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吃娘粮,骂骂娘

(2017-09-12 18:11:43)
标签:

情感

杂谈

教育

时评

历史

分类: 人本视点

吃娘粮,骂骂娘

看了这个题目,你第一反应是什么?我是不孝逆子,是伤天害理的家伙,还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坏人罪人?其实,都不是,我仅仅是个人,一个有良心、有良知、有常识的正常人。我,自以为是!

我的苦命老娘,用干瘪的乳汁把我喂养大,一辈子含辛茹苦操持着家,忍饥挨饿抚养四儿长大成人,并且都帮我们成了家,其中的“恩德恩典恩情”,真的如红歌唱的哪般,“比海深,比山大”,这点“人之常情”,我这个做“教授”的长儿人,难道不知道吗?你以为我真的异化为“叫兽”了吗?!

我以为我不是,不是兽,而是人;即便是“兽”,也不会猪狗不如般,不知感恩;但是,作为“人”,不仅要像猪狗兽那样,知道“感恩”,还要明白点人该明白的“事理”;而且,必须、也只有明白了这样的“事理”,即“做人的道理”,才会真正获得那点人本有也该有的“人味”、“人情味”。

这点人该明白的“道理”,究竟是什么呢?一言以蔽之,那就是“独立意志”。你我他,每个人,说到底,都是大自然的造化,是由上帝缔造的“独立意志主体”;不仅我是,生我养我的娘,她也是,而且,是娘生的你也是,我们芸芸众生都是!都彼此彼此,之所以我是娘的儿、她是我的娘,不过都是一种随机缘分,佛经所说“机缘巧合”是也!我们彼此要感恩的,不仅仅是对方,而更该是这种“缘分”,按照天道本来导引的“真善美”普适价值指向,虔诚感谢上苍赋予我们的这份机缘!如此,才是“人缘”,才能脱离“兽界”,进入“人类”境界。

换句话说,是人,就不能只“患得患失”,仅仅停留在赤裸裸功利乃至斤斤计较急功近利层面,以利益论是非、以利益替代是非,进而唯利是图。

可悲的是,我们长期以来,特有自己“特色主义”的人性论就是——

对我有利的就是“是”,对我不利的就是“非”;对我好的,就是“朋友”,对我坏的,就是“敌人”;有奶便是娘,有利便是爷。基于此,对我好的“好人”,不仅是人,而且就是“神人”,或者“人神”;对我坏的“坏人”,甚至连人都不是,而且“猪狗不如”,都是“牛鬼蛇神”。进而,在待人处事中,“爱憎分明”——认为,“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只有无缘无故的恨”,所以,“对朋友像春天般温暖,对敌人像寒冬腊月一样残酷无情”,“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样,要么把人当“神”,要么把人当“鬼”,就是不能正常把人当“人”!

若误以为此基于“兽性”的丛林法则,乃人间“正道”,结果肯定就杯具了!按此法则,“待人处事”,你来我往、彼此彼此,你如此对我,我这般待你,结果,人斗人、人治人,从“人下人”斗到“人上人”,从“人上人”治来治去,又轮回到“人下人”,最终,必然将人类退化到原始丛林,再度回归走向“兽界”。

回到“我吃娘粮”的话题,这人之常理,就应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是:娘用干瘪乳汁把我喂养大,难道由此,我就是娘生产的“产品”,就是娘任意处置的一个“私有财产”吗?从此,她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她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她的是非就是我的是非,她的一切就是我一切,我不能有、也不应该有任何自己的……包括一定点小小不同的看法——这是什么道理?这是“有奶便是娘”的兽道理,而不是“娘是娘我是我”的人道理!

由于万恶旧社会、贫困新生活的环境压迫,苦命老娘身上凝结了不少天然“优良传统”、无可比拟善良美德,但登峰造极、物极必反,由此也从另一方面凸显出不少无知“局限性”、无以复加错位错误——这也符合儿长期受娘教导培育的“辩证法”思想。对此,作为有自己一点点看法(还不敢说什么“独立意志”)的儿子,对娘她老人家嘀嘀咕咕、说道说道,乃至情急之下嘴里还想“骂骂咧咧”,总是可以的吧?!

唉,究竟可以不可以,咱先不“辩论”,先按下不表,先耐着性子听我数落失落她老人家,再说——
        首先,儿对娘最大的意见,就是她吝啬,用我们那里土话来说,就是“太细法”。这在基层苦难老百姓那里,可不是什么“缺点”,而是有过日子样子(态度)、会过日子的难得“优点”,如果相反“大手大脚”、“好吃好喝”,倒是反而要受乡邻笑话了。而且,这也不能怨她老人家,都是苦日子给逼得的。但问题是,“万恶”的苦难日子,早已把她“逼疯”了,她的“细法劲儿”已经积劳成疾、极度成病,早已病入膏盲、不可救药——到了“来到世上活着就是为了节省东西来的”之田地,她活着,一切以节约为最高目标,为了省吃俭用,她可以什么都不顾,甚至可以自残——渴死都不舍得买瓶水喝……你说这是不是一种“罪过”?儿多次提醒娘,“有了东西不用,让它坏掉,是最大浪费!”她每次“态度”都很好,但是在行为上依然如故,我行我素,你拿她怎么办?有时气急忍不住吼(“骂”)她几句,冷静下来,儿知道娘有她的意志、她的价值观、她的人生观、她自己(活人)的道理,于是,我自己先自责自愧后悔不已起来!

