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教师节敏感!

(2017-09-09 07:24:00)
标签:

教育

时评

杂谈

情感

历史

分类: 教书读人
教师节敏感!


【 省察人事   管理人本 

 

教师节敏感!

人本论坛欢迎您!

旧话新说教师节

(自我阉割后公众号仍然群发失败版)

书匠一辈子钻在学校里没出来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可能会一抹黑走到底。不出意外,光荣退休——这是书匠余生,临近教育职业晚期最大的心愿,最高职业理想和人生目标!

自公元一九八三年正式以“教师”身份走上职业岗位,至今已经34个年头了,过过全部的33个“教师节”;但中间因要可持续从事教师职业,又不得不在两个五年教师职业间隙穿插了两个三年“计划内非在职研究生”身份,故按照教育当局行政律令规定(只有“计划外”的“在职研究生”才算工龄),按说,要到2019年才够“规定年限”,可是日前居然莫名其妙地就被单位以“从教三十年者”,开大会表彰了(我一再向上说明自己“不够”年限、不够格,前几年都是由此被“驳回”的,但人事及工会系统领导回说“没问题”,其基本意思就是“说你不够你就不够够也不够,说你够你就够不够也够”……书匠也就不再较真了,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蒙混过关,乖乖按勒令去画押参加了那么高大上的红榜表彰大会),因此开会回来后,就一直正沉浸在“无限荣光”的兴奋情绪中……要命的是,又遇上我们教育职业者一年一度的“伟大节日”,这几天从早到晚闭着眼睛、捂着耳朵、蒙着心智都可以看到听到嗅到,校园里角角落落“天真烂漫而又很实俗耐”的男女学生手捧鲜花走来送往,一个个老师被一群群学生围绕着,个个脸上无限荣光嘴里嘻嘻哈哈,一派欣欣向荣和谐美满盛世景象……虽然多年前就很不可理喻地严正声明,书匠我坚决拒绝过此职业节,但身在“花红柳绿”其中,而且又遇前所未有新/常/态,真可谓“身在江湖身不由己”,但“”嘴该早闭免开臭口”的禁忌原则,始终操守得很不到位。特别是,每临节日,往往被其“喜庆气氛”所感染,若干年来陆续写了不少我职业“节日颂文”,本来昨天想从中搜索若干,分享给大家,也算是在“落寞”中过个自己别有一番风味的怪异节日吧?!但遗憾的是,我也不知道哪个词触犯敏感神经了,再三“审核失败”群发不出去,于是,只好有认真一边揣摩着上意,一边手起刀落严肃自宫,最后就形成了这篇东西,试试看,说不定就蒙混过关“成功”了呢?神知道呢?!

据有人词源考,教师,又名:老师 ;莫名:大师;土名:(穷)教书的;洋名:替扯(teacher);雅名:先生;俗名:师傅(师父);小名(昵称):臭/老/九;拟名:蜡烛,园丁;假名:灵魂工程师;国名:教育工作者;D名:政/治/思/想/宣/传/员;匿名:首/长过节慰问对象;政名:需/监/控/者,被/统/战/对/象,皮之附毛;官名:被包办事业单位教职员工(往往不含在编人员);学名:9-10被送花者;真名:劳烦我DGRMQZXXXZ一年一度给他们送礼献花(闲话)过一天节的中式准妇孺弱势群体。

去年教师节,书匠顺口溜感言道:众徒过节送花礼,心中有数谦还义;学为人师了不起?职业各有自本分;教书不易谁容易?且教且学且珍惜!前年教师节,早上六点起床就来到隔间,一口气用了近七个小时写了那篇《理论自信哪里来?》长文,中间有两拨孩子手拿鲜花进来,我才知道今天又是我们可怜的教师过节的日子了,本来多少年前就早嘱托过他们,一定要代代口口相传地告知,书匠师父我拒绝过这个职业节,而今又在激情满状地创大作(或许是闯大祸),真怕打乱思路接不上气儿,于是就带理不睬不痛不痒地敷衍说了几句,就将他(她)们给打发走了。

