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京剧及小陶阳杂想

(2008-02-11 03:17:00)
标签:

杂谈

 京剧及小陶阳杂想 

     1,说京剧是国粹不如说京剧倒是地道的下里巴艺术的集大成代表。所以说下里巴,一是由其广泛性,二是由其通俗性。说广泛性:古老的中国文盲太多。虽不乏浩如烟海的经史子集,却为士大夫阶级把持垄断,与广大民众无甚相干。中国的历史文化能在民间流传下来,说书、唱戏这两般娱乐形式功不可没,于是大众的心目中就有了诸葛亮那能掐会算的形象、曹操那阴毒奸诈的形象。京剧虽仅两百余年,可它的老祖师却是何止两千年。说通俗性:京剧唱词,即便是对文盲大众也明白易懂,甚至有点土气。品味那唱词,有时很像三家村老学究诹诗,为了叶韵,用字之大胆简直就不管它通不通。若论古雅,它与昆曲相差不止千里;若论通顺,它甚至比不上一些地方小戏种,当然也比不上现代戏。可是,虽是多有不雅、不通,但配上那多少代琢磨而成的曲牌、板腔却也丝毫不影响它的悦耳、耐听、耐仿唱。
    2,多半个世纪前就有贬京剧派与挺京剧派之争,两个核心人物一是鲁迅一是梅兰芳。如今想来,这多少有点可笑,因为他们一方是以反抗旧礼教呼唤新精神为己任的社会思想家,一方则是以继承发扬一种艺术形式为事业的艺术家,两个层面的事情混在一起,可称鸡同鸭讲。然而话虽如此,树大根深的京剧对国民性的影响——夸张点说可谓之一口大染缸而不可小觑,譬如官本位思想、学而优则仕思想、寄望于清官的思想、父母官思想、人随王草随风思想、义仆思想、轻死报知遇思想......应该说早在二十世纪初这些东西就应该成为放进历史垃圾箱的腐朽糟粕了,但,至今仍为世人津津乐道,从这层意义上说,京剧其罪大矣。作为革命家的鲁迅当然深知个中因果利弊,哀国民备受迫害之不幸、怒国民精神麻木之不争。在愤怒的鲁迅眼里,中国书尚无可读者,况乎京剧!——可当今尚有一些人说鲁迅批判京剧是因为他看不懂、是因为他以自己一名教授之尊不齿与一戏子相提并论——岂非以己度人之甚?
    3,一句电影经典对白:“你有信仰吗”?“你让我信什么”?——道出了当今中国之尴尬(唉,不同的时代必有不同的问题)。于是乎......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在政府的出面支持下,濒临末路的京剧又苏醒了。白燕生说的好:京剧正在为中国社会的和谐做着贡献,嘻嘻,标准犬儒。但是呢,虽是返乡团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又回来了,但毕竟比那喧嚣一时的什么秀什么星来得高明些,不至反胃;是否真个博大精深姑且存疑,毕竟是老祖宗传下它来绝非数日之功即可弄明白,大是有个嚼头,——京剧火了。
    4,天津有个小刘源,四岁唱红大雪飘,惹得京剧名家爱得掉眼泪儿。江西的小陶阳七岁在天津唱红,京剧名家们怎么想?——我猜想:他们一方面是喜爱,另一方面呢,是刺痛,那证据就是无人敢在小陶阳后面唱!——对前者,是爱。对后者,是怕。好可爱,爱煞人!7岁幼童,唱出的音色是那么的苍老,吐出的字眼是那么的爆脆清,无论一字眼一音符是那末的清晰肯定毫无含糊,唱腔板槽磕得那末的严丝合缝,举手投足身段眼神是那末的叫人心头颤动叫人忍泪难禁。小陶阳的出现,撞了整个文艺圈的腰!——这就是天才。
    5,关于小陶阳的读书。原则上说这是个没有疑问的问题,但有必要弄弄清楚的是关于读书之概念界定的问题。这里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小陶阳是个演唱京剧的天才,他为京剧而降临世间。我们强调读书上学、重视系统教育也必须着眼于为小陶阳这个京剧天才苗苗提供养料沃土为基点,而不可偏移游离。换言之,大量的书本课程会使这棵佳苗遭到扼杀,特殊苗子必须以特殊手段培育之。在百度知道上接触不少大学生,三四年下来竟说是什么也没学到——对此虽不能一棍打翻一船人,却也多少反映了当今应试教育的弊端,恰似一地儿一锹挖一百锹,一棵树也没种成。博则博矣,却是样样稀松。中国得不到诺贝尔怕是也有这方面的因素。什么是专家?专家是在很少的事情上知道很多的人,万万不是在很多的事情上知道很少的人。特别是在知识爆炸的今天,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不是广博,而是精深。当然,众所周知:知识是网而不是线,但同时也不要忽略:天才不可能是全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大桥下面
后一篇:余虹死后所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大桥下面
    后一篇 >余虹死后所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