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敬畏大自然就是反科学》?自然和科学是矛盾的吗?

(2008-11-13 14:16:20)
标签:

环保

生态

敬畏大自然

何祚庥

方舟子

人物

科学

自然

文化

社会

杂谈

分类: 我的文章

看了篇文章,题目挺吓人 --《“敬畏自然”就是反科学》,作者是著名的“打假斗士”方舟子,另外我国科技院的院士何祚庥也说:“我要严厉批评一个口号,即所谓‘人要敬畏大自然’”。 

 

看到这些东西之后,首先是气愤,其次是见解,再其次是疑问

 

气愤的是,这两位高高在上的“著名学者、名人、科学家、公众人物、打假斗士……”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超级狂妄的话来? 难道他们就那么不热爱自然吗? 难道他们不知道,如果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都开始明目张胆的呼吁反自然,并且还把反自然冠以“科学”的名号,那么将会为制造污染、盗猎珍惜动物、捕鲸……等等那些可恨的行为创造多少理直气壮的理由?? 如果仅仅是自己不谦虚,那也就罢了。可这种将“人”的谦虚都彻底抛弃的做法,似乎连他的做“人”都存在问题。

 

见解的是,我觉得这两位存在的最大问题还不是做人做得怎么样(因为那些我们管不着),最重要的问题是 —— 他们没有搞清楚“敬畏自然”究竟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意义。 他们只是机械的将自然与科学对立起来,玩那种连小孩子都会的文字游戏。 如果是按他们那种“泛科学”的、“科学至上”的逻辑的话,那可能连放屁都是反科学的,科学的放屁应该是脱了裤子、再用个能够过滤臭味的机器盖到屁股上再放,因为那样就不会影响到别人,很“科学”。 很显然,他们的逻辑是可笑的。 至于到底什么是“敬畏自然”,我想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但是做为自然的一部分 —— 人类, 我们本能的就应该知道“敬畏自然”是什么. 就像做母亲的不需要思考什么就会去爱自己的儿女一样.这个时候你要是非让那位母亲讲出些“为什么要爱子女”的科学理论来,我想那位母亲会问你一句“你是人吗?”

 

疑问的是,难道在所谓的“科学家”眼中,科学与自然真的是矛盾的吗?真的是不可调和的吗? 难道科学家就只认科学不认人情吗?难道在方何二人的眼中,我们人类只需要科学不需要伦理了(比如说何祚庥就公开赞成克隆人)? 但愿方舟子和何祚庥两位并不代表全部。 但由于他们二人,我对学术界那些名人们的敬意真的大打折扣。 看来,爬到他们那个位子,似乎只需要一付机器人的骨架,再披层人皮就行了。 那我想,等到未来,机器人技术发达了之后,人类真的就应该被灭绝了。 因为人类再怎么样也比不上机器人呀,人是自然的,机器人是科学的。 根据方何两位的理论,我们人类就应该被淘汰了。到时候像他们这样的学者就可以去死了,因为可以换上更加聪明更加科学的“机器人学者”嘛,还要你们干嘛?

 

 

以下是我找到的他的原文:

                      “敬畏自然”就是反科学

                            ·方舟子·

    印度洋海啸带给人们的震撼超出了许多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一些
人又开始重弹“敬畏自然”的老调。何祚庥院士振锋相对地在《环球》
杂志上发表《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一文,正触着了某些人的痛处,
激起了一片骂声。何院士长期以来反伪科学、批反科学,干的是得罪
人、冒犯人的事,在现在的中国环境下,不受攻击才叫奇怪。那些谩
骂,一笑置之可也。也有人似乎想要认真讨论这个问题,例如北京环
保学者汪永晨《“敬畏自然”不是反科学》(《新京报》2005年1月11
日),便试图讲出一些道理,并建议大家对这个问题好好辨一辨,我
就也来凑个热闹。

    所谓“敬畏自然”,从字面意思上看,就是敬仰和害怕自然,要
害在于“畏”,也就是怕。这种心态和原始人认为万物有灵的泛灵论,
中国古人的“天人感应”说一脉相承,都是把大自然当成有意识、
有人格的神灵,担心冒犯了他就会遭到报复。汪学者虽然声称“并不
想承认大自然会报复”,但是又说“大自然不会心胸那么狭窄,它容
忍了很多我们人类因无知而犯的错误”,仍然还是把大自然当成神灵
一样的存在,而他说话的口气,俨然大自然的代言人。

    这是一种非理性的、蒙昧的观念,与科学思想格格不入,因为现
代科学的一个基本假设,就是认为物质世界是一个无意识的客观世
界,自然规律不受人的主观意志的影响。原始人献祭求神免灾,古人
见到灾异上书言事要皇帝反省遭到天谴,今人把天灾当成人祸,教
训人要敬畏自然,就都是想用人道影响天道。更极端点的,要人们对
大自然敬而远之,反对用科学方法认识自然,反对应用科学原理利用
和改造自然,那当然更是反科学了。

    这种反科学的主张,现在有了一个漂亮的辞藻,叫做保护生态。
我们之所以要保护生态环境,并不是因为害怕自然,而是源于科学的
认识,明白生态环境对人类生存的重要性。是以人类为本还是以别的
东西(神、动物等等)为本,是区分真伪环保的标准。汪学者质问:
“为什么一有了我们人类,就要以我们人类为本?”答案很简单,因
为我们是人,所以人类的利益是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有时牺牲目前的
利益也是为了长远的利益。