这几年曾多次到一个叫“社/会/主/义/大/食/堂”吃顿饭聚餐。我真服气了,谁说中国没有市场经济传统?谁说中国没有企业家精神?谁说中国人就天生不会做生意、不会做大生意?全是胡说八道!我们中国生意人精明高明得很,而且胆大心细,什么都可以拿来做生意,什么都在手里像耍的一样变成赚钱的噱头、生意的经,这不?“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这么宏大的叙事主题、“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样敏感得不能再敏感的政史话题,都可以红/黑/色/幽/默地成为商家招揽生意的幌子、都可以成为狼吞虎咽食客们的盘中餐!你还别说,一进“大食堂”的门还真有时间穿越、回到五六年代的感觉:楼梯走廊的墙上斜贴着老一代中央领导人(似乎是七千人大会什么的?)黑白巨幅长廊合影照,所有的服务员小姑娘都带着红卫兵袖章、穿着绿军装,桌上供作使用的小茶缸全都是我们当年日常使用多年还碰得上下左右内外都掉了瓷的,满屋都是“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社/会/主/义/万/岁”之类的文/革式口号标语,为了达到历史逼真效果,店主还特意将花花绿绿的对联/单联式标语纸张给撕得掉掉挂挂的……饭菜也自然是升了级的忆苦思甜复旧版式的。

其实,从这个模拟伪装的“社/会/主/义/大/食/堂”走出来,书匠放眼看去,文、革历史现实就近在眼前,大街小巷也着实没有什么两样,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标语口号(自宫疤痕)真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打开网页,甚至还专门开设有什么“标语大全网”(自称是中国最大最全的标语口号资源网站),如果你百度一下,各种类型(而且还分模块、分行业、分条目条分缕析井井有条)的标语口号了映入眼帘,真是应有尽有让书匠这样曾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老人,也大开眼界惊得是目瞪口呆!其中,有关教师节的标语,就应有尽有(自宫刀疤),而且历年都有更新。如果你百度一下最新的,哗啦就会显示无数条,诸如(五千刀疤痕)据书匠我三十余年的职业教育经验判断,其中没/有一句是(删除……),全是(……删除)!我就纳了闷:为什么(此处删除20个字)?

在诸多歌/颂/教/师这个普通职业(往往口头上“CHG”无比,实际上“BW”之至)的标语口号中,最最让书匠不堪入耳目的就是那句“JSHWS!”据考,1985年9月10日,首个教师节庆祝大会在京师大操场举行,学生们最先自发打出的标语,由此衍生开来,后来据说还以此拍成了同名电影,广为流行。大家知道,当时特设“教师节”的大背景是:文/化/大/革/命中,教师被贬为“臭老九”,在一定程度上成了阶/级/斗/争/对/象,社会缺乏尊师重教的氛围,一些“白卷英雄”反而受到追捧;D的11届3中全会拨乱反正,但尊师重教仍未很快形成风气,殴打教师的事件时有发生。为此,京师老王校长等呼吁,通过让老师过节的形式,来解决教师职业社会地位问题,而沿袭文/革惯例,学生打出类似旧时颂词的标语口号,历史地看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斗转星移、时过境迁,在已经改革开放过去整整三十年后的今天,在教师早已在政治上成为与其他职业“平起平坐”的人民一分子、劳动大军一员后,虽然其社会经济地位依然如故地卑贱卑微不值一提,你还每年给他们这些可怜的教书匠过一次节,揭一次旧伤疤,让他们手捧鲜花听赞歌热泪盈眶落花流水,特别是在他们过劳致死短寿命的残酷职业现实面前高喊“教/师/万/岁!”这样反差效果极为恐怖的虚假口号,难道你们不觉得有些万分残忍不人性不人道吗?!而且,你想过没有:对于这样一干作为追求“思想之自由,精神之独立”的知识职业群体工作者,你用呼唤这样的口号,虚情假意地呼唤他们,这合适吗?!

