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指名骂人,道姓学问

(2017-09-11 16:34:43)
标签:

教育

情感

杂谈

分类: 人本管理
摘要:现在的大中小学生乃至成人,日常待人接物中“没大没小”,不仅是正常现象,还似乎很时尚、很前卫,甚至不知道陌生人间“指名道姓”,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更不知道这个词本身,在很多场合就是个贬义词。

【 省察人事   管理人本 

 

指名骂人,道姓学问

人本论坛欢迎您!

故国文化传统,君臣父子,长幼尊卑,人伦有序,体现在称谓上,其最大特色就是“为尊者讳”——古时达官贵爷、文人骚客,彼此用字称呼而不直喊其名,连乡村农夫都要按家谱字序起个所谓“官名”(正名、学名),只有最亲近的同辈,或德高望重的长辈,才可以直呼其名(小名、乳名)。

这些“封建糟粕”,虽然后来经历了大革命文化洗礼,但我们这代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当年还真的“正儿八百”当红/小/兵/红/卫/兵/长大,尤其是把这些玩意当作“四旧”大批判过,并亲手将它扫进“历史垃圾堆”的,但骨子里还是“深受毒害”的。

在我早年赵村生活记忆里,大人小孩间最恶毒的骂人话,其实并不是夹带生殖器的粗鄙咒语,而是叫喊对方长辈名字,而且喊对方家长名字时,认为喊叫的次数越多、其辈分越高越“占便宜”、占上风。例如,你喊我大大名字,我喊你爷爷名字,我就在骂战占了上风,意思是我与你爷爷是同辈,而你还是我晚辈;同样,我语速快,在统一时间段,喊你爷爷奶奶大大妈妈名字次数越多,我就觉得“特别爽”,心中“洋洋得意”。童年时期在村里,印象最深刻、心灵最受伤、最愤怒不堪的是,有些个特别“吊诡”的大人小孩,将我父亲与祖父的名字“巧妙”地连缀起来,编成很有“故事情节”的段子,来辱骂我。

我父亲名叫“文章”,与土话“刚刚”、“刚才”的语调同音;我爷爷的名字叫“木旺”,与土话“没忘”语调同音。如此,就有好事者编成段子:“(问)你多乎(啥时)来?(答)文章(刚刚)来?(又问)忘了没有?(再答)木旺(没忘)。”有时候,为了增强如此骂人效果,两个人还一唱一和,你一句我一句,声情并茂地表演,引来大伙儿哄堂大笑,而且,人越多的场合,这种骂人的群体艺术效果越……每每遇到如此侮辱,精神备受煎熬,心灵很受伤害,简直恼羞成怒,有时仅仅因此与小伙伴们掐架。

后来,上大学“农转非”后,慢慢有了点“文化”,知道了“您”与“你”的区别,以及如此此类日常指名道姓称谓的重要性,而且还意识到,里面学问大了去了。

例如,如没有“妄议”之嫌的话,你看红色经典故事片,毛主席可以称周总理“恩来啊”,或称刘主席“少奇哦”,但从来没有听后者叫前者“泽东唉”,他们必须敬重地喊前者为“主席”。当然了,当下称谓更有讲究了,只能喊“大大”了,连当年“小/平,你/好!”这样的称谓,都不合时宜了!

企业里也是一样。例如,当年联想王国中,虽然论年龄,倪光南比柳传志要大十来岁,没被三顾茅庐请进来之前,老倪平日随口喊“小柳小柳”的,进来后,就得改口叫“柳总”,以显得对“小柳”领导的尊重。

校园也差不到哪里去。现在,我们当局院长比我小五六岁,原先随嘴喊“小赖小赖”的,后来人家领导亲口自称“老赖”,随口喊我“宝元宝元”的,我不仅听着很自然很亲切,而且必须改口称“领导”或“院长”,再随便也不敢轻易喊“小赖”了,只有在私底下有些胆大妄为乃至放肆,很不礼貌地称“我们赖头怎么怎么的”,这情况还不能让领导听见,否则(影响)很“不好”!

