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建军:关于汤佩永动机实验进展的汇报

(2007-07-26 09:01:05)
分类: 挑战快讯
 

关于汤佩永动机实验进展的汇报

张建军  kfydj@126.com

北京相对论联谊会,各位老师:

现在建军对永动机实验进展做一个初步的介绍——

啥库永动机因为一直没有制作成功供实验用的myore管子,所以一直没有决定性的进展。后来,我决定借助汤姆生和佩兰关于阴极射线的实验装置进行实验,改变了实验方案,退化了一步,而实验竟然在万般期待中做成了,故该实验装置称为汤佩永动机,或仍然称为myore管子——其实就是千家万户收看电视节目的电视机,显像管而已。

2007年7月15日向吴老师以《正信电子》(http://blog.sina.com.cn/u/49905be3010009gn)为名汇报了关于永动机的初步成功,这是我7月14日上午明确实验结果后的第一次向联谊会汇报情况。当时我想用一个星期的时间,系统完成实验,写出实验报告论文,并于7月21、22日星期天时间到北京请联谊会的老师们提一提批评指正意见,但时间不够用,无法完成,所以只好另做打算了。

可我心里急得很,凑巧的是建军节就要到了,当我14日确定实验结果后,我就想争取在建军节前搞出点名堂,闹出点动静。要争取时间啊。

一、关于永动机

这一点可以确定,静电场场强环流定律不为零,电势不连续,能量可以消灭;而根据电势不连续,也可以实现能量的创造,自然永动机就可以合理合法的问世了。但电荷守恒,这个守恒,是指教科书上熟悉的正负电子(包括原子核携带的正电荷)守恒。

二、关于正信电子

就目前的实验来看,使用静电场,可以实现能量的创造,能量可以和物质相互转化,按照质能关系的方式。但在静电场实现能量创造时,只有能量的创造,电荷是守恒的(目前没有实验结果,还不敢随便判断电荷是否可以参与创造)。

但我在有意的实验中,无意间发现一个问题,即使用交变电场和静电场配合时,可以实现电荷的创造,这就是要谈的正信电子:

正信电子就是虚电子,也就是在永动机实验时从真空中产生的虚实电子,实电子就是我们熟悉的电子(负电子——有电荷,有质量),虚电子是带正电荷的虚无电子,没有质量,能量绝对值为负,所以和无理学家常常说的“正电子”不同。

我们知道,一个光子能量大于1.02MeV时,穿过原子核附近可能会突然消失,产生一对粒子——正电子和负电子。我们如果说正电子电荷为正,能量为负(绝对值为正,因为有质量),负电子电荷为负,能量为正。那么当正负电子湮灭时,一般产生2个能量为0.511MeV且方向相反的光子。

虚实电子不同,虚实电子的产生不需要借助光子的能量来转化,当真空被激发时,可以凭空产生虚实电子,注意,产生的实电子,也就是我们平常的电子,有质量,有能量,有电荷,为三友电子。虚电子,也就是正信电子,无质量(质量为虚,绝对值为负),无能量(能量为虚,绝对值为负),无电荷(电荷为虚,绝对值为负),为三虚电子。当虚实电子湮灭时,不会产生光子(热能)。

实验中,一般观察到虚实电子的产生都是成对的,具有对称性,所以,这时可以说虚实电子可生灭,即不守恒;也可以说守恒,因为对称,虚实电子成对出现和消灭。

对于正信电子,我起初一直无法接受,即使实验结果明确的摆在我的面前。我一直试图用二次电子来解释出现的反方向的电流,但越解释,漏洞越多。试简述几点:

1、二次电子发射系数如果小于1,电流方向就不会反向;发射系数等于1,就会出现电流为零;只有二次电子发射系数大于1的情况下,在我的实验中,才可以出现反向电流。

《真空工程技术》一书,29页:“当用具有一定能量或速度的电子(或离子等其他粒子)轰击金属等物质时,也会引起电子从这些物体中发射出来,这种物理现象称为二次电子发射。被发射出的电子叫做二次电子,而引起二次电子出现的入射粒子叫做原粒子。”“如果在真空中用电子轰击金属表面,那么会发现从金属上发射出的反电流(二次电子)。在一次电子能量足够大的情况下,与一次电子到达这一表面的同时,从被轰击面上发出的二次电子数可以达到一个相当大的数值。”“对于相同的二次电子阴极材料和相同的一次电子能量,二次电子数和一次电子数成正比。σ=n2/n1,式中,σ为二次电子发射系数。它表示一个一次电子所产生的二次电子数。”“二次发射系数取决于一次电子的能量。随着一次电子能量增大,σ很快上升。在一次电子的能量约为400~800eV时达到极大值。继续增加一次电子的能量,则发生了σ的下降。在一次电子的能量很大时,σ重新降为较小的数值。金属的发射系数极大值不大,大约在11.4的范围内。

我使用的阳极电压不会超过330V,电子的能量距离400eV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所以,二次电子的发射系数不会大于1。也许说,《真空工程技术》提供的只是一个供参考的数据,未及详细。但是,我在实验中还使用了反向电容阻止,当时,阳极电压约为320V,反向电容阻止的电压为260V,这样电子被加速后极限动能应该不超过60eV,这样低的动能,显然二次电子的发射系数不可能大于1。

