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半闲子
福建半闲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579
  • 关注人气:1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公职律师》发表

(2015-04-29 08:58:04)
标签:

中篇小说

发表

存档

文化

中篇小说《公职律师》发表

中篇小说《公职律师》发表

   

 

 

       程文高在天子温泉贵宾浴室里褪下浴袍,赤身裸体地迈向冒着腾腾蒸汽的浴池时,宗利国禁不住瞥了他一眼,又瞥了他一眼,他蓦然发现程文高坠腹之下,竟然悬挂着一团那么壮硕的物件,这与程文高魁梧的身材可谓真正的成正比。和程文高共事十几年,期间也不乏一起到潭涧、溪河、水库等处游过泳,却从未见他全裸过,如今在这只有他们俩在场的隐密孤处的温泉浴室里,程文高毫不避讳地亮相出自己,着实让宗利国一时有点适应不了。

       还愣着干啥,脱了下来呀。程文高全身已浸入池中,水汽氤氲的水面上只露着那张刀条脸,嘴角却依然叼着支香烟。

       宗利国羞涩起来,他不太想解开扎在腰间的浴袍,他没有足够的胆量让程文高窥视自己的身体,他承认,和程文高比,他连小弟弟都不如。

        哈哈,别嫌自己尺寸小了,你去公共澡堂瞧瞧,男人五花八门都有,只要女人不嫌,不是一个鸟样!程文高说毕,佯装弹烟灰,转身背向池外,给宗利国腾出时机。

        宗利国迅速扯下浴袍,滑入水中。

        水温很烫,宗利国一时有点承受不了,竟龇牙咧嘴起来。几秒钟忍受过去,皮肤就接纳了水温,全身肌肉松驰开来,人在水里就有了种飘浮感。

       池水因了人的加入和搅动,水汽便四下氤氲起来。宗利国有点看不清程文高的脸,原来他戴着眼镜,被水汽洇糊了镜片。他索性摘下来探入水中漾漾,再戴上时,眼前一切就清晰了起来。

       领导约我泡温泉,有何指示?宗利国见程文高把烟蒂摁入池边的烟灰缸中,趁他还未再继上另一支烟时,问。

       带你泡温泉是教你保健身子,知道泡温泉有啥好处么?可以瘦身美容,可以治疗关节炎和肌肉酸痛,可以消除疲劳,缓解工作压力,总之有病可治病,没病可健身。怎么,不好是么?

       不是不是,领导说好就好。宗利国心里有些感激,领导总在指点我的无知。

       少贫嘴,泡温泉有几多好处,普通人都晓得,你小子就喜欢给我戴高帽,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都顶到天花板的干部了,你有啥心思还不一眼就能瞧明白。

       顶到天花板的干部是指因年龄关系,级别已不可能再上,再坚持一两年就得靠边站的领导干部。

       领导息怒,小人知错了。宗利国装出一副唯唯喏喏样,惹得程文高扑哧一笑,一口大板牙很不协调地挂在那张细长的刀条脸上,竟有了几分亲切感。

        程文高从置于池边的盒烟中抽出支中华来,扬了扬手问宗利国,你真戒了?

        快八年了,一根都没抽。

       做男人不抽烟,没劲。

       抽不起,哪像领导有人送。

       干你佬,一包烟值几毛钱?

        领导息怒,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老婆不让抽。宗利国如实回答。

        这种老婆好,爱护丈夫,体贴老公,可多找几个。

        开什么玩笑啊,领导才一个老婆,小人哪有那个胆和那种体呀!

        掌嘴,口中有领导,目中无上级。程文高的大板牙又露了出来,不过这次直接从大板牙上就看到了笑容。

        一根烟又燃尽了。

       阿国啊,你到司法局当副主任科员几年了?程文高吐出一串烟龙后,头仰靠在池沿,双臂撑在池壁上,下半身飘浮起来,那一蓬乌黑的杂草在池水里飘漾着,时隐时现中,好像故意在显示着其间的壮硕,竟让宗利国看过后在温水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报告领导,差三天就两年零三个月。宗利国的牙齿有些打颤。

      想不想转个实职呢?

