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涛
曾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8,679
  • 关注人气: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伟哥之父——伊格纳罗

(2007-11-28 11:06:56)

路易斯"J"伊格纳罗:1941年出生于美国。1972年,伊格纳罗博士对一氧化氮的观察结果使得医学专业人员能够理解保护心血管系统。1998年,伊格纳罗因一氧化氮是生物学上讯息传导分子的发现,获得当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伟哥之父——路易斯"J"伊格纳罗

    科学家伊格纳罗在美国加州大学工作。他的研究成果被用来开发 “伟哥” ,因此被称做“伟哥之父”。有当地电台记者曾要采访他,他拒绝了记者的要求,因为这家电台的节目,他母亲常常收听。伊格纳罗不想让他的母亲听到他被人称做“伟哥之父”。

曾涛:您知道大家都把您跟穆拉德先生都共同称为是伟哥之父,我不知道您是不是不喜欢?

伊格纳罗:我不介意别人叫我伟哥之父,我想这是一种幽默。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母亲不喜欢这种叫法,她不喜欢她的儿子叫做伟哥之父,但是我理解人们的意思,我不介意,我很高兴我们能够做研究,能够使得一个药物的产生,而这个药能够对全世界成百上千万的男人都有帮助,所以这个让我感觉非常不错。

曾涛:说到您母亲不喜欢,我看到有记者曾经报道,当你媒体要采访您的时候,你就说这个不能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因为我母亲她经常看这个频道,担心她会生气是吗?

伊格纳罗:一部分是对的。我想我总是要解释我的科学发现,比如说解释性功能勃起障碍的问题,我母亲不知道我在做这种研究,她想可能我在做研究,研制如何治疗心脏病或者高血压的药,所以我想如果我的母亲知道我正在研究跟性功能勃起障碍有关的研究的话,我母亲可能有点会失望,你知道母亲是什么样的,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她还是很自豪了。

 

    但当伊格纳罗还不愿把消息搞得满城风雨,他的研究成果——“伟哥”,已经成了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界因为伟哥沸腾了。

   《今日美国》以及《华尔街杂志》都将伟哥登在显赫的版面上。《纽约邮报》甚至上了头条。《华盛顿邮报》在第二版详细地描写了伟哥试用者的“高峰体验” 。 伟哥甚至荣登《时代》杂志的封面。

    这一年,伊格纳罗和另外两位科学家获得了199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在他看来他的研究并不只是针对“伟哥”的。更重要的是他发现“气体一氧化氮是心血管系统中的信息分子,它可以作用与其他细胞控制其他细胞的行为”。

    和伊格纳罗一起获奖的另外两位科学家,一位是穆拉德,另一位是菲西戈特。

在1977年,穆拉德教授就发表了论文,他发现硝酸酯类药物能够释放出一种气体,正是这种气体松弛血管平滑肌。更奇特的是,他发现硝酸甘油这种古老的药物释放的一氧化氮气体也能够调节细胞功能。根据这一事实,他提出一种大胆的假设,一氧化氮可能是生物体内许多物质产生生理效应的中介物。

    1980年美国科学家菲西戈特在研究血管扩张收缩的过程中猜想,血管内皮细胞可能产生和释放一种未知的信号物质, 这种未知信号物质被简称为EDRF,它可以使血管平滑肌松弛。但他不知道这种物质是什么。正在这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院的伊格纳罗出现了。他经过一系列完美精致的实验证实了菲西戈特的猜想。所谓血管内皮松弛因子,就是菲西戈特称做EDRF的物质,也就是人们十分熟悉,而且十分简单的一氧化氮。由于这是第一次发现气体分子在体内发挥传播信号的作用,所以开辟了一个医学研究的新领域。

曾涛:当你们在研究的时候,菲西戈特先生在血管的内皮细胞有一种不知道,是未知信号的一种物质,在释放一种气体,但是他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但是你们两个人碰到一起的时候是不是非常的兴奋?

