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廖金璋
廖金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863
  • 关注人气:3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家

(2018-07-06 08:28:18)

1

 

母亲突然打来电话,她在那头说:“老三,你回家来一下。”我问道:“妈,有什么事么?”可是电话那头没回答,我连忙“喂”了几声,母亲却把电话挂了。我再把电话挂过去,那边传来的是“嘟嘟嘟”的忙音。我急了,过去都是我给母亲挂电话的,今天却是她来电话,家里一定发生什么事了,要不她怎么会叫我回去呢?

我在家里最小,排行第三,所以父母亲都叫我老三。我有一个大哥,一个二姐。可是,大哥小时候不知得的什么病,虽然救活了,却成了废人,生活不能自理,痴痴呆呆,连话都说不清楚。二姐嫁了人,5年前因一场车祸丧了命。而我1986年大学毕业后就一直留在省城工作。家里本来有父母亲和大哥三个人,可是三年前父亲去世了,家里就只有母亲和大哥两个人,大哥又是残疾人,家里什么事都母亲一个人承担,说实话我放心不下。我跟母亲商量,把大哥送到福利院去,将母亲接到省城来和我一起住,可是母亲不同意。她说,她要照顾老大,她活一天就要照顾老大一天。说到底,母亲是放心不下我的大哥。就这样母亲和大哥一直生活在老家。

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呢?母亲没把话说清楚,害得我心里干着急。我猜想,是不是大哥病了,要是病了就送医院呗!或是母亲自己身体不好?但听声音还很宏亮,不像有什么病,那么其他有什么事呢?过了一个小时,我又给母亲挂电话,电话通了没人接,我越发急了,一个下午我挂了6个电话,都无人应答。快把我急死了,过去可从来没有这种现象呀!晚上我对妻子说了,妻也掏出手机给母亲挂电话,同样一直没人接,她就说:“明天你就回去吧,回去了不就知道什么事?”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母亲已经80多岁了,虽然身体看上去还好,毕竟是耄耋老人了,我常在心里挂念着她。母亲这一代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她们从战争年代过来,又经历了许多运动,在三年困难时期连饭都吃不饱,好在我是1964年出生的,躲过了那个挨饿的岁月,但是才几岁就跟着父母亲上山下乡,父亲本来在糖烟酒公司当会计,母亲是营业员,但是因为家庭成份不好,父母亲被下放到农村种田。在农村父母亲尽管每天都出工干活,但是生产队给父母亲记的工分很低,我们家成了超支户,生产队就不给我们发口粮。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幕:有一天,家里无米下锅,母亲怕我们三姐妹挨饿,向生产队长下跪,求他预支一百斤口粮给我们。那一年我才七岁,就觉得母亲太可怜了,走过去拉母亲站起来。我哭着说:“妈,我不饿,你别求人家呀!”母亲抱着我,眼泪簌簌而下。

1975年,我们终于回了城,父母亲也回了原单位。1982年我考上了大学,父母亲都为我高兴,认为我上了大学就有了个好前途。母亲给我买了两套新衣服,对我说:“到了大学要穿好一点,别让人家看不起。”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母亲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一家人像过节一样。我知道,那是为我饯行呢!母亲的话特别多,千叮万嘱,什么天凉了要多穿衣服啦,三餐饭要吃饱啦,不要太抠,钱不够用就来信,家里再苦也不敢苦你个读书人呀!……说着说着,母亲的眼眶都红了,不过她极力克制着自己,没有掉下眼泪。

但是,第二天早晨她到车站来送我上车,挥手告别的时候,我看见母亲终于克制不住,眼泪流下来了。

从此我像放飞的鸟,多在出门少在家,一年难得回家几次,每次回去也是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转眼,我已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一直不能在父母亲面前尽一点孝心,很是惭愧。

父亲走后,母亲好像老得更快,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大哥是没办法交流的,却还需要她的伺候,给她增添不少的麻烦。上次回去,看着母亲满头白发,我心里像刀割一样难受。

 

2

 

我把母亲的情况对领导说了,领导也很理解,同意我请假回去看母亲。好在现在交通方便了,坐几个小时的火车就到了县城。如今小县城也变化很大,城区范围起码扩大了一倍,从火车站到县城还有10个公里,不过可以坐小公交进城,也可以滴滴打车,这是过去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我走出火车站,正想打滴,忽然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李海涛!”我一回头,见一个有点发福的男人,腆着个脾酒肚,四方大脸,年纪和我差不多,面相熟,但我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他的高嗓门又响了:“认不出来了吗?我是谢辉呀!”我有点尴尬,原来是高中的老同学,他比过去胖多了。

谢辉是坐动车到市里办事回来。他对我说:“你坐我小车吧,我的小车就停在前面不远。”我不客气,搭个便车何乐而不为呢!

