地月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59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说版本鉴定及其他(四)

(2016-04-20 09:43:11)
标签:

转载

                                      说版本鉴定及其他(四)

 

     十、剜去书口上之出版年或补刻之页,以充宋元版本或原刻。清代书肆中,时有宋元本现身,但亦有真赝之别。黄丕烈《荛圃藏书题识》卷七跋宋刻本《碧雪集》中说的一段话,就非常有趣,他说:「道光癸未岁三月,余挈儿辈就试玉峰。因遍覌骨董铺,中見有标题宋板者无不取阅。闻有郝李二公祠,中为邑故家某氏所藏物聚处,遂过之。举所云宋板者,非特元明之物视如珍宝,即近日复刻本亦重价居奇,无他,欲以贋乱真,欺人不识也。」癸末,是道光三年(1823),距南宋近700年,与我们今日見到的明初刻本时间上差不多。可見当时古董铺中所售之书,题宋版者,多为不真之物,所云「近日覆刻本」,当是嘉庆、道光間的仿宋刻本。所以书估作假唬人的把戏,只能骗骗一般的读书人或新的没有实践经驗的「藏书家」,而碰到像黄丕烈这样的「老眼」,就不行了,也是因为假货太多,使黄丕烈大失所望,「故各市皆懶再过之」。

 

     上海的孙实君在他写的书估作伪的文章中,举例有宋刻明修补印本《王临川集》,說旧社会中书贾为谋求高额利润,将原来补刻的书页尽行撕毁,另以染色的抄页代替,冒充宋刻宋印,並伪造名家藏印,以抬高书价。孙先生见到的一部,每冊都钤有毛晋汲古阁伪印。他还见到元兴文署刻本《资治通鑑》、元刻本《玉海》、《通志》,都有将明代补版的书页撕去另行补抄的情况。

 

     这种手法,津六十年代在上海图书馆时也曾见过几部,所有卷數,悉被書估剜削,以泯不全之跡,一部是宋刻元明遞修本《南齐书》,此书五十九卷,书口上也为书估作了手腳。由于是官刻的遞修,所以在书口刻有何时补刻的字样,如「嘉靖八年补刻」、「嘉靖十年补刻」等。但是,这些补刻的字样全数被挖。粗心的顾客或藏家一時疏忽,沒有見到遞修的字样,就会误认此本为宋刻原本,当然,这部书的做工虽然很细,谨慎审看还是能发现破綻的。另一部是元大德十年(1306)信州路儒学刻明嘉靖递修本《南史》八十卷,也是用的同样手法。

 

     《汉书》一百卷,版本项原作「元刻明修本」,实为「明正统八年至十年刻本」。书中有估人作伪,将书中书口之下书口剜去,重新換上薄紙並塗上黑色。笔者当时有疑惑,为什么要塗上黑色,变成黑口。后來,在日光灯下一照即露出破绽,但为何这么做呢?幸好上图还有一部,於是调出來,二本放在一起,真相方才大白。原來下书口上原有「正统八年刻」字样,估人剜去並作手腳,目的是想做成上下黑口,以期作为元刻本去卖。无独有偶,上图另有一《后汉书》九十卷,原作「元刻明修补印本」,书口下镌「正统八年」、「正统十年」字样,版式和《汉书》相同,知同时所刻,故版本项改作「明正统八年至十年刻本」。

 

     《六艺流別》二十卷,此书原作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刻本,今改作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黄逵卿刻本。「玄」字避帝讳。中国科学院图书館也有入藏,見《中国古籍善本书目》。此本嘉靖辛卯黄佐序后割裂一行,再用它紙补之。疑即「黄逵卿」之依据。《四库存目丛书》集部第300册用的底本是翻刻本,但作嘉靖本,为中山大学館藏本,鉴定错误。序后有「康熙丁卯秋七月玄孙逵卿云孙銘重梓」。

 

     《花间集》十卷,明正德十六年(1521)陆元大刻本。正德间陸元大据宋绍兴十八年(1148)建康郡斋本重刻,迂宋讳缺笔,卷后有晁谦之跋,与宋本同。跋后有「正德辛巳吳郡陆元大宋本重刊」一行。此行他印本多剜去,或原版有之而后人割去以充宋本。《天祿琳琅书目后编》宋版《花间集》,即此本。

 

     十一、拼配例。部分佛经也要注意,有经文和扉画不是一刻的情况,我自己遇到过一种《开宝藏》中的《秘藏铨》(见拙著《中国珍稀古籍版本书录》)。這里说的是第二种,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大集譬喻王经》,原版本项作「宋刻本」。有人考证:此经实是由二个本子所配,一《普宁藏》,一《碛砂藏》,计二冊,原为内廷之锺粹宮故物,曾著录於《秘殿珠林续编》。经摺装,每冊卷端有扉画三頁及盘龙牌记一頁,以上四页共一板。牌记为一金刚座,其顶及两柱分刻三盘龙及云纹,中题楷书「皇帝万岁万万岁」七字。扉画为说法图,题「教主释迦牟尼佛说经处」。此经之经文属于《普宁藏》,扉画则是《碛砂藏》。

 

     就像古代字画一样,善本图书自从它有经济价值那天起,就有人做假,用尽方法來掩人耳目,招搖撞骗。嘗阅《丹铅录》,谓苏杭坊刻作伪射利始於嘉靖之季,如取王涯之诗以益右丞,割张籍之卷以入他集之类。盖是时伪学已行,故人心之伪端亦启。苏州书肆中善作伪书者有好几家,手段五花八门,或挖补,或抽跋加目,或伪造藏印等。书估作假,开始也是钻研、实践、临摹,久之而专精,从而造就作假高手。赚钱乃天经地义之亊,理所当然。谚云:「利之所在,眾必趨之」。又云:「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但利之所取,亦应有道,即应通过正常手段取得,如若尽想歪门邪道,昧己瞞心,迷人眼目,那信誉必遭人逅病。

 

     版本之鉴定,实在是不易之亊,前人於此,虽名气大的版本专家,也不免阴错阳差,也有看走眼或犯错的时候,真是贤者不免,「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所以孙庆增的《藏书纪要》,详述购书之法与藏书之宜,语重心长,其中鉴別一节所用篇幅最多,也是作者之心力所在。有云:「夫藏书而不知鉴別,犹瞽之辨色,聋之听音,虽其心未嘗不好,而才不足以济之,徒为有识者所笑,甚无谓也。如某书係何朝何地著作,刻於何时,何人翻刻,何人抄录,何人底本,何人收藏,如何为宋元刻本,刻於南北朝何时何地,如何为宋元精旧抄本,必须眼力精熟,考究确切。……凡收藏者,须看其板之古今,纸之新旧好歹,卷数之全与缺,不可轻率。」

 

     某《收藏》杂志上,曾介绍过一位「古籍版本学家」,並将此位专家鉴定过的几部明版善本配图印了出來。然而仔细一看,所举的几部「明版善本」都有问题。如图的第一种,应是清嘉慶十四年(1809)胡克家影宋刻本。所谓的「宋淳熙本重雕鄱阳胡氏藏版」,是指江南布政使胡克家请太仓胡兆荪据宋淳熙本《文选》校订重刻。这就是著名的胡克家本《文选》,胡本流传甚多,是极普通的版本,《中國古籍善本书目》所著录的胡克家本《文选》,一定要有名人批校方才收录。另一种《增补古今医鉴》,当是清代坊刻本,看上去也到不了清初。所以说,把普通线装书当作明代版本來鉴定,也可知所谓「版本学家」的鉴定水平名不符实。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