伊格纳罗:当菲西戈特发现了人体中的这种物质的时候,也就是被他称做EDRF(内皮细胞衍生舒张因子)的物质,这很复杂,这是一种能够使血管扩展的重要化学物质,可以增加血液的流量,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也无法给它一个定性。很多的实验室,包括他自己的实验室都花了很多时间试图分辨这种分子是什么,因为搞清楚它到底是什么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这样才能利用这个知识,说不定可以研究出新药来治疗心脏病。所以我们努力的工作,大概用了四到五年的时间,我们终于能够分辨EDRF这种物质,我们发现这是一个化学物质,叫做一氧化氮,于是我得到了诺贝尔奖。

曾涛:那么评论说您是菲西戈特和穆拉德两位先生的一座桥梁,您是不是这么认为?   

伊格纳罗:这得看情况,有的时候作出一项发现以两个人是不够的。菲西戈特发现了EDRF,也就是刚才我们说的那种物质,他也不知道它是什么,而穆拉德博士做了一个杰出的发现,他发现一氧化氮能够通过某种机制作用于人体。那么我们做的事情,就是辨别出EDRF这种物质。我们发现在EDRF和一氧化氮之间存在着一些共同效果。那么研究我们的身体是不是可以制造一氧化氮就非常重要,这也就是我的发现。你说我是菲西戈特和穆拉德之间的一种桥梁,你可以这么说。但是我更愿意说我把所有的发现聚合在了一起,以前是一些孤立的片断,但是没有完整的影像。我们可以把独立的发现组合在一起,组成一幅完整的图画,我想可能这是一个贡献。

 

    而这项发现,在“伟哥”上运用,造就了历史上最成功的流行药,因而使他的获奖。其实他的这项研究,早在20年前就取得了成果,但当时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研究成果会导致“伟哥”的开发成功,自己会成为诺贝尔奖得主。

伊格纳罗:我非常惊喜,当我知道我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这一消息以后我非常的惊喜,在好几年以前,我的同事总是跟我说可能某一天我可能会获得诺贝尔奖,但是我从来没有期望过,所以当这个奖宣布以后我非常吃惊,几乎要晕过去了。

曾涛:在诺贝尔奖颁奖的那一天是不是您非常难忘的一天?

伊格纳罗:确实难以忘记,因为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的仪式确实非常盛大。有六到七天的庆祝,人们可以见到各种各样重要的人物。但是因为我的研究能够造福于人类而获得诺贝尔奖这样一个想法,给了我非常重要的感觉。于是当你身在斯德哥尔摩,参加诺贝尔奖的庆祝宴会,又得到了瑞典国王颁的奖,这真的是奇妙的感觉,令人难以置信的时刻,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美好感觉。

    诺贝尔奖确实能改变一个人。它确实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我并不觉得它改变了我的个性。我母亲经常和我说,你得了诺贝尔奖并不意味着你就该改变你自己作为一个人的个性。她曾经这样警示我。所以基本上来讲我还是我,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生活方式完全变化了,出差啊,讲座啊,我所见的人啊,当然这些改变都很积极。

 

    或许伊格纳罗的母亲会为这个儿子自豪的,她不会后悔在伊格纳罗八岁的时候就把一套化学试验用具做为礼物送给他,即使险些烧了自家的院子。

曾涛:您以前说过,8岁的时候父母认可你喜欢化学这个方面,而且送了你一个很好的礼物,这个礼物是什么?

伊格纳罗:我父母在我八岁的时候就意识到了我非常喜欢化学。我问我的父母,能不能给我买一套化学试验用具,刚开始他们说不行,因为他们觉得我太小了,不能玩化学物品,因为如果不能正确操作的话,化学物品是很危险的。但是我最后使他们相信我会非常小心,然后他们最后给我买了这个化学物品,然后他们非常惊奇看到我在8岁的时候就能够看化学方面的书,然后按照书做实验。同时我还学到怎样制造烟火,怎么样通过燃料,把火箭射到空中。我做了很多类似的研究和实验,也在后院造成了一些损坏,这样的话我妈妈非常的恼火,她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给没收了。但是我的父亲说不,我们不要把这些试验用具拿走,他知道他在做什么,他才只有8岁,就可以做这些事情了,所以他只是告诉我说要非常非常的小心,下次要小心别把房子给烧了,这样的话他允许我继续做实验。

曾涛:那个时候您在家里的后院做的最成功的这个实验是什么?

