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现代家庭编辑部
现代家庭编辑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6,694
  • 关注人气:3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新婚 订契约 不说爱 神秘丈夫神秘到底还神秘

(2014-01-08 10:14:32)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美文分享
    李眉到上海的那天,正值冷锋过境,春花还没有开得绚烂。走出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大门,李眉的脚步沉甸甸的。这场跟公婆争遗产的官司,李眉精疲力尽,却是一无所得⋯⋯12年的苦苦守候,她终于嫁给了一个人人羡慕的高富帅。可婚后李眉没有享受过正常夫妻的男欢女爱,拥有的只是一段扑朔迷离的婚姻⋯⋯

别新婚 订契约 不说爱
神秘丈夫神秘到底还神秘
 BY/陈轶君

别新婚 <wbr>订契约 <wbr>不说爱 <wbr>神秘丈夫神秘到底还神秘


   12年爱情长跑谁知婚前要签财产约定
    故事的主人公李眉和王富都是湖北武汉人,在中学期间两人就同校,王富比李眉高一年级。校园中的那段青春岁月,是留给李眉唯一的一段关于王富的美好回忆。那时候,他们两家住得很近,常常在同一个车站上等车上学或者回家。两人从没刻意约定过,也许是因为上学时间都比较相近吧,他们经常能在车站碰面。在李眉的印象里,那时的王富很阳光,又高又帅,而自己只是一个在角落里偷窥他的灰姑娘。 
    从家到学校的那两站路,李眉和王富一同乘坐了上千次公车,却一直都没有说话。直到1990年,王富高考失败,选择复读,成了李眉的同班同学。近距离的接触,让两人走进了彼此的心里。王富20岁生日那天,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些微妙的变化。那天,王富找李眉借录音机,然后晚上送李眉回家。在楼底下,王富深情地对李眉说,“希望以后每年生日,你都在我身边。”这句话让李眉怦然心动,那一刻的她情窦初开,完全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想也没多想,李眉就羞怯地点了点头。或许,也就是因为这句话,李眉等了王富很多年。
    在刚开始追求李眉的那段日子里,王富没有鲜花攻势,也没有糖衣炮弹,只是君子以礼,淡淡关怀,或许是润物细无声,李眉心中一直是甜蜜蜜的。两年后,王富大学毕业,先后在湖北一家媒体广告部、台资食品公司和一家电子进出口公司工作过。
    2000年12月,王富跳槽到上海的一家外企。临行前,他正式向李眉求婚:“我们先把结婚证领了。你等我两年,等我挣了一个亿,我就来接你去上海一起生活。”一个亿,这个数字别说是在十几年前,哪怕现在也是个天文数字。李眉自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她以为这只是一句男人表达雄心壮志的豪语,说说而已。在某些方面,李眉的想法一直比较传统,认为夫妻结婚就该生活在一起,所以李眉当时拒绝了他的求婚,希望等到能住一起时再领证。
王富并没有随便说说,他一直在上海努力打拼。三年后,王富和其合伙人小顾各出50万元,在上海注册了一家纺织品公司。这家公司在两年后更名,王富拥有公司80%股份,并成为法人代表。 
    也就在公司成立的这一年,王富又回到武汉正式向李眉提亲。这一次李眉没有拒绝,整整12年的爱情长跑,眼看就要修成正果,李眉沉浸在即将为人妻的喜悦中。可就在两个人准备领结婚证的前一天,王富突然提出了一个令李眉瞠目结舌的要求⋯⋯
