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位思维看老子4

(2007-09-17 22:33:46)
标签:

知识/探索

古典

思想

研究

心得

哲学

分类: 老子研究
 

原位思维看老子4(原创)

 

——《老子》又名《道德经》的原位解说与原文通译

 

张增礼

 

                第二十一章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

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原位解说]

老子在特异思维中,对道的感觉和把握。对他来说,这是真实、实在的,这个世界的最原本实存,就是这样子的。万物的原始状态,在这里都得以认识。道是物质,是物质运动的规律,是整个宇宙的一切。在演化到人类社会这一层面时,道的某些具体的表现,就是德。合乎道的就是有德,不合乎道的就是缺德。要合乎道,就要修德立功,就要积德行善。修德积德是为了悟道得道,真得道了,就不需要德了。

再伟大的“德”的具体形象,也只是在道的统摄与涵盖之下的显现。

凡人修炼之初,必要恍恍惚惚,而后人欲净尽,天理常存。凡息自停,真息乃见。因为人心太明,知觉易生。必要恍恍惚惚,知觉不起,即元性元命,打成一片。这个恍恍惚惚,是修士的要诀。学人当静定之时,忽然偶生知觉,此时神气凝聚丹田,浑然粹然,自亦不知其所之,此性命返还于无极之天。虽然外有是理,而丹田中必有融和气机,方为实据。由此一点融和,采之归炉,封固温养,自然发为真阳一气(清黄元吉语)。

 

[原文通译]

    有大德的人无所不容,能受垢浊,能处谦卑;不随从世俗,只遵守服从大自然的规律。大自然规律对于万物来说,只能恍恍惚惚感觉的到,却没有固定的形貌能让人看到。大自然规律虽然是恍惚无形的,但其中却蕴藏着万物法象,昭示着万物的未来,揭示着万物的起因。万物的起源是真实奥妙的,大自然规律的信誉,就蕴涵其中。从古代到现代,大自然规律的名称,始终伴随着我们没有离开,用来禀告万物的美好开始。我为什么知道万物的美好开始状态呢?就是这个原因。

------------------------------

                第二十二章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原位解说]

    圣人应该象太史那样,抱执式盘,观察、测算东西、朝夕、休咎,知其吉福,守其凶祸,然后才能成为天下万人之“式盘”或“法式”。抱一而得道者,能将天时吉凶公布于天下,以供取法。并且从而让自己成为天下的模范。

 

[原文通译]

    树木能够弯曲,才能保全身体不被折断;木材弯曲了,矫枉必须过正,木材才能变直;低洼的地方,才能储存下水;破旧鄙陋,才需要更新换代;可选择的东西少,容易挑选到满意的东西;可选择的东西多,内心惑乱,眼睛生疑,反而挑选不到满意的东西。鉴于此,大智慧的人,仅仅抱着一个大自然规律,来作为治理天下的法式。不固执自己的见解,所以明达;不自以为是,所以彰显;不自己占有美好的东西,所以有功;不狂妄自大,所以长久。正因为不参与争夺,所以天下没有能和他争夺的。古代所谓曲从则全身等等道理,并不是虚伪的假话啊!能真诚地全部照着去做,就会满载而归。

------------------------------

                第二十三章

 

希言自然。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

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

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者,同于德;失者,同于失。

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同于德者,德亦乐得之;同于失者,失亦乐得之。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原位解说]

天地自然的现象,是宇宙之道的直接体现,所以取法自然所昭示的规则典型,也就是效法宇宙之道。老子把飘风骤雨这种自然现象,当作类比的出发点。从飘风骤雨不能持久,去推论人治方面的道理:人为暴政是失道行为,不可长久,只有同于希言自然之道,无为而治,才是合乎理想的治理之术。

秦始皇和楚项羽,就都以飘风骤雨的武功震撼一世,而他们所造成的势力,都不终朝日。

阴阳造化之道的妙用,不牵强,不造作。在寂静恬淡之中,自然而然,因时顺理。狂风刮不了一早晨,暴雨下不了一整天。天地的运化若正常,而不失调,则阴阳平和,晴雨适当;若阴阳失调,大旱大涝必作,定有暴风骤雨之异常。然而大风、暴雨二者,都不能长久。引伸人若轻举妄动,私欲过甚,悖戾多端,胡作非为,不可能长久。

 

[原文通译]

    最希望说的话是自然。暴风不可能整天刮个不停,骤雨不可能整天下个不住。谁能干这样的事?天和地。天地都不能让暴风骤雨长久不停,还谈什么人欲能够长久吗?所以跟随着掌握自然规律的人,掌握自然规律的人与自然规律相通,掌握伦理道德的人与伦理道德相通,反自然的人与反自然相通。与掌握自然规律的人相通,自然规律也乐意得到他;与掌握伦理道德到人相通,伦理道德也乐意得到他;与反自然的人相通,反自然也乐意得到他。国王的信誉不足了,老百姓的不信任就多了。

------------------------------

                第二十四章

 

跂者不立;跨者不行;

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功;自矜者不长。

  其在道也,曰馀食赘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原位解说]

    踮起脚根是站不牢的,跨步前进是走不远的。轻躁的举动都是反自然的行径,短暂而不能持久。人贵有自知之明,没有自知之明者,必然会自高自大,坐井观天,画地为牢,自取灭亡!

