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先清
黄先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824
  • 关注人气:6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 诗选

(2011-10-26 08:51:56)
标签:

转载

分类: 杂言

[转载]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 <wbr>诗选



诺贝尔文学院刚刚宣布,将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Tomas Transtromer),授予的颁奖词称,通过他浓缩而清澈的描写,他的作品给了现实一个新途径接近现实。

 

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二十世纪瑞典著名诗人,1954年出版第一本诗集《诗十七首》,引起瑞典诗坛轰动,成为五十年代瑞典诗坛上的一件大事,成名后又陆续出版诗集《路上的秘密》(1958)、《完成一半的天堂》(1962)、《钟声与辙迹》(1966)、《在黑暗中观看》(1970)、《路径》(1973)、《真理障碍物》(1978)及《狂野的市场》(1983)、《给生者与死者》(1989)、《悲哀的威尼斯平底船》(1996)等多卷,先后获得了多种国际国内文学奖。


--------------------------------------------------------------------------------

路上的秘密


日光落在一个睡者的脸上。
他的梦更加生动
但他没有醒来。

黑暗落在一个在不耐烦的
太阳强光中行走于他人中间的
人的脸上。

天色如一场骤雨突然转暗。
我站在容纳每一时刻的屋里--蝴蝶博物馆。

阳光依然强烈如初。
它那不耐烦的画笔正描绘着世界。

 

董继平译


--------------------------------------------------------------------------------

辙迹


凌晨两点:月光。火车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个远远的镇子的点点星火
在地平线上冷冷地闪忽不定。

当一个人在梦中走得如此之深
当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际,
他绝不会想起他在那里。

或者当一个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变成某些闪忽的火花,蜂群,
虚弱而寒冷于地平线上。

火车完全静止不动。
两点:强烈的月光,稀疏的星星。

 

董继平译


--------------------------------------------------------------------------------

完成一半的天堂


悲观中断其行程。
痛苦中断其行程。
秃鹰中断其飞翔。

热切的光芒涌流而出,
就连鬼魂也畅饮一番。

我们的绘画看见日光,
我们的冰期画室的红色之兽。

万物开始四处环顾,
我们数以百计在阳光中行走。

每个人都是通向一个适合
每个人的房间的半开之门。

无穷的地面在我们脚下。

水在树林间闪耀着。

湖泊是一个嵌入大地的窗户。

 

董继平译


--------------------------------------------------------------------------------

挽歌


我打开第一道门。
这是一个阳光照亮的大房间。
一辆沉重的小车在外面驶过
使瓷器颤抖。

我打开二号门。
朋友!你饮下一些黑暗
而变得明显可见。

三号门。一个狭窄的旅馆房间。
朝向一条小巷的景观。
一根灯柱在沥青上闪耀。
经历,它美丽的熔渣。

 

董继平译


--------------------------------------------------------------------------------

尾曲


我象一只抓钩在世界的地板上拖曳而过。
我无需抓住一切东西。
疲倦的愤怒,闪亮的屈从。
执行者收集石头,上帝在沙滩上写字。

静悄悄的房间。
家具在月光中看起来准备好猝然爆发。
我穿过一片空铠甲的森林
慢慢走进自己。

 

董继平译


--------------------------------------------------------------------------------

序曲


醒悟是梦中往外跳伞
摆脱令人窒息的旋涡
漫游者向早晨绿色的地带降落
万物燃烧。他察觉——用云雀飞翔的
姿势——稠密树根
那无数盏灯在地底下摇晃。但地上
苍翠——以热带风姿——站着
举着手臂,聆听
无形的抽水机的节奏。他
坠入夏天,坠入
夏天眩目的坑洞,坠入
在太阳火炉下抖颤的
湿绿脉管的棋盘。于是停住
这穿越瞬间的直线,翅膀张开
急流上鱼鹰的栖歇
青铜时代的小号
不安的旋律
悬挂在深渊上空

晨光中,知觉把握住世界
像手抓住一块太阳般温暖的石头
漫游者站在树下。当
穿过死亡的旋涡
可有一片巨光在他头顶上铺展?

