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才亮律师
王才亮律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4,510
  • 关注人气:19,9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令律师:假若是报复性司法---本溪张剑刺死强拆者案

(2009-04-16 11:42:26)
标签:

本溪

拆迁命案

杂谈

分类: 转贴

上午八点就去了国务院法制办公干。11点回到办公室,读到王令的新博文《假若是报复性司法---本溪张剑刺死强拆者案办案笔录五》,深有同感,回了他14个字:“是非曲直会有定,黄河九弯终向东”,并将其文转载如下,以为历史的纪念。

鲁迅曾经说他“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我总觉得多少有点危言耸听。何况距离那个年代,已经是大半个世纪过去,当此年代,总会有所进步吧。可是,这几日间的所见所闻,面临传说中的张剑突然翻供和张母被控伪证罪、张妻被调查的现状,又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某些出名言论,使得我在答应了某些同志不说了之后,又有了如下不得不说的话:

   公元200942日,我在浙江出差,接到本溪中院某同志电话,说舆论对本溪张剑刺死强拆者案件曝光后,有关领导非常重视,决定与检察院协商,从打击违法拆迁的角度,针对辩方提交的证据,让检方撤回起诉补充侦查,希望我们能够配合舆论,以便让法院同志腾出更多精力办理案件。出于对庭审过程中,法官精湛的业务素养和法律人之间必要的信任,我欣然允诺。这是好事情啊。如果能够在司法实践领域,对公民遭遇暴力或财产侵害时的自力救济相关问题做出公正的、符合执政为民构建和谐社会的判决,足以成为物权法颁布后,我国民主法治的重大进步。

    可在前日傍晚,当张剑妻子信艳给我来电话,说张剑母亲被本溪市公安局的相关办案人员于当日上午九时许带到市局询问,至晚未归,且电话联系不上。我的心里突然没来由的咯噔一下,我的执业直觉告诉我,不是好事,嘱咐信艳随时与我联系。因为在庭审过程中,作为辩护人考虑到张剑母亲和妻子都是张剑的直系亲属,证据的证明力较低,所以在辩护过程中基本没有使用他们在公安侦查时所做证词。如果仅仅是法官说的庭审后针对违法暴力拆迁的一般性的补充侦查,不至于直接奔着张剑母亲去,不至于控制张母的通讯人身自由,不至于这么长时间未归。

    不久后,市局以及分局的干警又来到张家,要带信艳去市局询问。由于已是晚上,信艳需要带刚刚一岁多的孩子,在征求我们的意见后,信艳表示愿意在上班的时间去公安机关配合调查。但来的干警不允许。信艳要求对方出具书面的传唤证。来的市局干警表示会稍后提供传唤证,可是,稍后取来的是明山分局开具的传唤证。双方为此发生争议。据知情人士反映,在此期间,市局办案干警不断做信艳工作,内容归结为以下几点:1、信艳为什么要撒谎,是不是和张母串供?

2、张剑已经翻供,并且把翻供录像都给张母看了。3、律师是按照这个给张剑做无罪辩护的,我们能不找你们吗?你们这是伪证罪。我们已经和检察院沟通好了,只要你按照这个说,就不追究你伪证罪了。

    说实话,我不知道张剑翻供了没有。我也不知道在开完庭后的现在,张剑有什么翻供的必要。我更不知道采取什么样的取证方式可以让张剑在开庭后慑于“法律的威力”做出不利于他的陈述。这一切,我都不得而知,我也不能妄加评论。可是,从对信艳的采集证据的方式,这还符合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八十九条规定吗?(该条规定:侦查人员不得向证人、被害人泄露案情或者表示对案件的看法,严禁使用威胁、引诱和其他非法方法询问证人、被害人。)为什么直接奔着张家家人来?又为什么直接表示对案件的看法指责信艳撒谎和串供?又为什么泄露张剑翻供录像这样的案情?还为什么表明已与检察院沟通,如按其要求交代则不追究刑责,否则则要追究刑责?这许许多多的问题汇在律师的脑海,驱之不去。   

