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苦
何苦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4,273
  • 关注人气:7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雪夜静思-----大"手儿"何苦【转帖】

(2008-12-02 00:10:46)
标签:

德尔惠

赵纾

独孤迦逻

友谊

文化

情感

分类: 何苦胡言

雪  夜 静 

       ——何苦先生之映象

 

阿纾

 

外,皎洁的月光下,雪花在轻轻的飘落着。思绪也随着那片片的晶莹而静静的飞舞着……透过这片洁白,不知为什么,何苦,二十多年前那久远的有些模糊的身影却如此清晰地呈现在了我的眼前。荏苒的光阴可以物是人非,但当我把今天照片里的他与记忆里的他叠在一起的时候,那份飘逸,那份洒脱,那份淡定,那份谦和,那份睿智……皆依然。

如果说男人是一本书,我会说何苦是一本不忍释卷的书。何苦原来叫何苦?此时却如何也想不起来。又何苦再去想它呢?记忆里的那份温馨,不会因为忘却那个符号而羁绊着。

何苦肖蛇,我想他应该归类于牛鬼蛇神之蛇吧?如果说何苦的出生像个凄美的童话,那么何苦成长的过程就像个唯美的童话。

在他出生的前一天,母亲做了一个非常清晰而有点忧伤的梦,梦中一只美丽的小鸟飞到她的怀里,依偎着不肯离去,母亲注意到那可爱的小鸟有一只脚受了伤……梦中的鸟没有离去母亲就醒了,心情忧郁而又不安,就在这一天,母亲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她吃惊地发现宝贝的一只脚是残疾的……这个男孩就是何苦。就在母亲和外祖母为他不知流了多少眼泪,甚至与街坊鞋匠打了招呼希望将来收他为徒的时候,何苦的脚却奇迹般的在一天早上不治而愈了,那一年他四岁。从此这双脚开始了他健康的神奇之路;也是从此,何苦并没有成为鞋匠,却与中国的名牌鞋结下了不解之缘!

何苦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不停的做着同一个梦,那梦是彩色的,充满着童话般的美丽。他知道自己就是为了这个美丽的梦而生,而存,而搏来了。

何苦所学的专业似乎离他的梦很远,他学的是税务,毕业后却当了一名交通警察。这是一份在别人看来即有实惠又安逸的工作,但为了离自己的梦近些,他“挤”进了蛟河文化馆。在文化馆的日子虽然清贫,他的内心却是愉悦的。这时期,他写了大量的诗歌和文章……后来,为了离自己的梦更近些,他离开了文化馆,来到了当时最大的民间收藏博物馆“中国万博文化城”。他曾任总经理助理,期间撰写了洋洋数万字的论文,连载在《民间收藏》杂志上。后来,还是为了那个美丽的梦,举家来到了北京一家环保集团作过董事长秘书;后来,在媒体当过编辑、记者;再后来到李宁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做宣传工作;再再后来成为了“德尔惠”的特别助理、副总裁……

我曾不只一次的想起何苦的成长过程,想起他与爱妻王真手牵着手从小小的山城走出来之后,一定也曾迷惘,也曾彷徨,也曾沮丧,但他始终没有失望,始终没有放弃希望,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梦想……有人说,何苦是“插位理论”的践行者,营销手法诡异;也有人说何苦是中国营销界的“品牌营销怪才”;更有人说是何苦在中国市场上推出了系列的创新营销方案,继而使德尔惠品牌名声鹤起;还有人说,何苦,创造了中国当代营销的新神话……其实我想说,何苦创造的不是任何人的神话,是他自己的神话!

我认识何苦的时候,我们都还是对未来充满着憧憬的文学青年。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策划师这个职业,这个世界上也还没有什么德尔惠。也许他梦里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在人民大会堂接受全国十大杰出策划人的殊荣吧?更不会想到今天自己会成为德尔惠名牌企业的副总吧?

当年的何苦可谓是高大英俊、风流倜傥。他海拔有一米八吧?瘦瘦的,文弱儒雅的样子,一头茂密黑黑的卷发下是一双深邃的眼睛。何苦最明显的特征恐怕就是他的胡须了,不知为什么,他那随时迸发火花的思想总是让我联想起他的胡须来,他的胡须似乎总是给人一种不甘于藏在里面的感觉,跃跃欲试的就像马上要钻出来一样。何苦和朋友在一起,说话的语速永远是慢半拍的感觉,而且他是那种看着你的眼睛、微笑着听你讲话,让你能真切地感受到真诚的那种像个邻家大男孩一样的男人。

其实何苦年轻的时候已经不年轻了,知道他的年龄你会惊诧地从他的脸上看到那许多的沧桑感,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沧桑的刻痕注定了他那飘泊的人生和那丰厚的生活积淀吧?