    那天,王富打电话给李眉,要跟她签一份婚前财产约定,把婚前婚后财产归各自所有。一份感情等待了这么多年,马上要结婚了,男方其他没什么安排,却想着留好后路,把财产分清楚。思想传统的李眉不由分说,一口拒绝了。“还没结婚就想到了离婚啊。”李眉有些不乐意了,她立即反诘王富的做法太伤感情,并拒绝签所谓的协议,也不愿再当王太太,“还是等我们考虑清楚再领证吧。”
    一听未婚妻以不结婚为要挟,王富有些急了,忙赔起了笑脸说:“老婆,我怎么敢还没结婚就想要离婚哪?这不都是为了应付我爸妈,他们一直反对我们结婚,常说你嫁给我,是图我的钱。签这个协议给他们看,就是为了证明,我们是真爱,你不是贪慕虚荣的人。等你签好,我给他们看过后,就马上把它撕掉。” 
    李眉起初是有些不能理解,可在王富一遍一遍地打电话央求下,想想觉得男友的理由似乎也勉强可以接受。毕竟恋爱了那么多年,李眉自己也快30了,也想快点把婚给结了,给自己和父母有个交代。第二天,李眉还是万般不情愿地,在婚前财产约定书上签了字。
    王富当天是兴高采烈,拿着约定书就跑去找父母。事后他也没有食言,第二天果然当着李眉的面撕掉了约定书。如果说之前李眉还有什么疑虑,到这里看着约定书化成一张张纸片,她彻底放心了。眼前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能跟她快点在一起。

    婚后三天丈夫就提离婚
     2004年,这对情侣终于在武汉办理了结婚登记。有情人终成眷属本该是最幸福的时刻,可李眉却没想到,从登记结婚的那一天开始,她的生活也变得像谜一样。这天晚上,是两人新婚的第一天,李眉脑中勾勒着夜静人稀,销锦帐里,春意融融,龙翻凤舞的曼妙场景。没想到,丈夫却抱歉地对她说:“我上海那边工作忙,临时要赶过去开个紧急会议,委屈你了。”
    虽然万般不愿,但李眉还天真地相信老公的确公务缠身。这之后,王富更离谱了,回到上海的第三天,他就在网上跟李眉挑明,他想离婚。 
    这样的事情,让人既难以置信更无法接受。李眉当然拒绝了,她无法忍受丈夫如此给她的婚姻判了死刑。丈夫婚后180度的转变,让李眉毫无心理准备,她也不明白丈夫为什么这样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唯一能做的就是铁了心不离婚。看到妻子对于此事反应如此激烈。王富终于不再开口提离婚的事儿,但对李眉却更加冷若冰霜。 
    由于与丈夫一直分隔两地,结婚后,李眉一直住在娘家。而王富也根本没把这个妻子放在心里。回武汉,都不跟李眉说,宁可住酒店也不回家看老婆。每次直到离开时,才打个电话给李眉,算是还承认这个老婆。有时李眉打听到丈夫回到武汉,厚着脸皮主动去亲近,结果也是换来王富的百般推脱,“我的时间真的很紧张,只能给你留一个小时,我们见一次面。”
     看着自己离丈夫越来越远,李眉有些急了,她不愿再做个挂名太太,必须挽回丈夫的心。李眉想到的第一件能做的事,就是去上海看看丈夫的真实生活。
    来到上海,李眉发现,丈夫已经买了一套很大的房子,跟一起开公司的两个同性合伙人住一起。三人天天同一屋檐下。白天,王富带着李眉出去逛街,也要把那两个合伙人带上。到了晚上,王富居然让李眉住酒店,却特地叮嘱两个合伙人回家住。
    人家两地分居小别胜新婚,李眉怎么也无法理解老公的神秘和冷漠,觉得这个男人不仅不喜欢自己,甚至不愿和自己有一点身体触碰。不过碍于丈夫的面子,她并没有把这些疑惑和不解表达出来。只是一直缠着王富说,“老公,我不想干了,我想把武汉的工作辞了。来上海,我们两人一起生活。”王富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冷冷地抛下一句话:“不行,没有任何理由,就是不可以。”丈夫如此绝情,李眉感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李眉带着破碎的心回到了武汉。分手吗,毕竟付出了多年的情感,可又想不明白自己是哪儿做错了,丈夫要这么对自己。李眉隐隐约约觉得,丈夫需要的只是一个婚姻,一个名分,他并不需要实质性的婚姻。丈夫曾反复说过她跟他住在一起,她会欺负他。李眉不解丈夫的担心从何而来,但是丈夫就是认为她会欺负他。不过这次上海之行,却让李眉确认了一件事——除了她,丈夫并没有什么来往密切的女性,可种种的异常怎么解释?丈夫到底是怎么了?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了?李眉忍不住把这些疑惑向一位好朋友倾诉。好朋友的无心之言,让她觉得似乎拨开了些迷雾。
