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哑莅
哑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04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腼腆的世界冠军——芮乃伟(外一篇)

(2012-12-29 23:44:52)
标签:

转载

最好的文字还原一对最好的围棋夫妇

 
按:去年底到今年初,应中国青年报之约,我写了一组小文,描述对我的若干朋友的印象。现在陆续贴在这里,仿佛是把这些老朋友也请到了我的客厅里,与新朋友相识。

                            腼腆的世界冠军
                                ——芮乃伟印象
 
   将近四年前,五月花季,我应邀到云南,参加中甸县改名香格里拉庆典。到达第二天,刚走出宾馆大门,一位先生礼貌地请我留步,把太太介绍给我,落落大方地说:“她很喜欢你的书,自己不好意思跟你说。”后来,只要提起当时的情形,先生就会得意地夸口,说太太是靠了他才认识我的。据他说,在机场,太太就看见了我,对他耳语:“就是他,就是他。”撺掇他引见,自己却不敢来对我说。
   这个如此胆怯的女子是谁?提起这个名字,人们就会向我列举她的赫赫战绩:全国围棋女子个人赛四连冠,世界女子围棋赛多次夺冠,世界上唯一赢过李昌镐、曹薰铉的女围棋手,因此而被媒体冠以魔女的称号。我实在孤陋寡闻,在此之前,竟然不知道著名的九段围棋夫妇江铸久、芮乃伟。在知道了以后,每次相见,乃伟那腼腆的模样仍使我想不起她是一个世界冠军,而且怎么看也和魔女不搭界呀。
   当天晚宴时,我和乃伟座位相邻,我们都是拘谨之人,交谈了不多几句。略感意外的是,她说她最喜欢的是我写尼采的那本小册子。她告诉我,有两本书对她的人生发生了重要影响,一本是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多夫》,另一本就是《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这两本书都是充满激情和讴歌力量的,而我眼前的这个女子却安静文弱,并且以亟需头脑缜密冷静的围棋为职业,使我感觉到了鲜明的反差。
   在那次活动中,嘉宾分作三组去不同地方,我们不在一个组。活动结束后,陈哲邀请两夫妇和我游大理地区,彼此有了更多的接触和了解。在剑川时,参观一家木器厂,厂方要送他们一张围棋盘,是用珍贵木料制作的,标价二千多元。只见夫妇俩用惋惜的眼光打量着这张盘,指出线不直、格子不匀等毛病,这些毛病是我们外行的眼睛根本看不出来的。厂方坚持要送,乃伟急了,说了一句话:“我们真的不要,以后你们不要再把这么好的木头做成这么差的棋盘,我们就谢天谢地了。”这句话是脱口而出的,她的眼睛里停留着惋惜的神情,她仍在为被糟蹋了的珍贵木料惋惜。我心想,换了别人,即使不满意,也多半会收下礼物,并且客气一番的。厂方又请我们留墨宝,别人都推辞,乃伟爽快地拿起了毛笔,我发现她写得一手好字。
   铸久、乃伟是韩国棋院客座棋士,常年住在韩国。自相识后,他们回中国,只要到北京,我们一定见面。有一回,我去北京一家饭店看他们,乃伟正在进行半决赛,获胜了,一出赛场就被记者团团包围住。我看见她神态窘困,在铸久保驾下才得逃脱。在她与铸久合著的自传《天涯棋客》中,我读到,在挑战曹薰铉的韩国国手战赛前,记者问她是否紧张,她的回答是:“有一点,不是因为棋,而是因为有这么多人围着。”这个回答异常真实。她热爱围棋,下棋必有输赢,那是她熟悉的,但她永远习惯不了下棋带来的那些外在的东西,包括名声。她最可爱的一点是,名声再大,她见人紧张依旧,这说明名声对于她的确只是外在的东西,对她的心灵没有发生任何作用。第一次见到她自小崇拜的吴清源,她紧张得说不出话来,直到吴对外说她是自己的学生,她知道了仍不敢相信。吴清源招这样一个不自信的弱女子为关门弟子,真是慧眼识真金。
   如果世界上真有天地佳配,江铸久、芮乃伟便是。要谈这一半,就不能不谈另一半。不了解另一半,也就不能真正了解这一半。那么,且听下回分解吧。
 

