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若榖
若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76,018
  • 关注人气:4,7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若穀】北京往事:老北京过去的拆洗季

(2019-03-01 09:17:59)
标签:

老北京

分类: 北京往事

老北京过去的拆洗季

 

【若穀】北京往事:老北京过去的拆洗季

     “呦,他大妈,您大喜(洗)啊!”

     “是大兄弟啊,大洗(喜)、大洗(喜)。”

       听这话倒不是那家儿办喜事,而是和正在大拨洗衣服、被褥邻居在打招呼,因为“洗”与“喜”同音,相互讨个吉利。

       如今晚儿已是秋凉了,搁过去就是老北京人所说“拆洗季儿”。现在因为有了洗衣机、洗衣店,年轻人不懂什么是“拆洗季儿”,说白了就是入冬前家里可劲儿“拆洗被褥、棉衣”的季节。

       这拆洗季儿,也不光是秋天儿,春秋都是。因为这两个季风多、阳光足性,您要一大早儿把洗好投好的物件儿挂当院,不到晚半晌就干了。您象全家老小捂了一冬天,或是入冬前要拆洗的大棉袄、大棉裤、大棉袍要拆洗,被卧面、被卧里儿、褥面儿、褥里儿、裤面、袍面单泡一盆,纽绊儿等细小物件儿怕散了用线串好,也仍盆里,零完了把碱泡化了和脏衣服放一块堆儿泡,呃(音:e读二声)淋油污就全去了。 

【若穀】北京往事:老北京过去的拆洗季

      碱这东西在过去可是金贵。据老人儿说,解放后有段日子碱和肥皂一样是凭本凭票供应的。我记得在七十年代买东西写本的当口儿,碱还是要写本划钩的哪。冬天儿里头人们很少洗大件东西,白天外面冷,一晾出去就结冰,铁板似冻的,拿都拿不下来,老挂在院里还挡着人走道。所以像大床单上还要铺上一块小床单,小的好随时洗。被头最爱脏,就在被子上端缝上一长条“被头”来保持被子清洁,脏了就拆洗“被头”,比整床被子的拆洗工程要小多了。到了“拆洗季儿”,老老小小上上下下铺盖了一冬的几床被卧十几床被卧都在这季节里拆洗。

      大件的床单被单拆洗干净后还有一道工序是上浆。为什么要上浆,据说浆过之后的衣物下次比较好洗,因为大小衣物都靠手洗,人们换洗的次数少,污渍严重,穿的过脏,搓起来太费劲,所以不得已想出这么个办法。上浆多是用米汤。老北京人口众多的家庭煮饭都是捞饭,先煮半熟捞干再蒸熟,捞剩的米汤就用来浆衣物,不浪费。老北京人家的持家之道就是处处算计,过日子嘛,就怕算计不到。老北京不是有那么句话吗“不怕想不到,就怕算计不到”,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现如今任谁家也不会把洗衣服当个事儿了,全有洗衣机。过去哪?过去啊,全凭手在盆儿里揉。

       记的小时候儿,家里洗衣服用的大都是灯塔牌肥皂,都有搓板及大木盆。还记得各家儿都有两快搓板,一大一小,小的搓板搓小件衣服,大搓板洗大件儿。至于把搓板当成惩罚男人的用具,那是七十年代中期以后的事了,与搓板的本用无关,咱也就不絮叨了。过去,我们家里住的是个院子,叫“十间房”,十户街坊共用一个水龙头,谁也不能老占着。一到“拆洗季儿”,家家忙乎,院子里晾晒的走道都得钻来绕去。象我们小孩,就利用这被单“迷宫”玩儿着藏姆哥。但玩不了多一会儿,不吝那家大人出来就喊一嗓子:“刚洗的,快出来,都弄脏了”。

      保不齐那家儿晾的被单儿就被脏手土脸儿,蹭的灰一块黑一块的。

      没办法,孩子嘛。

       

       微信号:weiwoduzun7601

       更多的老北京故事,请关注我的公众号四九城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