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答法国AREA杂志采访

(2016-05-27 00:26:45)
分类: 诗歌访谈

您好,我们是巴黎的Area公司,名下有同名的出版社、画廊和艺术刊物。由著名评论人、编辑、作家Alin AVILA创立。Area杂志每年出版3期,每期都围绕不同的主题研究讨论,每期发行量为6000册,在全世界有超过1200家机构订阅。 Area 今年的6月刊将围绕20个国家的独立出版人和编辑进行报道和讨论。黑哨是中国独立出版界的先锋,我们希望能够跟您预约一次书面的采访。

 

AREA独立出版人的期刊将在7月出版,您的采访会被翻译成法语,有一到两页的报道。


AREA采访 黑哨    ------------2016

 答法国AREA杂志采访


答法国AREA杂志采访

 

1. 什么时候开始做自主编辑(独立出版)的?

 

2008年开始,第一本诗集《今天已死》出版之后,我们就正式定名“黑哨诗歌出版计划”,英文名BlackWhistlePoem Publication

 

2. 您认为什么是独立出版?

 

出版者的角色本身就是创作者,从出版内容到呈现的形式,以及传播渠道,甚至定价或不定价,每一个细节都由出版者自己来决断,这就构成独立出版。从这个意义上,独立出版不仅天生具有反体制化的个人主义的自由属性,而且也是反资本主义大生产的。这是独立出版的价值所在。

 

3. 为什么要做独立出版?有没有想过做一名“体系内”的编辑?

 

做黑哨诗歌出版,是为了满足一种兴趣。主要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内容,在中国出版诗集必须要经过内容审核。有的诗歌不能出版,有的诗歌要删掉或替换一些“词”才允许发表,词关系着一首诗歌的建筑结构,想一想后果?诗歌美学在所谓的“合法出版社”是被严重践踏的。二是书籍设计,在中国出版的大多数诗集缺乏设计感,更谈不上书籍装帧跟诗集内容的相关性。我们是有备而来的,为了让一部不容易公开出版的诗集获得一种建筑体的感觉,体现艺术品味,使读者愉悦,增强诗歌阅读的良好印象。

从来没想过做一名“体系内”的编辑。我们都是在“业余时间”做独立出版的事情,但我们比“体系内”的许多编辑更有专业精神。

 

4. 独立出版在中国的处境怎样?

 

在中国上一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特别体现在文学上,有过一个非常繁荣的独立出版时期,但都被归类为“地下文学”或“非法出版物”。目前,独立出版包括文字图像或影像音乐等,主要是年轻一代的8090后在从事,出版种类更丰富了,并利用互联网传播和售卖。年轻读者对出版物的审美要求在提高,无论对于网络的电子刊。

只要不触及当下的政治敏感问题,政府对于独立出版还是相对宽容的。即使像黑哨诗歌出版,在意识形态上保持尖锐的态度,但毕竟是文学和诗歌。

 

 

5. 如何寻找赞助,如何支持这项事业?

 

网络上的读者众筹方式正在中国流行。黑哨诗歌出版还没有尝试过。黑哨一直坚持非营利性原则和价廉物美,至今还没找到好的赞助办法。有的是诗人变相赞助,他们各自掏钱出版,并将诗集赠送给我们进行售卖,这使得我们有了运转下一本诗集出版的少量资金。在为已故的80后诗人小招出版《我的希望在路上》这一本诗集时,由于有一位女士赞助出版资金,我们就将出版的一千本诗集全部免费赠送给索取的读者。我们觉得这是一种理想的黑哨诗歌出版模式,若有人赞助我们出版,我们就一定将出版的诗集免费赠送给特定的读者,希望有一天能实现这一个出版的“黑哨诗歌乌托邦”。

 

6. 找到读者群体是否有困难?

