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现代家庭编辑部
现代家庭编辑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6,694
  • 关注人气:3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瑶族女大学生嫁给上海男后有病无户口的生活

(2010-08-16 09:21:14)
标签:

文化

分类: 美文分享

    他是一个上海的青年,她是一个广西瑶族的姑娘。千里姻缘一线牵,让他们在武汉的大学里相识相恋,并且在上海安下了家。和大多数80后的年轻人一样,他们成家立业,奔波忙碌,为了小家庭而奋斗,有梦想,有希望,也有担当。然而,一场疾病毁了这一切,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陷入了困境。

瑶族女大学生嫁给上海男后有病无户口的生活
文/王慧兰

菁菁校园,相识相恋
    这是一间12平方米的小屋,位于上海浦东新区惠南镇。拉开那扇破旧的纱门,里面就是一个黑不隆咚的家。没几件像样的家具,东西都是摊在随处可见的地方,吊在头顶的衣服,桌子底下的玩具,放在洗衣机上的菜……一张四方桌加两把椅子,算是待客的地方。坐在右边位置正对着的是一只马桶,那是一个用门帘和木板隔出来的卫生间,平时没人用,门帘敞开着。唯一看上去还不错的是那台电脑,有14寸的液晶显示器,平时还兼顾着电视机的功用。这里就是李良和蓝锦娥的家。每天晚上,当李良下班回到家的时候,心情就格外沉重,真是对不起老婆,她生了病还住在这种地方……
    李良和蓝锦娥是大学的同学,武汉化工学院2000级矿物加工专业的学生,当年李良从上海考到武汉,蓝锦娥从广西山区考到武汉,算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因为借书。那天,蓝锦娥打电话到老乡的宿舍,想问他借本书,老乡人不在,是李良接的电话。李良听了之后主动提出要把书送过去,两人就约了在女生宿舍楼下见面。当蓝锦娥下楼的时候,李良已经站在了那里,他手里拿着书,非常好认。蓝锦娥叫了他的名字,李良便抬头看了一眼蓝锦娥,然后又迅速地低下头,隔了几个台阶,把书递了过来。蓝锦娥心里暗想,这个男孩人长得高高大大,怎么这么害羞呢?她不知道,李良此时对她已经一见钟情,才会有点不好意思。这么多年过去,李良对那天的记忆始终定格在一个美好的画面:“那天的天气特别好,蓝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青春的光芒,让我心情愉快。”
    从那以后,蓝锦娥的身后就多了个“尾巴”,她到哪,李良就跟到哪。李良的性格内向孤僻,在班上没有其他的朋友,只和蓝锦娥一人来往。蓝锦娥正好相反,她在广西上学的时候就是班里的尖子生,性格外向,能力很强,到了大学,她也很快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因为她个子娇小,男生们都很照顾她,亲切地喊她“小妹”。蓝锦娥起初对李良的追求没放在心上,后来有一天,两人一起走在路上的时候,蓝锦娥的鞋带散开了,她没有意识到,仍然继续走着,李良突然叫住了她,然后迅速弯下腰帮她把鞋带系上了。这个小举动让蓝锦娥很感动,她的心里开始有些异样:一个能为我弯腰的男人,或许正是我需要的。
    2004年,临近毕业,两人的恋情已经很稳定了。矿物加工是个比较冷门的专业,不太好找工作,他们商量后决定留在武汉发展。不久,李良签约了一家当地的钢铁公司,对方承诺年薪5万元,这对一个应届的大学毕业生来说,算是不错了。李良打电话给母亲报喜,没想到她却在电话里哭了起来,死活不答应让儿子留在武汉,“你也想像你爸那样,一直呆在外地吗?”原来,李良的父亲上世纪60年代为了支援内地,去了江西的煤矿厂工作,几年才回家一次。李良有一个比他大6岁的哥哥,是聋哑人。这几十年来,母亲一个人挑起家庭的重担,抚养两个孩子,吃了很多的苦,每当说起远在外地的老公,她在言语里就充满了埋怨和不满。这回听到儿子说要留在武汉工作,她自然不高兴,为了供李良念大学,她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每个月省吃俭用就为了筹学费,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李良忍受不住母亲的反复唠叨,最后把签下的合同撕了,决定回上海找工作。蓝锦娥理解男友的处境,知道他是个善良又软弱的人,并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

