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张军
诗人张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098
  • 关注人气:4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公告:第二届淬剑诗歌奖得主舍颦!

(2015-10-12 13:48:35)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摘∣图片∣收藏
祝贺舍颦!

公告:第二届淬剑诗歌奖得主舍颦!

 

[转载]公告:第二届淬剑诗歌奖得主舍颦!

 

舍颦1973-),女,湖北省恩施州巴东县人。土家族。另有笔名凤娘。基层医务工作者。民间巴文化学者。整理土家族民间叙事诗多种。主要诗歌作品有组诗《与王书》、《与君书》两部。

 

20159月下旬,淬剑诗歌奖组委会组织了第二届淬剑诗歌奖的最后一次评审。在评委会主任白鸦的主持下,七位特邀终审评委经过两轮投票,最终决出第二届淬剑诗歌奖大奖得主:舍颦。


授奖词

 

舍颦的诗,巴族传统文化与现代社会文明融为一炉,思接千载,心气清高,刻意塑造了一个既早已消逝,又从未到来,又与当下紧密相连的孤独境界。——第二届淬剑诗歌奖评委会。

 

终审投票规则


淬剑诗歌奖组委会特邀七位终审评委,每位评委投票1人(赞成票),并写出投票理由。每位评委投1票,不可多投,不可弃权。得票过半数的诗人成为第二届淬剑诗歌奖大奖得主。如果没有诗人得票过半数,将进入第二轮投票。按有记名投票规则,终审评委投票及理由公之于众。


投票范围10人,拼音排序):淡若春天、马映、饶佳、舍颦、舒丹丹、甜河、燕窝、杨沐子、余子昧、袁绍珊。


终审评委7人,拼音排序):江非、兰童、李见心、潘建设、皮旦、田晓隐、周瑟瑟。

 

评委会主任:白鸦,主持评审过程,不参与投票。

  

[转载]公告:第二届淬剑诗歌奖得主舍颦!

 

第一轮投票公布

 

江非投票:燕窝

投票理由:燕窝是一位善于遗忘的诗人。她的遗忘让她忘记了自己置身于时间的现实之中,而试图重新在人的内心世界中区分出一片空白的地带,并以此对应和指出,在人的全体之外,也同样有一个这样的人和语言都未曾涉足的世界。那是一个没有规则和规训的地方,语言因自由和失重而重新获得出生并让人指出自己。那是一个以遗忘失去时间,而只有空间的地方。因此,她经常是“陷入到语言的空白地带”,而忘记了自己几乎是同龄的女诗人中最优秀的几个人之一。燕窝就是燕窝,不是西兰花,也不是小鲜鱼。作为一个除了名字和作品,至今对其一无所知的读者,我依旧记得十年前读她的死室手记般的“鸟我”系列时的震惊和感叹。

 

兰童投票:马映

投票理由:在人类尚未成为非人类之前,我不相信有另外的命运、另外的文学。我欣喜于马映诗歌对时间性的敬重、和对陌异的接纳。相较于李清照式古典诗歌里纯粹女性的哀矜,我听到马映诗歌嗓音里的‘雌雄同体‘。命运感的浇筑让我相信其诗歌面相里的芜杂、温存、坚韧正对应了诗人性格里掩映不住的善良。一种久违了的修远气息,使她完全胜任我的这一票。

 

李见心投票:舒丹丹

投票理由:如果夸一个女人最美的词我觉得是轻盈的呼吸。那么一首诗,最沁人的地方也有一种轻盈的气度,舒丹丹的诗就是这样,用一种轻直挑灵魄。让炉火和雪花押韵,蜻蜓和香气平衡。在自然的景物中完成秩序与悬念。

 

