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话竹林里的茶者
白话竹林里的茶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450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周瑟瑟的“无聊文学”

(2007-01-05 09:29:56)
分类: 社会评论

◆朱鹰

 

 

2006年,我与周瑟瑟建立了一种共识,一起推动一个叫“卡丘主义”的文学运动,我还热血沸腾地搞了一个2号宣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周瑟瑟当初提出“卡丘主义”的目的可能与文学(大家公认的那种)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仅仅是一种在“有趣”与“无聊”之间的一种游移的文字状态。昨天,我终于看完了周瑟瑟的长篇新作《原汁原味》,我有一种很无聊的感觉,突然,我产生了一种意念:这就是一种“无聊的文学”啊,对了,这就是周瑟瑟的风格,一种无聊的文学。当然,这种文学很可能是有价值的,因为它反映了当今生活的本质——我们都很无知、很无望,但我们更无聊。尽管从这个无聊的背静看上去,好象是一派歌舞升平、太平盛世的样子。

《原汁原味》小说中的几个主要角色,个个都像幽魂一样,很有一点“活着的死人”的意思。似乎这些主角都觉得生活“不过如此了”,不如找些刺激来得划算,他们最大的诉求点就是:性的刺激。虽然这些性的刺激并没有什么新颖之处,但却颇有“平凡中见真工夫”的意思。男主角的性“突破”了所有过去有过的性禁忌,只要是异性就可以兴奋和乱来。女主角(男主角的妻子)红杏出墙,找来一个老外做爱,而且被丈夫当场抓获,她就找出了一连串理由。可能这个老外是作者的一个卖点吧,在这个商业至上的社会,深处中关村资本运作人——周瑟瑟应该是非常明白这个道理的。不过,中关村的老外比较多,这个也是尊重现实的表现。

书中的男女双方有一个相当精彩的对白,女主角丁香玉好像是说:凭什么你们男人可以“乱搞”,你们连妓女都不放过,而我们女人却连与自己“有感觉的男人”上床都不行呢?但结局是丁香玉后来自杀了,可能是觉得自己编的理由不够充分。丁香玉死后,胡春也非常难受,真有些——百日夫妻似海深的意思。这个故事看上去很现代,其实很保守和很封建,宣扬的是男人至上和女人卑微观念。这基本就是小说的核心故事了。我觉得周瑟瑟是不是希望反映这样一个观点,即使在中关村封建意识也是非常的“浓烈的”,或者说这个村庄充满了信息社会和封建社会的混合气味。

我为什么认为这个小说无聊呢?主要有两点。第一,通篇的故事中,人物基本是定了型的,男角比较虚伪、追名逐利,性欲高涨。给人的感觉是他们的工作,赚钱和融资其目的就是女人,所以他们周围的女人都是很危险的。他们的思想好象已经麻木了,除了在做爱的时候还有点灵气。胡春虽然爱着自己的同学兼妻子丁香玉,那也完全是一种应付,爱情已经游移到了他的潜意识中,外表都是非爱情的一切。他真正感到兴奋的是中关村的资本和性。作者的意思好像是说他就是中关村男人的代表。女人呢,在作者眼里不过是男人的附庸,虽然可以反抗,最终还是因为承受不了社会的压力和自己内在牌坊的压迫,走上了自杀的道路。这样的故事,倒是比较好看,可以作为通俗小说来阅读,拿给当代的那些不使用大脑的金牌导演们搞个大片或者贺个岁还是可以的。不过,那同样是一种无聊。

《原汁原味》的那些内容,我们每个人都了解,每个人都会觉得故事没有多少新意。可能是周瑟瑟这个无聊的人,他把故事用无聊的方式表达了,就是唯一的新意吧。

第二个无聊点,书中的人物的对话、内心活动缺乏一种内在的联系,比较散乱。作者好想故意要把他们做成这种无聊的结构。也许这个就是周瑟瑟提倡的卡丘主义小说吧,卡丘主义本来希望用“有趣去消解无聊”,结果看上去更加无聊了,这也算是周瑟瑟的一种还原吧。

这个小说被许多评论家认为是很好的小说,体现了什么什么?!比如诗人海啸认为周的小说体现了男人私秘性、突破了情色的底线、暴露了中关村的潜规则,揭示了病态人格等等,我对海啸的评论觉得很不以为然。男人的私小说本身就是无聊的种,“私”本来就是女人做的事情,比如私房钱什么的,而现在男人也开始使用这个东西了——无聊。“情色的突破”更是谈不上,我甚至觉得周瑟瑟的性描写倾向于保守,更不是“情色文学”的范围(尽管这个派别在中国也属于空白,那些粗俗的色情文学不属于这类),优秀的情色文学哪里有啊,周瑟瑟只差没有说中国男人应该重新纳妾了,书中明显表达了男人可以在外面合理的找女人的意思,而女人应该三从四德。

我倒是觉得中国如果要开始文艺复兴运动,至少需要100位一流的情色小说家,1000位经济独立的爱情小说家和10000人格独立的浪漫小说家——才有可能松动板结的思想土壤。而前面提到,此书的封建意识很浓烈,女人有强烈的附庸色彩。说到中关村的潜规则,只能由中关村的人去认证,书中的确没有体现中关村的“精英性质”,反而觉得中国的硅谷不过如此,每个人都像行尸走肉。书中反映的病态人格反倒是真的,都是那种“只在此山中的旁观者”的意思,这可能与作者本身的病态人格有关系,根据我对周瑟瑟的了解,他也是有一些病态的,他也知道我曾经做过心理治疗,应该能够理解我为什么这么说。所以说,这个小说就是如此——无聊!

我认为,《原汁原味》并不是所谓的男人私小说,也不是玩文字游戏的现代新小说,倒有些像蒙上了一层面纱古典艳情小说的变种,它是当代商业背景中无聊小说。从这个意义上讲“卡丘主义”——所谓没有意义的主义,其实还可以增加些新的内容,就是用“无聊”反过来去消解“有趣”,这样同样成立。真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就是空,空就是色。”

联想到2006年,周瑟瑟与一些著名女人的无聊的事情(无论是真是假都很无聊),是否卡丘主义可以改名为——无聊主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北京的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北京的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