上了谢辉的小车,他一边开车一边问这问那,家庭、孩子、单位、职务,无所不问,他还要了我的电话号码,说同学中我最有出息,今后要加强联系。他也作了自我介绍,滔滔不绝。在我的印象中谢辉是个爱讲话的人,学习不大好,上课爱讲话,经常被老师批评,但他人缘好,跟同学们相处得不错,下课后大家都非常愿意听他讲笑话,常常笑得人家肚子疼。可惜他那年高考没考好,连个大专都没考上,后来也不再考,做起生意来了,不过他脑子活,据他介绍,现在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赚了几百万,春风得意呢!

小车进了城区。路上热闹多了,改革开放后的县城发展得快,经过改造马路宽阔多了,大街上车辆如流,非常繁华,两边高楼林立,也有十几层,甚至二十几层的高层建筑,流光溢彩,就连站在马路两边的风景树也焕然一新,像一个个美丽的少女,在春风中扭动着袅娜的身姿。我禁不住心中的喜悦,脱口说道:“家乡的变化真大!”

谢辉说:“是呀!你好久没回来了吗?”

“也不算久,”我回答他,“但总是来去匆匆,回来看一看老妈就走了。”

谢辉又问:“伯母高寿?”

我说:“87岁了。”

谢辉连忙赞叹道:“哇,你真有福气啊!”他停了一下又感叹地说:“可是我,父母亲早就不在了。要是我还有父母亲,该多好呀!”

我咧嘴苦笑,没有作答。

谢辉却又接着说:“你难得回来一次,晚上我请你吃个饭,傍晚你到望江楼大酒店来,到时我还会给你打电话。”

我说:“你别客气。家里有事呢,我肯定走不开。”

谢辉却十分认真地说:“不赏脸是不是?老同学很久没见了,趁吃饭的时候坐一坐,我把其他同学也叫来,大家一起聊一聊。”

我还是推辞,说:“下回吧,今天就免了。”

谢辉又说:“不行!难道不给我一点面子吗?”

我笑道:“我真的家里有事,这不是给不给面子的问题。”

谢辉却很坚决:“你不要再推辞,我们就这样定了。”他是做生意的人,大概生意场上经常有这样的饭局吧。我很犹豫,不知如何是好,如果不去,怕伤了同学感情,人家肯定认为我摆臭架子。真的得罪不起!

我没答应,但也不好再拒绝。

 

3

 

老家在南门社区,一条小巷深处。

这里的房子大都是百年老屋,保留下来的明清时期的建筑,被人称作古民居。我们家住的是府第式老宅,还是曾祖父遗留下来的,建于清代,有二栋大厅,大厅两边是厢房,后面还有一块坪,一口古井。过去住了四家人,全是曾祖父传下来的后代,彼此是亲房叔伯呢!前厅左厢房是我们一家,右厢房是大伯一家,后厅住了六叔和八叔两家。

随着人口的增多,老宅再也容不下一大家人了,好在改革开放后大家的生活都好过了,大伯和八叔两家人都在外面另建新房,搬出去住了。老宅就剩下我妈和六叔一家,我妈住前厅,六叔一家住后厅。六叔不在了,他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堂兄宏涛,在那里住。宏涛两夫妇如今也60多岁了,一个儿子在厦门工作,媳妇和孙子也在厦门,平时家里就他们两个老人。一座老宅,好像被掏空了似的,只剩下一个厐大的躯壳,住着几个空巢老人。

走进小巷,静悄悄的,没有见到一个人,只有一只黄狗从我身边懒洋洋地走过,对我不理不睬。小巷里的老屋都老得千疮百孔,就如同静止在过去的某一时刻,跟外面大街的反差太大了。我一步步地走近自己的老屋,抬头一看,两扇厚重的大门紧闭着,屋顶上的黑瓦破碎了许多,有几根稀疏的狗尾草在那里摇头晃脑,显得异常破败。