当年我在电视台、他在文化馆的时候,我们认识以来似乎一共也没有见过几次面,但彼此的印象是很深刻的。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为什么就再也没有见到他。光阴荏苒,转瞬间,二十年过去了,再也没有了他的信讯……

二十年后的今天,听说何苦要回家乡,内心里很是想见他。但这许多年未见,知道了他有着很辉煌的业绩,于是很有些担心和惶恐,生怕他像一些所谓功成名就而变得陌生的熟人一样,变得不再给人以美好的感觉,变得甚至会把残存在记忆的那点美好也夺去,那定会是一种莫大的悲哀。于是,见他之前,心存疑虑地与朋友特意聊起他,探闻到朋友给他评价甚好,虽然少些不安,但仍忐忑得很。终于,大年初五,我在一个叫“庄稼院”的“炕五”与何苦见面了。

那一天,来了许多的朋友,一眼就认出他来,他那看起来很亲切的脸上最根本的沧桑都还没有改变,只是光阴把他脸上的沧桑刻成了N次方,感觉一下子从当年的何苦变成了何苦之苦,让我好生感叹岁月的无情!

席间,何苦并不多说话,只是把他那疲惫的身躯懒散的半依在炕上,静静的看着、听着别人讲话。他的脸上是一直带着微笑的,但我从他的眼神里能扑捉到他那游离了现实的思想和境界。如今的何苦虽然行走于世界名胜间,有机会享受奢华,也常与名流嬉笑交谈,但我知道何苦是孤独的……

其实我很想对何苦说,“你知道吗?许多人把孤独视为生命的苦境,但哪一位天才人物不是孤独的呢?事实上,孤独感是一种贵族化的情绪,不是庸庸碌碌的人所能拥有的。它是上天的福赐,是一种幸运。”

我还想对何苦说,“如果一个人总是感到自己与别人的距离,特别是当你总处在距离的前端,由此无人能与你进行那种直达内心世界的攀谈时,毫无疑问,你会是孤独的。”

我更想对何苦说:“大凡历史上的发明家、革命性的政治家、还有开拓性的实业家,更多是思想性的艺术家,都是内心深处的孤独者。他们一直在孤独的思索着、生活着……”

但我终于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何苦的孤独或许是与生俱来的,或许在孩提时代他就已经感受到的,更或许他早已在享受着这种孤独,并孤独的创造着属于自己的梦境!

同何苦一起与友人见面的还有何苦的妻,王真。有人说女人是男人的学校,如果有的女人一辈子也不能让男人小学毕业的话,那么何苦的妻子王真应该早就让何苦获得博士学位甚至博士后了吧?王真差不多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有见识和最懂得呵护男人的妻子了。我跟王真可谓一见如故,我欣赏她,是因为她那份不动声色的包容,也因为她那种平和中的内敛,更因为她那种柔韧中的刚毅。

也许是我与王真都拥有女人最保贵财富的缘故:身边有一个优秀的男人吧?我们聊了许多,男人,女人,但更多的是我听她聊何苦。听王真聊何苦,你会觉得何苦是她身上的一个部件,一个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部件,一个她的生命离不开的部件。

透过王真的眼睛,你再回头看何苦,会有一种别样的感觉,那感觉会让你感动,会感动的让你感觉到一种潮湿,一种来自心灵的潮湿。

何苦有许多喜好。

何苦喜欢鸟,喜欢各种各样能飞翔的鸟。很小的时候,他写的第一篇作品就是关于鸟,关于飞翔。何苦觉得脚上受了伤的小鸟可以依靠在母亲的怀抱里,但他没有理由,因为他有健康的脚。他觉得自己很幸福,所以他要不停的飞。

何苦喜欢读书,喜欢不停的一本一本的读书,喜欢边读书边憧憬着自己的未来,更喜欢边读书边写着自己的明天,用笔,用镜头,用心,更用脚!