 

蜗居的小屋也充满甜蜜希望
    回上海后,李良忙着找工作,一开始他是想找和专业有关的工作,比如宝钢这样的大公司,但他们要招的都是本地学生,况且到了7月份,很多公司的招聘都结束了,李良只好放弃。一个多月后,他终于找到一份物流公司仓库文员的工作,这和他的专业不对口,月薪1600元。他打电话给蓝锦娥:“等我这边租好了房子,过了试用期,你就来。”此时,蓝锦娥已经在武汉找了份工作,听了这句话,她就辞职了,满心期盼着和男友在上海相聚,开始新生活。
    年轻人是很容易有梦想的,他们朝气蓬勃,无所畏惧,但是上了年纪的人就不一样。这期间,母亲知道李良在和一个广西女孩谈恋爱后,心里就不高兴,她劝儿子说:“两地分居将来是要吃苦头的。”李良心里明白,妈妈这么说是为了他好,她曾经受过的苦不想让儿子再来经历,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他说:“我会把蓝接到上海来,我们不会两地分居的。现在,外地人在上海工作结婚的多了,他们和上海人没两样。”母亲听了还是摇头,“你以后会知道有多麻烦。”不得不承认,母亲当时的这句话虽然带有偏见和狭隘,但现在想来是有预见性的。
    不久,蓝锦娥到了上海,她找了份房产公司销售的工作,每月收入2000元。老家的同学知道这个消息后,都挺羡慕她的,开玩笑地说:“蓝,你以后嫁了上海老公,算是大城市里的人了,不能忘记我们啊。”每当这时,蓝锦娥就笑笑,并不多说什么。生活就如穿在脚上的鞋,只有自己才会知道舒服不舒服。李良虽然是上海人,但是家境贫寒,父母退休,又有一个没有工作的聋哑的哥哥,虽说他们现在月收入加起来有三四千元,但是消费比在小城市里高多了,考虑到将来要生孩子买房子,所以每天都要省吃俭用。2005年5月,他们结婚的时候,没有婚房,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没有拍婚纱照,连酒席也没有办。蓝锦娥的父亲知道以后心疼女儿,特意把他们叫回去,在老家摆了几桌酒。每年结婚纪念日的时候,李良就会想起这些事,拉着蓝锦娥的手感叹地说:“我真对不起你,蓝。”
    第二年,儿子出生,蓝锦娥就辞职在家里带孩子。考虑到只有李良一个人上班,有了孩子开销也大起来,他们就租了现在这个房子,每月租金300元。蓝锦娥从小在山区长大,个性独立,生活自理能力强,很快,她就把小家安排得井井有条。李良每天回到家已经很晚了,也不用干什么家务,就是逗逗儿子,吃个饭。周末的时候,他们就一起带儿子去超市买东西,这是一家三口最开心的娱乐活动。
    儿子2岁的时候,蓝锦娥重新找了份工作,在一家私人公司做人事,月薪2000多元。家庭收入一下子增加了,夫妻俩就想着要攒钱了。在蓝锦娥的勤俭持家之下,他们每个月都能存下一个人的收入。晚上,两人躺在床上算算家里的积蓄,一边畅想未来。蓝锦娥说:“等‘小王子’长大一点,我们就租个好一点的房子,等他到十五六岁的时候,我们就自己买一套。”“小王子”是蓝锦娥对儿子的称呼,虽然她给不了儿子很好的生活条件,不能让他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小王子,但是“小王子”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是无人能及的。对那些普通的劳动人民来说,省吃俭用地攒钱是他们唯一想得到的可靠的希望。

