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2007-11-05 01:02:39)
标签:

文学/原创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墙壁上红叶来写诗画画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被秋霜着色的北国菩提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柘寺的这条石鱼担着消灾的重任,香客的身体哪里不舒服就摸它相应的部位,我腰痛,我不知何处算鱼腰,所以把它全身上下摸了个遍

深山古刹潭柘寺  秋霜染红菩提叶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说北京的秋色好象非谈香山红叶不可,有人提前去了,拍回些青黄不接的尴尬,于是也就懒得去了。何况那里游人众多,野外看景色,人多了会影响心情。我锁定到位于北京西郊门头沟区东南部的潭柘寺欣赏北京的秋色。来京前我的一个朋友力推了它,而一个来过鲁院读书的朋友说他们班的三男三女相约去了潭柘寺玩,因为路途远来回不方便,便决定在那住一夜,但因为床位不够了,只好把剩下的几张床位买下,男女混住。一个老实的女生傻里巴叽怕人家不开票,便说:给我们开票吧,我们不会乱来的,真的不会乱来的。“不会乱来”成为一个笑话在鲁院那个班流传。而我对潭柘寺的印象是很多年前一首叫“故乡是北京”的歌里唱过它:走遍了南北西东/也到过了许多古城/静静的想一想/我还是最爱我的北京/不说那,天坛的明月,北海的风/芦沟桥的狮子,潭柘寺的松/唱不够那红墙碧瓦的太和殿/道不尽那十里长街卧彩虹/只看那紫藤古槐四合院/便觉的甜丝丝,脆生生,京腔京韵自多情……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在南国菩提绿与北国菩提红之间我悟生生不已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这是树叶对枝的情意,是蓝天对两抹金黄的恋恋不舍

    我在北京城的地图上查找潭柘寺,找了几遍硬是没找到,只好还是去找班主任打探。也很喜欢看风景的秦晴老师说:哟,你还知道这么个地方,那可好了,秋色最美!你约上几个同学去最好,在鲁院门口坐608路公车到大望路下,乘地铁到西边石景山区的苹果园终点站下车,换乘931路公车便直达潭柘寺。这话说得没拐几个弯,可我和诗人李小洛同学此一去,来回七个小时,倒有近五个小时在路上坐车,在潭柘寺只是匆匆地呆了个两小时。地铁乘坐时间就花去了四十分钟,待等得一个座位,小洛跟我闲扯,说往届鲁院有一对谈恋爱的同学在大冷的冬天买了足够的干粮和水,然后两个人就相依相偎地在地铁里坐了无数个来回,恋爱谈了,暖也相互取了。听小洛那般讲,我啊啊地惊叫着,竟有点痴起来,我的天,要是我也有那么一段浪漫可供回忆该是心满意足。

    北京电视台这两天爱说点探访秋色的消息,说京城里共有四株千年古银杏,一株在大觉寺,一株在某所小学,另两株就在潭柘寺了。潭柘寺最大的一株银杏树俗称帝王树,说自古以来,每有一帝去世便有一枝杈断落,而每有一新帝降临人世或登基,必生发出一新枝。这传说倒说得新奇,我却以生物学的意义考察之,死死生生,生生不已,正是一株有生命力的树的正常现象,非得要与改朝换代挂起钩来倒是旅游业炒作的一个好概念。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金黄色的银杏“帝王树”            张牙舞爪的树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有鸟巢的树                      白皮松

树的肢体语言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因为去的时间非节假日,潭柘寺的秋色满满荡荡地只属于我拥有似的,让我觉得那么大老远的折腾倒也值了。潭柘寺的选址是中国传统风水学理论的又一个明明白白的实例,马蹄形的山坳处隐藏着这深山古刹,它四周围的山峦秋色宜人,不去香山看红叶真的不会遗憾了。令人惋惜的是人单力薄,不能深入到那层林尽染的林子里去走走。另一个遗憾是潭柘寺这样的妙香佛国,禅悟佳地竟然没有一个好的幽雅的品茗角落,可供我心静静地泡上一壶普洱,参茶禅一味的妙境……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妙香佛国莲界慈航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七彩的塔香像风铃般悬挂着,香气袅袅;开怀的佛迎向芸芸众生,阿弥陀佛!