      别,别了,这样很好,都四十好几马上就奔五了,再过几年也该退休了。宗利国说的是实话,他憋住气,尽量把视线从程文高下半身那儿转移开。

       阿国啊,早两年确实是你个人工作有失误,不能怪组织和领导。时间也过得真快,一晃就两年多了,你若是真想出来,过段时间县委可能要研究一批人事,到时我来提一提。程文高依旧很悠然地地飘着,说话的语气变得越来越缓慢。

       千万别让我出来,我这人笨,搞点业务还凑合,能给我待遇享受就要感谢老领导了。宗利国明白程文高所说的出来是什么意思,他着实悟出自己在那个方面有点愚拙,成不了大器,反倒不如清静地干自己喜欢的事好。

       程文高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说,你就打算背着公职律师这份闲差事到退休?

       不是闲差事呀,那才是我的法律老本行呢,没什么不好吧?宗利国心里有点发惴,不知领导内心所思。

       唉!程文高长叹一气,我说了,我已经是个顶到天花板的干部了,参加完县里这回二层班子调整,也该靠边站了,你不把握机会,到时别怪我没帮你啊。

       领导一路提携我,我永远铭记在心,只是我太不为领导争气,让领导失望多多,再也不敢给领导添麻烦了。宗利国掏心掏肺地表白后,脸有点红起来,气也喘得粗了。

       沉默了几分钟,程文高又点了支烟说,也好,你不想出来,那就待遇上再给你拔高点儿,好好做你的事,别人有的面包也不能落下你。

       谢谢领导,谢谢领导。宗利国嘴上说着,心里却捉摸不准程文高要给他拔高什么待遇,又不好直接问,便说,领导你转过背去,我帮你搓搓。

       好啊,你帮我搓背,待会儿我也帮你搓,咱们要像以往那样,互相帮助抱团取暖嘛。程文高爽朗地转过身去,亮出宽阔饱满的脊背,让宗利国搓了起来。

       轮到程文高给宗利国搓背时,程文高抚着宗利国瘦窄无肉的脊梁,感慨起来,阿国你也有吃有喝的,怎么就不长肉呢?一身劳苦大众样,让人看了真是于心不忍。

       身子骨方面,我本身就是弱势群体呀,人家喝凉白开都胖,我就是顿顿山珍海味也不长肉。领导你不晓得,就我老婆,饿了三天不吃饭照样长膘,我一日吃五餐也是瘦骨嶙峋的,外人还真以为是老婆虐待我呢,这样很不公平是吧,但只能说是命。宗利国被程文高粗大的手掌和强大的手劲搓得背上生疼,但他还是咬着牙强忍住没表露出来。

        程文高突然停下了手,你说到弱势群体,我倒有一件事想让你去援助一下,最近三河乡那个江太保老是来缠我,说是宏盛公司的吴坤盛欺负他,征地不给钱,要我出面帮他讨回公道,这里面涉及到法律层面上的事,现在上头对领导干部管得紧,我不好干涉,让他去找法院,江太保说不懂法律,阿国啊,我看你这公职律师就出面助他一把吧。

       宗利国说,我这公职律师是不能提供有偿法律服务的。

       谁让你有偿了,人家江太保是农民,是弱势群体啊,你不收费无偿帮他打官司,帮他解决纠纷,这就是为人民服务嘛。再说了,对弱势群体,你们律师也有援助义务嘛,就帮他一把吧,人民需要你的时候,你得站出来呀。程文高再次露出那只大板牙,刀条脸上显露出半嗔半威的神色来。

       宗利国还想说什么,程文高止住了他说,就当你是在帮我这县委副书记的忙,我真不希望县里又出现一个越级上访户呢。

       面对老领导的指示,宗利国真的不想让他为难,刚才不是还在说要抱团取暖相互帮忙吗,尽管宗利国现在暂时无需程文高帮什么忙,但难保以后会不有求于人家,再说过去无论在乡镇还是在机关,乃至个人婚姻大事,程文高对他的确关爱有加。能对他工作支持一把,也算是作为一种回报吧,他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程文高又燃起一支烟,飘在水面上不间歇地吞吐起来。

 

                                                                                                         (以下省略N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