因此,书匠愚见,还是算了吧!别扯闲篇了!还是理性地回归到正常状态,也不要过什么“节”了!再次呼吁有关方面,将这个莫名其妙的教师节取缔了吧!书匠觉得,还是我们新中国刚成立那会儿的政策理性平和正常!当时(1951年),教育部和全国教育工会曾宣布“五一劳动节”也是“教师节”,虽然没有实际执行,但它基于“不分高低贵贱,职业面前一律平等”的现代职业政治伦理学法则,将教师职业者视同为普通劳动者,认为“五一劳动节”也是“教师节”,这太难能可贵了!——鉴于此,书匠正儿八百建议:将目前乌七八糟、越过越乱的“教师节”立刻取缔,与“五一劳动节”合二而一,宣布“五一劳动节”就是“教师节”、就是“教师的劳动节”,除此概无他节!若能如愿,这该是多么伟大-光荣-正确的历史进步啊?!

为什么?还是多年来的老观点,主要有三:其一,古今中外,大凡“节日”,除了为某个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事件而设置的节日,还有就是某些宗教性、民俗性的节气,再就是一些针对某些特殊弱势群体的节日(自阉割150字……)因此,每逢9.10教师节,在表面风光喜庆的“乌烟”我总闻到一股“很可怜”的瘴气。其二,即使针对某些特殊弱势群体的节日,也似乎没有像“教师节”这样特别针对某个行业、职业而极端畸形煽情炒作的(此处删除250个字)其三,在我们这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人藐视规矩方圆”的社会中,尤其是具有“只要是过节,爸妈都收礼”的悠久历史文化传统之国度,在一定意义上是日益扭曲的功利人际关系之罪魁祸首(此处删除350个字)。基于以上三点理由,书匠建议干脆将“教师节”彻底取缔了,一了百了!

其实,书匠再呆,也不会呆到真的指望教育当局会取缔教师节;我再蠢,也不会蠢到真的认为教/育/腐/败就是过节的错,应试教育改革能够从取缔教师节突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不过是书匠宝元本着“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白说也要说”的无奈尴尬职业准则,为了操守自以为不能突破的“本真”职业底线,特别针对多年来教师职业“头/顶/挂/光/环,脚/底/踩/狗/屎”的名实不符现实,所发的有病呻吟、无奈感叹、嘶哑疾呼罢了!

而且,在这个数字网络扁平化的新生代,试图通过老夫子“克己复礼”的复辟倒行逆施走回头路,来拯救科举应试教育,不仅不合时宜,而且注定是行不通的。传统社会的“师道尊严”,除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传/统HQZZYSXTXC的需要,也具有“徒弟要想入行吃饭,必须师傅领你进门”的现实社会基础。但是当今社会已经完全不是这种情况了:职业大导演用几个亿弄出来的所谓“大片”,业余小青年借助电脑网络都可以几乎零成本制作;你不让我进作协当职业作家,那老子可以做网络业余写手,出了名你老爷子请我进作协,小子我还要考虑考虑再说呢!……什么“师道尊严”?早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所以,但愿社会各界举国上下能够应该以平常心看待教师职业!既不要像文/革时期那样将教师作为“臭/老/九”踩在脚下批倒批臭,也不要像文/革/后为了“拨/乱/反/正”需要特设一个什么“教/师/节”用鸡肋煲汤来抚慰臭老九们的心灵;既不要在嘴上将教师弄成什么“全/社/会/都/尊/敬/的/崇/高/职/业”、天天让民众举国上下喊着“尊/师/爱/教”语录口号,也不要看到在现实中不仅普遍拖欠工资而且连正常教师资格都不给认逼着从业者跳崖自杀;既不要通过过节不分个体情况声泪俱下地让教师装模作样为人师表光环无限,也不要放过那些禽兽不如对未成年的中小学生乃至成年的大学生开房闭门性骚扰的职业败类……

总之,让教师作为一个与其他从业者一样普普通通职业者被认可、被尊重、被善待,回归职业正道就可以了,书匠这厢有礼,给列位让我们搞莫名其妙“师/道/尊/严”过一天节的官爷神仙、爱心绅士上香磕头了!