    那天朋友随口提起,“上次报纸上登了个报道,说有极少数人,他们并不需要婚姻,拿结婚证只是为了走一个形式,然后找各种理由离婚,再也不结婚……”李眉当头一棒,虽然当时她嘴上极力为王富澄清,“我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即使没有夫妻感情,也有同学感情。王富不会那么做。”
    但此时李眉脑海中却浮现出一个个她之前刻意逃避想起的细节,有次王富说不舒服,自己去碰他,他本能地闪躲。但王富的合伙人在触碰他的时候,他的眼神却是非常温柔。还有一次,婚后一年,李眉和王富随公婆一起回天津老家。在那里,是李眉第一次和王富同屋而住,当晚,他却很反常。晚上他就对李眉说,“如果你敢碰我一下,我就大叫,然后明天早上我就飞回上海,我让你在这没办法跟他们交代。”婚后三年里,外人根本无法感受到李眉的苦处,一直住在娘家,别人问她是否结婚了,她只能支支吾吾,知道她结婚的人问,和你老公怎么样?什么时候要孩子啊?李眉只能岔开话题。如今,好朋友的一席话突然点醒了她,丈夫在某些地方可能出现了一点问题,但作为妻子必须与他携手度过。
    李眉越想越觉得这段婚姻不踏实,或许夫妻感情不好是分居的关系吧。几度思量,李眉把心一横,干脆辞了工作,一心要去上海找老公。这一招或许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丈夫可能没法再拒绝。李眉心里盘算着,给王富打去了电话,告诉她自己的决定。没想到,王富一听到妻子的电话,暴跳如雷,一直强调,两人没什么共同点,不能生活在一起,说完扔掉了电话。
    虽然跟丈夫感情不好,但也没见过他如此大光其火,李眉握着电话的手,久久不能放下。十分钟后,一条寒彻心底的短信将她拉回到现实中,“你堵死了你所有的路,不要怪别人了。”

    丈夫突然离世未留分文给妻
    没多久后,王富摊了牌,他要和李眉分手。只是,让李眉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在接下来的离婚诉讼中,她和王富的关系会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分手必然谈到分家,王富到底有多少钱?对于李眉来说,始终是个谜。刚结婚时,李眉并不清楚王富的经济实力,只记得他说过多次买房,闹离婚时,她才四处打听得知,王富在上海有公司。
    直到2006年6月,当她第一次为离婚与王富对簿公堂时,王富在武汉市汉阳区法院法庭上表示,他是一家大型纺织集团的法人代表。 
    李眉上网一查,顿时惊呆了。这家纺织集团广告称资产高达5个亿。如果王富是“一把手”,至少拥有一半股份和资产,那他至少有2.5个亿的身价?李眉一下子懵了。 
    李眉自己估算了一下,丈夫在公司的股份加上在上海、成都购买的四处房产,财产巨大,如果离婚,自己理应分得一半。然而,再次开庭时,王富居然向法院出示了那份有着李眉签名的婚前财产合约书。
    坐在被告席上的李眉又一次傻眼了,她当庭惊叫起来:“当年我们签的婚前财产约定书不是当面撕了吗?这份约定书是哪来的?”说完,她回想起签合约的那一刻,李眉突然隐约觉得,这很可能是个早就安排好的棋局。约定书很可能是伪造的,或是当时就被掉包了,她应该是中了王富的圈套。
    婚后的种种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李眉潸然泪下,悲从中来,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在法庭上歇斯底里地大喊:“王富,你这个骗子,你说话做事要凭良心。”王富却坐在原告席上,不为所动,冷眼看着李眉,一言不发。