    也有让我惊异的,在潭柘寺里除了歌里唱过的各种奇松和那两株千年古银杏外,我心花怒放地邂逅了几株不同凡响的菩提树,以我个人的经验,我认为菩提树只在南亚、东南亚那样湿润的地方才生长得好,没想到在数千里之外的北方,它们生长得如此漂亮。菩提树是佛家圣树,原产印度,在印度、斯里兰卡、缅甸等国以及我国的云南、广东等地的寺庙中,普遍栽植菩提树。菩提在《梵书》中称为“觉树”,被虔诚的佛教徒视为圣树,万分敬仰。传说,佛祖释迦牟尼是在菩提树下修成正果(佛)的。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疑似秋菊来进香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微风疏竹处该有一茶桌,三五知己在此品茗说笑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咪咪,我羡慕你的慵懒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我的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禅也许在这里

    著名云南籍作家张昆华老先生曾送我一株小小菩提树,那株树来源于缅甸仰光大金寺外最大的一棵菩提树,张老先生出访缅甸时捡拾了那株树下的几颗菩提子,带回昆明后植于院子里,后来他又在其植活长大的母树上嫁接活了好几株小菩提树苗。在的潭柘寺看见这经秋霜染红染黄的菩提树我真是很激动,连声惊叹时,李小洛说我一惊一乍的,我问她知否这树,她摇头,我告诉她是菩提,她睁大了眼睛。在我看来秋霜染色的菩提景致在佛教盛行的南亚、东南亚是不可能见到的,因为那里就没有霜降这样的气候,常年湿润暖热。我拿着相机为它们留影无数。菩提树的叶形很特别,总体心形,最特别之处是它的滴水叶尖线细而长,在多雨湿润的南亚,每一片菩提树的叶子都被雨水洗得油亮油亮的,不染灰尘,干净纯洁。菩提树在植物分类学上属桑科常绿乔木,树冠丰满,枝叶扶疏,浓荫覆地。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唐朝初年,禅宗祖师六祖慧能写了这么一首关于菩提树的诗,流传甚广,所以后世许多人都认为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菩提树。其实,是人们误解了慧能的本意,菩提树不仅存在,慧能所写的“菩提本无树”这一诗句本身禅意无限,哪里能生硬理解?

   “菩提”一词为梵文意思的觉悟、智慧,用以指人豁然彻悟,顿觉真理,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等。在英语里,“菩提树”写作Large-Tree,有宽宏大量,大慈大悲,明辨善恶,觉悟真理之意。而在植物分类学中,菩提树的拉丁学名为Ficus religosa,有神圣宗教之意。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等车时买了这个大妈的柿子,她教我用嘴咬开一个小口,然后吸,不会把脸弄花了.啊,好甜,小洛给我照了一张吃柿子时笑得如烂柿子的脸,我不想贴在这碜人.我很想买一篮她的柿子回城给同学们吃,可是等我拎着一篮柿子回到城里,还不把它盘得稀烂?哎!咋个北京大妈的打扮与我出生地滇东北山区的大妈一模一样呢?滇东北是高寒山区,那里的柿子没这里的大,但一样的甜啊.....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深山藏古刹,这可是传统的风水宝地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自潭柘寺看出去的远山,它像是在喊我,可没人陪我进去走走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去潭柘寺的路上过首钢的厂区,那两座巨塔里冒出的白烟子可不是白云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普洱茶文化可是深入到这深山老刹里来了

鲁院生活12——深山古刹潭柘寺,秋霜染红菩提树

    在潭柘寺我想拥有一片霜染过的菩提树叶,可是竟然不见树下有落叶。图谋摘一片那是断断不能的,因为那是神圣的树,我去小乘佛教盛行的西双版纳采访过,傣家人什么树都可以砍伐,但菩提树却是千万千万不能砍伐的,即使是菩提树的枯枝落叶也不能当柴烧,砍伐菩提树就是对佛的不敬,就是罪过。

    我留纪念的潭柘寺门票背面有关于潭柘寺的几个简介文字:始建于西晋,至今已有近1700年的历史,是北京地区最早修建的一座佛教寺庙,在北京民间有“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的谚语。寺后有龙潭,山上有柘树,故而民间一直称其“潭柘寺”,享有“京都第一寺”的美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