 

[原文通译]

    一只脚不能长久站立,两腿跨开不能走路,自己夸自己的人不明智,自以为是的人不彰显,独霸独占的人没有功劳,自高自大的人不长久。这些对于自然规律来说,可以叫做浪费粮食,贪婪行为,万物都讨厌他,所以掌握自然规律的人,不干这样的事。

------------------------------

                第二十五章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

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原位解说]

老子在特异思维中,对宇宙演化和万物的最原本的实存的感觉。人类社会的一切存在,一切规律,不过是道演化的某一个层面。人类社会的一切细枝末节,都是道的体现。在高级思维状态之中,物质与物质的运动,此与彼,生与灭,都是没有差别的。所谓物质与精神(意识)的差别,就更不存在了。人类社会的发展,把混沌的一体分解成无数方面,看起来是进化了,其实每一次的所谓进化,都意味着又一次的退化(恩格斯语)。因为离道越来越远了,所以最后必然会返回。人类又会重新去把握道。

老子把道认同为混沌。它不仅通过循环回归运动达到永恒,而且创造了一切。因此它是真正的伟大母亲。它无形无声,寂寥孤独地在天地不分、阴阳未叛的茫茫宇宙之中飞速地旋转,“天空”和“土地”都是它的儿子,都由它派生。人间的事情依据着大地的法则,大地上的一切依据着天空的法则,天空的变化依据着作为本源的总法则;总法则依据什么呢?它本身就是“依据”,所以无所谓“依据”不“依据”,硬要说“依据”的话,那么它就是“依据”着自身那种自然而然的状态。

这是一种在天地产生以前,发生于混沌之中的东西。啊,它静寂空虚!它独立存在而不变化。它到处都不停地循环运行。可以认为,它是天地之母。道法自然,就是道的运行不断地返回自身,终而复始,终点与起点相互交错,所以又被称作“圆道”,或“圜道”。沌朴浑然的道,在天地形成以前就存在。

 

[原文通译]

有一种物质没有形状,混沌结合而成,在天地形成之前就有了。没有声音,没有形状,独行自立,而不与其它物体同流合污;通行天地,无所不入,而不危殆消亡;可以尽天下母亲的职责。我不知道该怎样称呼她,就用“道”这个字来形容她,勉强用“大”来命名她。“大”并不足以描述她,又选择了无常处所的“逝”;“逝”也不足以描述她,又选择了无所不通的“远”;“远”也不足以描述她,又选择了循环往复的“反”。所以无所不容的道为大,无所不盖的天为大,无所不载的地为大,无所不制的国王也为大。没有称呼的这个范围中,有此四大;而国王也是其中的一个。人效法地的安静柔和,地效法天的施不求报,天效法道的清净不言,如此道就完成了一个自然循环。

------------------------------

                第二十六章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

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

  轻则失根,躁则失君。

 

[原位解说]

老子用自然现象的抽象特征“轻与重”为类比起点,推论出国君应不轻易离开有严密保护,并便于卧息的辎重之车,处事必须稳重,燕处超然的行为准则。

行为狂妄是谓轻躁,姿情纵欲是谓飘浮。轻以重为根本,躁以静为主宰。厚重是轻率的根本,静定是躁动的主宰。轻率就失去了根本,躁动就失去了主体。

流行成语***燕处超然***

 

[原文通译]

    草木的根重随土长存,花轻随风飘零;心灵的清静,可以控制躁动的身体。鉴于此大智慧的人,终日行道,不离重根静心。虽然遇上豪华的宫殿,但是超然远避,不去居住。可是一些大国的国王,却在天下人面前,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轻率躁动?轻率的结果,会失去辅佐自己的根基;躁动的结果,会失去自己的统治地位。

------------------------------

                第二十七章

 

善行无辙迹,善言无瑕谪,善计不用筹策,

善闭无关楗而不可开,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

  是以圣人常善救人,故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是谓袭明。

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

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智大迷,是谓要妙。

 

[原位解说]

    道以自然无为为要,神用元神,内气自流,河车自转,不拘不泥,无迹无象,故曰善行。道重心传口授,无言胜似有言,故曰善言。内修之道,以息心养神,存气固精为要,使其后天返先天而成真,并非强闭三关,勉行戒律,故曰善闭。内修以神炼气,以性主命,以无为为用,以归真为本,三宝自然合和,并非人为,故曰善结。

 

[原文通译]