虽然李眉拒绝承认那份约定书的真实性,但它却是李眉是否有权分财产的关键。通过笔迹鉴定,法院认定这份婚前财产约定书真实有效,判决两人解除婚姻关系,鉴于男方经济条件较好,酌情判男方支付女方经济帮助费25万元。可是,王富却不同意支付这25万元,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虽然25万元并不能弥补李眉婚姻的不幸,但李眉认了,她只想尽快和王富分道扬镳,以前的恩恩怨怨一笔购销,重新寻找幸福的开始。但老天这时又跟她开了个硕大的玩笑。
    就在李眉等待法院终审判决书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了……王富在海南出车祸死了。据警方事故调查,王富驾驶一辆租赁公司的轿车,突然失控撞上了护栏,导致其当场死亡。两天后,王富在三亚匆匆火化。 
    从朋友那儿得知这个消息,李眉当时就傻了。回到家,李眉大哭了一场。可冷静下来后,她突然觉得有问题,丈夫去世了,怎么没人通知自己呢?她马上给公公婆婆打去电话。结果电话那头,公婆说得头头是道:”婚姻也结束了,我们就没有跟你讲。” 
    接下来,李眉又发现,丈夫名下的两套房产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过户到了婆婆的名下,婆婆已将房屋转卖。 
    公公婆婆自认为处置儿子的遗产完全可以不通知李眉,他们的理由是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判决离婚,而且是终审判决,王富去世后财产自然由他的父母继承和处置。
    如果说李眉之前已经接受了“被离婚”的命运,那么此刻她忽然又“计较”起来了。因为,这份判决并没有生效。虽然法院已经判决两人离婚,但实际上李眉还没有收到判决书,丈夫王富就已经去世了。这意味着判决并没有生效,李眉还是王富的妻子。
    说心里话,李眉如此跟公婆较真的原因并不是完全为了丈夫的遗产,更是为了争一口气,争一个理。李眉心里一直耿耿于怀,在丈夫王富的心里,有家人,有朋友,有合伙人,有其他许许多多的人,就是没有她这个妻子。李眉咽不下这口气。
    2009年1月19日,湖北高院撤消了一审二审判决。根据法律,李眉仍然是王富的妻子,依法可以继承遗产。
李眉与王家之间的恩怨似乎又回到了起点。由于王富的公司和大量财产都在上海,于是,李眉将公婆起诉至上海市徐汇区法院,要求继承王富的遗产。 
    李眉再次与王家人法庭相见,居然是为了一场亿万富翁的遗产案。可让李眉想不到的是,丈夫似有先见之明,仿佛早已知道自己的生命走向,竟然早就立了遗嘱。遗嘱中,王富名下的四套房产分别转给父母、妹妹和合伙人小顾、小冯,加上生前王富已经转让的公司股份。这个曾经的亿万富翁,其实到了死后已经是个空壳子。
    当公公婆婆在法庭上拿出这份遗嘱时,李眉完全不信,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然而,经法院验证,遗嘱确确实实是真的。这个案子到了这里,李眉除了一个形同虚设的妻子名分,最终什么遗产也没有得到,甚至连之前的25万经济帮助费都没有了。
    遗产留给自己的母亲,这很正常。可丈夫为何要留给男性合伙人?这似乎不合情理。李眉的很多猜测,似乎在遗嘱中一一应证。当年来上海,王富和合伙人同进同出,久居一室,却不能忍受妻子的一丝碰触。或许对王富来说,李眉只是一个道具,让他在别人眼里成为正常男人的道具。最让李眉想不明白的是,王富怎么能算得如此精确,似乎知道自己的生命走向,连遗嘱都提前立好了。不过最终,这一切都成了谜。随着李眉名存实亡的丈夫死了,所有猜测也都只是猜测了,永远也找不到答案。                               (文中人物为化名)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