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玮哥游记
玮哥游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1,305
  • 关注人气:3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棋手起诉“躺着中枪”

(2013-12-22 13:34:41)
标签:

体育

围棋

齐鲁晚报

曹恒廷

分类: 棋闻弈事

棋手起诉“躺着也中枪” 以此反思用人制度

 

对曹恒廷起诉齐鲁晚报俱乐部一事,我本来要保持沉默的。一是因为毕竟该棋手效力过我们俱乐部,不愿因此伤了和气;二是这本就为一起普通的民事纠纷,既然对方起诉了,让法院判定就是,谁输谁赢一切按法律程序走。

曹恒廷先是微博后是博客,陆续发表了大量的不实言论,甚至污蔑和人身攻击我和俱乐部,还有媒体和网友的推波助澜,让毫无防备的我真是“躺着也中枪”,并对我和俱乐部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无奈之下我决定不再沉寂,也为一个行业规则和棋界名誉的维护,特在此发表我的看法,对错与否由大家客观评判:

齐鲁晚报围棋俱乐部从2003年组建后,很多年轻棋手甚至一些少年孩子都汇聚而来,期间也有众多棋手进进出出,大家同心协力,共同发展和繁荣了齐鲁晚报俱乐部。可以说,俱乐部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诸多运动员、教练员以及工作人员的辛勤努力和出色表现。作为俱乐部来说,为了棋手的利益和生存,为了推动围棋事业的发展,也是丝毫不敢懈怠,力求竭尽全力,做好俱乐部的管理和运营工作。因为没有任何的国家和政府拨款,也没有旱涝保收的体工队体制,我们俱乐部只能是自我造血,一切靠自己化缘来养活众多棋手和棋队,期间也是历经艰难,如履薄冰,一路走过的艰辛唯有自知。

今年恰好是齐鲁晚报俱乐部成立十年,十年来我和俱乐部的员工、棋手,有过苦恼,有过困惑,有过悲伤,也有过欢笑;我们有因为赞助缺档发不了棋手薪水的困难,也有联赛夺冠世界冠军诞生带来的快乐。十年后我们还活着,作为一个俱乐部的创始者和运营者,我已经非常地满足。从当年我和曹大元并肩创建俱乐部和山东围棋队,从当年山东没有一名职业棋手的荒漠中起步,到今天拥有全国冠军、世界冠军一大摞,我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但辉煌的业绩不能掩盖自身的不足,俱乐部无论在管理还是运营上,也绝对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有关棋手社保的问题,我觉得就重视不够,可能主要是我们理解的问题,也与中国棋界的大环境有关。在我们俱乐部,只要是按时上班的员工,甚至只在周末到俱乐部教棋的业余棋手,我们都按国家规定提供了社保。而对于不在俱乐部考勤和训练、只代表我们打比赛的棋手包括职业棋手,我们和大多数俱乐部的理解一样,双方应该是劳务关系而不是劳动关系。

按照国家运动员注册规定,棋手们到俱乐部注册,双方签订代表资格协议书,也有的和俱乐部签订了打比赛的薪金合约,但这些棋手平时并不接受俱乐部的管理,他们外出活动、商业出行甚至自己教棋,俱乐部都无权干预,只有打联赛或规定赛事时,棋手才代表我们参赛。我们理解的这就像一些常年聘用的演员、律师、家政等行当一样,应该是劳务而不是劳动关系。当然也不是说我们这样做就是正确的,但多年来在棋界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尤其体制外的俱乐部,基本没有为这一性质的棋手上社保的。

因为找不到棋界相关的政策和法律条文,为此我们还咨询和参考过体育界的其它运动项目,也大多存在着和棋界类似的情况,只有足球、篮球等相对集中管理的项目不同,因为这些运动员平时都在俱乐部训练,也接受俱乐部日常管理,所以大多数都有社保。还有就是体工队体制下的棋手们,他们因为都在编制内,自然有各种福利包括社保。当然,棋界体制外俱乐部是否该为棋手上社保,有待劳动部门和相关政策法规的界定,现在既然有队员提出来了,我们就应该积极面对,寻找可能的解决办法,绝不会推卸责任。我想,这一点俱乐部已经在对外的声明中表达清楚。

其实之前在我们俱乐部,也有棋手对社保提出过异议,比如谢赫。当然他提的不仅是社保问题,更多的是对待遇的攀比和向往体工队体制。在谢赫还有多年合约在身、完全可以不放人的情况下,为尊重谢赫意愿和有利于中国围棋转会的大局,遭受巨大损失的齐鲁晚报俱乐部还是忍痛促成了棋艺正值巅峰的谢赫转会,甚至倾力说服了体育部门签字放人。可以说,当年对待谢赫转会重庆一事,俱乐部做得问心无愧,大家翻看当时的媒体报道就会客观判断。在此之所以提及此事,主要是对这次曹恒廷以此说事来贬低我们俱乐部的回应。

