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俱乐部十年

(2014-01-04 15:01:24)
标签:

体育

围棋

齐鲁晚报

玮哥:十年回首道尽酸甜苦辣  几度困境险些不能支撑  

三位90后围棋世界冠军周睿羊、江维杰、范廷钰,在他们的教练曹大元带领下,来到了齐鲁晚报编辑部过新年,并和我一同参加了齐鲁晚报围棋俱乐部十岁生日的聚会。

齐鲁晚报总编辑蓝海、大众报业集团副总编辑李壮利以及齐鲁传媒集团、体育部门、社会各界的代表,也一同出席了这个简短而温馨的生日聚会。不知不觉中,我们这家中国第一个股份制棋类俱乐部已经走过了十年历程,十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却几乎耗费了我人生最黄金的岁月(38—48岁),难怪大我两岁的搭档、也是俱乐部和棋队总教练的曹大元先生,在诉说这十年走过的片段时,也已经是“长使英雄泪满襟”了。

作为一个纯市场化运作的俱乐部,与体育部门官办棋院、专业队伍不同的是,我们没有国家和政府的任何拨款,更没有编制和体制内的待遇,我们所花的每一分钱都需要自己化缘和到市场上去挣。在长达十年的跋涉中,我们从未展露出少许的懈怠,且不用说和那些资金雄厚、办公奢华的其它省市专业棋院相比,自己甚至没有间像样的办公室和培训场所,我们大多的精力都倾注到棋枰内外的资金筹集和艰苦的市场翱翔中。我们曾两度经历过赖以生存的冠名商中途退出,困难时长达一年多没钱发队员对局费甚至靠举债度日,我们几度支撑不下去甚至打算关门……即便这样,我们仍然顽强的生存了下来,而且每年都挺立在围甲联赛中,甚至有过同时派出两支队伍征战围甲的场景。

我们从山东荒漠的棋类沙滩起步,从开始的没钱没人没经验,到四处寻找赞助之艰苦,从随时揭不开锅之穷困到百般经历后开始趟出一条血路;从2003年的俞斌、张学斌到2004年的马晓春、刘昌赫,从2005年的丁伟、洪珉杓到2006年的周鹤洋、邵伟刚再到2007年的周睿羊……在围甲前五年的征程中,我们俱乐部几乎每年都引进人才,满足自己队伍需要的同时,也为沉寂的围坛转会市场掀起波澜。

从当年福建围棋队整体转让过来的谢赫、吴新宇、曹恒廷开始,俱乐部先后迎来了一茬又一茬的年轻棋手,除了山东籍的崔灿、尹航、潘文君、毛睿龙等人是从自己俱乐部成长起来的,还有外地的陶昕、丁烈、桂文波、朱元豪、黄晨、曹潇阳、张策、张强以及后来的江维杰、范廷钰、丁世雄、陈梓键等一个个更小的后生。我想,十年来进出山东的青少年棋手数量,应该是全国围甲队伍中最多的。众多的孩子因为有了俱乐部的资助(尽管当时可能花不了多少钱),而有机会到全国赛场上锤炼,俱乐部在重视一线征战围甲的同时,更为一向落后的山东围棋培养后备力量,积蓄新的能量。

因为棋类不是全运项目也不是奥运项目,山东体育部门一直没有专项资金建队和培养选手,齐鲁晚报实际承担了山东棋类竞技以及后备人才培养的重任,多年来俱乐部完全依靠自我造血功能,其市场运作之难度和困境中顽强生存之能力,应该是有目共睹的。

忘不了2003年春天在中国棋院和曹大元偶遇的日子。当看到曹大带着曾在齐鲁晚报学棋的山东人谢赫坐镇的那支福建队要转让给河南时,心理的落差让我情急之下突然许诺把这支队伍弄到山东。记得当时离新赛季围甲联赛的开赛尚不足一月了,就在曹大也是半信半疑地认为我不可能完成的时候,也不知我哪来的胆量和神奇运气,我们竟然在围甲开赛前一周,办完了队伍转到山东的所有手续,并拉来一批股东入伙,成立了这家全国第一个股份制棋类俱乐部。就从那时起,命运也将我和曹大元绑到了一条船上,曹大还为自己的选择下赌注,个人出资参与了俱乐部入股。这对当时艰难起步、缺少资金的俱乐部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忘不了2004年冬天那场在山东威海西霞口与北京大宝队的围甲联赛。当时中国棋院、北京媒体的也来了不少人,大家助阵的同时也为领略西霞口“天尽头”这一中国最东段地域的魅力。主场作战的山东队兵强马壮,有世界冠军马晓春、刘昌赫以及正处巅峰的谢赫,然而面对北京大宝队的一群娃娃兵,却是兵败如山倒,0:4被零封。此战后,山东队也跌入到降级的悬崖边上。那一晚,我酒喝的酩酊大醉,痛苦之下总觉得对不住胶东人那每顿饭一盆海参的热情招待,总觉得我们队伍大势所去,掉级已经不可逆转。也许,那就是该有的一次挫折,六年后在泉城,对手同样是北京队——而且是拥有正处巅峰的孔杰、陈耀烨、柁嘉熹等大将、志在夺冠的史上最强的北京队。在这场谁赢谁是冠军的生死较量中,山东队却如有神助,4:0还以颜色,不但报了六年前的那“一箭之仇”,而且踩着北京队揽到久违的围甲冠军奖杯。那一晚我又喝醉了,不过不再是因为痛苦,而是因为喜悦。0:4的惨败让兵强马壮的北京队屈居亚军,老帅谭彦武也不无感叹地说:“江湖上出来混,账总是要还的!”

