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何留洋华人多爱国?

(2016-11-07 02:44:43)
分类: 人事天命
为何留洋华人多爱国?

        七十年来新华梦,一波三折多轮回;特色主义设障碍,里通外国摆度轮。文革旧常态老年代,“里通外国”曾经是大罪;改革开放新时代,“里通外国”乃时髦荣耀;近年旧来新常态,“里通外国”者表现得最爱国。世事难料有轮回,留洋华人爱国贼。
        多少年来,看着身边来来去去这些“里通外国者”,进出国门比自己回村还频繁,进进出出疆土门槛如履平地,书匠我辈——这些想“里通外国”而不能,没有机会和条件,被死死锁定在雾霾弥漫的土地上,无处可逃的草民百姓小人,其处境最为尴尬无奈:与这些跳进跳出、左右逢源、来去从容、有地可逃、吃里扒外的“浪人爱国贼们”相比,我们这群大众反倒成了一个似乎最没有“爱国心”还有些“忘恩负义”嫌疑的土生土长中国居民。
        据书匠感同身受观察,遥望海外隔雾看花,发现有留洋背景的华人,包括留在欧美的,特别是已经海归的,在“爱国”的问题上都表现得“异常敏感”,小心谨慎或谨小慎微,大多对我神州新华祖国还“一往情深”,往往有一种无比崇拜眷恋自豪的“爱”,不少成为一听对他的祖国母亲说个“不”字就会立刻暴跳如雷跟你死掐的“爱国贼”之三个代表。对此现象,土老帽书匠我痛定思痛研究再三,在无比惊异奇怪中得出了一点都也不奇怪的实证结论。
        首先,虽然书匠几乎没跨出过国门(偶有一两次溜达越过界),但经常走出家门,做过离开老乡农转非进城的“海内游子”,因此,完全可以感同身受那些里通外国进出国门如履平地的“海外游子”或“海归浪子”及其爱家乡母国拳拳之心。想当年,书匠也与同代人一样,将“活着到首都北京觐见伟大领袖毛主席”作为人生最大终极目标,甚至为此将双腿跑残,虽然17岁前从没走出过苦不堪言的家乡穷窝,直到伟大领袖都已经躺倒在天安门广场上了也没能亲眼看到“天安门上太阳升”实现人生夙愿,但托他老人家地下有灵的福,书匠幸运赶上了“改革开放”新时代而终于走出了家门,于1979年到太原上大学并平生第一次在家外过了个差一点饿死的年,次年暑假就有个免费飞到首都北京实现终生夙愿的天赐良机,但那档口作为“海内游子”思乡心切到归心似箭情愫,竟然压过了从小口口声声说唱“我爱北京天安门”的爱心……将心比心,不少里通外国的“海外游子”,之所以表现出那么金子般闪闪发亮的“爱国心”,大致与书匠当年拳拳思乡的心情也差不了多少,其实如果他真回到母国家乡土窝,那种感觉立马就消失殆尽,也与我这出不去的土老帽成天怨声载道唧唧歪的坏心情相比,也好不能哪里去,说不定在外面开了眼界,其真诚“爱(国)心”还不如无处可逃的哥们儿呢!
        其次,能够有机会“里通外国”者,真正能够留在海外融入欧美文化在洋土地上厮混下来的,其实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少之又少,大多数不过留学海外穿个马甲镀点金,不少所谓“访问学者”也不过是走马看花,与到海外扫货观光旅游回来显摆的大妈差不多。这些留洋华人,包括能够在欧美帝国主义那里厮混十余年或数十年,甚或拿了绿卡已经成为美国人或美国人他爹妈的,摸爬滚打到头来大都还是处于人家洋文化的边缘地带,而且在心理上感到备受“歧视”,在内心深处还感到无比屈辱、万分窝囊;但是,如果能够穿着洋马甲回到国内,立马就是高我们这些土老帽一等或N等的“人上人”,那感觉自然是无比自豪、无尚荣光、无限美好的了,于是乎,从内心深处生发出一种“做中国人真好!”的莫名爱国情愫来,这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儿,对此,以同理心应该完全能够理解的。
        进一步深入条分缕析,多爱国的海归华人大致有这样几个档次类别:一是国家通过“千百万人计划”或各种“人才工程”,用重金或各种优惠政策引进的所谓“高端领军人才”,这帮人回来所享受的国宾礼遇及由此而生的“爱国心”,你只要连想一下美籍华人杨老爷子怎么在国内挽着翁小美人的手到处招摇过市之活灵活现情景,就一目了然自不必说了;二是在国外做一年半载短期“访问学者”回来的年长者,或一口气升学并留学海外终于经过N年寒窗苦读成才、戴上了博士帽回来的年青学人,由于身上有正宗洋马甲或镀过金,回来以后金光闪闪用耀眼光环刺目照土人,其作为“人上人”之“爱国情怀”油然而生,似乎也自不必说;三是非名牌、非正宗甚或野鸡大学毕业,或者在海外啃老多年什么名堂都没有,回来后真的成了“海龟海带(待)”,即便是这个群体,至少也可以通过“跨语言优势”掩盖“跨文化劣势”去压倒我们这些土老鳖们一头,这种情形你可以通过天津卫视“非你莫属”节目上那个叫刘莉莉的海龟女用莎士比亚“英雄双行体”和流利外语将主持人张晓刚调戏得恼羞成怒之娱乐事件,窥见全豹一斑;四是到海外用公款考察学习的贪官污吏们,或用暴发钱财扫货观光旅游回来的大爷大妈,或拿着父母血汗钱在外边吃喝玩乐了一圈回来的纨绔子弟,即便是这群孙子大爷,也有在没有机会“里通外国”的我等土著面前,足够大肆张扬显摆一番的资本。
        总而言之,在我们这个从来都崇洋媚外(有时在形式上变异表现为盲目排外)、口头上强调“特色主义”其实个个竞相攀比“国际洋化”程度的神奇国度里,土生洋长出一群群披着“爱国者”羊皮实际上比谁骨子里都崇洋爱美的“浪人爱国贼”,甚至在国内连大学都没考上就留学海外成十年学成回国的八零后男女洋博士都能够用流利的英语出口成章说着文革官话套话P话,这都是不足为奇、见怪不怪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
后一篇:陈丹青傻语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陈丹青傻语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