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才亮律师
王才亮律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7,315
  • 关注人气:19,9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东北小伙涉命案 辗转京城终投案

(2009-04-01 19:07:45)
标签:

本溪

华厦

张剑

命案

拆迁

分类: 转贴

转载:《东北小伙涉命案 辗转京城终投案》文中的章建即人们关心前天开庭的张剑。重温去年当时成都商报记者的文章,对我们了解案情有参考作用。

本报参与劝说 见证投案过程

记者 陈宝成 北京报道

我是来投案自首的。”

6月16日中午,在家属、律师以及本报记者的陪同下,章建(化名)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陶然亭派出所。在北京市宣武区陶然亭司法所所长江龙华简单介绍情况之后,章建向警方投案自首。

促使章建下定投案自首决心的,是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才亮、王令、栗红。了解了章建案的基本情况之后,他们向北京市宣武区司法局有关领导进行了沟通汇报,并取得了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先后做通了章建和其家属的工作。

找到我们的时候,他们只是说想聘请律师为其打拆迁官司;没想到快结束的时候,他们突然提起了这个人命官司,一时之间我都有些措手不及。”栗红律师回忆起当初接待白艳娇一行时,仍然颇感意外。

本报记者参与劝说章建投案,并见证了投案的全过程。

而就在此之前,章建及其家属并不清楚,投案自首对他们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

(小标题)律师记者劝其投案

投案自首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的第一步。”王令向记者称,他们希望能通过法律途径最终解决问题,所以双方在这一点上很快取得了一致意见。此后,王才亮律师就将此事汇报到了北京市宣武区司法局,取得了该局两位主管领导的支持,并安排陶然亭司法所所长江龙华负责协调此事。

我们对法律一点也不懂,不知道投案自首会有啥后果?希望你们能给我们拿个主意。”陪同白艳娇来京的侄媳妇马月兰告诉记者,觉得律师的看法有道理,所以同意了让章建投案自首的做法:“看到北京的律师和警察这么热心,我们很感动,我们相信你们。”

北京奥运会马上要召开了,维护稳定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我们劝章建投案自首,既有利于他本人,也有利于维护首都的社会稳定。”王令向记者介绍,考虑到章建一家的经济情况,他们正在争取为其提供法律援助。但这还需要律所合伙人讨论和有关方面批准。

(小标题)5月14日,幸福中止了

站在记者面前的章建,1米85的个头,虽然高大但却并不“威猛”,相反却显得比较文弱;脸上驾着一副黑框眼镜,更是增加了一丝书卷气。要不是他的亲属介绍,很难想象,他会与一起命案有关。

今年26岁的章建,是辽宁省本溪市明山区人,原本有一个光荣而幸福的家庭:爷爷张永海,1960年8月因抢救国家财产牺牲,被民政部批准为革命烈士;表弟白徳旭,从小跟章建一起长大,去年参军成为一名武警战士,服役于绵阳武警支队。

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章建颇得父母喜爱;结婚成家后另立门户,并于去年喜添一千金。年过半百的张志国、白艳娇老两口,终于可以过上含饴弄孙的惬意生活了。

但今年5月14日的一幕,彻底击碎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想起那天上午我就难受。”白艳娇向记者哭诉:“虽然分开过日子了,但是离得不远,儿子那天就在我家休息。”

突然,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员工王某某、周某某领着七八个素不相识的人闯进了俺家,他们拿着砍刀、镐把,二话不说,把我儿子围着就是一阵乱打。”情急之下,章建顺手抄起一把水果刀,刺向了其中一个“不明身份者”。之后,章建夺路而逃。

据白艳娇介绍,章建逃离之后,被刺者被几个“不明身份者”架起走到了房子外面,然后“他们和外面的三四十个人就上来拆我家的房子,眨眼之间,房子全平了,就像地震灾区一样;我们全家也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小标题)抗震战士参军前亦曾被殴

16日上午,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在向记者介绍情况时,白艳娇出示了一份有26名见证人联名的文件复印件,指称内容与白艳娇所说基本一致。

据白艳娇介绍,王某某、周某某此前曾分别于2006年和2008年4月两次拆其房屋未果,故与两人认识。而就在其中的一次冲突中,白艳娇的娘家侄子白德旭也被打伤;“为了不受欺负,孩子一气之下参军到了四川绵阳,现在是绵阳武警支队战士。”

白艳娇向记者出示了当初白德旭遭殴后背部受伤的照片。

而据绵阳武警支队队长张勇介绍,白德旭现仍在北川羌族自治县参加抗震救灾;对入伍前发生的事情,他表示“不太清楚”。

白艳娇指称的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就是本溪华厦房地产开发公司。

而在一份落款为“本溪华厦房地产开发公司动迁办公室”、时间为2006年8月17日的一份通知中写到:“张志国:我公司根据《本溪市拆许字【2005】第 40号》对您所在地区拆迁,现拆迁期限已过,我公司按《本溪市人民政府令第86号》及《本政办发【2005】40号》文件精神,对您进行合理拆迁补偿,请您在本月20日前与我公司签订安置协议,尽快搬家。否则,我公司将依法拆迁,并依法追究您影响施工给我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

记者致电该公司,但一直无人接听。

(小标题)遇刺者死亡,好心人帮忙

事后,老张家经过对当地医院和殡仪馆等处的调查了解到,被刺者名叫赵俊(化名),5月16日死亡,18日下葬。而昨日,本溪市公安局明山分局刑警队一位自称田姓警官介绍,赵俊确实于16日死亡,但对于是否在18日下葬的消息则表示难以确认。

几经辗转之后,在外流浪的章建投奔到家住辽阳的舅舅家,好不容易与家人取得联系,没想到自己竟然闯下了大祸。一时之间,有家难归的章建一筹莫展。而张志国、白艳娇老两口,更是无所适从:“我儿子老实得像个闺女,要不是被逼急了,他绝对不会这样的。”

到北京去找王才亮吧。”正当张家陷入绝望之际,一位好心人向其指点:“你们家的事情都是因为拆迁所致,王才亮是这方面的专家。”

为什么他们草草就把赵俊尸体处理了?为什么事发一个月了,本溪警方迟迟不找章建?”带着这两个疑问和对未来生活的惶恐不安,白艳娇在几位亲戚的陪同下找到了儿子,来到了北京。

6月15日,他们找到了王才亮律师所在的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

(小标题)有望获法律援助

在陶然亭派出所,经过预审、与辽宁有关方面确认相关事实之后,到晚上九点多,才履行完相关法律程序。此后,章建被带到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暂行羁押。

我们会对章建进行全面体检,在确认其身体健康之后,依法移送辽宁警方。”承办此案的陶然亭派出所警官孙雷介绍:“在辽宁警方来京之前,我们会将其依法羁押。”

他在这里能有吃的吗?我是不是要给他准备几件换洗的衣服?”面对白艳娇的担忧,孙警官告诉她“不用担心”。

目送儿子被带走,白艳娇有些激动,泪水再次流下;儿子结束了一个多月的流浪生活,让她心酸中有一丝安慰;但儿子能否在回到辽宁后得到公正的审判,又让白艳娇操心不已。

什么时候能再见到章建?”在得知从侦查到审查起诉再到法院开庭的漫长过程后,马月兰感到无奈和理解:“毕竟法院不能随随便便就判了,也好。”

一旦他们与我们正式签署了授权委托书,我们会全力以赴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当晚,草签了授权委托书之后,栗红律师表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