 

李笠译


--------------------------------------------------------------------------------

果戈理
 

夹克破旧,像一群饿狼
脸,像一块大理石碎片
坐在信堆里,坐在
嘲笑和过失喧嚣的林中
哦,心脏似一页纸吹过冷漠的过道

此刻,落日像狐狸悄悄走过这片土地
瞬息点燃荒草
天空充满了蹄角,天空下
影子般的马车
穿过父亲灯火辉煌的庄园

彼得堡和毁灭位于同一纬度
(你从斜塔上看见)
这身穿大衣的可怜虫
像海蜇在冰冻的街巷漂游

这里,像往日被笑声的兽群围住
他陷入饥饿的利爪
但群兽早已走入高出树木生长的地带

人群摇晃的桌子
看,外面,黑暗正烙着一条灵魂的银河
登上你的火马车吧,离开这国家!

 

李笠译


--------------------------------------------------------------------------------

愤激的沉思
 

风暴让风车展翅飞翔
在夜的黑暗里碾磨着空虚——你
因同样的法则失眠
灰鲨肚皮是你那虚弱的灯

朦胧的记忆沉入海底
在那里僵滞成陌生的雕塑——你
的拐杖被海藻弄绿
走入大海的人返回时僵硬

 

李笠译


--------------------------------------------------------------------------------

早晨与入口


海鸥,太阳船长,掌着自己的舵
它下面是海水
世界仍打着瞌睡,像水底
斑驳的石头
不能解说的日子。日子——
像阿兹特克族的文字!

音乐。我被绑在
它的挂毯上,高举
手臂——像民间艺术里的
形象

 

李笠译


--------------------------------------------------------------------------------

冰雪消融


早晨的空气留下邮票灼烧的信件
冰雪闪耀,负担减轻——一公斤只有七两

太阳离冰很远,在冷暖交界处飞舞
风像推着童车在慢慢地走着

全家倾巢而出,看久违的蓝天
我们置身在传奇故事的第一章里

衣帽上的阳光像黄蜂身上的花粉
阳光在“冬天”的名字上坐着,坐到冬天消隐

雪中的圆木静物画使我深思,我问:
“你们想跟我去童年吗?”它们说:“去”

灌木中词在用新的语言嘀咕:
“元音是蓝天,辅音是黑枝杈,它们在雪中漫谈”

但穿轰鸣之裙鞠躬的喷气式飞机
使大地的宁静百倍地生长

 

李笠译


--------------------------------------------------------------------------------

宫殿


我们走进去。惟一的大厅
空寂。地板光滑
像一座被弃置的溜冰场
门关着。空气灰暗

墙上的画。我们看见
无力拥挤着的图像:乌龟
秤砣,鱼,喑哑世界里
那些搏斗的形象

一尊雕塑被放在这片空虚里:
一匹马站在大厅的中央
我们被空虚抓住时
才注意到马的存在

比海螺的呼啸更弱的
城市的喧杂和话音
围绕这间空屋
叫嚣着在寻找权力

还有其它东西,黑暗物
它们在感官的五道
门槛前停下脚步沙子流入静静的沙漏

是走动的时候。我们
走向那匹马。它很大
黑得像铁。帝王消失时
留下的权力化身

那匹马说:“我是惟一的
我甩掉了骑在我身上的空虚
这是我的棚。我在慢慢生长
我吞噬着这里的荒寂。”

 

李笠译


--------------------------------------------------------------------------------

半完成的天空


懦弱中断自己的行程
恐惧中断自己的行程
兀鹰中断自己的翱翔

急切的光迸溅而出
连鬼魂也品尝了一口

我们的画出现在白昼
我们冰川时期画室的红色的野兽

一切开始环视
我们成群结队地走入阳光

每个人都是半开着的门
通往一间共有的房屋

无垠的大地在我们的脚下

水在树林间闪烁

湖泊是对着地球的窗户

 

李笠译


--------------------------------------------------------------------------------

论历史


一

三月的一天我到湖边聆听
冰像天空一样蓝,在阳光下破裂
而阳光也在冰被下的麦克风里低语
喧响,膨胀。仿佛有人在远处掀动着床单
这就像历史:我们的现在。我们下沉,我们静听


二

大会像飞舞的岛屿逼近,相撞……
然后:一条抖颤的妥协的长桥
车辆将在那里行驶,在星星下

在被扔入空虚没有出生
米一样匿名的苍白的脸下

1926年歌德扮成纪德游历非洲,目睹了一切
死后才能看到的东西使真相大白
一幢大楼在阿尔及利亚新闻
播出时出现。大楼的窗子黑着
只有一扇例外:你看见德雷福斯
的面孔

四

激进和反动生活在不幸的婚姻里
互相改变,互相依赖
作为它们的孩子我们必须挣脱
每个问题都在用自己的语言叫喊
请像警犬那样在真理走过的地方摸索!