忘不了大将谢赫离开俱乐部的那段艰难日子。本来主要因为谢赫的情结才动了把队伍搞到山东的念想,就在队伍正处新老接替的关键时刻,这位队里的台柱子却突然提出了转会。可以想象得出,这件事当时对我的打击有多大。当然最伤感的还是曹大元,因为他们师徒多年的情分也就此淡漠,这对双方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最不该走的人要走了,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连恩师曹大都要替谢赫说清,也为了尊重谢赫本人的选择,俱乐部最终还是忍痛放走了谢赫,而且艰难地说服了齐鲁晚报和山东体育局的同意。

实际上,当时的谢赫转会为一向沉寂的围棋转会市场带来不小的冲击,也是中国围坛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单转会买卖。但遗憾的是,到今天中国围棋的转会依旧坚如磐石,如果俱乐部一方不同意,棋手要走无疑难于上青天。其实按当时山东和谢赫签订的注册协议,加上保护时间至少有三年时间,俱乐部不放人肯定走不成。但为了中国围棋大计,为了推动一个行业的改革,也为棋手的自由考虑,我们做了一个至今也不认为是“不明智”的选择。但没有就此撞开中国围坛转会的坚冰,我们也是倍感惋惜。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也许是上帝的眷恋,谢赫的离开并没有让山东队倒下,刚刚加盟俱乐部不久的周睿羊逐渐顶起了大梁,后来我们又迎来了更年轻的江维杰、范廷钰,齐鲁晚报俱乐部依旧顽强博弈在围棋市场的大潮中。

忘不了2010年同时拥有两支围甲队伍带来的喜悦和艰难。那年,赞助多年的一队冠名商山东联通中途退出,使得当年俱乐部本有的200万元花费从此化为泡影,而二队的赞助开始也没有着落,我们陷入了俱乐部成立以来的最困难境地。两支队伍的主场作战都需要经营运作,都需要化缘找钱,我们经常是两线作战,顾此失彼,更为队伍比赛资金的筹集发愁。但恰恰就在这个资金难以为继的赛季,我们的一队登上了围甲冠军领奖台,我们的二队也成功保级,创造了中国棋坛的一个奇迹。也是在那年,由我运作的另一支棋类队伍山东国际象棋队,也再次登上了甲级联赛冠军宝座,而且我们自己培养的侯逸凡夺得世锦赛冠军,成了有史以来世界最年轻的棋后。

喜悦之后更为不安的,是我们的围棋俱乐部没钱发工资,也没有奖金为夺冠的队伍庆功,就连棋手们赖以生存的对局费也拖到了两年后还没完全付清,我甚至拿出自己家里的钱,借遍了亲友、朋友的钱为棋队垫付。我为此痛苦过,也消沉过迷茫过,并为此掉过眼泪,我甚至开始反思自己:为了一个围棋的这般付出,是否值得?

教练和队员们的理解以及大家的同舟共济,是让我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作为俱乐部股东的曹大元,不但从未拿过一分钱的分红,也是经常拿出自己的钱来补贴队伍。我时常在想:在举国体制的中国体坛,像我们这样完全市场化运作且没有固定资金扶持的俱乐部还有几家?我们的出路和前景在哪里?且不说与像恒大、鲁能这样高投入的俱乐部相比,也不说与男篮、乒超那些动辄数千万花费也有人拿钱的队伍相比,我们国粹围棋的市场到底在哪里?!