教师节祭文回看

(原版)

:书匠一辈子钻在学校里没出来过,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可能会一抹黑走到底。自公元一九八三年正式以“教师”身份走上职业岗位,至今已经34个年头了,过过全部的33个“教师节”;但中间因要可持续从事教师职业,又不得不在两个五年教师职业间隙穿插了两个三年“计划内非在职研究生”身份,故按照教育当局行政律令规定(只有“计划外”的“在职研究生”才算工龄),按说,要到2019年才够“规定年限”,可是日前居然莫名其妙地就被单位以“从教三十年者”,开大会表彰了(我一再向上说明自己“不够”年限、不够格,前几年都是由此被“驳回”的,但人事及工会系统领导回说“没问题”,其基本意思就是“说你不够你就不够够也不够,说你够你就够不够也够”……书匠也就不再较真了,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蒙混过关,乖乖按勒令去画押参加了那么高大上的红榜表彰大会),因此开会回来后,就一直正沉浸在“无限荣光”的兴奋情绪中……明天又是我们教育职业者一年一度的“伟大节日”,这几天从早到晚闭着眼睛、捂着耳朵、蒙着心智都可以看到听到嗅到,校园里角角落落“天真烂漫而又很实俗耐”的男女学生手捧鲜花走来送往,一个个老师被一群群学生当作“核心”围绕着,个个脸上无限荣光嘴里嘻嘻哈哈,一派欣欣向荣和谐美满盛世景象……虽然多年前就很不可理喻地严正声明,书匠我坚决拒绝过此职业节,但身在“花红柳绿”其中,而且又遇前所未有新/常/态,真可谓“身在江湖身不由己”,但“”嘴该早闭免开臭口”的禁忌原则,始终操守得很不到位。特别是,每临节日,往往被其“喜庆气氛”所感染,若干年来陆续写了不少我职业“节日颂文”,现搜索若干,分享给大家,也算是在“落寞”中过个自己别有一番风味的怪异节日吧?!


教师词解

 2016-09-09 23:00:59-新浪博客

又名:老师 ;

莫名:大师;

土名:(穷)教书的;

洋名:替扯(teacher);

雅名:先生;

俗名:师傅(师父);

小名(昵称):臭老九;

拟名:蜡烛,园丁;

假名:灵魂工程师;

国名:教育工作者;

D名:政/治/思/想/宣/传/员;

匿名:首/长过节慰问对象;

政名:需/监/控/者,被/统/战/对/象,皮之附毛;

官名:被包办事业单位教职员工(往往不含在编人员);

学名:9-10被送花者;

真名:劳烦我DGRMQZXXXZ一年一度给他们送礼献花(闲话)过一天节的中式准妇孺弱势群体。

众徒过节送花礼,
心中有数谦还义。
学为人师了不起?
职业各有自本分。
教书不易谁容易?
且教且学且珍惜!
                          ——第32个教/师/节/感言记


教/师/万/岁?别了……

 2015-09-10 14:30:50-新浪博客

早上六点起床就来到隔间,一口气用了近七个小时写了那篇《理论自信哪里来?》长文,中间有两拨孩子手拿鲜花进来,我才知道今天又是我们可怜的教师过节的日子了,本来多少年前就早嘱托过他们,一定要代代口口相传地告知,书匠师父我拒绝过这个职业节,而今又在激情满状地创大作(或许是闯大祸),真怕打乱思路接不上气儿,于是就带理不睬不痛不痒地敷衍说了几句,就将他(她)们给打发走了。本来接下去是想以《为什么还是标语口号满天飞?》为题作一文,谁让这该“死”的教师节撞上我了呢?因此权且将题目改成这样,也可以乘机吸引一下眼球,否则写了白写,没人注意大家也懒得看。

