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妮
安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4,348
  • 关注人气:1,3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唐慧的遭遇

(2010-06-11 14:27:30)
标签:

杂谈

2006年10月的一天,唐慧发现自己唯一的女儿、不满十一岁的小巧(化名)突然失踪。
唐在一个学校边上开了个餐饮店,爱人在零陵区邮政局工作。
唐在零陵区公安分局报失踪案,四处打听女儿的下落。在支付当地一社会人员5万元后,唐得到了一个线索——零陵区柳子酒店边上一个休闲中心有一个女孩酷似她的女儿。
唐寻到了那个店,在对面的顶楼上盯着这个店的门。第二天下午,唐看见了一个女孩站在店里,呆呆望着外面。
正是小巧。


唐热血冲到头顶,颤抖着拨了家人电话。唐和两个家属走进休闲中心,手臂上刻有纹身的两名男子围了上来,小巧坐在一个角落里看电视。
唐抓着女儿的手,眼泪奔流,问女儿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不回家。
小巧呆呆着望着自己母亲,不敢相信是真的。
唐电话负责女儿失踪案件的零陵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杨军祥,杨开车过来看了下,就走了。
唐只好拨打110,四个警察过来带走她们。
小巧才“哇”一声哭出。


在家里,小巧说出了三个月发生的事情,几乎令父母昏厥——她在溜冰场玩,碰到了一个叫周军辉的男子,周说带她去一个地方,有很多姐姐一起玩。但周带她去了一个旅社,将其强奸。
周威胁说,如果不听我的话,我就告诉老师说你和男人上床了。小巧跪下求乞千万不要告诉老师,她想读书。
周把小巧带到了一个叫休闲中心,卖淫100多次。小巧在表示反抗后,被4名男子轮奸长达数小时。


更震惊的是,女儿被感染一种无法根治的性病,且被诊断患有精神疾病。悲愤的唐家夫妇带女儿到零陵区公安分局,警察们不肯做笔录,唐迸发,说如果你们不管,我就跳楼死给你们看。
警察勉强拿出了纸笔。
做笔录的一警察说了三句话,令唐冰凉——“我看不出你女儿只有11岁”,“不存在强迫嘛”和“这个事情最多是一个治安案件”。


休闲中心一直还在开。头染红黄头发的年轻人跑到唐的母亲家,威胁再告再告,就杀掉她们全家。
唐打听到店主秦星是零陵区公安分局某领导的堂妹,而当时派出所一负责人则是该领导的女婿。
唐去了省城长沙,跪在湖南省公安厅门口,铺开的状纸令路人咂舌。治安总队总队长谭和平批示到永州市公安局,要求严肃处理。


新任局长刘建宽批示成立专案组。
做笔录的过程极为痛苦——小巧需要回忆并清楚讲述梦魇一般的经历,突然就痛哭失声,询问工作就不得不停下,笔录异常缓慢,做了三四天。
唐慧很痛苦,揽着女儿说,我们不告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但令这位母亲惊讶的是,小巧说我们一定要告,还有很多女孩子也是被他们欺负的。


专案组称,零陵区公安分局的不作为,导致多人逃跑,该卖淫场所的大量证据灭失。但专案组还是追逃了数人。
秦星被送进看守所后,南津渡派出所民警魏晓辉帮助她带出信件,和外面的人建立攻守同盟。


永州市检察院介入。
后来,唐听说永州市检察院将案子移交零陵区检察院起诉,唐认为这是一种大事化小的策略,区检察院判决的最高刑是无期徒刑。
在风雪里,唐跪在市检察院门口跪了18小时,抗议案子移送零陵区检察院,并要求一名屈姓公诉人回避,被自己乡镇领导劝回。
第二天,唐又跪在检察院门口。

三小时后,市检察院告诉他,案子在永州市检察院公诉,屈退出。
法官多次暗示说,中国要和西方国家接轨,要取消死刑,可杀可不杀的都不杀了。
唐很害怕,觉得一些人开始想在量刑上做文章,她决定找到中院院长陈情。


等了18天,唐找到了院长熊清明,她说如果孩子没有留下疾病,父母没有留下终生的痛苦,还可以让步。
熊很震惊,承诺说中院一定依法办事,公平公正处理该案。


永州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周军辉、秦星、陈刚、刘润、蒋军军和兰小强等被告人分别被以强迫卖淫罪、强奸罪等罪名判处死刑、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十五年等。上述罪犯共同赔付9万元。
检察院提起抗诉,认为对两名轮奸犯判刑15年,是重罪轻判。
而周、秦等人则认为对自己量刑过重,也提起上诉。


湖南省高院裁决发回永州中院重审,永州市中院作出二审判决,和一审判决无异。
与此同时,唐举报的警察也遭遇惩罚。


2007年12月6日,零陵区公安分局纪委对时任区公安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中队长杨军祥给予严重警告处分,理由是“在承办张XX被强迫卖淫案期间,没有认真履行职责,其行为构成工作失职错误,造成较坏的社会影响”。
而帮助店主秦星通风报信的另一民警魏晓辉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市公安局纪委称“擅自为犯罪嫌疑人将信带出监外,造成较坏影响,其行为构成防碍社会管理秩序错误”。


对和一审没有区别的二审判决,永州市检察院放弃了之前的抗诉,一名检察官向唐抱怨说,这次抗诉被法院的人骂惨了。


时至2010年,湖南省高院再次将案件发回永州市中院审理,称一些证据不足,唐慧坚持认为是对方找到了关系,试图逃避死刑、无期徒刑等严惩。
法院判决上述罪犯赔付小巧的9万元没有一分钱到位。五年来,唐家夫妇称“为了给女儿看病,为了这个案件,我已家财耗尽了”。


小巧试图回复正常生活,她的作文写得很好,得到了学校的奖章。但她很担心她的母亲,在一封写给妈妈的信里,她说,如果你要是因为我的事情被抓或者是出事了,我就自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