    最好的行为,是不留痕迹;最好的话语,挑不出毛病;最好的计划,不用费尽心思;最好的闭关守精的人,是没有关键的,所以没有办法打开;最好的结合交心的人,是不用捆绑画押的,所以没有办法分离解开。鉴于此大智慧的人,施行最好的救人办法,所以没有弃置不理的人;施行最好的救物办法,所以没有弃置的东西;可称之为大道光明。所以最高层次的人,是低层次的人的老师;低层次的人,是最高层次的人的鉴戒资源。不尊重这种老师,不珍惜这种资源,虽然表面看起来聪明,其实是执迷不悟,能通此意,方可称为懂得微妙要道。

------------------------------

                第二十八章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

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于无极。

  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

  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智不割。

 

[原位解说]

老子在特异思维中,揭示了高功夫的修炼诀窍。个体的生命,要复归到婴儿般鲜活;宇宙的演化,要复归到诞生时的清新;人类的社会,要复归到形成时的质朴。在特异功能状态下,人就可以从自己开始,一步步地向复归之处追溯。先追溯到自己的婴儿状态,再追溯到人类的婴儿状态,最后追溯到宇宙的婴儿状态。在这一境界中,一切都圆融了,一切都无分别了,生死、此彼、有无的分别,都不存在了,都没有了。就可以虚心地吸收宇宙四方的能量了。

虽知有雄吉,仍要守雌凶,甘心处于凶厌,而又能测知吉祥。不避险难,而能得免于难。虽知有白吉,仍要保守、蕴藏屈处于黑凶,亦既不隐祸、不讳凶、不推害,掌握祸兮福所伏的秘诀。为了使是非吉凶的判断准确无误,甘心当太史用的式盘,才可以不发生差错。

深知雄强,安于雌柔。圣人深知明亮,却安守于暗昧,此之为天下的范式,这样永恒长存的德,就不会有差矢,最后返归于虚静无穷的根本。真朴的道分散成万物。

 

[原文通译]

    既然知道自己雄性的强梁,应当复守别人雌性的柔和,如此则天下皆流而归之,就象水流入深溪一样。能够谦下如深溪,道德常在不离开自己,返朴归真到婴儿时节,自然而不与人争。既然知道自己昭昭明白,应当复守别人默默暗昧,大智若愚,如此则为天下效法的模式。能够成为天下的模式,道德常在没有差错,重新回到长生久寿的无穷极地。既然知道自己尊荣显贵,应当复守别人卑微低贱,如此则天下皆闻而归之,就象空谷能容万物一样。能够包容万物如空谷,道德常在并且充足,重新回归到质朴无华。朴素的本质弥散了,就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器具;大智慧的人随材任用,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有才能的人身居要职,所以大道制御天下,不用宰割伤害的办法。

------------------------------

                第二十九章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为也。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故物或行或随;或嘘或吹;或强或羸;或载或隳。

  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原位解说]

    天下盛衰有其自然的规律。谁想取天下而有所作为,如果仅凭个人的主观愿望,而不遵循客观规律,是肯定不能达到目的的。天下这种神器,是不可作为的,不可为之的,不可按任何人的意愿行动的。谁想把持它,掌握它,而不是顺依它,谁必失去它!世界原本就是这样:有前行者,有跟随者;有轻嘘者,有急吹者;有强者,有弱者;有平安者有毁灭者。这都是正常的。所以圣人要做的就是:把太甚的、过分的、极端的、奢侈的、多余的东西全去掉。不合乎道的东西去掉了,就得道了。

 

[原文通译]

    想把天下统一起来,并且用一种模式去管理,我认为这种办法行不通。天下就象神圣的器物,不可用武力去征服。征服者必然会失败,执迷者必然会失策。所以物质的规律是:有在前面开路的,就有在后面跟随的;有吹进来的,就有吹出去的;有强壮的,就有羸弱的;有平安过河的,就有落水淹死的。鉴于此,大智慧的人,除掉过度的行为,除掉奢侈的装饰,除掉太平的惰性。

------------------------------

                  第三十章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

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善者果而已,不敢以取强。

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强。

  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

 

[原位解说]

老子的军事思想:大兵过后,总是田园荒芜,十室九空。因此他是反对战争的,但他又不是绝对地反对,或取消“治兵”、“用兵”的“和平主义者”,他只是强调用兵达到一定的战略目的就行了(例如遏制了敌人的侵掠,瓦解了他们的奔袭)。

事物壮大了,超过了极限,就要趋向于枯老,失去了自然柔和之道,最终走向灭亡。

流行成语***物壮则老***

 

[原文通译]

    老子的军事思想:凭着自然规律辅佐国王的人,不凭武力称霸天下。发动战争,要保证军队凯旋而还。兴兵打仗的地方,良田荒芜长出了荆棘;大军征战之后,必定会有凶年来临。最好的军事家,应当果断而不失时宜,不凭着果敢与强敌硬拚。果敢而不狂妄自大;果敢而不居功贪婪;果敢而不骄傲欺人,果敢而不迫于不得已,果敢而不恃强侵略。草木壮极则枯落,人壮极则衰老,这就是不遵循自然规律,不遵循自然规律的结果:夭亡早死而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