日前去一个叫“社/会/主/义/大/食/堂”吃了个顿饭。我真服气了,谁说中国没有市场经济传统?谁说中国没有企业家精神?谁说中国人就天生不会做生意、不会做大生意?全是胡说八道!我们中国生意人精明高明得很,而且胆大心细,什么都可以拿来做生意,什么都在手里像耍的一样变成赚钱的噱头、生意的经,这不?“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这么宏大的叙事主题、“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样敏感得不能再敏感的政史话题,都可以红/黑/色/幽/默地成为商家招揽生意的幌子、都可以成为狼吞虎咽食客们的盘中餐!你还别说,一进“大食堂”的门还真有时间穿越、回到五六年代的感觉:楼梯走廊的墙上斜贴着老一代中央领导人(似乎是七千人大会什么的?)黑白巨幅长廊合影照,所有的服务员小姑娘都带着红卫兵袖章、穿着绿军装,桌上供作使用的小茶缸全都是我们当年日常使用多年还碰得上下左右内外都掉了瓷的,满屋都是“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社/会/主/义/万/岁”之类的文/革式口号标语,为了达到历史逼真效果,店主还特意将花花绿绿的对联/单联式标语纸张给撕得掉掉挂挂的……饭菜也自然是升了级的忆苦思甜复旧版式的。

其实,从这个模拟伪装的“社/会/主/义/大/食/堂”走出来,书匠放眼看去,文、革历史现实就近在眼前,大街小巷也着实没有什么两样,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标语口号,什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啦,什么“城/市/精/神”啦,什么“三/严/三/实/三/个/全/覆/盖”啦……真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打开网页,甚至还专门开设有什么“标语大全网”(自称是中国最大最全的标语口号资源网站),如果你百度一下,各种类型(而且还分模块、分行业、分条目条分缕析井井有条)的标语口号了映入眼帘,真是应有尽有让书匠这样曾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老人,也大开眼界惊得是目瞪口呆!其中,有关学校的标语,就有2015大学开学迎新标语、幼儿园招生宣传标语、经典励志标语、学校励志标语、双高双普宣传标语、幼儿园亲子运动会班级口号、幼儿园亲子运动会活动标语口号、诚信考试的宣传标语、幼儿园宣传标语、教室墙贴励志标语等各种林林总总的大全集锦。

专门关于“教/师/节”的宣传标语口号,也到处都是,而且历年都有更新。如果你百度2015年最新的,哗啦就会显示无数条,诸如:“知理达理讲理世上真理千秋在,悟道行道传道天下公道万代存!”、“恩师开启智慧门展示风光美景,学子始见新天地奔向远大前程!”、“讲真理,育英才,无悔杏坛事业;捧丹心,燃蜡炬,有缘光彩人生!”、“向人民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致以崇高的敬意!”、“办好人民满意教育,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贡献!”、“继承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弘扬尊师重教社会美德!”、“晨曦细雨育桃李,金秋硕果慰园丁!”、“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崇高的职业!”、“继承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弘扬尊师重教社会美德!”、“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道无形,却经风雨传千载,积如山重;师淡泊,皆是尘灰披两肩,备受人尊!”、“执教育人,甘做人梯,以人为本人才俊;从师倡德,常垂德范,立德当先德望高!”、“传道解惑茹苦含辛,似蜡炬春蚕风尚;树人培才鞠躬尽瘁,如苍松翠柏情操!”、“争当育人模范,勇为教学专家!”、“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大力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优先发展教育,率先发展教育,加快发展教育,科学发展教育!”……据书匠我三十余年的职业教育经验判断,其中没/有一句是实实在在的真/话/实/话/实/在/话,全是套/话/空/话/假/话/忽/悠/话!我就纳了闷:为什么这种显然属于假/大/空/懒/政/行/为的标语口号式政思宣老套路,几十年甚至近百年如一日就不能上点层次格调改改样子呢?