潘建设投票:舍颦

投票理由:最终十个候选人的作品各具春秋,令人难以抉择。其中最爱不释手的要属淡若春天和舍颦。若论语言的平实和生活感悟,淡若春天更胜一筹,她的语言已入化境,看似随意处,却用力深厚,每一首都玲珑透通,读起来倍觉舒服贴切。选择舍颦,是因她诗歌文本的独特——直接抒写的理念,以叙述、生活、诗意三要素为原则的叙述策略,汉语大气象和大性情的传承。先说汉语性情和气象,舍颦的诗具硬骸、诗意与荒冷三种禀性。只有硬骸才表现得更正直,更自我,保持决绝和彻底的方式求得极致,这是底色。荒冷指的是现实生活,只有诗意才能化解硬骸与荒冷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诗意在硬骸与荒冷的两极之间来回滑动,才能形成巨大的张力。我所说,大概可称之为诗之侠气,得侠气者得天下。再来说叙述策略,如果把每一句都比作一个招数的话,写诗就相当于舞剑和唱戏。剑有轻重缓急,戏有起承转合回环往复。舍颦唱戏,先来一段开场白,再念及时下情形,再来一段吆喝,该抒情抒情,该念想念想,一念至古,一念至幻,上天入地,将计就计,瞒天过海,幻境梦境,梦到极致处又忽然在现实中醒来发出一声惊叹,留下无穷空白。可谓是左一刀出,右一刀进。即所谓气到神到,心到意到,既先声夺人,又剑走偏锋,以无剑胜有剑,无招胜有招。最后谈谈直接抒写,舍颦的诗平铺直叙,较少无病呻吟,多用白描,直接切入诗境,较少笔墨用于思辨,较少言之无物的抒情。

 

皮旦投票:舍颦

投票理由她刻意塑造了一个既早已消逝,又从未到来,同时又与我们的今天紧密相连的孤独境界。

 

田晓隐投票:杨沐子

投票理由:言辞犀利,思维反叛,想象奇倔,叙述夸张但细微处又合情合理。杨沐子在诗歌上发散状、多向度的探索自觉意识令人叹服,令人眼界大开而又觉得语言的魅力正是在于无限可能。

 

周瑟瑟投票:舒丹丹

投票理由:舒丹丹的诗与翻译都很好。

 

第一轮投票结果

 

舒丹丹2票,舍颦2票,燕窝1票,马映1票,杨沐子1票。获得2票的舒丹丹、舍颦进入第二轮投票。第一轮投了舒丹丹或舍颦的评委,第二轮投票必须一致。

 

第二轮投票公布

 

江非投票:舒丹丹

兰童投票:舍颦

李见心投票:舒丹丹

潘建设投票:舍颦

皮旦投票:舍颦

田晓隐投票:舍颦

周瑟瑟投票:舒丹丹

 

第二轮投票结果

 

舍颦4票,舒丹丹3票。舍颦成为第二届淬剑诗歌奖大奖得主。

 

附一:第二届淬剑诗歌奖终审评委名单

︱拼音排序︱

 

江非1974-),男,山东临沂人。诗人。著有诗集《独角戏》、《纪念册》、《一只蚂蚁上路了》等。现居海口。

 

兰童1992-),男,河南周口人。90后代表诗人之一。现居南京。

 

李见心1969-),女,辽宁抚顺人。诗人。中国作协会员。出版诗集《初吻献给谁》、《比火焰更高》、《李见心诗歌》、《五瓣丁香》、《重新羞涩》、长篇小说《心灵捕手》和《有字天书》等。现居锦州。

 

潘建设1985-),男,安徽淮南人。诗人。玄鸟诗社创办人之一、社长。现居北京。

 

皮旦1962-),男,安徽阜阳人。诗人。曾用笔名老头子。垃圾派诗歌创始人。

 

田晓隐1985-),男,湖北襄阳人。诗人。首届淬剑诗歌奖大奖得主。现居深圳。

 

周瑟瑟1968-),男,湖南岳阳人。诗人,小说家,影视导演。中国作协会员。卡丘主义发起人。出版诗集《松树下》、《私有制》等7部,长篇小说《暧昧大街》、《中关村的乌鸦》等5部。现居北京。

 

[转载]公告:第二届淬剑诗歌奖得主舍颦!

 

附二:舍颦“扑克体”组诗《与王书》节选

红桃卷《清江引》13

 

红桃A《传说》

 

你在人间,剑指天下

风中飘扬我凝望之旗

我知你可拔云见日

一炷香功夫,太阳像一枚荷包蛋

扣在西边的锅底

又一炷香功夫

东山尖,月亮像一张饼

上面撒着芝麻

想起中秋,人间月饼都光秃秃的

咋不撒点美学主义的芝麻呢

王,没有你的人间

是不是象光秃秃的人间月饼上面没有芝麻

 

红桃2《时间的尸体》

 

站。多久?一本时间册页

二分之一秒,最后一页,在指头下

没了

再见。再也不见

骨柄倾斜,时间的尸体横陈?