还有,我还使用阳极电压约为180V,这时仍然出现了反向电流。当然我的实验还在进行中,我目前还不知道阳极电压降到什么程度才不会有反向电流。

2、在同样的条件下,电流可正可负,比如,一种方法是对回路的电阻进行改变,这时电流方向可正可负,与串联的电阻有关。比如,使用诱导的方法,电流方向也可以变化,这很难用二次电子圆通。

3、在某些情况下,电流数值是稳定的,即电流表的指针相对稳定,而达到某种情况时,电流不再稳定,表的指针出现比较明显的波动甚至较大幅度的摆动。而且,这个波动还可以出现在零的两边,即在电流的正反向波动。还有,正反向的变化非常多样化,只有观看实验过程才能体会到多变的事实。

4、电子束流的影响。电子束流的大小也可以影响到电流的正负,这一切,用二次电子无法说明。

我的初步猜测是,静电场实现能量(光子)的创造和消灭,虚实光子很难说对称不对称。但静电场可能无法实现电荷(电子)的生灭。而使用动电场(交变电场),对静电场进行调制,可以实现电荷的生灭,这就是虚实电子。而且,还可能出现不对称的情况,这时,就有了电子电荷质量的绝对创造。

三、虚实电子不对称

因为正负电子伴随能量的生灭,即能量(光子)消失,出现正负电子对:电子对消失(湮灭),光子(能量)出现,所以总是对称的。即出现一个电子,必然出现一个正电子,消失两个电子,自然丢失两个正电子。

正负电子可以这样取譬,正弦交流电路中,电感电容可以和电源交换能量,假如从电源中获取能量设为正,那么把能量还给电源就是能量为负,这好像正负电子,能量总是实在的。

但在虚实电子的过程中,能量是虚的,正信电子是虚的,只有电子是实在的(因此电荷、质量、能量是实在的——能量和质量是同一个“实在”的不同说法,借助质能公式二者可以相互转化)。我在实验中,发现克希柯夫电流定律出了问题,即流入节点的电流(和)不等于流出的电流(和)。用电荷守恒(正负电子)观点无法讲通,用对称的虚实电子(正信电子和电子)无法讲通。所以,只好引入虚实电荷不对称。

因为虚实电子的产生时无需消耗能量,而湮灭时也不会产生能量,所以虚实电子的产生和消灭就无需对称。比如说吧,产生一个电子时,可以伴随出现一个虚电子(正信电子),也可出现几个虚电子。同样,当正信电子和电子湮灭时,一个虚电子可以和一个电子相互湮灭,也可以由几个虚电子和一个电子相互湮灭。

坏了,这时就有了电子的绝对创造或消灭。比如吧,真空产生了一个电子和两个正信电子,但是湮灭时,两个正信电子和两个电子湮灭,这时,就有一个电子被绝对地消灭了。反过来,真空产生了两对虚实电子,但湮灭时,两个正信电子和一个电子湮灭,这时,又坏了,因为有一个电子的绝对创造。

一般情况下,虚实电子总是几乎成对产生消灭的(象热力学一样,对大量微观现象的统计规律进行的讨论,我们实验时,总是有大量电荷参与的,假如说吧,实验时的电流是微安级的,但参与的电子却是数目巨大的),所以,从万用表上观察到的差别非常小,这时,我们往往认为只是表本身的误差罢了,一开始我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我宁肯认为是万用表本身的合理误差。但到了22日下午,我把实验装置拿到单位,我的办公室实验时,出现了几次非常明确的不对称,我只好认为虚实电子的创造是不对称的。譬如,某次输入的电流为22uA,流出的两个分别为18uA,8uA,或19uA,8uA,这在表上的读数很明确的显示不同(按,以输出为18uA,8uA计,为26 uA,这时创造电子的输入创造百分比为(26-22)/22=18.18%,这个比值相当大了,按照类似的热力学统计规律,这样的百分比显然我们无法忽略)。当然,这样的稳定不是绝对的,当观察时,指针读数稳定。但是,当我做别的测量后,过一会儿再返回到刚才的实验类似条件时(因为照明电电压不稳等等因素,所以,条件只是类似,不是相同),表的读数差别的很小,足以让人认为那不过是表的合理误差罢了。

上面是对实验突破的大体介绍,我会尽快写出实验报告和理论分析论文。除了实验结果的更新外,我的基础准备也进展了不少,因为我更多的是忙于制作实验用的工具而不是实验本身。

我制作了两套实验用具,购买了两套测量仪表。显像管是两个,一个编号为myore0,即永动机0号;一个编号为myore1,即永动机1号。这样,方便实验,而且,两个管子相互对比,可以更好的分析数据。但实验出现的情况非常多变,由初始条件的微小变化而可能出现性质截然不同的结果,不由得让人想到蝴蝶效应,混沌理论。我一边测量数据,一边分析;出现问题,又得重新制作实验工具,再分析实验,所以非常麻烦。我只能说,抓紧时间去做。建军节就要到了,我的汇报到此结束,我要赶着做实验写论文了。预祝联谊会四届年会圆满成功!祝各位老师身体健康,笑口常开。

此致敬礼!

邯郸会员  张建军  二〇〇七年七月二十五日星期三

 

学术动态№3500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学术委员会 主办

主编:吴水清          2007/07/26  p.14151-1415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