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存刚
李存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621
  • 关注人气:4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手术室(部分)

(2008-08-05 12:49:47)
标签:

文学/原创

散文

病相录

李存刚

原生态

文化

分类: 喊疼

八岁那年,因为吃了表哥从老家门前的那棵树上摘下的两个半生不熟的李子,肚皮痛、拉水一样的大便,我再次被父亲送进了县人民医院。那是那一年里的第三次,前两次是因为自小就有、记不清让我住了多少回医院的贫血。

浑身绵软无力地躺在病床上,看着冰冷的液体一点一滴,滴滴答答地流进我的血管,盯着高处干净但陈旧得斑斑驳驳的天花板,我想我的目光一点是安静的,而且,是那种无助的安静。——我不知道,刚才还剧烈难忍的腹痛所以消失得那么迅捷,完全是因为正滴滴答答流进我身体的止疼药液在起作用;我更不知道,就在此刻,我的肚皮痛险些蒙蔽了为我诊治的那位内科大夫的眼——和以前一样,我入住的是内科,为了明确我腹痛的原因,他正在考虑约请外科大夫会诊,以除外“急性阑尾炎”的可能。

内科大夫和父亲最后的谈话就在病房外的走廊上展开。“如果不行,就得开刀。”内科大夫这么对父亲说。为防止我听到,他们都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但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内科大夫口中的“开刀”两个字一出口,我就哇哇大哭了起来。我的哭声惊动了父亲和为我诊治的内科大夫,他们飞快地串进病房,约好了似的,看着我,脸色凝重。我猜,那一定因为我惊天动地的哭声又一次蒙蔽了他们,使他们误以为我的肚皮又开始痛了。

为我会诊的外科大夫是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和蔼可亲。他一边伸手在我肚皮来回按压,一边轻声地对我说话,要我放松。可我哪里听得进去呢。想想,现在他按在我肚皮的手,等一下就要拿着手术刀划开我的肚皮,取出发炎的阑尾。想到此,我的哭声便不由得更加浩荡起来,我多么希望,我的哭声能够唤起医生们的同情,让我免除挨他们的手术刀。

仿佛是一道魔咒,手术室,就这样在我8岁那年猛一下击中了我。在那以后的漫长岁月里,我一听到有人说起它,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上,鲜血淋漓的样子,心里就禁不住要打上几个冷颤。直到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我可以随意推开属于它的那道门,想起那一幕,我依然是心有余悸。尽管那一次,我最终是躲过了那位外科大夫的手术刀,与手术室擦肩而过,但那不是因为我的哭泣声有多么强大的感染力,而是当我终于哭累了,安安静静地睡去之后,医生们彻底排除了我的腹痛为“阑尾炎”所致的可能性。我心里清楚,如果真的需要,医生们绝然不会因为我是一个8岁小孩,就手下留情;而手术室,同样不会因为我是一个8岁小孩,拒绝我。

那是我作为病人,离手术室最近的一次。我不敢肯定,如果我真的被判定为“阑尾炎”,或者此前和后来那么多次住院过程中,有那么一次,我被认定需要手术,从而经过那道可以双向开启的大门,躺进其中一张冰冷的手术台,任医生用他们指间锋利的刀片划开我的肚皮,露出血肉、肠胃或者他们以为有必要露出的部位,我不知道,多年以后,我是否还会选定“医生”作为终生从事的职业。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明了:手术室,在我8岁那年让我懵懵懂懂地知道了它的存在,而后又等了若干年,等我慢慢长大,终于有一天,推开它紧闭的门扉。就像一条注定要走的路,我曾经那么近距离地靠近了它的起点,然后经过这么些年的准备,绕了一个大大的弯,才最终得以踏在它上面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