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艳茜
张艳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8,541
  • 关注人气:1,7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守候(一)

(2006-07-17 21:06:30)
分类: 散文

守候(一)                                                       

 

2005年寒冷的圣诞平安夜,我追随一个几乎成为神话传说的精灵——朱鹮,来到了汉中。

 

孑身踯躅在增加了许多建筑工地的汉中街道,频频长高的楼房,搅拌机的轰鸣声,从我身边匆匆而过、操着既不陕西也不四川口音的汉中话的人流,还有街道的商家抓住时尚卖点制造的圣诞节过节的嘈杂声,在寒风中飘来荡去。

这座陕南最大的城市,看起来似乎与许多正在长高长胖的城市没有什么不同。

 

这个夜晚,让我更加感觉到,我对一个地方的敏感和迷恋,完全缘于我对这个地方某个人的情感认同来维系着的。

我走过和听过的很多地方,无论那里地域面貌有什么特征,无论那里有多么旖旎的山水风光,在我的感觉和印象中,总是朦胧模糊,云山雾罩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只要那里有我一个亲人、一个要好的朋友、一个我关注的人,那个地方顿时就有了生气有了光彩有了亲切感,甚至我感觉在那里每呼吸一口空气,都与那个地方的气息相通了。我理解的息息相关的含义就是如此。

比如有谁晓得阿根廷的雷孔基斯塔这个地方呢?其实我对这个南美洲国家知之甚少。但是,因为足球,因为充满忧郁、悲情的足球战神——加布里埃尔·巴蒂斯图塔就出生在雷孔基斯塔,于是,这个陌生、贫困、萧条的地方,便在我眼里熠熠生辉了,并且多年里对它心向往之;比如中国的西安,我能从容不迫地穿越这座十三朝古都的时空隧道,不是我对西安了如指掌,而是对它无所认识。我的身心和目光投入的,就只是在这里有我可爱可亲让我牵肠挂肚的女儿桃桃。

对某些人或某些事的过分关注,常常使我忽略了对这个地方的深入认识,或者说,是这些人或这些事在我眼前闪烁着的耀眼的光辉,遮蔽了我的眼睛,模糊了对这个地方细节的观察。

 

 

汉中,到底有什么触动了我的情感神经?我问自己。

汉中留坝县,有一座隐匿于秦岭腹地的名祠古庙—-张良庙。因早在两千二百年前,张良协助刘邦完成统一中华大业之后隐居于此,汉时便有人建祠祭奠,后经历代扩建维修,于是形成现在规模宏阔的古建筑群落。张良庙山环水绕,古树参天,云迷雾霁,犹如仙境。

 

我曾经为报道一个在张良庙附近工作的、普普通通的道班养路工,翻山越岭来到过这里。而今过去多年了,对张良庙的印象早已隐于云雾之中,但是那个穿着工服,个头不高,言语不多,朴实憨厚的劳动模范的形象,却总在我的记忆里顽强地活动着。

汉中市内的拜将坛,见证着被津津乐道了两千年的月下追韩信的故事。当年经过一番周折,汉高祖刘邦为了达到一统天下的目的,暂时放下了王者的傲慢,“择良日,设坛场,欲拜大将。众将皆喜,人人自以为得大将。至拜将,乃韩信也,一军皆惊。”

 

1994年,我参加“汉水之源”散文笔会时,参观了拜将坛。就在这既有鼓动性又饱含悲凉之地,我与一个青春期时、因幼稚中断了多年正常关系的朋友恢复了友情。那时刻,我们共同呼吸着汉中清洁的空气,同时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气。因为除却了我和朋友间的历史尘埃,有关刘邦后来惧怕韩信功高倨傲,终于将韩信杀死的历史悲剧,在那时刻轻易地被我忽略了。

 

汉中勉县的武侯祠,幽静而气势雄伟,走进这里,仿佛能穿越时空,感受一千七百年前,三国鼎立的情势。足智多谋的诸葛亮最后的八年,在这定军山下的武侯祠,军务政务,呕心沥血,教兵演武,运筹帷幄的情景仿佛重现。

 

2002年的夏天,我带着女儿桃桃和深圳来的同学的女儿姗姗,来到这里,本是想让她们实地了解才智过人、胆略超群的智慧化身——诸葛亮。了解他如何演出空城计,如何七擒孟获,以此扩张了蜀国的版图,将中原文化传播到西南边疆,以及传诵后世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优良品质。

但是两个孩子在留意一千七百年前的智者的同时,对返途中的乡小学校放亮了眼睛:简陋的教室,坑洼不平的黄土操场,生锈的健身器械,简易而书写工整的黑板报,都让她们感到新奇的同时,也发出感叹,她们毕竟是幸运的。

 

汉中还有作家王蓬,激情,智慧,超然,厚道,以他对汉中一份赤诚的热爱,几十年里踏遍了汉中的山山水水,写遍了汉中山山水水。他笔下的汉中,既弥漫着历史的神秘传奇色彩,又富于生动和诗意的美好。他曾经和一个司机驾车八进西藏,拍摄了令人惊叹的西藏美丽图景,但他却谦虚地说,他只是“走在青藏的边缘”。

 

汉中还有佛坪的大熊猫保护基地。我没有去过那里,我担心,我要是去了,我可能关注的不会是大熊猫的生活状况,我还可能不会为看到大熊猫而激动。而路途的经历,可能更令我敏感,引起我关注,值得我记忆。比如相形之下那些贫困而无助的山民,那些在田垄劳作辍学的山民孩子,还有那些为了大熊猫的生长繁殖,寂寞守候的工作人员。

 

汉中还有一个精灵,一个几乎成为神话传说的精灵——朱鹮。

1981523,中国在陕西汉中的洋县找到了野生朱鹮。这一喜讯公布之后,成为一则轰动世界的科学珍闻。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等国,纷纷报道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一下子震动了世界科学界。朱鹮由此而价值连城。它与大熊猫、金丝猴一样,在世界上同享盛名。

 

2002年夏天我来汉中的时候,曾经去朱鹮保护站看到过人工养殖的这个被誉为“东方的宝石”的濒危珍稀鸟类。也许是夏季炎热的缘故,也许是网笼封锁了朱鹮生长飞翔的自由,我见到的朱鹮,全然没有介绍中那么美丽飘逸和优雅尊贵。网笼中的它们,疲倦蜷缩地卧在支架上,除了长长的嘴巴有些特别,它们一个个蔫头耷脑,羽毛灰暗,像是落满了灰尘的一些静物。看到兴冲冲来看望它们的我和两个孩子,朱鹮懒洋洋睁开无神的眼睛瞄我们一下,然后又漠然地做起被我们打断的残梦来。没有生气,没有灵性,更没有丽质。看过它们,我真的心顿生失望。我当时想,它们不过就是因为濒危而被珍惜而已。

 

1981年发现朱鹮到如今,时间过去了二十五年。二十五年里,有关对朱鹮的跟踪报道,每年都能从报端上无意间看到一二条。领命到汉中采写朱鹮之前,我心里就发怵,初次见到朱鹮时的失望还没有消失殚尽,而我又无论如何也无法全面专业地对朱鹮的生平作详细报道。这将是一次很艰难的采访和写作。陕西省环保局的王新荣副局长,似乎看出了我的作难和弱点,他说,你可以重点了解陕西省和洋县人民为保护和繁衍朱鹮所做的努力、奉献和成就。相信会有许多值得你去关注的事情的。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但愿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说家黄建国
后一篇:守候(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说家黄建国
    后一篇 >守候(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