                               君子坦荡荡
                                  ——江铸久印象
 
   江铸久是一位大侠,看见天下不平之事,必仗义执言。他和芮乃伟的姻缘,也始于这样一次义举。两人都在豆蔻年华到了国家队,相识多年,一直不“来电”。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乃伟在四连冠后突然被剥夺了参赛资格,含冤离队。这时候,大侠愤怒了,与队领导发生了激烈争吵。乃伟为此感谢他,他说谢什么,又不是为了你,换了别人我也会这样做。谁知才女佩服的正是这等胸怀,心中愈加感动,于是爱神乘虚而入。
   后来的事实证明,仿佛冥冥中自有安排,一件体制内司空见惯的荒唐事,发生在彼时彼地,成就了一个多么美满的婚姻。在这以后,铸久和乃伟携起手来,结伴走向世界,走遍五大洲,走在更宽阔的围棋之路和人生之路上。但凡接触了这一对夫妇的人,无不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和谐,精神上如此默契,性格上又恰好互补,怎么看都是佳配。
   和铸久打交道,那种明朗坦率,让人真感到舒服。比如说,他有一回给我打电话,开头就说:“自从上次分别后,我们从失败走向失败。”他是指乃伟在一次世界赛上夺冠失利,用这种口吻说出,足见心态多么健康。又比如说,他送给我比赛的赠品高丽红参,特地告诉我,是最好的那种,市场上一盒大约四十多美圆,然后解释道:“说这个是为了让你不要送人。”真是君子坦荡荡啊。
   相识之初,铸久明确说,他不像乃伟那么喜欢我的书。他自己很关心中国的社会问题,在我的书里却看不到这种关心,因而一再谆谆教导我,要我写一些切中时弊、震醒国人的文章。后来,我送他《安静》一书,他带回韩国看,看到其中《中国人缺少什么》一文,大喜,立刻打来电话,说原来我早已写了,在国际长话中大谈读此文的感想。此后,他又给我布置任务,要我写一本书,把文中表达的思想说透。见面时,他一定会督促我,检查这项工作的进度。我笑说,我本来和乃伟一样,都是关心人生的,现在被他逼着也关心社会,降低了层次。
   我不时会接到来自韩国的电话,现在忽然想起,在电话里从来不曾听到过乃伟的声音,总是铸久在那一头侃侃而谈,他也真是健谈而且风趣。不过,每次通话,我都能真切地感觉到乃伟始终在他的身旁,感觉到她有时在向他做一点提示。他俩在韩国生活,除了棋艺,还常切磋各种精神问题,准备回国时和我讨论,按铸久的说法是向我拍几块板砖(抛砖引玉的意思)。可是,见面的时候,乃伟通常也是不说话,在一旁静听。于是铸久就会笑她,说她未见面时准备了许多问题,一见我就什么也说不出了。他夸自己的记忆力。我开玩笑说,是啊,理解力好的人记忆力往往不好,记忆力好的人理解力往往不好,上帝是公平的。我这是在替乃伟也替我自己辩护,我们记忆力都不好,开车都不记路。和我不同的是,她并不以记忆力不好自豪,悄悄对我的妻子说,以后要把问题写下来,拿着纸条问我。唉,这么谦卑,哪里像一个世界冠军嘛。但是,她一旦开口就很有见地,有一次我不禁朝她挥手,说:“良师。”铸久抗议:“怎么只朝那边挥手?”我赶紧也朝他挥手,说:“益友。”解释道:“乃伟有以教我,而你只是敢于直言罢了。”
   亲切而又有正义感,高智商而处世待人又极单纯,和这一对夫妇相处实在愉快。每次相聚,他们如一阵清风吹来,停留不过三四个小时,留给我的却是许多天的清爽。
 

0

前一篇:旅澳感触1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旅澳感触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