大门是虚掩的 ,轻轻一推门就开了。我像往常一样,一进门就大声喊道:“妈!”没有应答,这才发现大厅里空空落落,母亲的房间门锁了,大哥的房间门虽没锁但里面没人,他们哪里去了呢?我纳闷地站在大厅中间,掏出手机给母亲打电话,电话响了,没有应答。再打,还是没有应答。怎么回事呢?想起昨天的事,我心里立刻蒙上一层阴影。

这时候,听见后厅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堂兄宏涛和他嫂子出来了,我连忙喊了一声:“宏涛哥,你在家呀?”宏涛哥见了我很惊奇,笑道:“不是年不是节,怎地回来啦?”我说:“我妈打电话叫我回来,不知道有什么事。”宏涛哥却淡淡地说:“有什么事?不会有什么事吧!”

我又问:“我妈不在家,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呢?”

宏涛哥摇摇头,转问他嫂子:“月娥,你知道二伯婆去哪里了吗?”他是随小孩称呼我妈。

月娥嫂子说:“我也不知道,准是随便走走吧?”

宏涛哥笑了一下,说道:“二伯婆身体很好,只是比较健忘,做事常常丢三拉四,不过她年纪这么大了,忘记事很正常。”接着他给我讲了一件事。上个月的一天,我母亲出街了,很晚没回家,大约晚上十一点多才由一位民警把她送回来。据那位民警说,我母亲一个人在沿河路走来走去,引起过路人的怀疑,有人报了警,警察找到她,才知道老人家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好在她身上带着身份证,警察才把她送回来。

听宏涛哥这么一说,我立刻警惕起来,这不是老年痴呆的表现么?母亲本来比较内向,不善于交友。自从父亲去世以后,她显得非常孤独,患老年痴呆症的可能性很大,我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呢?今天母亲又去哪里了呢?我胡乱地想着,心里越来越忐忑不安。猛地听见门外有咿咿呀呀的声音,宏涛哥说:“你大哥回来了。”

回头一看,果然是我的大哥,他矮我一个头,灰头垢面,萎萎缩缩,满脸羞怯地走了进来。我叫了他一声,问道:“妈去哪里了?”他却不经意地朝我瞥了一眼,不认识似的,径直钻进他房间去了。

宏涛哥对我说:“你大哥就这样疯疯癫癫,也怪可怜的!”我点点头:“是呀,也害了我妈。”记得小时候,我还会作弄他呢,他只会哇哇叫。每当我作弄他的时候,母亲就会袒护他骂我。我知道,母亲可怜他,也许出于一种自责,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他,才使他患了那种怪病。

母亲终于回来了,手里抱着一只大公鸡。她一见我,就大声地喊道:“老三,你真的回来了?我不是做梦吧?”看她高兴的,一个80多岁的老人竟然手舞足蹈,将大公鸡使劲地举在头顶上,像个小孩子一样“呜哇呜哇”地喊着。大公鸡可能被掐痛了,“喔喔”地叫了几声。

我愣住了,母亲怎么啦?这不是一个正常老年人的举动啊,看样子真的有些老年痴呆了。我心里一酸,从母亲手里接过大公鸡,问道:“我都回来一个小时了,你去哪里了?怎么打你电话也不回?”

母亲眼睛一直看着我,说:“我没听到呀!”我又说:“昨天也是,我打了好多电话给你,也是没有应答。”母亲说:“真的吗?不会吧?”

“啊哟,妈呀,”我说,“你不信打开手机看,有没有未接电话。”母亲半信半疑,查了一下,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真的啊!”她“嘿嘿”地笑着,又说:“我去买了一只鸡,等你回来杀了吃。”

我笑道:“妈,你叫我回来,不会是专门为了吃鸡吧?”

母亲说:“就是为了吃鸡,我要你陪我吃。”

我不信:“不可能,家里一定有什么事吧?”

母亲说:“没有呀,我就是要你回来陪我吃饭。”

宏涛哥在一旁听了,对我笑道:“我说了嘛,不会有什么事的。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说完他回后厅去了。

我哭笑不得,妈要我那么远回来,居然是这么丁点小事,要我陪她吃饭!

 

4

 

傍晚,我下厨,和母亲一起做饭,主要是想跟母亲多一些唠叨。我一边洗菜一边问母亲:“你常出街走走吗?”

母亲说:“有呀,我每天都要出街买菜,买蛋,还要买肉,买好多好多东西。”

我说:“你不要走太远,现在城市大了,不要走丢了。”

母亲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走丢呢?”