伊格纳罗:最成功的实验有两个。其中的一个是我做了一个小的烟花炮,而它实际上比一个真正的烟花威力要大,因为我把他做得太大了,而我最后用火柴把它点着的时候,引起了爆炸,在我们后院的砖墙上炸了一个洞,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它的噪音很大,所有的人,尤其是我的邻居非常的恼火。两个月之后我又做了一个小的火箭,我用火柴把它点着了,然后这个火箭真的直直地冲到天上去了,大概在天上呆了两三分钟,又直直掉会地上回来了,恰恰就是我给它点火的那个位置。我想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实验。

曾涛:8岁的时候。

伊格纳罗:是八九岁吧。确实很小

 

     1862年,诺贝尔的父亲发明了一种方法,用硝酸甘油制造炸药。1864年,诺贝尔开始试验这种炸药。到了1868年,诺贝尔父子的发明获得了瑞典科学院的金质奖章。他们的安全炸药在好几个国家获得了专利,炸药的使用,使筑路、开矿和军事工业进入了一个新时代。诺贝尔本人也因此成为巨富,并创立了诺贝尔奖。在生命的晚年,诺贝尔本人倍受心脏病的折磨,当医生劝他服用硝酸甘油以扩张血管时,他拒绝了。他说:“可笑的是,我的医生现在居然要我服用硝酸甘油!”

曾涛:一百多年以前,人们就一直在用这种硝酸甘油来治疗这个心绞痛,可是却一直不知道这个谜底是什么,你们解开了百年来的困惑,您能不能通俗讲一下这个谜是怎么解开的?

伊格纳罗:硝酸甘油这种药已经用了一百多年了。它通过降低血压来治疗心绞痛,心脏病。非常有趣的是,硝酸甘油是制作炸药的化学物质。实际上诺贝尔本人就用这个硝酸甘油来制造炸药。他是炸药工厂里发现这一点的。硝酸甘油弥漫在空气里,它可以帮助减少心脏的疼痛。尤其是可以减缓工厂工人的人的心绞痛。一百年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才知道硝酸甘油作为一种炸药,也可以在身体当中起作用,可以减轻我们的心绞痛。实际上它是我的实验室和穆拉德博士的实验室的共同研究。硝酸甘油被服用,进入了我们身体以后,被代谢,转换,最后会变成一氧化氮。一氧化氮是一种活性物质,它是硝酸甘油有益作用的主要成分。所以1998在斯德哥尔摩(为这个)颁发诺贝尔奖就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人们明白诺贝尔奖的重要性,因为这颁奖与硝酸甘油有关,而诺贝尔本人就是用它的来做炸药的。这正是他赚钱的渠道。

曾涛:但是我想诺贝尔今天本人一定会非常地遗憾,因为他当年反复的发作心绞痛,当医生劝他来服用这个硝酸甘油他是坚决的拒绝了。

伊格纳罗:这确实非常讽刺。他有心脏病,并且死于心脏病。而实际上他的医生跟他说过,他应该用硝酸甘油来保护自己防止心脏病。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拒绝相信,这样一种激烈的爆炸物能够用在人体上,所以他没有吃,于是他死于心脏病。

 

    一氧化氮做为一种常见的气体,它在日常生活中存在,例如在汽车尾气中。也存在与人体内。许多科学家做了大量的针对性研究。那么目前一氧化氮的研究,对于治疗人类的疾病究竟发展到了什么阶段,有什么样的新发现呢?

伊格纳罗:有很多关于一氧化氮的研究正在进行,比方说一氧化氮是一种非常有效抑制发炎的药,所以就有一些医药公司在研究治疗关节炎的药物,用刺激一氧化氮产生的方法。一些老年人他们有一些老年病,这主要是由于体内一氧化氮的不足,于是一些公司正在研究一些药,刺激一氧化氮在大脑当中的形成,以减轻老年病的病症。目前有很多的研究正在进行,研究一氧化氮的功效。

曾涛:那么这个研究会不会带来在未来领域研究的一个很大的改变?

