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半闲子
福建半闲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579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个尴尬的年代

(2015-12-25 08:34:57)
标签:

中篇小说

《青皮梨》

创作谈

文化

                                                              ____中篇小说《青皮梨》创作谈

 

      那是一个令人尴尬的年代。

      一方面,由于长时间的动乱导致了无政府和滥法治的状态因动乱的结束而日趋改善,被砸烂的公、检、法机关恢复之后,已经有几部可供司法实践操作的基本法律相继出台,如《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中国的法治建设正处于抬头重来阶段;另一方面,因国门逐渐开放,一些与中国传统格格不入的习惯正风起云涌地挤进门来,年青一代突如其来地接受那些长期被禁锢的东西,自然就有消化不良的感觉,这就势必会造成社会上出现了一些丑陋的东西,人们不禁感到社会治安开始变得动荡和不安,人的生存安全遭到了严重的威胁。此时,执政当局意识到如果不采取强有力的措施进行严厉整治,这个社会很可能就要混乱不堪下去,动乱结束后人们好不容易取得的安居乐业现状就要被打破,维护安定团结的局面将成为一句空话。应该说,肃整社会治安,已是当年摆在执政者面前的当务之急。

      千百年来,中国统治者几乎都是采取以暴制暴的方式来对付那些不遵从社会秩序管理者的,那个年代虽然开始摒弃封建残留的遗毒,法治建设也正在重新起步,但整个社会毕竟刚从动乱期间走出来,百废待兴,很多制度已经不适宜和不可行了。而刚从思想禁锢枷锁中解脱出来的年轻人大多都桀骜不驯,如果不“从重从快”地采用以暴制暴的手段,任谁也无法让天下太平。客观地说,高层做出的决策也是无奈的。

       那时,正值夏末初秋,我刚读完高中一年级在家里过暑假。距离新学年开学还有半个多月,突然就传来初中毕业后去县农械厂顶替父亲接班的一位同学被公安局抓走了,原因是他在县城影院看电影时,看见某个女孩穿一条靓丽的连衣裙,丰满的胸部把前襟窿成了两座山峰,我那同学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两座高耸的山峰,独自大口地吞咽着涎水,最终还是忍不住假借擤鼻子之机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一行清涕甩在了女孩的胸部,然后,他掏出手帕上前边道歉边为女孩擦去胸前的鼻涕,最终因在众目睽睽下吃了人家的豆腐而被冠以流氓罪遭到了逮捕。干了坏事被逮捕法办那时叫罪有应得,可就在十几天后我回到学校上课时,我们被组织到县城的大广场旁听公判大会,我那犯了流氓罪的初中同学,因为当众占了女孩的便宜,竟然被判了死刑,而且会后立即被押往了刑场。彼时,我站在公判台下,仰头观望刑车上紧闭着双眼一脸死灰色的同学,内心五味杂陈,到底是憎恨他的不争气,还是替他感到冤屈,说不出来。

       同时和他一起被绑赴刑场的,还有另一个年轻人,他完全不该与自己父亲有着冤仇的人家女儿谈恋爱,当他与女孩如胶似漆偷偷摸摸地粘合在一起时,女孩的父亲设计将他扭送到公安机关,告发他强奸了女孩。女孩替他在办案民警面前申辩,却被父亲叫人拖回去打了个半死,女孩最终抵不过凌辱,喝农药自杀了,那个年轻人自然逃脱不了干系,以强奸致人死亡罪被处以极刑。

       这两个同时被押赴刑场的年轻人,如若换为现在,我那同学顶多也就挨个治安处罚;而另一个年轻人,我想法院肯定会宣告他无罪的。但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你敢顶风违逆,你就只能接受严惩,那叫“从重”。尽管当时已经有惩罚犯罪的刑律,但“从重从快”是政策,特殊时期政策是要取代法律的,这就是那个年代的尴尬。若干年后,当我以一名法官的身份,有幸去重新翻阅彼时的一些案卷,最起码可以感觉到那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从审判程序上是违背法治精神,是缺乏公平和公正的。譬如应当由中级法院审理的死刑案件却授权给基层法院办理,中院直接替代高院掌握着罪犯的生杀大权,滥杀就不可避免地存在;又如为了体现“从快”,将罪犯的上诉期限由十天压减为三天,剥夺了他们本应享有的诉讼期限,公民的基本诉权就得不到保障;还有,各地政法委代替法院对罪犯事先定罪量刑,然后由法院走过场地开庭审理和裁判,往往导致了正义得不到彰显……,所有这些做法,都是法制健全社会所不能容忍的。“程序不公正,实体永远不可能公平”,这是至理名言。所以,小说中就有了莫小喜这个人物的出现。

       莫小喜的原型就是与我同学一同被押往刑场的那个年轻人,我并不为他鸣冤叫屈,生存在那个尴尬的年代,他的宿命只能如此尴尬地终结。幸好,那场声势浩大的运动很快就取得了成效,在“严厉打击”的高压态势下,社会治安很快就得到了好转,人们期望的安定稳定局面很快就形成。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如今中国的法治建设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展,规范司法行为越来越被重视,提倡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并重早已摆上案头,并随时接受人们的审查与监督。可是,当我从一个司法者变成替人维权的法律工作者后,我对三十几年前那一幕缺少公平与公正的审判仍然耿耿于怀。既往经历对社会造成的苦痛与伤害,是很难轻易地被愈合的。

       必须让人们记住那个既提倡法治但又有人治痕迹存在的尴尬年代,毕竟那是中国法治建设进程中最困苦和最艰难的阶段。虽然莫小喜他们因为不公平不公正的审判而离开了我们,但那种声势浩大的运动,却不可能再在这个时代和将来继续重演了。记忆过去,就是要警醒未来。

      那个尴尬的年代是一九八三年,那场声势浩大的运动叫“严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