离房屋不远的树林里
一份充满奇闻的报纸已躺了几个月
它在风雨的昼夜里衰老
变成一棵植物,一只白菜头,和大地融成一体
如同一个记忆渐渐变成你自己

 

李笠译


--------------------------------------------------------------------------------

打开和关闭的屋子


有人专把世界当做手套来体验
他白天休息一阵,脱下手套,把它们放在书架上
手套突然变大,舒展身体
用黑暗填满整间房屋

漆黑的房屋在春风中站着
“大赦。”低语在草中走动:“大赦。”
一个小男孩在奔跑
捏着一根斜向天空的隐形的线
他狂野的未来之梦
像一只比郊区更大的风筝在飞

从高处能看见远方无边的蓝色针叶地毯
那里云影静静地站着
不,在飞

 

李笠译


--------------------------------------------------------------------------------

书柜


它是从死者的屋里弄来的。在我放入沉重的新书前——精装本——空了几天,空着。我因此把深渊放了进来。某种东西从底下到来,缓慢但不可阻挡地上升,像一根大水银柱里的水银。你无法转身离去。

黑暗的册子,紧闭的面孔。他们像站在分界线弗里德里希大街上的阿尔及利亚人,等待人民警察检查护照。我的护照很久以前已和玻璃盒子放在一起。柏林那天的雾也在柜子里面。这里有一种年迈的绝望,含有帕生达尔大战和凡尔赛条约的滋味。比这滋味更老。黑色、沉重的书籍——等一会儿再说它们——它们其实是一种护照,厚得足以在数百年内收集如此多的图章。人当然不会携带这些沉重的行李,在他上路前,在他终于……

旧历史学家也在那里,他们得站起身,看我的家庭。没有话音,但嘴唇在玻璃背后不停地挪动,你会想到一个老掉牙的官僚机构(现在已被一个鬼故事盯上)。一幢大楼,金框玻璃后挂着死者的肖像,某个早晨玻璃内侧结满了哈气。肖像在夜间开始呼吸起来。

但玻璃柜更为奇特。目光横跨过分界线!一层闪光的薄膜,一条房屋必须映照的黑河上发光的薄膜。你无法转身离去。

 

李笠译


--------------------------------------------------------------------------------

1966年——写于冰雪消融中


奔腾,奔腾的流水轰响古老的催眠
小河淹没了废车场。在面具背后闪耀
我紧紧抓住桥栏
桥:一只驶过死亡的大铁鸟

 

李笠译


--------------------------------------------------------------------------------

站岗


我被指令站在石堆里
像铁器时代高贵的尸体
其他人留在帐篷内,熟睡
舒展成轮子的辐条

炉子主宰着帐篷:一条巨蛇
在嘶嘶吞食着火球
但外面:寂静,春夜
在等待光明的寒石中停留

这里,寒冷。我开始
巫师般飞翔,飞入她
带游泳衣痕迹的躯体——
我们在阳光下,苔衣温暖
我沿着温暖的瞬间翻滚
但却无法久留
哨声穿过天空,将我召回
我在石堆里爬着。此时,此地

任务:人到则心到即使扮演严肃滑稽的
角色——我就是
世界创造自身的地方

天亮了。稀疏的树干
获得了色彩,霜打的春花
排列成一队,静静走动
寻找着夜里的失踪者

但人到则心到。等一下
我焦虑不安,顽固,困惑
将发生的事件,它们早已发生!
我能感到。它们在外面:

路卡外一群喧嚣的人
他们只能一个挨一个地穿过
他们想进入。为什么?他们
一个挨一个地进入。我是链式绞盘

 

李笠译


--------------------------------------------------------------------------------

公民


出事后的夜晚我梦见一个满脸麻子的人
在巷子里边走边唱
丹东!
不是另一个——罗伯斯庇尔不会这样散步
罗伯斯庇尔每天早晨用一小时盥洗
他把剩下的时间奉献给了人民
在标语天堂里,在道德机器里
丹东——
或者戴他面具的人
踩着高跷在走
我仰视他的脸:
像伤痕斑斑的月亮
一半在光里,一半在阴郁中
一个重量紧压着胸口,钟锤
让钟走动
指针旋转:一年,二年
老虎笼里木屑散发刺鼻的气息
并且——好像总在梦里——没有阳光
但墙在闪烁
小巷弯曲着伸向
等候室,一间弯曲的屋子
等候室,那里我们所有的人……


