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他有权利不听话

(2017-11-17 10:59:39)
标签:

杂谈

分类: 專欄

独自在咖啡厅里喝下午茶的时候,坐在窗边的她看见了我,主动靠过来自我介绍,说是我一位高中同学的小阿姨。和她寒喧了几句之后,满脸愁容的她对我述说了她目前的困扰。她先把家里的成员介绍了一番:丈夫是空军,两个孩子都都在念国立大学,她是服务届满二十五年,申请优退的小学老师……她一直介绍着我不认识也不在场的人,我不知道该接些什么话,只好随俗的说:「哦,妳很好命呢。」

 

「哪有啊,唉──」我一句无心的话让她满腔的苦水满溢了出来,说自己完全回归家中,本以为人生从此会轻松如意,却发现自己一点价值也没有。丈夫常把她的话当耳边风,不肯从空军退役去当民航机长,钱多又不累;孩子也不爱听她的话,考大学填志愿交男友朋友全都自行其是,她自觉得被视为是空气一般,越想越伤心,刚好看到我,便想找我聊聊:

 

「我觉得很伤心,我为他们好,他们却都不听我的话!妳不是写书的吗?可不可以教我,怎么样让他们听我的话?」

 

家里又没人误入歧途,如此优秀,瞎操什么心?我很想跟她开玩笑说:给他们吃迷魂散就行;看她那么严肃认真,表情又很悲壮,必然为这个问题困扰很久,不敢和她说笑,于是把问题先丢还她:

 

「妳的话都是百分之百正确的啰?」

 

她没料到我有此一问,犹豫了一下。「…我不敢说我都是对的…..有谁的话百分之百是对的?」

 

「确实没有。」我笑道。「那妳为什么要他们都听妳的话?听妳的话却做错了,那妳会不会为他们负责?」

 

「…..他们都是大人了,应该自己负责……」她显然也知道,没有人能为别人的生命负责,且负责两字压力太大。

 

「那为什么他们要听妳的话?」我又问。

 

她若有所悟的笑了一下。

 

我想,她只是一个面临空巢期而无所适从的母亲吧,并不是控制欲强到无边无际的女暴君。她只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自己忽然多出来的时间与自主权,所以延续着当老师时候的习惯,以为:如果家里的人都像学生一样的「听话」,她就会快乐起来。

 

其实,下意识里我们也都有「小学老师情结」,谁不希望自己亲密的人都乖巧懂事又可爱,说一不二,不要吵闹,以便于管理?如此一来,在想象中,生活就不会有冲突挣扎和沟通妥协,必然一帆风顺……

 

才怪呢,如果身边真的人人听话、处处仰仗我们的指令,我们的世界必然无聊到有点恐怖,我们的责任也必庞大到难以承担。

 

谁不曾面临情绪一日三变,谁没有经历难以抉择的时刻,谁相信自己一定不会错下决定?又有谁的今日和自己过去想的完全一样?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走到今天,也不知道自己未来却如何,却要当别人的「未来领航员」,未免夸大了自己的能力。

 

在我看来,想要身边的人听话,总像一个握不稳方向盘,把车开得东撇西拐,却口气强硬的要乘客一定要相信你的公交车司机。

 

你有权利在自己的选择中彷徨犹豫,他也有权利不听话。

 

太要求别人听话的人,常是有嘴无耳,听不见别人心中的真话。如果他并不听你的话,却也还过很挺好,那就是因为他听见自己的话,还是由他去吧。

 

控制,只能享一时平安;懂得相信,才能长久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