其次,苦命老娘“太勤快”,勤快到不分场合、不看角色,“奋不顾身”乃至“舍生忘死”的地步。例如,她要去倒垃圾,一定要将儿子媳妇家乃至邻里门口的垃圾,都一起“帮忙”倒掉;自己已经快八十岁的人了,看到儿子家有“活”要忙,甚至不惜丢下年迈痴呆的老伴,恨不得立刻跑去“帮忙”;儿子想显摆点“孝心”,偶然接她与老大来京过个年,千叮咛万嘱托“什么也别拿”,结果接站没及到跟前,只见一个不到七十斤的小老太,身背成百斤、重如泰山的行囊,栽滚倒头,手里牵着走路不稳的老头,在列车员帮扶下,正踉踉跄跄试图自寻道路往外走……你不要说让“外人”,你让我这个做儿子的“内人”,情何以堪?!你不知死活地“勤勤恳恳为人民服务”,手脚伸得那么长,这不是故意将我们这些“被服务”对象,置于“不仁不义不是人”的兽界地狱吗?!你这是什么“别有用心”?我的亲娘唉!

其三,如果将这两个“缺点”合二而一,天衣无缝地合并在娘身上,那就更要命了;更更要命的,这不是“如果”,而是真真切切的“娘身”现实。“对自己太吝啬,对他人太慷慨”——她自己,在她心目中,简直就不是“人”,是爷爷奶奶长辈人的“丫鬟”,是公公婆婆正常娶进门的“童养媳”,是丈夫连“内人”都不是“贴身保姆”,是儿子儿媳妇的“终生长工”,是左邻右舍、亲戚朋友所有人永远也不会死的“活雷锋”,是一个苟活在基层农村唯唯诺诺战战兢兢苟延残喘的“可怜虫妇女”;反过来,除了自己的所有人,人家哪一个都活得比娘“有人样”,甚至兽界的猪狗都比娘“吃得像样”、“活得滋润”,娘觉得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运”,一种需要感恩戴德的“亏欠”,一种永远也还不完的“高利贷”,一种罪该万死的“不应该”……如此,日日夜夜生活在“苟且”里,年年月月残喘在外部阳光雨露照不到的阴暗间。虽说这也没有什么“不对”,但娘啊娘,作为你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儿子,我把这种“感觉”说出来,都不允许、不可以吗?!

算了,不多说了。三就是多,三个代表多个,不说了。总而言之,我觉得,“吃娘粮,骂骂娘”,不是不可以,而是可以的,甚至是应该的、应该被允许的。即便是站在你认为“不可以”的立场上,从酷似“以利益论是非”的“以牙还牙”角度,这也是可以的。因为娘不仅把我“喂养”大,也是把我“打骂”大的(关于娘是怎么“打骂”虐待儿子我的,由于怕娘看到敏感地伤心,此处略去万字),只允许娘“打骂”儿,就不许儿“骂骂”娘,甚至连“哭诉”几声,都不允许,都是罪过——这也太不“讲理”了吧?太不按自己讲理的“说法”讲理了吧?!

让儿苦笑不得的是,我们苟活的社会伦理、生活逻辑,这就是不仅“骨感”而且“无比丑恶”的历史现实!在我生活17年的赵村老家,以及四年及二八一十六年周游晋豫鄂鲁燕列国,特别是十八年京师大学堂职业生涯,亿万人民群众生拉硬扯,将根本就不属于“娘儿关系”的事儿,硬将它斥之为“吃娘粮,骂骂娘”的大逆不道,睁着眼睛说瞎话进行道德大批判,这样的人与事儿,多了去了,书匠在这里赖得再费口舌扯淡了,就此打住!

不用说别的,仅仅就书匠这种货真价实的“吃娘粮,妈妈娘”大逆不道行为,就已经够我吃一壶,而且吃不了兜着走了。这不?暑期在河南老家,就被我们家领导老爷子,指着鼻子臭骂了一顿:“你娘再不对,也不能那样对你娘说话!你这个不孝的狗东西!”说着,老爷子气得浑身发颤,差一点背过气来……还算万幸,否则,书匠真是罪上加罪、罪该万死!

不仅如此,日常中,不小心就被所有人,包括亲戚朋友,同行同事、同学不同志,认识的陌生的,长辈或弟子……几乎是人,都觉得书匠这样“不是人”,至少不是“正常人”作为,普遍认为是“怪人”,大多认为是“坏人”、“危险的罪人”乃至别有用心的“敌人”……搞到最后,我自己也以为我错了,我真的不是“人”——其实,内心深处,我还是觉得,我这样才是人该有的“人样子”!

唉!谁知道你?或许,神才明白,鬼才知道,但人不清楚自己是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