--------------------------------------------------------------------------------

林间空地


森林里有一块迷路时才能找到的空地。

空地被自我窒息的森林裹着。黑色树干披着地衣灰色的胡茬。缠在一起的树木一直干枯到树梢,只有若干绿枝在那里抚弄着阳光。地上:影子哺乳着影子,沼泽在生长。

但开阔地里的草苍翠欲滴,生机勃勃。这里有许多像是有人故意安放的大石头。它们一定是房基,也许我猜错了。谁在此生活过?没人能回答。他们的名字存放在某个无人查阅的档案里(只有档案永远青春不朽)。口述的传统已经绝迹,记忆跟随着死去。吉普赛人能记,会写的人能忘。记录,遗忘。

农舍响着话音。这是世界的中心。但住户已经死去或正在搬迁,事件表终止了延续。它已荒废多年。农舍变成了一座狮身人面像。最后除了基石,一切荡然无存。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到过这里,但现在我必须离去。我潜入灌木林。我只有像象棋里的马一样纵横跳跃才能向前移动。不一会森林稀疏亮堂起来。脚步放宽起来。一条小路悄悄向我走来。我回到了交通网上。

哼着歌曲的电线杆子上坐着一只晒太阳的甲虫。翅膀收在闪光的盾牌后,精巧,像专家包打的降落伞。

 

李笠译


--------------------------------------------------------------------------------

黑色的山


汽车驶入又一道盘山公路,摆脱了山的阴影朝着太阳向山顶爬去
我们在车内拥挤。独裁者的头像也被裹在
报纸里。一只酒瓶从一张嘴传向另一张嘴
死亡胎记用不同的速度在大家的体内生长
山顶上,蓝色的海追赶着天空


--------------------------------------------------------------------------------

冬天的目光


我像一把梯子倾斜着,把脸
伸进樱桃树的第一层楼
我在被阳光敲响的色彩的钟里
我比四只喜鹊更快地消灭了殷红的果子

突然我被一阵远方的寒流击中
瞬息发黑
如树干上的斧痕坐着不动

一切已为时太晚。失去面目的我们开始慢跑
下去,进入古代的下水道
隧道。我们在那里漂游了几个月
一半是工作,一半是逃亡

短时的祈祷。一只盖子在我们头顶上打开
幽暗的光束洒落
我们抬头仰望:星空穿过阴沟的盖子

 

李笠译


--------------------------------------------------------------------------------

银莲花


走火入魔——没有比之更容易的了。这是大地和春天最古老的圈套:银莲花。它们有些出人意料。它们在目光一般忽略的地方从去年褐色的落叶中探出身子。它们在燃烧,飘荡,是的,飘荡,这取决于色彩。这种冲动的紫色眼下毫无重量。这里充满了沉醉,但屋顶很低。“功名”——无足轻重!“权力”和“发表”——滑稽可笑!它们甚至在尼尼微安排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欢迎仪式,热闹而嘈杂。屋顶很高——水晶的吊灯如同玻璃的兀鹰悬挂在所有的脑袋上。银莲花为取代这一堂皇、喧嚣的死胡同,开辟了一条通往真正宴席的死静的暗道。

 

李笠译


--------------------------------------------------------------------------------

火的涂写


阴郁的日子我的生命发光
只要和你做爱
如同萤火虫点亮,熄灭,点亮,熄灭
——隐约地,你能跟踪它们
那蜿蜒在黑夜橄榄树下的路

阴郁的日子灵魂消沉,枯萎
但躯体笔直走向你
夜空哞哞嘶叫
我们偷挤宇宙的奶苟活


--------------------------------------------------------------------------------

上海的街


1

公园里这只白色的蝴蝶被许多人读过
我爱这只雪蝶仿佛它是真理飞舞的一角

黎明时人群奔醒我们宁寂的星球
公园到处是人。人人都长着八张玲珑的脸,以对付各种情况,避免各种过失
人人都有一张无形的脸,映印着“秘而不宣”的东西
它在疲惫时出现,并像蝰蛇酒一样腥涩,回味不止!

鲤鱼在池中不停地游动,它们边睡边游
它们是信仰者的楷模:运动不息

2

中午时分。鱼贯而至的自行车上空
洗过的衣服随灰色的海风飞舞。请注意两侧的迷宫!