天干物燥,我们想念的雪,如白日梦

删减版冬季貌似冬眠的情欲

在楼顶,我一手摸天,一手摸地

凉风有信

今夕止可谈风月

想起梦中纠缠肉体重要还是灵魂重要这等小事儿

我树一样杵着

抱乾坤,凭栏望

雄关万里

你骑白马飞驰而过

我慢慢仰头

闭眼

我们光鲜的身体离腐朽还会有多远

 

红桃3《魔世辞》

 

接二连三

你闯进我的白日梦

小文章写到一半,心中魔动

趁没黑,纵马翻墙头

捍关内外

雨水的叙事一度调为纵火状态

往前翻,二十一世纪牛逼的魔幻主义大师

雾霾

撇着工业革命的小胡子

顺手把人间涂抹成海市蜃楼

我的王,你蒸发到了神马市的浮云楼里

手搭凉棚,我稀里糊涂

找不着北了

 

红桃4《瑶池宴》

 

远离人间烟火

赴天上小宴

爷爷赫然在座,他已故多年

如今位列仙班

我多想,像小时候那样爬到他膝上

捋一捋他干净神气的白胡子

他还是那样,总不多话,长衫干干净净

没有像以前那样折叠挽起在腰间

更显飘逸

“爷爷。”我大叫一声

猛然想起他在我工作的第一天驾鹤西去

村里人都说,爷爷四十多岁起

每十年得一次死人的狠病

那是处处行善积德的爷爷在添寿

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

八十四岁,目送他最疼爱的孙女踏上工作岗位

爷爷转身上床,次日无疾而终

而我太公,爷爷的爹,一位叫田延山的甲长

卒于为乡人修路的途中

我望望身上的披肩,爷爷没见过我这个样子

仙家云集,我们无法相认

那时我们煮着吃的仙桃

如今放在仙果盘里

难怪,爷爷过身后

我家仙桃树

也过身了

 

红桃5《锯末香》

 

老爸在窗前,翻皇历

“马年两头春,闰九月”

“那恐怕要返春哦!”

我妈把剥出的花生放进碗里

我开始出窍,想象接下来的倒春寒

众生安好

请准备充足的燃料

想着我妈在腊月电话我

我爸和两个乡人,整修地炉子

又省柴,又热乎

小时侯,我爸从茶厂回来,雪天锯柴

“去时呜呜喊,转来下大雪”

外面雪花飞,屋内锯末飞

锯末撒出好闻的木香气

我无事八了的欢喜,偶尔要求帮忙拉锯

我爸示意我换下木马对面小板凳上的二哥

跟着节奏推拉

我妈唤我“凤娃,端茶呐。”

我爸放下手里的锯,拍拍手

接过我端上的茶

茶冒着热气

他头上,也冒着热气

 

红桃6《呆萌谊》

 

老黄从板梯上踏足而下

在中下段,轻轻一跃

站在老式大木柜边上

尾巴一扫

坐下

接着下来一黑一白

也一跃

扑向木柜上老黄的餐碗

碗中减少三分之二

一黑一白”喵呜”一声

跃到楼梯上

老黄几步渡到碗边,大快朵颐

猫碗见底

满足的喵呜一声

跃上楼梯,奔上二楼

候着的一黑一白,紧紧跟着跃上二楼       

我看呆了

我妈笑:“黄猫现在经常这样招待它的两个好朋友。”

“我是说,老黄咋能吃那么大一碗呢!”

我一称呼老黄,我爸就哈哈哈哈

因为我妈也姓黄

 

红桃7《好乘凉》

 

保健人员,可以免费观看一场歌舞

高中操场,大树很多

静坐树下,那些重金请来的明星流行音乐

被我音乐的耳朵自动过滤

有警官伸着肥胖的手,指挥群众这边那边

莫往前边挤到后边坐椅子

可以不在烈日下暴晒

我对种下大树的前人

满心满肺都是感激

 

二十多年前,我和好友莲儿

每天经过这些树,去小学

放学后在这些树旁

玩双杠,荡秋千,踢毽子

我哥是这高中最年轻的优秀教师

那时工资微薄,《儿童文学》《少年文艺》

哥哥给我订了好多年

他拉着我修长的手指

教我弹脚踏风琴,下围棋,念日语

一晃,我哥已近天命

风琴已成古董

我脸上也开始荡漾慈祥的括弧

当年住过的红瓦房,不见了

只有这些树还在

 

红桃8《闹婚记》

 

美新娘被新郎抱进轿子

“起驾!”