忘不了我们的棋队回到山东主场作战的每一场比赛。十年来,我们走城市,串乡村,进校园,下工厂,把赛场设在了景区、酒店、楼盘、汽车店、庙宇、房车、船舶、城楼、山顶等不同的区域,我们的足迹踏遍了齐鲁大地的山山水水,甚至走到省外去。我们在搞好围甲比赛的同时,也在弘扬国粹、普及围棋上不遗余力,几乎每到一处赛地,都会组织当地的孩子们参与其中,并让职业棋手们或讲棋或指导,甚至还组织一些娱乐活动,让企业和棋手棋迷之间展开互动,最大限度的扩大围棋影响。记得山东队有一次把主场放到了大学校园,竟然吸引了上万人参与其中,我想这对围棋的推广和普及,无疑是大有好处的。当然,每次主场都要搞场外活动,对职业棋手们来说是个麻烦,也把他们弄得很累,但队员们大都能够理解俱乐部的良苦用心,积极配合每一次的活动。

但必须承认的是,我们在主场的接待和组织比赛中,也因为经验不足和操作不当,多次出现过失误与纰漏,让队员们尤其客队的棋手感到很不适应。但我相信大多数棋手都能理解,我们的本意和出发点都是好的,都是为了围棋的壮大和发展。当然也有个别带着“有色眼镜”不予配合,甚至发表诸如“胡搞”、“作秀”言辞批评的,我们也能理解,毕竟我们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们会当作“鼓励”来鞭策自己,不断改正缺点。

忘不了中国围坛第一个90后小将江维杰夺取世界冠军的时刻。当齐鲁晚报派去韩国现场采访LG杯赛的记者王封,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小江最终战胜李昌镐的消息后,我激动的当晚彻夜不眠……久违的冠军不仅是我们俱乐部的荣耀,也是被长时间一直让韩国人压着的中国围棋的荣耀,所以当我们棋队赞助商景芝酒业提出要奖励江维杰时,我一下子想到了是否应该设立一个更有意义的“世界冠军奖励基金”,来激励中国更多年轻棋手的尽快成长。令人欣慰的是,景芝酒业采纳了我的这个建议。也许是巧合,在世界冠军奖励基金颁发之后,中国围棋像注入了兴奋剂,掀起了一股不可阻挡的“青春风暴”……

忘不了第一次认识周睿羊时那可爱憨厚的模样。2006年在我们老家临朐沂山风景区举行的一次围甲联赛上,山东队主场对北京亿城,代表亿城比赛的周睿羊那年还不到14岁,乐呵呵的无忧无虑样子,很让我喜欢。小羊之前已经在围甲中连斩多员大将,这场比赛他又在主将位置上击败了当时的山东队头号棋手谢赫,尽管我们的棋队输了棋,但没有影响到我对周睿羊的喜爱。就从那次比赛之后,我们也动了转会周睿羊到山东的心思。还是主教练曹大元有办法,第二年赛季初,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吸收了小羊的加盟,山东队如虎添翼。尽管之后小羊经历了一段相对沉寂的低谷期,但我们对他的能力从来没有怀疑过,从围甲出名誉为“豹子头”到国内等级分排名第一再到他22岁拿到百灵杯第一个世界冠军,注定了这位当年“天才少年”在围棋上的不平坦。

忘不了范廷钰11岁刚到我们俱乐部时就显现出的“少年老成”。他彬彬有礼,很有礼数,说话和声细语,但在棋盘上的杀气却令对手丧胆。从小范老爸的嘴里,我得知了这孩子儿时学棋的不易,老范辞掉工作的一路陪伴成为小范的最大动力,老范的严厉也让小范憋着劲要下出名堂;而作为俱乐部也是竭尽全力,提早安排他打围甲、担主将,以磨砺他的翅膀,让其飞得更高更远。从新秀赛的三连冠到全国智运会个人称雄,从围甲最佳新人、最佳主将到成为当今最年轻世界冠军,当应氏杯夺冠后面对中外记者的“狂轰滥炸”,范廷钰表现的沉静如水、毫无喜形于色的表情,觉得这孩子真的长大了,成熟了。让我们期待着他在人生的棋路上夺取更多的冠军。

忘不了范廷钰颁奖会之后我和曹大漫步在上海外滩的那个夜晚。站在这一被称为中国围棋重镇的地盘上,已经融入山东围棋血统的曹大元谈起了当年上海围棋的风光,而我却想起了十年前山东围棋的寒碜。我们从没有一名专业棋手到夺取十多个全国冠军再到诞生三位90后世界冠军,齐鲁晚报围棋俱乐部达到了一个从未想到过的高度;我们从困境中出发,一路跋山涉水,完全按市场规律趟出了一条路子……尽管这条路至今仍布满荆棘,但也已经渐入正轨,成为全国棋坛鲜有的个例。

因为帮助学棋孩子介入棋类的齐鲁晚报俱乐部,花了十年心血终于打造出这个产业,如果没有热心公益的信念支撑,没有棋手教练的齐心协力和同舟共济,很难想象我们创造了今天在很多地区都是举省之力都难做到的奇迹。在俱乐部和围棋队诞生十年之际,让我衷心的感谢社会各界、各位棋手对我和俱乐部的关爱支持,真诚的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工作快乐!生活幸福!     玮哥于20141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