    即使是汪永晨,在考虑生态问题时也难免有人类中心主义立场。
例如她用来质疑何院士的例子,恰恰都是在支持何院士关于保护环境
和生态的目的是为了人的观点:“不知道何先生知道不知道还有生物
链,今天一个物种的灭绝对明天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以后人类
的生存可能(仅仅是可能)会受到影响;三门峡水库“这四十多年来
它给渭河流域带来了多少灾难。”“这样的修水库是以人为本吗?”
汪学者已经替何院士回答了这个问题了,修三门峡水库恰恰是没有做
到以人为本。

    上次萨斯流行时“环保学者”出来呼吁大家保护生态、保护野生
动物,还算是沾点边。这次由海啸而能扯到保护生态,则实在是莫名
其妙。海啸是由于海底大地震引起的,海底大地震则是由于大陆板块
碰撞导致的,这和人类有没有保护环境,对自然是否敬畏,都毫不相
干。对生态造成破坏的,恰恰是海啸。假如在未来遥远的某一天,人
类有能力制止海啸的发生,不知代自然立言的“环保学者”是否允许
人类如此征服自然以保护生态呢?

    举个更现实一点的例子。在地球历史上,曾经几次发生过小行星
撞击地球破坏生态环境导致物种大灭绝(例如恐龙灭绝)的事件。假
如未来有一天,又有一颗小行星迎着地球飞来,人类面临灭顶之灾。
那么人类是应该采取一切手段(例如用核武器轰炸)去征服它,还是
高喊“敬畏自然”而坐以待毙?那样的“敬畏自然”岂止是反科学,
简直是反人类。

2005.1.12.

 

下面这个是上文提到的文章:

 

 

                           “敬畏自然”不是反科学

                          □汪永晨(北京环保学者)

新京报2005年1月11日
 

  正当我们为印度洋大海啸夺走了数万人的生命而惋惜、而奉献、而反思的时
候,今年第一期的《环球》杂志竟然刊发了这样一篇文章《人类无须敬畏大自
然》。在这篇文章中,著名科学家何祚庥说:“我要严厉批评一个口号,即所谓
‘人要敬畏大自然’”。

  这篇文章说,从历史来讲,在人类发展的早期,人类对自然的抵御能力很有
限,所以一些进步思想家强调人定胜天。而就我所知,我们人类的早期恰恰是敬
畏大自然的。这在我们传说中有很多记载。像二郎神就是守护神,现在去九寨沟
的路上有川主寺来敬奉。只是到了我们人类制造了工具,有了一些发明之后,才
不知天高地厚地提出了人定胜天,改造自然。

  而自从有了这个口号后,我们吃的苦头还少吗?

  在处理人和自然的关系时,在文中旗帜鲜明地说:应该以人为本。他表示绝
不反对保护环境和保护生态,但需要弄清楚一个观念,保护环境和生态的目的是
为了人。有些时候我们需要“破坏”一下环境、生态,改变一下环境和生态,但
也是为了人。

  在这里,我也要旗帜鲜明地与这一观点唱唱反调。

  人类本是自然界的一员,大自然存在多久了,而我们人类才生活在这个地球
上多少年,为什么一有了我们人类,就要以我们人类为本?民盟中央副主席张梅
颖在看了德国一个小学生的环保纪事后很感慨地说:那种不认为自然为母,反以
自然为器,乃至要征服自然的反自然观念,助长了环境灾害中日益严重的人类行
为致灾。对于天灾实为人祸的警觉,四十多年前已引起西方社会公众和政府的广
泛关注。1962年,一本《寂静的春天》唤起了多少民众的环保意识和政府的高度
响应。十多年前,11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共同呼吁:“人与自然正处于迎头相
撞的险境,人类的活动为环境的资源带来无可逆转的伤害———人类必须彻底改
变管理地球与生命的方式,才能逃过未来的苦难。”

  要按照何先生的话,大自然中的一切都是要为人类服务了。树我们可以砍,
动物我们可以杀,江河我们可以想怎么截断就怎么截断。不知道何先生知道不知
道还有生物链,今天一个物种的灭绝对明天来说意味着什么?

  文章中说,现在中国电力短缺,需要开发水能,需要修水库,这就不可避免
要破坏一些环境和生态。这里有一个权衡得失的问题,如果过分强调保护环境和
生态,那么水库就不能建设。何先生认为,遇到这样的情形,权衡轻重得失的标
准就应该是以人为本。

  我们姑且不说修水库的愿望是为了防洪,为了发电,我们只说三门峡水库修
了近半个世纪了,发电量和预期的设想差距有多大,就是这四十多年来它给渭河
流域带来了多少灾难。1992年8月渭河洛河洪水入黄河不畅,漫堤决口,淹没了
农田60多万亩,约5万返库移民受灾,近3万人无家可归。这样的修水库是以人为
本吗?是不可避免地的破坏一些环境和生态吗?

  我并不想承认大自然会报复,大自然不会心胸那么狭窄,它容忍了很多我们
人类因无知而犯的错误。但是如果把自然比喻成我们人类的躯体的话,它当然会
生病。

  如果承认它也是一个家庭的话,它不只有人类一个孩子,在这个家庭中还有
其他成员。

  如果在这个大家庭中,所有的存在都只是为了人类一个孩子,这是不公平的。
人类再进步,科学再发展,大自然也不仅仅为我们人类而存在。

  我希望在我们人类正在面对刚刚发生的大灾难时,真要好好辨一辨,人类需
要不需要敬畏自然。从这个意义上讲,该感谢何祚庥院士为我们发起了这场论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