我又说:“你不是走丢过一次吗?”

母亲忽然严肃起来,问道:“谁说的?”她朝后厅努了努嘴,“是不是后厅人告诉你的?”

看母亲那个神情,我感到好笑,说道:“别问谁说的,有这回事吗?”

母亲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耷拉着头,羞愧地说:“那天,我可能被鬼迷糊了,不知怎么就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劝道:“不是什么鬼迷糊,人老了记性差,你以后不要走太远就是了。”我不敢说,你可能患老年痴呆了。

母亲没有回答我,只是咧着嘴笑。不过从她的表情看得出来,她认可了我的意见。这时,锅里的鸡大约蒸熟了,飘出阵阵的香味。我正准备炒点其他的菜,发现厨里没盐,我问母亲:“家里没盐了吗?”母亲“唉呀”一声说:“我忘记买了。”我说:“没事,我出去买。”可是母亲不让我去,她走得比我还快,拔腿就出了门。我知道,小巷口就有一家便利店,不过60米左右,也就随了她。谁知过了一会,母亲却打来电话,问道:“老三,我要买什么呀?”我说:“你不是去买盐巴的吗?”她“噗嗤”一声笑了:“是是是,看我这记性!”

母亲回来了,我开始炒菜。这时手机突然响了,我要接电话,只好让母亲去炒。原来是谢辉来电话,他说:“海涛,你还没来呀?同学们都到齐了,大家等着你呢!”我回道:“不好意思,家里真的有事,走不开呢!”他忽然大嗓门吼了起来:“这怎么行呢?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我是专门为你设的宴呢!”我一下傻了,人家如此盛情,我该怎么办呢?我还来不及回答,他又说话了,声音变得非常柔和:“同学们听我说你回来了,都想见见你呢,你就满一下大家的意,快点过来吧!”

我“哦”了一下,正想用什么婉转的词汇来应答,谢辉又在电话里说了:“你听着,我们班的大美女刘文菁要跟你说话呢!”接着一个温柔的女声响了:“海涛呀,我是刘文箐,你还听得出我的声音吗?”我连忙说:“听得出来,你是刘医师,我们的班花啊!”刘文菁当年考上的是医科大学,毕业后回家乡工作,如今是县医院神经科专家了。她咯咯地笑了一下,接着说:“我们都好多年没见了,你就过来吧,要不我开车来接你。”话说到这个份上,我真的不好推辞了,只好说:“不用不用,我就打个车来吧!”文菁高兴地说:“OK,我们等你!”

母亲问我:“去哪里?”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了:“同学请我吃饭,一定要我去。”

母亲忽然沉下脸:“不行。晚上你哪里也不能去,就得陪我吃饭!”

母亲这么一说,我立即冷静下来,母亲要我回来,不就是为了陪她吃饭吗?我怎么能丢下母亲,去参加同学聚会呢?可是同学那边又怎么交代?说实话,过去每次回来,因为时间紧,我都没有跟同学联系,大家都不知道我回来了。这次偶然遇上谢辉,人家这么热情,我不去跟他们聚聚,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我真是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像个木头愣住了。

母亲不理我,对着锅炒菜,大概是在生我的气。忽然,我看她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我心里一颤,责问自己,母亲年纪这么大了,我怎么能伤她的心呢?一个耄耋老人,还有多少时间让我陪呢?我改变了主意,接过母亲手里的铲子炒菜,安慰道:“妈,你放心,晚上我就在家里陪你吃饭,吃过饭后我再去看看同学,好吗?”

“这还差不多!”母亲看着我,忽然破啼为笑,亲昵地拍着我的肩膀,夸奖道,“好乖,这才是我的好儿子!”嘿嘿,她还把我当小屁孩呢!

什么也不用说了,我赶紧打电话给谢辉:“我会来看看大家,但是要迟一点,大家不用等我,你们一边先吃饭吧!”