伊格纳罗:因为一氧化氮它是一种气体,几乎没有研究者会认为作为人体中一种信号分子,气体会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一氧化氮才被发现,一氧化氮它实际上在我们身体每一个组织,每一个细胞中都存在,它能产生很多的影响,很多实验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做过了,但是为什么大家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意识到呢,就是没有科学家认为作为信号分子,一种气体分子会很重要。所以这个发现使情况发生了转折,我们现在很多人都在考虑由其他气体组成的非常小的分子是不是能够在调整我们身体功能方面,或者保健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在这个领域我们已经有了很多新的进展。所以我认为,一氧化氮作为一种气体,能够调节我们的身体这个事实,对整个的医学研究有着革命性的转变。我相信在接下来的十年到二十年会有很多类似的发现。

 

    伊格纳罗在从事研究工作的同时,他是一位教师,从新奥尔良杜兰大学医学院到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他一直受到学生的欢迎。他曾十一次获得美国医学生协会授予金苹果教学奖。这个年度奖是授予加州大学学生评选的出的最受欢迎的老师。对于伊格纳罗,这个奖项和“诺贝尔”奖一样重要。

曾涛:我知道您在大学十几年一直都获得这个金苹果奖,一看这个奖真的是获得很多,所以我想您一定是非常的喜欢,或者说是非常的欣赏这个奖励是不是这样?

伊格纳罗:我喜欢教学生,这是我想做的事情,我不仅喜欢做实验室研究,我也喜欢教育和培养年轻人。不管教育科学家,还是医学院的学生。当我在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教授的时候,15年中的每一年我都在教医学院的学生药理学,也就是研究药物对身体的影响,我非常喜欢教学,我想这些学生也欣赏我的教学。每一年这些学生们都颁给我一个奖,叫做金苹果教学奖。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奖,因为我想这是对于我们在教学当中所做的一切的一个很好的回报。我总是愿意随时帮助学生把他们的学习做好,我想这是学生非常喜欢的,非常欣赏的一点,我总是不断的从事于教学当中,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给了我这个金苹果奖。

曾涛:是因为你喜欢他们吗?

伊格纳罗:是的,的确是这样,我爱的学生。

由伊格纳罗首次发现的“气体分子在生物体内发挥传播信号的作用”的理论,开辟了医学研究的新领域。他基于一氧化氮的研究,发现一氧化氮气体作用与其它细胞,可以控制其它细胞的在生物体内的行为。

曾涛:最近您最新的研究是什么?

伊格纳罗:最近我在做的研究还是基于一氧化氮。因为一氧化氮能够做很多美妙的事情。我现在正在努力做的,而且我也相信能够成功的就是,我希望能够找到一种办法能够让人类自身够提高我们的一氧化氮产量,而无需再服用一些危险的药品,我发现如果我们能够专心地根据一个食谱摄入食物,并且每天做锻炼,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可以增加体内的一氧化氮的产量,这样可以保护我们不得糖尿病,或者心脏病,我们做了很多类似的研究,以及人体上的试验,都显示了事实确实是这样的。如果你真的能够很好的节食又做很多的身体锻炼,那么你生命可能延长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想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继续做这个研究。

 

主持人采访手记:

    美国著名的《连线》杂志列出十项轰动全球的发明,近年大红大紫的“伟哥”排在了首位。有评论指出它的出现,意义不亚于上世纪五十年代避孕药的出现。“伟哥”引发的震动,不仅仅是一个医学、化学和生理学问题,而且是一个社会学、心理学、宗教和教育问题。1998年“伟哥”上市的当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也颁发给了他的三位发明人。人们把这三位发明人称作“伟哥之父”,今天节目的嘉宾是就是“伟哥之父”其中的一位:美国科学家伊格纳罗先生。当斯德哥尔摩宣布诺贝尔奖获得者名单时,伊格纳罗正在从法国飞往意大利的飞机上,他到达意大利以后接受采访时说,我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我获得诺贝尔奖的人了,我想,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定脸色煞白。

    基础科学的研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晦涩枯燥的。但伊格纳罗在与我的谈话中对于保护心脏的建议,又是那么简单和实用,会受益每个人。这就好象他做的研究,只有在它被应用到像“伟哥”这样的药物上时,人们才明白他研究的重要性。或许大家仍然会把伊格纳罗称做“伟哥之父”,但伊格纳罗所做的贡献绝不仅仅是这个小小的蓝色药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