我随便扯这些闲篇,不是吃饱了撑的,而是针对现在“世界变平了”后的年轻人,个个似乎都早已没有了这样的“国学家传”,一点点长幼尊卑的概念都没有,更把母语汉字里面所有“谦辞敬语”,都忘得干干净净了……如此情况,触景生情,因此有感而发。

多年前,与儿子偶有次一起春节逛庙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走着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喊“李宝元!”还奇怪这么多人,怎么就碰上熟人了呢,回头一看,是儿子在喊老爸我,于是眉头一皱嗔道:“这孩子,没大没小?!”儿子上前解释说:“这么多人,喊你爸爸……你听不见,只好直呼其名,你这不是听的真真的?!”事后想想,如果让我当面喊老父亲“李文章!”,我绝对喊不出口!——这就是代际文化的差异性!

书匠这一辈子,最大的心理特征就是“自卑”——深入骨髓的自卑、病入膏盲的自卑、无以复加的自卑、无地自容的自卑——真是自卑到家了。因此,长期在黑暗中摸索出了一套自我保护、不受伤害的好办法,这就是“自贬”——日常中待人接物,故意将姿态放到低得不能再低的田地,先把自己贬损到尘埃里,如此,别让再想贬损我都没有机会了,而且也不好意思再伤害我了。

而且,后来成了什么“人力资源管理学家”,“人本发展与管理”领域的所谓研究专家,又明白“低姿态做人”,其实是待人处世最基本、最普适、最高明的策略,它是基于“是人都想被人尊敬”的普适人性论和价值观,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或伟大学说。

因而,随着年龄增长,同时也觉得自己“越活越明白”,越来越越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不是尘埃嘛也是狗屁,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而且什么东西也都不是,在内心深处发自肺腑地“自轻自贱”,甚至“自我作践”。这样,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往往“没大没小”——对自己没有基本“长者”概念,来来往往时时刻刻都自称“书匠宝元”,成天嘻嘻哈哈、没大没小,这在别人看来有些“为老不尊”嫌疑,因此,“宝元”、“宝元教授”、“宝元老师”、“宝元兄”,就成了我同事、晚辈及学生对我表示亲切的通用“昵称尊号”,无论熟悉的陌生,认识的不认识的。

尽管如此,有时遇到在年龄上应该喊我“大大”乃至“爷爷”的小大学生,也莽撞地与我“称兄道弟”,免不了也有些“皱眉头”,心里也直犯嘀咕,感到“这孩子,怎么没大没小的?!”因此,出于职业习惯,又不自觉地为了尽“老师/导师”本分,有时也不免教导孩子几句。

我总觉得,无论我自己怎么自卑自轻自我作践,谦卑谦虚又谨慎,但你不能得寸进尺上杆子,对我基本的公序良俗礼貌,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不管世界如何再变平,社会有多进步,世界各国语言中的人际伦理称谓,还都是有的。例如,听说日语最难学、最难以捉摸的,就是错综复杂变幻莫测的“敬词”;早年学英语时知道,日常问候打招呼,“How do you do?”与“How are you?”,还是有场合情景对象区别的。

让人难堪的是,我们的孩子从小到大学外语,把自己母语给弄丢了,加上“独生子女”、“革命文化”等特殊特色国情,现在的大中小学生乃至成人,日常待人接物中“没大没小”,不仅是正常现象,还似乎很时尚、很前卫,甚至不知道陌生人间“指名道姓”,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更不知道这个词本身,在很多场合就是个贬义词。例如,刚从医学院毕业到校医院给老教授看病写病历,张嘴就是“你几岁了”,问得老人家目瞪口呆……这并不是笑话,也不是个案。

鉴于此,随笔此文,记之。希望我们的大中小学生晚辈,能够看到。

延伸阅读

人本宣言

人本教育宣言

书匠人本自论语

人,谁比谁傻多少?!

人,有些咋就那么傻?

量子意识与人生意义

学会认知乃教育首要功能

从学会说“对不起”开始做人

低调做人为哪般?

有方向感地努力活出人味来!

诚信是博弈内生的

理论自信哪里来?

文明自信哪里来?

这些是“正确的废话”吗?!

工作价值论

工作价值答问录(全集)

学术还是骗术?!

中国管理学研究【6】

指名骂人,道姓学问

谢谢阅读,请长按关注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教师节敏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教师节敏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