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填鸭教育下从来没有活口

(2017-07-20 09:11:40)
标签:

杂谈

分类: 專欄

半夜,手机上惊见某妈妈的怒吼:

 

「孩子的功课写不完,全家都无法休息。这样的教育体制,是要我们一定得去补习吗?我们并没有要成为数学天才!请把小五的数学课本还给我们!」

 

照片是:她儿子绉着眉头丶低着头一脸痛苦。

 

老师交代的数学作业太难。他本来是个成绩还不错的孩子,升上公立小学的小五之后碰到了自认为非常优秀的数学老师。这位老师扬言,小五学生在他的教导下数学程度要到国二!他放弃小五程度的课本,每天出根本还没交教过的作业:方程式与代数,学生当然不可能不教而能,家长得帮忙解题;如果家长不会,就要找人恶补。而在现在的升学评分制度下,作业也算入学期成绩⋯学生及家长当然非常焦虑。

 

妈妈说:我们一点都不想当恐龙家长,也尽量再配合学校,但问题在于功课这么满,热爱钢琴的儿子根本没办法练琴。"如果一定要把功课都写完,不是牺牲梦想就是牺牲睡眠。这样对吗?"

 

强迫孩子超前学习,比传统的填鸭更可怕。老师不思考用什么活泼的方式让孩子喜欢数学,只用超水平的作业逼孩子自行在家先学习,说穿了是方便自己在课堂上不必教得太费力。面对"超狠填鸭"揠苗助长的老师,学生只能默默受害。

 

不誏鸭子自由觅食长大的填鸭教育,在台湾换汤不换药从来没有消失过。填鸭教育下从来没有真正的活口。老师故意提高难度,打败正常孩子学数学的兴趣,使他们视数学为畏途;也让望子成龙的家长努力揠苗助长,亲手破坏了亲子和谐关系。就算有少数天才,因为填鸭教育短时间内提升程度,成为僵化体制的优胜者,但优胜者也可能受害最深:明明充满潜力,却只能在笼子里拼命越过重重栅栏,忘了求知的乐趣可以海阔天空。

 

填鸭教育,是电影饥饿游戏,大人们看他们在自己设好的布景和阻难里面互相厮杀得不亦乐乎:输的人被教育淘汰或放逐,胜利者扭曲了个性,也失去了本性。

 

也许你问我:你不就是传统教育的优胜者吗?但连优胜者都觉得这样的教育残酷而无所获,那就更加荒凉。在全力求考试优胜的同时,我们并没有时间発掘自己的能力,失去培养独立思考的空间与时间。事实上人们会引以为傲的能力,毕竟绝大部分不是在学校学得,靠的是自我茁壮。

 

宝贵青春期,能够拿来发挥自己的才能丶开发人生的乐趣,不就更好吗?舍本逐末是填鸭教育最大的弊病。我也从来不相信,强迫一个幼儿一个字写个几十遍,他的字就会变得漂亮,正如被强迫催熟的水果会好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