何苦喜欢喝酒,喜欢与好友一杯一杯的喝酒。何苦喝酒的时候只为喝酒,不贪不厌,不攀不比,不奸不猾,让喝就喝,该喝就喝。喝酒的时候,他从不理性的谈严肃的话题,只是幽默的诙谐,或者是诙谐的幽默着。直喝到最后,他就没了声音,会像一只大鸟一样静静的躺在一个角落里,享受着那份属于他自己的恬静和心灵的歇息,那怕只有片刻。

何苦更喜欢自由,喜欢做那种从外饰到灵魂都自由的人。他是一位自由的可以自由选择脚,自由选择鞋,自由选择路的人。有的人可能会自由的选择鞋、选择路,但却不能选择一双健康的脚,所以脚下的路仍然可能是歧途的,而那脚步也可能一直是蹒跚的。何苦的自由是真正的自由,路在他的脚下,脚在他的路上,任由他自由地在路上刻着他那坚实的脚印,留下一串串神奇的符号,编绘成一首首神话的诗……

夜已经很深了。

北方的冬夜漫长而静谧,尤其是下雪的时候,那份安静似乎都能让你听到下雪的声音。我望着窗外月光下那个洁白的世界,不由想到:此时的何苦在哪里?我无从得知,但我知道,无论在哪里,何苦——这个圆着自己梦的人,也一定同时帮着别人圆梦!

特别注明:

       吉林日报约稿,答应写一篇关于何苦的文章。然而此文是我创作这许多年来按字数算用时最长的一篇,

       从去年飘雪的季节直写到今年的第一场雪。 何苦先生真的是难读、又难写的一个人物!

       创作期间得到友人和老公的鼓励支持,心存感激。

       关于孤独的理解,多年前从好友北大教授阿忆得到启迪,也一并感谢!

 

=============================================================

《大“手儿”何苦》

 

独孤迦逻

 

     今天看了何苦转载了阿纾的《雪夜静思》,才想起自己很久没有给博友白描了,这多少有点愧对与我常来常往的博友们。阿纾的文字优美得无可挑剔,何苦转载解决了懒人的更新之苦,也让他那颗平常心大大的虚荣了一下子(我猜想他一定很得意)。这也让我这样好谝示的人心理平衡得很,看见没?多大的“手儿”被人夸都免不了显摆一番。所以我就趁热打铁,也写一篇关于何苦的文字,纯是戏作,不能跟阿纾的文相比。

 

    我这样说,就是说何苦是个“手儿”,这是咱东北话,就是指在某一方面出类拔萃的人,这话虽然听着有点黑社会的成份,但是也是对他的一种认知。也可以把“手儿”理解成是大手笔,就是出手不凡,气度不凡,为人不凡的人。所以说象何苦这样,比较全面的出类拔萃的人不说他是个“手儿”那可真对不起他了。虽然我的鉴赏能力有限,不过象何苦这样优秀的人才,还是被公众认可的,那我难得就随波逐流、人云亦云一番。

 

    认识何苦是在“炕5”,“炕5”所以成为吉林市博友圈子的代言地儿,可能就是与这一次“炕5”的聚会有关。因为新浪那轰轰烈烈的德尔惠征文评奖活动,就是在那个“炕5”诞生的,而相聚的都是除我之外的“大家”。在这之前我在我的文章《高杰贤印象》中曾经简单的提过几句,这里就不再赘述了。但是何苦这个名字特殊性是无法被人忽视的,估计只要看过一次,或者听过一回,就会永生不忘了。这也证明了他的策划天赋是有着遗传基因的,估计这名字不是他自己取的。

 

    对于何苦的过去,我知道得并不多,但是听过他酒桌上偶尔提及的过去,加上许多熟悉他的朋友写他的文字中,我认为他是一个喜欢置于死地而后生的人。我不知道我这样总结他是对还是不对?但是我相信他是坚韧的,因为象他这样总是在接近终点的时候,去选择另一个起点的人必须具备良好的心理承受能力。要敢于担当,敢于面对一个又一个新的挑战。

 

    认识何苦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德尔惠。这一点我曾经开玩笑地说过,我说何苦你是德尔惠搞策划的,还是土生土长的吉林人,在东北这圪垯却象我这样的人都不知道德尔惠是不是你的策划失误呢?他非常谦虚的说,吉林这里宣传的是有点不到位。其实我真想对何苦说的是,要想在东北搞好宣传,尤其是吉林这圪垯,咱不找周杰伦,你就给每个老乡发一双德尔惠鞋,估计这宣传效果得老好了。什么叫策划人,说白了,其实就是出馊吧主意而达到最佳效果和理想目的的人。所以我想,我这个主意出完了,是不是也可以做策划人了?

