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存刚
李存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153
  • 关注人气:4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仿佛——5.12大地震散记(部分)

(2008-05-29 20:53:36)
标签:

文学/原创

散文

李存刚

地震

文化

分类: 喊疼

仿佛

——5.12大地震散记

李存刚

 

 

  让生者有那不朽的爱,让死者有那不朽的名。

               ——泰戈尔

仿佛

  仿佛是母亲的摇篮。摇晃,轻轻的。我躺在上面,身下是柔软的沙发垫。就像儿时躺在绿草如茵的山坡。我的睡眠十分甜美,如果可能,我会和往常一样,就这样沉睡下去。多么幸福。

  但只是两下,那摇晃便剧烈起来。不,那已经不是摇晃了。那么剧烈的颤抖,显然不是来自母亲温暖的手掌。像粗暴的侵入。它生硬,强悍,似乎要撕碎一切。包括我身下的沙发,我刹那间轻飘飘的身体,以及我寄身多年的这幢钢筋水泥的楼房。

  接着是巨大的响声,也明显区别于母亲口中轻轻诵出的摇篮曲。起初是几乎同时发出的两声:它们来自我头顶不远处的天花板上悬挂的顶灯和电视机,它们不约而同地在我耳边的地板上炸响。我甜美的睡眠瞬间灰飞烟灭。然后就是更大的响声:玻璃窗户的颤抖声,客厅里那些家具快速腾起又落下的撞击声,整个楼房剧烈摇晃的呻吟声,我狂乱的心跳声。铺天盖地,天崩地裂。

  我花了不下十秒钟,才恍惚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我站起身,想做些什么(其实不是想,因为突然空白的脑子根本就来不及也没法去想),我的双脚像是被什么东西粘住了,脚底仿佛还有一双魔手在不断狠劲地挠。我迈不开步子。就那么站着,站在这幢六层高楼里,随着楼房一起左右晃动,晃动。不知道什么时间能停下来,或者和楼房一起,垮塌成一段废墟。是的,废墟。当这两个字从脑海中冒出来的时候,我便被它深深地笼罩起来了。

  然后是长时间的空白。

  那一刻,我想到了我的父母、我的妻子和女儿,想到了我身边所有的朋友和亲人。我不知道那一刻,他们是否也和一样想到了这两个字,不知道当我和这幢高楼一起变成废墟之后,他们将会伤心成什么样子,或者,说不定他们也将和我一样,在他们站立的地方变成废墟?

  后来记住了那一刻:公元2008年5月12日,下午2:28分。时间停滞。

  那一刻过后,我和我所在的楼房都幸存了下来。我的身体和这幢楼房一样安然无恙,完整如初。但我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我的内心里有一些东西已被摧毁,另一些东西却在悄然滋长。

  现在,我躺在温暖宽大的床上。我尽可能地伸开自己的四肢,就那么躺着(就像儿时躺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很快便沉沉地循入了梦乡。后来,我就真的梦到了儿时,真就躺在了绿草如茵的山坡上,我四肢伸展,双眼微闭,仿佛是要把自己整个地交给大地,又仿佛是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头顶,就是无垠的天空。其时,阳光明媚,春暖花开。

  多么美好。

 

誓与蚊子共进退

 

  起码十分钟以后,我才稍稍整理好自己纷乱的思绪,穿上衣服,赶到医院。医院大门外的草坪上聚满了人。呻吟声,哭喊声,叹息声,呼救声,重重叠叠,惊天动地。也有就那么站着或者躺着的,面色青灰,一言不发。更多的人举着手机,不停地摁着重拨键,小小的手机在耳垂和双眼之间不停来回,仿佛是要丈量出它们之间的距离。穿梭在他们之间,除了让他们看到我,知道我在,间或对他们说一句:不要慌。除此而外,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对他们说些什么。我想就是在我要他们不要慌的时候,我其实也有些底气不足,因为我和他们一样,刚刚经历了刚才的一幕,甚至也和他们一样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昔日人满为患的病房人去楼空。他是我看到的两个留守者之一。我进去的时候,他和往常一样躺在病床上,正抬起头,打量头顶的天花板,似乎是在找寻什么。他的目光那么沉静,于他而言,仿佛“那一刻”从来就不曾发生。看到我,他收回自己的目光,笑了起来。配合着沉静的目光,他无声的笑,像一朵暗夜里独自绽放的花,忘情、夺目,有一种非比寻常的感染力。

  在我之前,已有几拔同事去看过他,建议他也出去避一下。他拒绝了。我的同事于是去看望下一位留守者去了。除了看看他,征求一下他的意见,我其实也别无他法。在鬼魅的时间面前,在这样的时刻,人总是无法掩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连地震专家都无法准确预料,我们又如何能清楚地知晓,“那一刻”过后,世界即将呈现的情景呢。

  又一次,他拒绝了。不仅如此,他还微笑着反问了我一句:你都在,我怕什么?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看,蚊子!”忽然,他说。说着,他就抬手指着病房的玻璃窗口。此刻,阳光依旧灿烂,但窗外的那一遍茂密的树丛,似乎经不起阳光的暴晒,那么恹恹的,呈现出一种灰蒙蒙的色调。我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果然有几只壮硕的蚊子,正扑闪着翅膀,嗡嗡的,朝着我们所在的方向奋力翻飞,仿佛也是在逃避,或者急切地要宣告什么。

  我不明白,蚊子是否真和地震有什么关系,我甚至不能理解,为什么他非要把自己和蚊子联系在一起。后来他说,5.12中午之前,他和妻子还在病房里奋力地绞杀蚊子,甚至还燃起了蚊香驱赶呢,可那一天中午过后,它们就无缘无故地消失了。真是奇怪呢。在那些日子里,他是我遇见的唯一一个把自己与蚊子联系在一起的人。他的话,我半信半疑,更多的是惊奇。

  以后的时间里,有好几次,当人们被不时传来的余震的消息弄得惶惶然,然后逃难一般离开自己的病房的时候,我照例去看他。他依然就那么躺在床上,拿眼打量头顶的天花板,微笑着告诉我:你看,有蚊子!然后就又拒绝了和其他病人一起离开。

  我后来就特意记下了他的名字和病情:李强,32岁,双小腿粉碎性骨折。5.12灾难发生的那一天,他住院已近三月。五天以后,他就出院离开了。他所在的病房很快就又住上了新的患者,但每一次,当我走进去的时候,我眼前总是浮现出他沉静的目光,和他微笑的脸庞。他无声的笑,仿佛一朵暗夜里独自绽放的花,忘情,而且夺目。

  我突然想到,或许,在世界陡然变成废墟之前看见嗡嗡翻飞的蚊子,真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