 

突发尿毒症让全家陷入困境
    希望没有成真,它后来还是成了肥皂泡。2008年12月,蓝锦娥感冒咳嗽,到医院看病之后,医生说是得了肺炎,让她挂了瓶头孢消炎。没想到,第二天起床,她就全身浮肿,连路都走不动了。医生再次看了验血和B超的结果,说她是得了尿毒症,让他们赶紧去市区医院看,“再晚就来不及了”。听了这话,蓝锦娥当时就有点吓懵了,以为自己马上要死了,抱着李良哭个不停。李良也害怕,慌了手脚,医生说市区的瑞金医院看这个病最好,他们就赶紧打了车直奔过去。
    瑞金医院的医生也证实了蓝锦娥已经到了尿毒症晚期,马上要紧急治疗。接下去真是惊心动魄的几天,蓝锦娥先是在瑞金医院住了一个星期,病情稍稍稳定了就回到了惠南镇。在南汇中心医院做第一次血透的时候出现了意外,当天晚上她就高烧发到41度,而且还咳血,伴有血尿,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把她紧急转到瑞金医院。于是,她又在那里住了一个星期。前前后后的折腾,最后,人是救回来了,家里几年的积蓄也花光了。之前,他们根本没听说过这个病,现在才知道原来这病是如此严重,而且还如此花钱。怪不得人家一说到尿毒症,就说是“富贵病”。攒钱的时候是一角一份地算,花钱的时候是像流水一样,根本看不见摸不着,这种感觉真的好揪心。而且,蓝锦娥的情况还有点特殊,她没有上海户口,享受不了医保大病待遇。好几次,医生看病的时候,问李良:“这药很贵的,你老婆没有医保要花很多钱,还要不要?” 李良想和医生说,能不能换便宜的药代替一下,可再一想,只有用了好的药,老婆才能好得快,于是就抱着希望掏更多的钱。
   蓝锦娥转了两次医院,一共住了四个月,她父亲特意从老家赶过来照顾她。那段时间,李良也特别辛苦,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在医院陪夜。钱不够用了,还要到处去借钱周转。他本来就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厚着脸皮去求人的事以前从没做过,现在为了老婆也没办法了。半夜里,李良睡得模模糊糊,看到这病房的环境,总有种在噩梦里的感觉,心里一阵恐惧,一阵喜悦,以为醒来就没事了。再定睛一看,老婆浑身插满了导管躺在床上,原来噩梦早已醒来,这一切是可怕的现实。
    2009年4月,蓝锦娥转到了南汇中心医院,开始在那里做血透,先是每周三次,后来变成两次。对于尿毒症患者来说,这只是延缓生命的一个办法,肾移植才是最根本的治疗。这点,李良已经很清楚了,他向医生建议过是否可以把自己的肾捐给蓝锦娥,结果查下来他们俩的血型不符。蓝锦娥的父亲也提出要把肾给女儿,可他的身体不好,医生觉得有风险。等待肾源移植的时间一般要五六年,医生一再劝说李良早点登记,这样希望大一点。李良当然很想,可是排队等号要先交10万元的押金,这又让他犯难了。哪里来这么多钱呢?蓝锦娥看出他的难处,安慰说:“五六年之后的事,谁说的清楚呢?我们现在还是好好生活,说不定很快又能找到新的方法。”蓝锦娥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有办法放在眼前,却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就放弃了,李良总觉得自己太对不起老婆。