在诸多歌/颂/教/师这个普通职业(往往口头上“崇高”无比,实际上“卑微”之至)的标语口号中,最最让书匠不堪入耳目的就是那句“教/师/万/岁!”据考,1985年9月10日,首个教师节庆祝大会在京师大操场举行,学生们最先自发打出“教/师/万/岁”的标语,由此衍生开来,后来据说还以此拍成了同名电影,广为流行。大家知道,当时特设“教师节”的大背景是:文/化/大/革/命中,教师被贬为“臭老九”,在一定程度上成了阶/级/斗/争/对/象,社会缺乏尊师重教的氛围,一些“白卷英雄”反而受到追捧;D的11届3中全会拨乱反正,但尊师重教仍未很快形成风气,殴打教师的事件时有发生。为此,京师老王校长等呼吁,通过让老师过节的形式,来解决教师职业社会地位问题,而沿袭文/革惯例,学生打出类似旧时颂词的“教/师/万/岁!”标语口号,历史地看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斗转星移、时过境迁,在已经改革开放过去整整三十年后的今天,在教师早已在政治上成为与其他职业“平起平坐”的人民一分子、劳动大军一员后,虽然其社会经济地位依然如故地卑贱卑微不值一提,你还每年给他们这些可怜的教书匠过一次节,揭一次旧伤疤,让他们手捧鲜花听赞歌热泪盈眶落花流水,特别是在他们过劳致死短寿命的残酷职业现实面前高喊“教/师/万/岁!”这样反差效果极为恐怖的虚假口号,难道你们不觉得有些万分残忍不人性不人道吗?!而且,你想过没有:对于这样一干作为追求“思想之自由,精神之独立”的知识职业群体工作者,你用呼唤伟/大/领/袖、封/建/皇/帝的口号,虚情假意地呼唤他们,这合适吗?!

因此,书匠愚见,还是算了吧!别扯闲篇了!还是理性地回归到正常状态,也不要过什么“节”了!再次呼吁有关方面,将这个莫名其妙的教师节取缔了吧!书匠觉得,还是我们新中国刚成立那会儿的政策理性平和正常!当时(1951年),教育部和全国教育工会曾宣布“五一劳动节”也是“教师节”,虽然没有实际执行,但它基于“不分高低贵贱,职业面前一律平等”的现代职业政治伦理学法则,将教师职业者视同为普通劳动者,认为“五一劳动节”也是“教师节”,这太难能可贵了!——鉴于此,书匠正儿八百建议:将目前乌七八糟、越过越乱的“教师节”立刻取缔,与“五一劳动节”合二而一,宣布“五一劳动节”就是“教师节”、就是“教师的劳动节”,除此概无他节!若能如愿,这该是多么伟大光荣正确的历史进步啊?!


教改可否从QD教师节启动?

 2013-09-06 13:46:43

为什么?还是多年来的老观点,主要有三:

其一,古今中外,大凡“节日”,除了为某个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事件而设置的节日,还有就是某些宗教性、民俗性的节气,再就是一些针对某些特殊弱势群体的节日,如“五一”劳动节、“三八”妇女节、“六一”儿童节,就连所谓“母亲节”、“父亲节”什么的,都是属于这一类,都是针对的“弱势群体”,大家想想,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好像没听说过什么“总/统/节”、“领/导/节”什么的;也没有什么“老/子/节”、“老/爷/节”、“儿子节”(随便说一句,在中华优秀文化传到了我们今天独生子女,“儿子”就是老子、“孙子”就是老爷)……因此,每逢9.10教师节,在表面风光喜庆的“乌烟”我总闻到一股“很可怜”的瘴气。

其二,即使针对某些特殊弱势群体的节日,如“五一”劳动节也好,“三八”妇女节也罢,以及国际上共识的“护士节”、“记者节”等外,在中国似乎没有像“教师节”这样特别针对某个行业、职业而极端畸形煽情炒作的。博主认为,即使为特殊行业职业设置节日,不管出于什么动机和目的,是因为他们“崇高神圣”还是因为他们收入水平低、老被拖欠克扣工资“很可怜”,都是在职业政治学、职业伦理学和现代职业制度逻辑上“站着不脚的”、“不公正”、“混账”或“反动”的。如果说,你们教师职业是“神圣的”、“崇高的”,那是不是说,我们做工人、农民、医生、律师、公务员的……都是“卑贱的”、“崇低的”;你们教师过节是因为“很可怜”,那我们工人、农民、医生、律师、公务员……哪个不“可怜”?很多职业甚至比你们“更可怜”。沿此逻辑,你们可以过“教师节”,我们难道过各自的“工人节”、“农民节”、“医生节”……吗?如此这般,一年365天我们天天过节都过不过来啊,“人人都有节、是人都过节、日日有人节”……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混乱局面!