四十名童男童女,旗帜招展

唢呐锣鼓响,车流如魔方

古代迎亲队伍与几个现代版本迎亲车队相遇

我举着相机,像拍穿越剧

倾倒香槟前,新人与双方父母倾诉,拥抱

有好几个女同事也落了泪

之后,新娘的公公被化妆,戴高帽

佩戴吹火筒,游行,玩把戏

想起元旦,有人忙着扎堆出游

拽得不行

有人扎堆结婚,忙进忙出

好些个酒店门上,搭起戏台子

山寨版小歌星唱

“老婆老婆我爱你......”

路遇一溜儿轿车,一溜儿玫瑰喜字泛红光

车队后方两百米,新郎推着新娘

腰间拴着一根绳

拖一只大轮胎

新娘的婚纱在小推车里蓬出来

新郎头上戴着一顶造型奇特的高帽子

胸前挎着乳罩

双手推,腰间拉,貌似在使着吃奶的力气

有人隔会儿用脚踩在轮胎上

新郎一停下来即被要求唱歌

他就赶紧又推又拉

他年轻的身体

弯成一张失去靶心的弓

 

红桃9《白日梦》

 

十日。午时。我床上

一个人坐在梦境中央

三个娃娃围着他

一个盯着他的眼睛,他们讨论什么

一个玩玩具入迷

一个读着漫画书,呵呵笑

 

十一日。午时。美容床上

他闯进来,俯身,香我的脸

“嘘,有人!”

他顷刻不见,我睁开眼睛找他

“别动哟,卸面膜呢。”

友人抚摸我,像唱机里发出的涅槃之声

 

十五日。晨。回笼觉

那个人,腋下夹着一本书

穿过梦廊走来

满书手写汉字,密密麻麻

他一边渡步,一边背给我听

醒来,记得书的封面,两行毛笔竖排字

一个什么什么戏剧

脚本

 

红桃10《醉扶归》

 

青灯,黄酒,寂寂寥寥扬子居

年年岁岁一床书

“梦中翻身不能和你的梦碰个满怀。”

一枕山水半枕黄粱

“只有最心爱的女人和书,可以带到床上。”

王,今夜,让春秋停一停

让庙堂空一空

穿过梦廊,来揽我入怀

奏响枯骨琴音

花溅酒

唱啊,一个人的朝花夕拾,两个人的

醉生梦死

你爱这静默如谜

我爱那举世无双

 

红桃J 《酒已冷》

 

隔岸观火

他们随意谈到体制,政客

胜王败寇

忧郁症,苹果6,小轶事,中医保健

小酒一杯苍茫

苍茫小酒一杯

黄昏中火机,掀亮暮光的刹那

祖国生日Pose,在酒杯里晃

窗外,公鸡上的某块版图

秋天正在活剥一种美

让杀手无策

令浮世羞惭

 

红桃Q《相见欢》

 

这不是我梦中的人间

在音乐中想你,我与红尘的距离

万物那么远

不疯魔,不成活

是否顶级的东西都会沾魔性

巴洛克歌剧,十八世纪,法拉内利

一把魔鬼嗓音

音域达三个半八度

连绵的乐句能长达一分多钟

变换250多种音调

当他开口,世界就是他一个人的

这个妖孽

绝代妖姬,有被阉割的气质

《任我流泪》——他唤醒我

最沉睡的悲喜

有过音乐性高潮吗

那一次,日月交欢

世界就是一个大坟墓

他歌唱,举世无双的悲欢

他的声音魅惑万物,分开

纠缠的日月

 

红桃K《清江引》

 

相王天子一只角,吹出一条清江河

揣白虎,我在早春的齐岳山

盯着我的河

从龙洞沟里吹出来,亮汪汪

像一串串透明的白玉镯

地下倒伏,卧龙吞江,之后

玉带一路向东,缠绕青山峡谷

“花开柳哟,叶叶儿沃,向王天子来吹角。

庙荫台上牛角响,清江涌起十丈波,吓坏我的情哥哥!”

山歌飘荡。炎夏,我在相王天子吹角的庙荫台上

久久凝望,中游的清江与桥河

铸成巨大十字玉佩

秋天,宜都,玄黄的长江把我的青玉披肩

席卷而去

我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

念我么?顺着清江来看我吧

水色清十丈。你看清江水中的倒影

就是我们,四目相对

 

[转载]公告:第二届淬剑诗歌奖得主舍颦!

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