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涛
曾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8,797
  • 关注人气: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干细胞研究的奠基人--吴祖泽(二)

(2007-09-24 17:53:52)
标签:

人文/历史

                群体性放射灾害病治疗

在吴祖泽和其他医生的治疗下,这位青年工人痊愈出院。

与此同时,吴祖泽又在思考另一个问题:“我们有一个病人,我们已经发动了这么多专家来给他进行会诊,如果今天我们某一个地区发生了原子爆炸,有三百个五百个伤员怎么办?谁来救治?

 

曾:这种群体性的这种核爆事件怎么办?

吴:是啊,谁来办?所以在这个时候,在这个以后,我就给总后卫生部提了个建议,我们应该开展造血干细胞移植的这个研究,而且应该开展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临床推广,那么这个建议呢得到总后卫生部的批准,所以在95年左右,94年、95年左右我们在广州第一军医大学成立了全军造血干细胞协作攻关课题。

 

曾:您说到这儿我打断您一下吴院士,刚才咱们讲到群体性的遭受核辐射的这么一个状况,那么让我想到了八十年代的这个乌克兰的这个切尔尼诺贝尔核电站的这个事情?

吴:是的,对。

 

曾:那么当时这个事情,你们当时是不是也是关注了这个事情整个前后的经过?

吴;当然我们也关注它的整个发展,但是呢在俄罗斯,在苏联当时的情况下面,也是处于一个非常紧急的状况,它也没有做好一个,这种出发事件的充分的准备,所以我们应该吸收这个教训,所以我就提出这个建议,因为造血干细胞移植呢不仅可以治疗放射病,他也在平时可以治疗很多疾病,包括白血病、包括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等。我们办过两期学习班大概有一百多人参加,那么我相信这个学习班的这个结果就使得就启动我们军队和地方的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临床应用,也就是他们用这个技术去进行平时的疾病的治疗,但是这个技术呢如果是一旦遇到核爆炸事故,有大量放射病的情况下面,那么他们都可以做类似的处治或类似的治疗,所以现在如果发生核爆炸,发生一个三百人  五百人这么一个伤员,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都送到我们307医院来,都不会送到我们军事医学科学院来。为什么呢 ? 因为我们现在的军区总医院、我们的军医大学、甚至我们更低一层的医疗机构,他们现在都能够做骨髓移植治疗白血病。

 

                     干细胞的社会热点问题

我国现已掌握了脐血干细胞分离、纯化、冷冻保存以及复苏的一整套技术,并在上海开始筹建我国第一个脐血库,预计可保存一万份脐血样本,以缓解脐血干细胞数量不足的缺陷。

在北京,北京医科大学人民医院细胞治疗中心也正在筹建一座全世界最大的异基因脐带血干细胞库,可完成冻存5万份异基因脐带血干细胞,为全世界的华人患者提供脐带血干细胞做移植用。

与此同时,虽着世界性干细胞的研究热潮和医学上的巨大利益,社会上也出现了有关干细胞和脐带血的争论。

 

曾:刚才咱们讲到这个造血干细胞的事情,那么后来呢在这方面呢就是利用了很多的方式,而在现在的社会当中呢,大家好象关于就是造血干细胞所引发的,一系列的很多一些热点的社会话题很多,那么进入到您的视野关注的,您觉得有哪些社会上的热点话题,是您也在同样在注意的?

吴:同这个造血干细胞的本身的研究来讲,现在是在不断的发展,为什么呢?因为干细胞已经成为上个世纪后期和这个世纪的一个重大的科学问题,因为干细胞研究对于人类健康关系是太密切了,但是在干细胞研究当中,研究历史最长,这个临床应用面最宽应该说是造血干细胞,所以造血干细胞呢,就成为当前大家非常关注的一个的科学问题。它包括如何从胚胎干细胞发育成为造血干细胞,造血干细胞如何进一步分化成为成熟的血细胞,在这些过程当中的调控,那都是我们当前研究的热点,包括造血干细胞,我们过去认为造血干细胞就会分化成血细胞,是形成血细胞的最原始的细胞,但是现在随着科学的发展,这些概念在慢慢在变,就是造血干细胞不仅可以分化成为血细胞,它还可以分化成为其他系统,分化成为其他组织细胞。比如说他可以分化成为肝脏细胞,它也有可能分化成内壁细,血管的内壁细胞,它甚至还有可能分化成为神经细胞等等,如果这些方面我们的认识能够进一步的发展的话,那么造血细胞的应用前景就更大。

曾:那现在很大的一个热点话题就是关于介绍这个脐带(血)这个延长的问题那么这个争论的一个焦点是什么呢?

吴:就是造血干细胞我们过去认为它主要是在胚胎发育过程当中,它是肝脏是一个重要的造血器官,那么出生以后呢主要在骨髓是一个造血器官,那么以后发现呢在脐带血里边也有造血干细胞,而且造血干细胞还比较丰富,所以这个造血干细胞呢,有可能把它用来作为一个新的造血干细胞的来源,用于临床治疗的目的。如果这个,当然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很多临床实践,证明这个脐带血,脐带血里面的造血干细胞是可以用于移植的,但是脐带血的数量比较少,一分脐带学里面的干细胞的数量,给一个小孩做移植是够了,如果给一个成人做移植它就不够。另外呢脐带血干细胞可以作为移植的需要,但是它也还是有一个配型的要求,就是并不是说任何人的脐带血干细胞都可以去治疗任何人的疾病,它也还需要一个配型的过程,所以在这种前提下面如果说一个小孩出生以后,如果把它自身的脐带学保存起来,那么将来这个小孩在得病的时候,他就有了增加了一个治疗的机我会。

曾:那大家现在炒作很多的就是这个事情?