其三,在我们这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人藐视规矩方圆”的社会中,尤其是具有“只要是过节,爸妈都收礼”的悠久历史文化传统之国度,在一定意义上是日益扭曲的功利人际关系之罪魁祸首。只要是过节,哪怕是作为所谓“人类灵魂工程师”(特别说明,这本身也是一个最不靠谱的职业敬辞)的人民教师,他们也是“人”,哪怕他们是“可怜之人”,要知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更不要说教师队伍中不崇高、很崇低的“俗人”乃至“败类”并不比其他行业或职业群体中的“害群之马”少多少。他们这么一“过节”,必“收礼”,而只要是“礼”,从一张“贺卡”到百千万元“礼物”、“礼金”,往往是“没有轻重的”;而且,既然是“过节”,不管是情愿不情愿的、感恩不感恩的、主动被动的、出于真心敬师还是虚情假意功利算计的,学生家长学业职业压力都很大,还被逼无奈交际脑汁捉摸着怎么给老师送礼、送什么样的礼、送多少礼,而老师这厢,无论躲到办公室还是家里,往往应接不暇、万分尴尬,在繁忙的教学工作压力下,还要拿出时间精力来应酬,左右为难搞不清收不收、收多少收谁的不收谁的,不收谁的谁难受(不收谁的谁害怕)……如此一来,特别是在我们目前学历应试教育大行其道、优质教育资源高度稀缺的大环境下,加上这教师职业直接涉及“代际文化传承”大业,千万教师如此这般过节必然导致一连串负面的连锁反应,以及行业性职业性群体性腐败,是非常非常非常可怕的……这些年来,教育腐败行为越来越多,不能说与教师节没有关系。

基于以上三点理由,书匠建议干脆将“教师节”彻底取缔了,一了百了!


教师职业的名与实

 2013-09-08 09:22:50-新浪博客

日前,看到关于调整教师节的新闻,也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写了那篇有关取缔教师节建议的博文。不想,立刻被编辑推荐,引来如潮评议。认真看过网友评议,发现除少数质疑外,绝大多数评论的网友,还是理解博主良苦用心的。

其实,书匠再呆,也不会呆到真的指望教育当局会取缔教师节;宝元再蠢,也不会蠢到真的认为教/育/腐/败就是过节的错,应试教育改革能够从取缔教师节突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不过是书匠宝元本着“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白说也要说”的无奈尴尬职业准则,为了操守自以为不能突破的“本真”职业底线,特别针对多年来教师职业“头顶挂光环,脚底踩狗屎”的名实不符现实,所发的有病呻吟、无奈感叹、嘶哑疾呼罢了!

而且,在这个数字网络扁平化的新生代,试图通过老夫子“克己复礼”的复辟倒行逆施走回头路,来拯救中国教育、实现文化复兴“中/国/梦”,不仅不合时宜,而且注定是行不通的。传统社会的“师道尊严”,除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传/统HQZZYSXTXC的需要,也具有“徒弟要想入行吃饭,必须师傅领你进门”的现实社会基础。但是当今社会已经完全不是这种情况了:职业大导演用几个亿弄出来的所谓“大片”,业余小青年借助电脑网络都可以几乎零成本制作;你不让我进作协当职业作家,那老子可以做网络业余写手,出了名你老爷子请我进作协,小子我还要考虑考虑再说呢!……什么“师道尊严”,见鬼去吧!

所以,但愿社会各界举国上下能够应该以平常心看待教师职业!既不要像文/革时期那样将教师作为“臭老九”踩在脚下批倒批臭,也不要像文/革后为了“拨乱反正”需要特设一个什么“教师节”用鸡肋煲汤来抚慰臭老九们的心灵;既不要在嘴上将教师弄成什么“全社会都尊敬的崇高职业”、天天让民众举国上下喊着“尊师爱教”语录口号,也不要看到在现实中不仅普遍拖欠工资而且连正常教师资格都不给认逼着从业者跳崖自杀;既不要通过过节不分个体情况声泪俱下地让教师装模作样为人师表光环无限,也不要放过那些禽兽不如对未成年的中小学生乃至成年的大学生开房闭门性骚扰的职业败类……总之,让教师作为一个与其他从业者一样普普通通职业者被认可、被尊重、被善待,回归职业正道就可以了,书匠这厢有礼,给列位让我们搞莫名其妙“师道尊严”过一天节的官僚神仙、爱心绅士上香磕头了!