 

    “炕5”的何苦因为坐在炕上,我没有看到他欣长的身材。但是那张看上去并不年轻的脸(可能是鱼尾纹多的原因,这里并不是贬义,麻衣神相上说鱼尾纹多的人多情。)留给我最深印象的是那一小撮留在颌下的胡子(注意,是颌下,而不是下巴上。)和一口平翘舌不分的有点外地口音的普通话。他略有一点点驼着的背,实在没让我猜出他有一米八几的个头。不过在今年正月初七的聚会中,何苦挨着我的那张照片足够消除了我对他身高的怀疑。还有经过这么多年的腐败,他竟然还保持那么苗条的身材多少增添了我的好感。

 

    何苦自称苦爷,这个爷应该不是北京城里的那个“爷,您来了,”的那个爷,因为那个爷太普通了。应该是东北这里对那个村子里比较得高望重的,到哪儿都是几分面子的焦点式的人物的称呼。诸如这个二爷,那个三爷的。用咱这的话说,就是“爷太”,也相当于现在我说的“手儿”。而对那些本来没啥能耐,却总想做一些超出本份之外的事的人,我们称为:你装啥“爷太”啊。当然,何苦这个“爷太”那是当之无愧的,而绝对不是装的。因为有他在的地方,你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焦点。 

 

    何苦的“爷太”行为,表现在他的侠肝义胆上。北京的龙庆峡聚会,他不远千里开车而来,并带给大家带来了赞助。虽然效果并不是想像的那么好,一路奔波加上头一天晚上的醉酒,多少让他有些憔悴,但是仍然不失他“腕儿”的风采。加上他那他低调的,善使善终的将聚会维持到最后,让我等小民心感安慰。

 

    红叶谷是何苦的故乡,2007年的十月,我等全国各地的博友聚集于此。远在他乡的何苦,仍然不忘记贡献一份力量。虽然本人没能亲临其境,但是电话也安排了我等的行程。而且也间接的赞助了这场聚会,尽管很多人并不认识他,可是大家都记住了他的名字。

 

    我家小媳妇说小孙子有偶像了,偶像是周杰伦。我知道何苦与周杰伦不仅仅是业务的关系,还是忘年交的朋友。我利用自己与何苦几面之缘的关系,想了很久,终于厚着脸皮跟他说要一张签名照。想不到,他竟然答应得很是痛快。谁知道另一个孙子听说了,哭闹着也要,这可为难了我,再开口我是万万不好意思的。但是没想到的是,何苦的快递寄来的签名照是两张,这意外化解了我的为难。这里我对何苦深鞠一躬,说声谢谢。因为也许,这两张偶像的照片对孙子们来说不仅仅是珍贵的礼物,也许是人生的标碑。但是也要说声对不起,以后要是天天有人跟你要签名照,你可别赖我。实在不行,你就把你自己的照片签上名寄出去吧。

 

    何苦给人的感觉总是嘻嘻哈哈型的,酒桌上他的这种风格更是略见一斑。他一边自斟自饮,一边慢声拉语的东拉西扯着,在他夫人王真和平民的推波助澜下使何氏幽默更显得有声有色。这里不得不提的是他那个从小光着屁股长大的同学根本平民,因为在吉林,有何苦的地方就会有平民。那个敦实的东北汉子忠厚朴素的外表并不能掩饰他冷幽默的本质,只有那副眼镜才能感觉他是一介书生。在何苦的慢声细语对他的控诉中,他总偶尔见缝插针的加上一句爆笑全场。

 

    我想读书时的何苦一定没有平民学习好,这是一种推测。因为学习好的学生,到后来都做了老师;学习不好的学生后来都成了老板;而那种学习又好的,身体又好的就都去做了警察。这种推测在何苦和平民现实身份中验证了。而何苦张扬得低调与平民那种低调的张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个人相互打趣,相互爆料更成了酒桌上的笑谈。但是两个人之间那种默契与深厚的友谊又是足足令人羡慕。

  

    我不知道别人眼里的何苦是什么样子的,而我眼中,何苦就象亲切的邻家男孩,调皮而不失成熟,幽默而不失沉稳,迷糊而不失睿智,狡黠而不失真诚。你绝不会因为地位的悬殊而疏远他,背景的不同而拒绝他,才华的差异而嫉妒他,空间的距离而漠视他……他的野心,他的欲望,就掩藏在那一点点憨,一点点傻的处事风格上,这丝毫不影响他的成功指数。令你甘愿被他俘虏你的友情,毫无保留地去欣赏他,认知他,接受他。

 

    我想,这样的“手儿”,相信谁都会喜欢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