我被无法解读的文字包围,我是一个十足的文盲
但我支付了我所应该付的,东西都有发票

我攒集了如此多无法辨认的发票
我是一棵老树,挂满了不会掉落的叶子!

一阵海风使这些发票沙沙作响

3

黎明时人群踩醒我们宁寂的星球
我们都在街的甲板上,像在渡船甲板上一样拥挤
我们将去哪儿?茶杯够吗?我们因踏上这条街的甲板而感到幸福!
这是幽闭症诞生的一千年前

这里每人背后都有一副十字架,它飞着追赶我们,超越我们,和我们结合
某个东西在背后跟踪我们,监视我们,并低声说:“猜,他是谁!”

我们在阳光下显得十分快活,而血正从隐秘的伤口流淌不止

 

李笠译


--------------------------------------------------------------------------------


金翅目


慢缺肢蜥,这没脚的蜥蜴沿门庭的楼梯流动
宁穆威严,像一条美洲蛇,只是大小不同
天空浓云密布,但太阳破云而出。白天便是如此

早晨我妻子驱散了妖魔
就像南屋黑暗贮藏室的门打开,光汹涌而至
蟑螂箭般地箭般地窜向墙角,在墙上
消失——你看见又好像没看见——
我妻子就这样光着身子赶走了妖魔
好像它们从不存在
但它们重又返回
用那错接神经的老式电话线的千百只爪子

这是七月五日。羽扇豆舒展身子,好像它们想观看大海
我们在乞讨的教堂,在没有文字的虔诚里
仿佛那些死不宽恕的主教的面孔,刻错在石上的上帝的名字并不存在

我看见说话滴水不漏的电视布道者融集了大量的资金
但此刻他十分虚弱,必须靠保镖,一个
裁剪精致、笑容紧如嘴套的年轻人来支撑
一个窒息喊声的微笑
一个被父母弃在医院床上的孩子的哭喊

神圣触碰到某人,点燃火焰
然后抽身离去
为什么?
火焰招惹着阴影,阴影飕飕飞舞
并和升腾的黑火融为一体。烟向四方扩散,黑色,呛人
最后只有黑烟,最后只有虔诚的刽子手

虔诚的刽子手向广场的人群倾斜
他在这面粗糙的镜子里能看见自己的面孔

最大的狂热者也是最大的怀疑者。对此他一无所知
他是这两者的同盟
一个想百分之百地暴露,另一个想销身隐迹
我最厌恶的就是“百分之百”这词!

那些只能待在自己正面的人
那些从不走神的人
那些从未打错门,并窥见“面目不可分辨”的人
离他们最好远一点!

这是七月五日。天空浓云密布,但太阳破云而出
慢缺肢蜥沿着门庭的楼梯流动,宁穆威武,像一条美洲蛇
慢缺肢蜥仿佛官场并不存在
金翅目仿佛偶像并不存在
羽扇豆仿佛“百分之百”并不存在

我熟悉深处,那里人既是囚徒也是主宰
就像帕尔西弗
我常常躺在僵直的草丛里
看大地笼罩我大地的穹隆
常常,那是生活的一半

但今天目光扔下了我
我的盲目踏上了征程
那黑色蝙蝠扔弃了自己,在夏日明亮的天空里飞翔

 

李笠译


--------------------------------------------------------------------------------

夜晚的书页


五月的夜晚,我借着
冰冷的月光登陆
花草灰暗
但芳息绿翠

我沿着色盲的夜
朝山坡上摸去
白色的石头
向月亮传递信号

一段宽五十八年
长几分钟的
时间

我的背后
远离铅色水域的地方
是另一个岸
和统治者
那些用未来
替代面孔的人像做孩子
像做孩子,一个巨大的羞辱
如麻袋套住脑袋
袋子的眼孔闪耀着阳光
你听见樱桃树的哼吟

但无济于事,那巨大的羞辱
裹住你的脑袋,胸部,膝盖
你的身体偶尔活动
但并不因春天而欢悦

闪光的帽子,就让它蒙住你面孔
并从里面向外张望
海湾处涟漪在无声地拥挤
绿叶让大地变暗

 

 

 

【特朗斯特罗姆论诗】

1.诗人必须敢于放弃用过的风格,敢于割爱、消减。如果必要,可放弃雄辨,做一个诗的禁欲者。

2、写诗时,我感受自己是一件幸运或受难的乐器,不是我在找诗,而是诗在找我,逼我展现它。

3、诗是某种来自内心的东西,和梦是手足。

4、一首诗是我让它醒着的梦。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