五年的外来媳妇报不上户口
    自从蓝锦娥生病之后,家里就李良一个人上班,每月收入2000多元。蓝锦娥每周两次血透,600元一次,再加上药费,还要养儿子,一家三口要吃饭花销,算下来每月最起码要花四五千。双方父母都不是有钱人,蓝锦娥的父亲为了给女儿治病卖光了家里的几头猪,李良的父亲为了多筹点钱还去捡垃圾。好几次,李良下班回家,远远的看到路灯下父亲佝偻着背,弯着腰,在垃圾桶里翻来翻去,这就好像朱自清当年写的那个《背影》,让儿子终生难忘。
    为了缓解经济压力,李良跑了很多的地方,镇政府、社保中心、红十字会、慈善基金会、少数民族联合会、居委会……他想问问,像他们家现在这种情况,能不能申请政府的补助。接待的工作人员都挺好心,说要尽力帮忙,让李良先登记一下。可是,当他们看到李良的信息后,就很为难地说:“你老婆没有上海户口,我们这里的补助只针对上海人。” 之前,李良和蓝锦娥从没想过户口的问题,总觉得能报则报,不报也无所谓,等个十年八年也没关系。现在生了病,他们才发现这户口的影响力是如此巨大。蓝锦娥住院的时候遇到一些上海的病人,他们都有城镇医保,医药费只要出一部分,这样经济负担就轻很多。另外,有了上海户口每月在家不工作还有最低生活保障的钱可以拿,一出一进相差好几千。可这报户口的事情真是不太容易办。按照上海的外来媳妇政策,要结婚满10年,才有资格报上海户口。不过居委会跟李良说了,因为蓝锦娥是少数民族,所以她只要满5年就可以了,这也算是个好消息,忍一下吧。
    很多个夜晚,蓝锦娥带着儿子睡觉了,李良就是睡不着,坐在电脑前写博客。这个博客是他在蓝锦娥生病之后陆陆续续写的,每当心烦意乱的时候,他就写一通,当是发泄情绪。博客的名字叫“蓝,我一定要让你好好活下去”,这也是他最大的心愿。他的博客虽然文笔并不优美,但是感情实在,一字一句都是他内心的想法。出乎意料的是,有些同学通过博客知道了蓝锦娥的事情,就主动联系他们,寄来了一些钱,帮他们渡过难关,这让李良非常感动。除了这些同学之外,还有一些社会上的好心人也对李良夫妇给予了一些帮助,对于这些好心人的帮助,李良都一一记录下来,编辑成一本好人名册,希望将来能回报他们。
    有一次,蓝锦娥在电视里看到一个“我的梦想”的活动,说是要征集有意思的梦想,如果能入围全国总决赛,还有机会获得50万元的梦想基金。蓝锦娥觉得挺好玩的,就拉着李良一起去参加。李良是个内向的人,原本不喜欢这些,但一看到可能有钱拿,就答应去试试,他说的梦想是:“如果能拿到最后的50万元,我就要帮老婆治病,让她和我一起好好地生活下去。”蓝锦娥最大的梦想就是能陪在“小王子”的身边,看着他一天天地长大,“哪怕只是等到他18岁成人。”
    5月16日是李良和蓝锦娥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这天一大早,李良就带着一堆材料到派出所去报户口,他满心以为这次可以成功了。可是,当他递交了材料之后,派出所的同志告诉他:“最近又有新的政策出来了,像你老婆这样的外来媳妇要满七年才行。”这可真是当头一棒啊!李良着急地问:“能不能通融一下?我老婆生病了,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对方看了看李良,无奈地说:“这是政策,我们也没有办法。”两年不是很短的一个时间,该怎么度过呢?去哪里筹钱呢?李良不想放弃任何的希望,还在继续拆东墙补西墙的借钱,还在各个行政机关之间跑来跑去听消息,但是梦想似乎离他们的生活越来越远了……

瑶族女大学生嫁给上海男后有病无户口的生活

 

    如果当初李良听了母亲的话,不和蓝锦娥结婚;如果当初蓝锦娥选择留在武汉,不跟着李良到上海来,两人今天的命运或许就大不一样。可是,人生从来就不会有如果,就算有,也改变不了任何的结局,因为如果再给他们一次选择,他们仍然会选择爱情。爱情没有错!只是,为什么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他们会生活得如此卑微和可怜呢?

 

——摘自《现代家庭》2010年9A杂志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