吴:是的。那么但是我刚才讲了这个脐带血的干细胞数量比较少,对于十岁以下的小孩用这个脐带血是够的,对于十岁以上的小孩还不够,所以我们还需要做科学的研究,去把它通过体外培养的方法去把它扩大,那么将来就是不仅可以在十岁以内可以用,在十岁以后也还可以用,另外我们现在呢仅仅知道了脐带血里面有造血干细胞,在脐带血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干细胞呢,我们还没有好好研究。所以如果说有了小孩儿,将来这个脐带血保存起来,对这个小孩是一分不可多得的资源,因为一个人只有一次脐带血,所以如果把它保存起来呢,我认为是件好事儿。至于我们院的一位同事给我打电话,他说他的夫人很快就要生小孩了,这个脐带血要不要把它保存起来,我说如果你经济上允许,我建议你保存起来,如果说你现在经济上很困难,那就不要为了保存脐带血所花费的这个费用影响你的生活。 

 

 

曾:这个保存这个脐带血很贵吗?

吴:它也一定的成本,但是当商业运作的时候,它可能有很多利润的问题,但是我认为呢,随着这个事业的发展,这个费用是可以逐步降低的,但是这个资源呢是不可多得的,是应该把它保存起来。前一段时间为什么有争论呢,并不是对脐带血干细胞有没有用的问题,而是说脐带血呢它作为一个血源,我们中国卫生部对血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你知道我们中国因为血管理的不好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说为什么艾滋病传染,不就是卖血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引起的传播的一个原因嘛, 所以血的管理在我们国家是由卫生部统一管理的。那么脐带血呢也是血,它也要由卫生部来统一管理,卫生部呢已经有规定,就是说你可以储存脐带血,但是这个脐带血库呢是要经过卫生部的验收你合不合格,你的保存条件合不合格,你的采集条件合不合格,你的这个用的时候这个质量的标准是不是合格,都要经过验收,如果没有验收的时候,你是不能够执业的,你不能够开业的,你更不能收钱。那么前一段时间呢就是有个别单位还没有经过验收,他已经开始在做广告了,他已经开始收钱了,那么这是不合适的。所以我举这个例子就像赛跑,大家都在起跑线上面,在没有发号令的时候,你抢跑那是犯规,不管你这个运动员本事再大,你是犯规了, 要重新跑,那就是说当时主要是对这个问题。大家提出了这个要求,提出了质疑, 就是说并不是说脐带血干细胞不好,也不是说脐带血干细胞不应该保存,更不是说脐带血干细胞将来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但是在操作上面应该按照卫生部的统一规定来执行 

 

                  领导位置上的“干细胞”

1996年,在中国的军事医学科学院新的生命科学大楼,第31届国际军事医学大会在这里举行.

此时的吴祖泽,已经是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的院长.他的学生贺福初在干细胞方面成果卓著,成为目前在干细胞领域最年轻的优秀科学家。

 

曾:吴先生,我知道您以前曾经做过一段时间这个军事科学院的院长。   对。那么在做这个院长前,因为我觉得你给人一个很强烈的印象是一个很严谨、很稳健的一个学者的这样一个印象。那么您觉得去做这个院长,去做这样一个行政职务, 是不是离你的平时的习惯和行动会差的很多?

吴:我呢做过研究所的所长,因为军事医学科学院呢其中一个研究所呢是放射医学研究所,我曾经做过这个放射医学研究所的所长,我呢也做过军事意识科学院的院长,我对这些职务我都是抱有很强的责任感,就是我不做则已,要做了我一定要对这个工作负责。我记得我们过去院里一位老同志讲过一句话,就是说艄公不努力耽误一船人,如果说我在这个位置上面不能够尽心尽责,不仅仅是我个人的问题,而是牵扯到一个群体,牵扯到一个研究所是几百个人,牵扯到一个军科学院是几千个人,牵扯到国家的事业,所以我对任何事情,就是对在行政职务方面,我也是有很强的责任感。

 

 

                            居里夫人

半个多世纪以前,世界著名科学家、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伟人玛丽亚·居里与世长辞,常年的放射性物质损害了她的身体。临终前,她面对身边的医生,留下一个沉重的遗嘱:建立一个放射病治疗研究所。

法国医生雅曼当年目睹这位伟人去世,这位后来成为法国国际病理中心的主席的老人,在土耳其的一次会议上,真诚地向吴祖泽祝贺他在血液病上的成功。

 

曾:大家都知道是当初这个居里夫人去世的时候,受到这个镭的辐射去世的时候,他是最后送她离开的这个住院的医生,那么那次您跟他的接触,您有什么样的这个深刻的印象吗?

吴:亚曼呢他是法国的世界,法国的国际病理中心的主席。应该说他在放射病的这个治疗方面是一个非常有影响的一个科学家,他是一个临床学家,他在居里主任最后病的时候他作为实习医生,是一直守候在居里夫人的身边,他一直从事这方面的研究,而且献出了他整个一生的精力。有一次在土耳其开会的时候,当时我做的报告呢就是关于胎肝移植治疗这个事故病人和白血病人的一些研究结果,那么他对这个呢是非常重视,因为我的工作呢是说明了一点呢,就是放射病人可以通过造血干细胞移植来进行救治。第二个问题呢就是在没有合适的骨髓情况下面,我们还有可能找到其他的造血干细胞的来源  那么胎肝是其他一种可能的来源,所以他觉得呢这是一个很好的工作,如果说居里夫人在那个时候,如果有更多的办法来救治她的话呢,也许她会活的时间更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