 

黑哨诗歌出版的每一本诗集印数是1000本,不重印。针对的读者群不限于诗歌圈,但主要针对中国年轻的文艺群体。我们主要通过网络传播,也跟中国的一些独立书店合作,与各地读者发生联系。由于我们将诗集的传播放在一个长远计划上,因此相信1000本诗集在中国是一个小数量,找到1000个读者(或被1000个读者找到)绝对没问题。出版《今天已死》诗集从2008年到2016年,1000本还剩了不足100本,这种缓慢而自然地销售方式,是我们乐意的,并且属于出版计划的一部分构想。我们不希望读者都是写作者,也不期望出版的诗集成为一本畅销书,一出版就卖光了。理论上,黑哨诗集的诗人们都不可能是畅销诗集的作者,这也是由他们诗歌的先锋性决定的。我们尽可能排除商业动机,有时,我们甚至在淘宝网上限制了每个读者的购买数量,都是为了给另一个读者留出一个机会。我们期望每一本诗集都能到达真正喜欢它的读者手里。我们出版的所有诗集目前在中国二手书市上,标价都已经高出了原价的好多倍,甚至二十倍,但跟我们毫无关系,我们还是低价出售库存诗集,不给读者造成“独立出版”就是“价格高”的普遍印象。

 

7. 独立编辑是否给予了更大的写作和创作空间?

 

独立编辑能否给予更大的写作和创作空间,关键在于作者,世界上的每一个写作者都应该天马行空地写作,不受拘束。独立编辑只是包容,而不是给予。理论上来讲,黑哨诗歌出版的编辑原则就是百分之一百的尊重作者的出版意愿,我们唯一的建议可能是从诗集厚薄设计的限定上,跟作者沟通。在编辑过程中,我们主要的任务是校对文字,而不会删减或篡改任何一个字。由于“合法出版社”的审查制度的影响,中国的一部分写作者为了顺利出版自己文学作品,已不自觉地养成了自我审查的习惯,他们会像一个听话的孩子随时矫正自己捣蛋的念头,这很可怕,对于成人,这是一种自我阉割的现象。在中国像黑哨诗歌出版这一类独立出版的存在,就是为了张扬每一个写作者创作的自由天性。

 

8. 在中国是否有独立编辑的传统?(或历史?)

 

中国在历史上是一个印刷大国。在宋代,官府在政策上向民间开放了出版,因此到了南宋,民间出版机构在社会上大量涌现,并且多元化,到了明清达到鼎盛。许多出版机构或文人都参与独立编辑的活动。

 

9. 在西方,人们会避免去编辑和出版自己的作品,因为这样会被认为自己的作品没有读者没有市场,在中国是怎样的呢?会去避免吗?

 

在中国,完全没有这个问题。中国的写作者自古有编辑和出版自己作品的传统。譬如,清代的大才子李渔就印刷自己写的书,自己销售,还开了一个叫芥子园的书店,很有名。但如果你是想成为一个畅销书作家,觉得市场的地位显得很重要,当然不太适合自己编辑和出版,应该让更通晓市场和资本运转的书商或出版社去招揽读者。

像黑哨诗歌出版的这一类非营利性出版机构,它的命运就是属于小众的,若去在意市场,就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

 

 

10. 独立出版是否能够让编辑与作者的关系更近?

 

独立出版肯定会让编辑与作者的关系变得紧密。这是建立在文学艺术价值观的相互认同基础上的,两者都是平等的创作者,会有实质性的关于各自创作的交流。

 

 

 

11. 独立制作是否让编辑和出版在创意、形式、内容上更丰富了?

 

确实。这是独立制作追求的重要目的。

 

 

12. 您如何选择的出版内容?