 

5

 

当我赶到望江楼酒店,同学们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不过没有一个退席,都在等我到场。为了表示歉意,我先敬每人一杯酒。大家又轮流回敬我,然后各自猜拳、聊天,热闹了很久。

刘文菁见我来了很高兴,我也想趁此机会跟她多聊一聊,于是我说起了母亲的事,她听后很认真地对我说:“你说的这些迹象,确是老年痴呆的表现,可要注意了!”她还告诉我,他们医院有个退休医师,当年还是很有名气的手术医生,退休后5年就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经常出了街找不回家,让家里人四处寻找。有一次不在斑马线上横穿马路,竟被车撞死了。经她这么一说,我更为母亲担心了。刘文菁要我带母亲到她医院去,做一次全面的体检。我答应了她,是的,母亲的病不能再耽误了,我一定要带她去医院,趁早治疗。我心里很愧疚,以前常因为工作忙,忽略了多一些回家看母亲,以至母亲有了病,我也不知道。真对不起母亲!

宴会结束后才10点多钟,觉得还早,我就走路回家。其实,从望江楼到我家不远,走路也不花多少时间。快到自家的那条小巷路口时,远远看见那里还围着许多人。我正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辆救护车呼啸着从我身边飞过,在前面小巷路口停了下来,当我赶上来时,医务人员已迅速地用担架把一个躺在地下受伤的人抬上救护车,然后救护车又呼啸着离去了。我没看清伤者,但看见地上一淌的鲜血,可吓人的。有个骑摩的小伙子垂着头,丧气地站在倒下的摩的旁边。我连忙问身旁的一个人:“发生什么事啦?”那人回过头来说:“出车祸了,一个老太太被撞伤了。”

突然,宏涛哥在人群中冒了出来,大声责怪道:“你刚才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来呀?”我说:“同学请我喝酒了。”宏涛哥又接着说:“你妈被人家摩托车撞伤了,你知道吗?”他指着那个垂头丧气的小伙又说,“就是他撞了你妈,我已报了警,我在这里看着他,等交警来处理,你赶快到县第一医院去!”我的心顿时紧张起来,突突突地跳着,怎么会这样呢?我立刻拔腿向医院跑去。

来到医院。母亲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头已经被纱布包扎得严严实实,还给挂了吊瓶。医生告诉我,母亲头部受了重伤,严重脑震荡,不过没有生命危险。我守后在母亲身边,心里好后悔,该知道我不去跟同学喝酒的,如果在家里陪着母亲,不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吗?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想起晚餐吃饭时,母亲把两条鸡腿分别夹到我和大哥的碗里,说:“两条鸡腿你们两个刚好一人一条。”我把鸡腿还给妈说:“妈,你吃吧!”妈笑着说:“这是吃谷鸡,还放养的呢,我特地买来给你吃的。”说着又把鸡腿夹回我碗里,“你在大城市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鸡呢!”妈就是这样,总把好吃的让给自己的孩子吃。我长这个年纪了,她还把我当小屁孩看。谁知才过几个小时母亲却躺在这里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我心里格外难受。

我每次回家来,母亲都要买好多菜,变着花样煮好吃的给我吃。但是,母亲对自己却非常节俭,从来不大手大脚的花钱。她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而我如果给她买些什么,她也总是说:“不要不要,我都有了,你浪费个啥!”有一次,我出差北京,给她买回一双北京布鞋,她问我多少钱一双,我不经意地回答:“才500元”。她“啊”了一声,惊叫起来:“这么贵,你还买呀?真太奢侈了,以后不许你给我买了!”后来我接受教训,凡买回家的东西,都减半报价,免得她责怪……

没过多久,宏涛哥、交警和那个肇事者也来医院了,交警查看了母亲的伤情,对我说会按有关规定处理。肇事者也向我道歉,表示一定接受处罚和应有的赔偿,然后他们走了。宏涛哥坐下来陪我说话,原来母亲站在小巷口等我回家,没想到被那个摩的撞了,邻居看见便马上跑进屋来报告,宏涛哥立即奔出去看,我妈已昏过去了,满地的血。宏涛哥吓坏了,赶紧打120电话,叫救护车。我很不好意思,对宏涛哥说:“谢谢宏涛哥!”宏涛哥说:“谢什么?自己人嘛!”他沉吟了一下,叹道,“这回二伯母可受苦了,不知要多久才能出院呢!”

他这一说,我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出来。

坐了一会,宏涛哥先回去了。我一夜没睡,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谴责自己。我下定决心,等母亲出院了,无论如何我也要把母亲接到身边,连大哥也一起接来,要不母亲不放心呢!我再也不能让他们留在老家了,万一再出了什么事情,那不是我终身的遗憾吗?我不能做不孝的儿子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初识赤峰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初识赤峰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