我想,如果曹恒廷单纯提一个社保问题,我和曹大元的观点一致,这是有积极意义的。之前我们俱乐部除了谢赫,也有其他棋手提过社保,但在我们亮出观点作过解释之后,大多数棋手还是可以理解的,也没有人为难过俱乐部,只有曹恒廷是个例外。听曹大元说,几年前曹恒廷就提过社保,比较正式的是在2011年之后,这时曹恒廷已经基本不参加比赛了,其中曹大元还征求其意见是否参赛,曹恒廷自己表示了放弃比赛,于是俱乐部不再为其发放薪水。不比赛停发薪水,这在其它俱乐部也是如此,而且我们也经曹恒廷本人同意的,此后双方也没有再签订合约。

其实在俱乐部期间,除了社保,曹恒廷该有的待遇都有,除了固定薪水、比赛奖金,规定赛事的差旅食宿也都是实报实销,与曹恒廷所述的事实不符。至于薪水的高低,都是根据棋力和比赛成绩而定,曹恒廷比赛较少且没有好成绩,自然收入比一线队员少的多,这在其它俱乐部也是如此,没想到却引起曹恒廷的极度不满。至于他所述的商借、姓名、变色龙等乱七八糟的问题,我相信大家仔细浏览他的微博和博客后,会正确判断其行为和价值,在此我无暇也似乎没必要与其进行辩论,我想还是重点再说一下社保问题。

其实作为俱乐部来说,为棋手上社保并非太难的事,只要有政策确定上,或者之前双方界定要上,我想俱乐部都会做到,无非是双方在薪水待遇方面协商好就行。但如果给棋手上社保,俱乐部也应该享有一定的权利,比如像曹恒廷目前专职在外教棋,每月收入一二万,那是否也该适当上交一部分,既然承认劳动关系,就该为俱乐部做贡献。在曹恒廷提出社保之后,俱乐部还是比较重视的,我们在咨询劳动部门并参考其它俱乐部的做法之后,强调了之前没有上社保的原因,并安排教练曹大元与其进行沟通协商。尽管俱乐部的其它职业队员并没有上社保,而且之前的协议也都未提及社保,但考虑到曹恒廷已经不下比赛的心理落差和他曾效力俱乐部的感情,我们还是愿意拿出一定费用,而且参考了他效力俱乐部如果交社保应该有的数额,这也是为安慰一个过气棋手的不平衡心理。无奈,曹恒廷不但不同意,而且狮子大开口,提出了社保之外更多让俱乐部无法答复的条件,要求为其支付双倍工资、经济补偿等近三十万元。

因为双方的分歧太大,如此赔偿数额也我们无力承担,于是曹恒廷一方便向劳动部门起诉了俱乐部,败诉之后又向法院提起诉讼。后来,在我与曹恒廷父亲的电话交谈中,因为对方过于冲动我无法与其沟通,也为其“当年自己是文革造反司令”(曹恒廷微博中也提及到)的炫耀口气和不怕打官司的勇气而刮目相看;至于曹恒廷在微博、博客中影射我“势力很大”、“威胁他和家人”的造谣和污蔑,我更觉得滑稽和可笑。

在曹恒廷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仿佛一下子清醒了许多,我在反思以前俱乐部的管理尤其用人方面的问题。当年那么多家境困难、下不上棋的孩子来到俱乐部,我们心怀慈悲,为大家谋出路,提供锻炼平台,甚至筹集资金组建过两支队伍打联赛,众多棋手也包括曹恒廷因为我们的资助,有机会在甲级、乙级联赛等赛事中锤炼,其中有脱颖而出走向世界冠军的舞台,也有不堪竞争中途退出的例子,而对像曹恒廷这样棋力不济、最终下不了比赛的棋手,我们也是深表同情,并尽其所能帮助他们寻找出路。其实,曹恒廷目前基层做教练的平台很大,每月一两万元的收入也足以生活的很体面,只要尽心尽力,安心教棋,一定会有广阔的前景。只是看不懂曹恒廷为何在微博、博客中流露出如此的悲观和怨恨,这的确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也为之怜悯和遗憾。

背叛的行动总是让人伤感,看到曹恒廷和曹大元师徒的反目也让人对“滴水恩当涌泉报”这一古训的疑惑,但出现问题暴露矛盾,也不一定就是坏事。人生本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曹恒廷事件的发生虽然让我们深受伤害,但反过来也促使我们检讨自己,看哪些方面出了问题,到底是用人的问题,管理的问题,还是法律法规淡薄出现了失误?如果是我的过错,俱乐部的问题,我一定会坦然面对,检讨不足,吸取教训。也希望一直关心我和齐鲁晚报俱乐部的人们和社会各界,来监督批评,帮助我更好的工作。

对于社保问题,我们真诚的希望中国棋界和相关部门,能够尽快出台相应的条例和法规,让基层俱乐部不再苦恼,不再盲从。至于对即将开庭的曹恒廷和齐鲁晚报俱乐部的官司,我们也希望大家热诚关注和监督评判,如能因此确立棋界行业一个用人标准,那这件事情也许会载入史册了。

                                         

                                     20131221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俱乐部十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俱乐部十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