但是,为了消除正经人士的误会,现摘录博主去年出版的一本有关职业生涯管理的书中一段关于教师职业定位及其现实中名实不符困境的文字,放在这里与大家分享,借着当下要过节还没过节、要不要过节、怎么纠结着过节这样一个乌烟瘴气乱糟糟的氛围,特将这个问题提出来,让我们业界内外的各方人士都来思考一下“教育是什么?教师是什么?什么是好的教师?什么是真的教育?教师职业的名与实在中国情景下究竟是怎么拧巴纠结在一起的?……”这样一系列德鲁克式的大是大非问题!


乌/烟/瘴/气/教/师/节

 2012-09-10 09:06:08-新浪博客

抱歉,这个题目有点非主流,尤其是对不住那些怀着一颗纯真的感恩心回来看老师的学生们。(此处删除820字)在我们这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人藐视规矩方圆”的社会中,尤其是具有“只要是过节,爸妈都收礼”的悠久历史文化传统之国度,在一定意义上是日益扭曲的功利人际关系之罪魁祸首。只要是过节,哪怕是作为所谓“人类灵魂工程师”(特别说明,这本身也是一个最不靠谱的职业敬辞)的人民教师,他们也是“人”,哪怕他们是“可怜之人”,要知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更不要说教师队伍中不崇高、很崇低的“俗人”乃至“败类”并不比其他行业或职业群体中的“害群之马”少多少。他们这么一“过节”,必“收礼”,而只要是“礼”,从一张“贺卡”到百千万元“礼物”、“礼金”,往往是“没有轻重的”;而且,既然是“过节”,不管是情愿不情愿的、感恩不感恩的、主动被动的、出于真心敬师还是虚情假意功利算计的,学生家长学业职业压力都很大,还被逼无奈交际脑汁捉摸着怎么给老师送礼、送什么样的礼、送多少礼,而老师这厢,无论躲到办公室还是家里,往往应接不暇、万分尴尬,在繁忙的教学工作压力下,还要拿出时间精力来应酬,左右为难搞不清收不收、收多少收谁的不收谁的,不收谁的谁难受(不收谁的谁害怕)……如此一来,特别是在我们目前学历应试教育大行其道、优质教育资源高度稀缺的大环境下,加上这教师职业直接涉及“代际文化传承”大业,千万教师如此这般过节必然导致一连串负面的连锁反应,以及行业性职业性群体性腐败,是非常非常非常可怕的!!!这些年教育腐败行为越来越多,不能说与教师节没有关系。也是因为这般考虑,近年来我对我的学生宣称“坚决不过节”,甚至有过将兴冲冲但战兢兢的送礼学生给骂回去的“恶劣行径”,但是最后还是“坚决”不起来,妥协退让,只允许“没有(利害)关系”的毕业学生回来“看我”或只接受“不认识”(教过但“对不上号”)送贺卡或纸花……就是这样,最后闹得我也是“死去活来”、“又快乐又郁闷”的,到头来“昏头黑脑”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人……因此,说/教/师/节“乌/烟/瘴/气”,不仅是有道理的,而且一点也不过分,甚至可以说无比贴切。

 

延伸阅读

人本宣言

人本教育宣言

书匠人本自论语

人,谁比谁傻多少?!

人,有些咋就那么傻?

量子意识与人生意义

学会认知乃教育首要功能

从学会说“对不起”开始做人

低调做人为哪般?

有方向感地努力活出人味来!

诚信是博弈内生的

理论自信哪里来?

文明自信哪里来?

这些是“正确的废话”吗?!

工作价值论

工作价值答问录(全集)

学术还是骗术?!

中国管理学研究【6】

教师节敏感!

谢谢阅读,请长按关注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