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存刚
李存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153
  • 关注人气:4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病房里的歌者

(2012-11-24 07:45:40)
标签:

段记

意见

看了看

第四天

车撞断

文化

分类: 喊疼
病房里的歌者
●李存刚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另外一个科室。那是在他入院后的第四天。他之所以入住那个科室,是准备进行手术,以接上他几天前被摩托车撞断的腿。所有的术前准备早已做好,却发现他有严重的贫血,肝和肾的各项化验指标均严重超标,功能异常。手术无法进行。我被请去会诊,看看除了手术,是否有其他可行的方法治疗他的腿。

  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双眼骨碌碌地转动着,看着我说话。他的儿子站在床边,不住地点着头,偶尔就我的问话答上一两句话。因为当作病人的面,我好几次停顿下来,以组织准确而又不至于增加病人心理负担的语言。他的儿子大约是觉出了我的顾忌,在我说着的间歇告诉我:“放心,他的耳朵不好使,听不到的。”我扭头看着他骨碌碌转动的双眼,笑了一下,继续给他儿子讲述起他的病情。他盯着我,瘦削而晦暗的脸上浮现着会心的笑意。

  “算了嘛,把我整回家!”他突然说道。他的声音很大。我张着嘴,正在吐出的话卡在喉咙口。从他说话的声音判断,他是真没听到我的话的。我惊奇的是他不怎么灵便的舌头,和说话间呼出的浓烈的酒气。说完,他就嘿嘿地笑着,看了看我,又转过头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像是在征询谁的意见。

  站在床边,我和他儿子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随后我就从他儿子那里知道更多关于他的情况。就说喝酒吧。用他儿子的话说,那是必须的。所谓必须,就是每天每顿都要喝,早餐二两,午饭二两,晚饭二两,雷打不动。即便腿伤住院了,依然保持这个规律。因此他的肝坏了,肾坏了,脸黄了,也因为此,他的腿断了,却无法进行手术。

  “喝了多久?”我问。

  “一直。”他的儿子说。又说:从部队退伍回来,成了家有了我们以后就开始了,但当时喝得少,因为没时间,也没有多余的钱。后来就渐渐凶了。

  “后来”是什么时候?他的儿子说不出具体的时间,只说了个大概。大概是在妈妈去世之后,反正就是每天每顿都喝,他说那是他的开胃汤。先是不喝就不吃饭,后来就只喝不吃饭了。不喝就闹,骂人。他的几个孙子都有过被他罚站军姿的经历。那个时候,他就在一旁守着,不准你动一下。有时候他高兴起来,就把几个孙子叫到一起,列队,走正步。还教他们唱歌,永远是那一首: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他的歌声,我后来亲耳听到过一次。那是在他转入一病区以后。那天我例行午后的查房。还没进门,就听见他高亢的说话声。他说的正是朝鲜,战斗和死亡。也许是耳背的关系,大约也有太投入的缘故,他甚至没注意到我走进病房。他自顾自地说着,眼里渐渐就泛起了泪光。忽然,他就放声高唱起来: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进……

  他一边唱,一边舞动着双手。整个病室里,只听得见他的歌声,和他双手舞动时若隐若现的呼吸声。

  终于唱完了,他忽然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我,我的手在他温热的掌心里,只感觉一阵微微的颤抖透过指间清晰地传来。

  我从他的病历记录里知道,他今年82岁。算起来,他入朝时正值壮年;和他一同去的,他的那些战友,大多已经不在人世了,但他记着他们。一晃多年。我不得不说,他是一个活在记忆里的人。或者也可以说,他本身就是一段记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谜语》片段
后一篇:初冬零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谜语》片段
    后一篇 >初冬零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