 

出版内容仅限于诗歌。黑哨诗歌出版主要通过网络了解中国当代诗人的诗歌作品,并对诗人进行追踪式阅读,以确认其诗歌的价值判断。

黑哨诗歌出版必须符合三条出版底线:所有在中国大陆“合法出版社”不可能出版的诗歌,是绝对化的第一条底线,反映了黑哨诗歌出版冒犯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意识形态。具备探索中国汉语诗歌的前卫性作为质地的诗歌,是第二条底线,反映了黑哨诗歌出版的美学倾向。诗歌在艺术高度上已经获得了创作价值观相近的同行的认可,是第三条底线,反映了黑哨诗歌出版的保守策略,本质上是因为更信任那些持久而自觉地走上了漫长诗歌道路的创作者。当然第三条底线会作适当松动,我们不能排除天才式的诗歌作品出现。

至目前,黑哨诗歌出版的每一本诗集,在诗歌内容上,绝对是“合法出版社”所必然阉割的出版对象。反过来讲,如果一本诗集即使艺术价值再高,如果它能安全地通过“合法出版社”的内容审核并进行出版,那么黑哨诗歌绝对不会选择它出版。

我们也对国外的在价值观和审美层面相近的当代诗歌感兴趣,特别是年轻一代的诗歌,若有可能,很想合作出版,介绍给中国年轻一代的读者。

 

 

13. 在出版物的独特性和创意上的思考?

 

黑哨出版物的独特性需要有一个中国的语境。有几方面因素构成了黑哨诗歌出版的一个整体独特性。这些因素包括:1. 只出版诗集,这些诗集的内容都有冒犯社会主流价值观或平庸的日常伦理的美学倾向。2. 中国目前最重视书籍装帧的诗集出版物,由于是诗人和专业设计师的双人合作,我们会重点研究诗歌内容和设计语言的契合关系。3. 相关于中国独立出版的诗集中印刷量最大的出版物,每本印刷1000册,确保一定的读者数量。

我们对于诗集创意的思考,主要是针对审美。必须颠覆普通读者对于诗集的认识,由表及里,让普通读者通过对诗集相貌的吸引去认识内在的诗歌 。 或者,也去颠覆专业诗人对于诗集的认识,让他们认识到艺术的形式跟诗歌内容结合,可以产生一种新的创造前景,产生更大的传播力。

 

 

14. 内容和版式方面的侧重?

 

从黑哨创立的动机上来讲,内容和版式都一样重要。黑哨诗歌出版想让诗集的内容和设计同时到达一个美学高度,不可分割。好内容是任何版式不可替代的,也是黑哨诗歌出版存在的根基。而没有好的艺术设计,就会缺乏黑哨诗集的独特性和品质。从目前的读者反馈来看,因偏爱黑哨诗集的设计而愿意购买的年轻读者越来越多,因为年轻一代能体会到印刷品所包含的艺术品位可以投射自己的价值观。  

 

 

15. 黑哨的出版还在继续吗?对黑哨的未来有何规划?

 

2008年开始,每一年都有诗集出版。2015年,我们出版了杨黎的诗集《错误》 ,诗集中的三首长诗有三种语言,分别是中文和翻译的英文和挪威文。《错误》也包含了诗人用他家乡的方言成都话朗诵诗歌而录制的一张CD,这张CD也是我们“黑哨声音出版”(BlackWhistle Sound)长期计划的开始,准备录一些诗人在生活现场的诗歌朗诵 2016年初,我们刚刚出版了80后女诗人袁玮的诗集《占星笔记------2015年水星逆行》 ,接着将出版她的另一本诗集《神学是一场写真》 

我们将会继续一本一本地出版下去,去发现有特别价值的诗人和诗歌,并在诗集设计的格局上不断突破和丰富。另外,我们一直有创立一本印刷的(或电子版)跨媒介诗歌杂志的想法,合作许多有才华的各行业的年轻创作者,共同关注中国年轻人非主流文化潜在的多样性。

由于互联网时代的阅读随着科技革命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屏读(Screening)的趋势已非常明朗,因此,如何从一本印刷出版物的实体通过数字转化而参与到一种充满边界的去中心化的人类信息流,也将是我们感兴趣的,诗歌适合在这个人类的转变中继续生存,而黑哨诗歌搭乘的媒介却需要被不断地重新设计。

 


Fangxianhai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