    晚十点多,为了让信艳去市公安局,在干警的安排下,让张母给信艳来了电话,让信艳去市局。在电话里,信艳让妈妈回来。张母回答,他们不让我回来。这是要控制张母的人身自由了吗?或者仅仅是一般性调查?或许是调查暴力拆迁的事情?如果是要对张家人下手,他们是要从他们透露的哪一点下手呢?窝藏、包庇还是伪证罪?为什么又是明山分局介入呢?这个案子不是早就移交市局了吗?明山分局漠视遭遇暴力强拆群众利益的选择性执法不是受到关注了吗?(其实,与明山分局我们曾经接触过一次。早在张剑投案之初,是由明山分局负责侦查,后来明山分局办案人员把这个当事人主动投案的故意伤害案件定为涉及国家机密的案件,阻止律师会见。针对此事,我们律师曾在当时向各有关部门投诉,但该案一直没有解密,造成律师会见极为困难)

    整个夜晚,在辗转反侧中过去。张母一夜未归,没有任何说法。

    第二日上班,立刻拨通了检察院和法院承办人员的电话,均无人接听。此时据张母失去人身自由已经24小时。后又拨打市局负责张剑案的李警官电话,询问张母白艳娇的下落。该警官表示他不清楚张母现在的情况和下落,他承认虽然是他把张母带进市局的,但他先行离开了,现在正在沈阳办理其他案件。无奈之下,张家人报了110查找张母下落,本溪110将其报案转到派出所,派出所没有受理。中午时分,拨通承办法官电话,法官告知由于检察院申请补充侦查,所以法院决定延期审理,但法院现在不清楚具体调查取证的方向和情况。

   下午,市局李警官给张家人去电,给了一个手机号码,说要找张剑的母亲就打电话跟这位科长联系。家属拨打了这个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张剑母亲回不来了,涉嫌伪证罪。把此事拜托给其他两位同事,我坐上了来广东的飞机。下飞机已是晚八点,立刻与同事联系,告知张母被放回来了,特别疲劳。张母是在明山分局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以涉嫌伪证罪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被放回来的。

张母说:……。

    律师界的前辈和大佬们向来主张律师是冷静和理性的化身。作为后学末进,自然莫敢不从。作为专业为老百姓提供法律服务的拆迁法律领域的专业律师,若干年来,亲眼看见的,自己遇见的,亲身体会的,有时却只有把它憋在肚子里,烂掉化掉。但终归不是稻草人,终归总有底线,终归有逆鳞,终归会有热血沸腾的时候。是与非,善与恶,黑与白,真的可以颠倒吗?草民,在几千年之后还永远是草民?

    这次,我是真的愤怒了,出离的愤怒了。

    记得上一次是在为杜家提供法律援助时接到杜建平案起诉书的时候,一个被公安机关以传唤方式抓获的被告,自始自终没有如实交代,却最终被公诉机关认定为投案自首。这次,换成我亲自送去投案的人,检方就是不认定自首。时隔两三年,我还记得当初那一刻的无奈与绝望、无助与愤怒。血沸腾起来又冷了下去,如此循环,信仰崩塌后的无能为力,大约就是如此吧。

    说实话,我怕了这样的感觉。可人生总不会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总要让我体验。我真的不愿意从坏的角度去揣测人心。我总不愿意相信,有关调查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张剑去的,在所谓的张剑翻供之后又奔着其母亲和妻子去了。我真的宁愿相信所有的都是依法的,所有的执法者都是出于公心,这一切的发生确是张剑与其母亲所撒下的弥天大谎。这样,总还比另外一个揣测要好些。因为那样的揣测太过于触目惊心,让人失望乃至绝望。

    假若是民众舆论监督后,为了一个交代,抛出了张剑全家,以证明前期司法行为的无限正确。假若是民众舆论监督后,有关人员进行的报复性司法。Oh,my god!这让我们如何接受?假若王琳教授所说的选择性司法,仅仅是执法者偏离了执法公心。那么报复性司法,则是把人民赋予的权利当做泄愤工具,在道路上越走越远。在这里,我真的无异于去探讨张剑母亲是否真的构成了伪证罪。我只想知道假若没有民众的舆论监督,张母会不会受到这样的调查。我更想知道的是,我一直所关注的什么时候检察机关能够按照法官说的去补充一下故意毁坏他人住宅的这部分证据,或者明山公安分局乃至本溪市公安局会去调查一下暴力拆迁故意毁坏他人财物的犯罪行为,再或者在决定不立案的时候给老百姓一个不予立案的通知?

    假若真如张母所述,有关部门把所有辩护人指出的问题都整圆了。或者假若有些单位真有针对辩护律师的想法。我会一直等待来自本溪的一副铮亮手铐。

    但这之前,我是真的想要呐喊,我已经出离愤怒了哦!!

                                   王令4.16凌晨于广东,雨,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