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苦
何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055
  • 关注人气:7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苦扯淡】我们学校里的“围脖门”!

(2008-12-24 19:05:05)
标签:

圣诞

德尔惠

友谊

情感

扯淡

分类: 何苦扯犊子

---------------------------------------------------------------------

 

我们学校里的“围脖门

           【何苦扯淡】我们学校里的“围脖门”!

---------------------------------------------------------------------

记:蒙古格格把她亲手编制的围脖儿,围在了老纪的脖子上,于是…… 

【故事发生在吉林市某某酒店】

格格:【温柔状】乖!圣诞节也没什么送的,给你一围脖儿吧!

老纪:【怯懦状】我抽了,我真抽了!都吐沫子了!我再不装“圣诞老人”了!

格格:【体贴状】喝酒伤身板儿,以后还馋酒不?!

老纪:【决绝状】不喝了!只要孤星不用好酒诱惑我,我绝对不喝了!真的!

格格:【威胁状】再发现你酒后写文章,就掐你!

老纪:【驯服状】嗯呐!俺们东北银奏怕北京的娘……阿就们儿!

 

格格:【连唬加蒙状】围脖好看不?稀罕不?暖和不?

老纪:【信誓旦旦状】我对电灯泡发誓,以后总戴着!夏天也戴!睡觉也戴!

 

【画外音:噗通!孤星栽了!!】

 

何苦与迦逻的对话:

  
何苦:我羡慕老纪,有人送围脖儿。多温暖啊!
迦逻:哼!老纪回家说不上怎么扒瞎呢!!

何苦:哈哈!老纪是老实银,等我不告诉老纪。
迦逻:你告诉他吧,哈!我是色女,我怕啥?

何苦:呵呵。我还告诉俺老姑!
迦逻:整不好那围脖儿掖在孤星的后备箱里不敢往家拿,哈!!
何苦:我告诉我们敬爱的高校长!
迦逻:哼!高校长忙着腰疼呢!你有能耐告诉格格啊,哈!!
      你还告诉谁,告诉南山老师啊!

      小样!还挺能告状呢!以后不和你好了!鼻涕拉瞎地!

 

何苦与老婆的对话:

 

老婆:【戏谑状】咋混的啊,连个围脖儿都没混上!废物!

何苦:【委屈状】我能跟老纪比吗?他多有道行啊?他隐藏多深啊!

老婆:【轻蔑状】你和孤星一套号的,瞎咋呼那伙儿的。

何苦:【不服状】哼!不就一围脖儿吗?多大个事儿啊!

老婆:【思忖状】我胆儿突地预测:明年保准儿流行围脖儿!

何苦:【自信状】瞎说,明年保准儿风靡袜子!马海毛的!德尔惠的!

老婆:【狮吼状】别贫了!刷碗!拖地板!

 (老婆也开始织围脖儿了,据称是给老纪织的……)

 

何苦与孤星的对话:

 

何苦:【挑拨离间状】据可靠小道消息,那个围脖儿本来是准备送你的!

孤星:【肠子悔青状】小屁孩儿四六不懂,当时不是你嫂子在场嘛!

何苦:【神秘兮兮状】那不是便宜老纪了?介老头!就有围脖儿命!

孤星:【怨天尤人状】可不是咋地,老纪太不讲了!应该偷摸给我啊!

何苦:【见义勇为状】要不?俺春节回去,整点老烧,灌醉老纪!偷回来?

孤星:【一筹莫展状】尽扯犊子!老纪哪舍得戴啊!早藏家里炕勤里了……

何苦:【仰天长啸状】格格啊!下回再到吉林这样的蛮荒之地,多整几条围脖儿吧!

孤星:【深有感触状】是啊!格格的一条围脖儿,让英雄扼腕变“站杆儿”了!

                    

 

何苦与校长的对话:

 

校长:从悬疑学的角度挖掘这条围脖儿对现实生活的影响,有深远的意义!

何苦:校长的意思是?格格在围脖的经纬线里注入了某种哲学思考?

校长:且慢!凭我鼓捣《拂晓长春》这部鸿篇巨著来看,这是一个上好的素材!

何苦:格格从京城顶风冒雪潜入江城,难道说有何企图?

校长:这个女人有川岛芳子的特质!从她的举手投足间,透着杀气!

何苦:这个单身女子确实不是善茬儿!眼睛不大,但足可勾魂!

校长:然也!一条围脖,让孤星错乱让老纪癫狂让校长我也脚跟摇晃啊!

何苦:完了!格格的一条围脖儿,让我们学校乱套了!

校长:当务之急,你必须利用职务之便,整点袜子!发将下去!学校可保矣!

何苦:YES!校长!我立刻致电全国,看多少库存袜子!

校长:嗯呐!别扯没用的了!麻溜去办吧!

 (高校长连夜改编剧本《一条围脖儿引发的血案》)

 

 七嘴八舌话“围脖儿”:

 

卢教授:如果格格把围脖儿送给我,可能就不会起任何风波了!我是教授啊!

龙之心:我不得不举报,老纪压根儿没戴围脖儿!如果是我,我洗澡都戴着!

迦逻:我曾经干过纺织工!形势严峻啊!我必须赶紧织双毛袜套,送给谁呢?

雪莹:我在飞机上织了一个帽子!准备送给……不过颜色不太正,泛蓝,泛绿。

秋涵:孤星大哥别伤怀,如果真的需要围脖儿,俺给你到批发市场买一个!

原乡:格格造成东北人民的不安定!必须严格管束!罚她背诵五遍《原乡随笔》!

飞红:啊!围脖儿!啊!格格!凝固的时间啊!

樵夫:格格送出围脖儿的那一刻,松花江边布满了太阳的芳菲!贼好闻!

红袖:格格用一个围脖儿,湮没了我们平时的恁么多的流盼!悲哀啊悲哀!

欣心:吉林人民甭激动了,格格那条围脖儿是在秀水街买的!俺陪她砍的价!

笑千:一切皆有可能!我和兰斯作证!

剑光:这帮东北大老爷们,掉老价了!急眼我给他们全画出来,办画展!

孤星:不关俺事儿,俺是“站杆儿”!俺们是“静态违章”!

 

【何苦纯属扯淡!别当真啊!】

 

 

 

图片来自孤星逐梦

哈哈!接下来是广告。

【何苦扯淡】我们学校里的“围脖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