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86,208
  • 关注人气:22,9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5期诗歌

(2021-07-27 10:44:33)

那是老队伍出场了(组诗)

苏忠

 

烂柯行

烂柯山的虫鸣是种植物

和满坡灌木一样遮天蔽地

 

还好月亮开足了度数

并且让萤火虫在前头领路

 

说是穿过前方梦境就下山了

我当时很紧张,怕山中梦过长

 

回到家就会遇不着亲人朋友

那样的迷路更会让我团团转

 

现在问题是,虫鸣声越来越

响亮

眼看就要漫过跟前的黑白山道

 

一紧张就醒了,我习惯性打

开手机

才看到,这世上,认识的人也

不多了

 

走神

晴日下,风暖阴影

树头新光点点移

白衣郎皆翻身

蝉鸣才歇,竟也失神

想起了年少时的眼发直

长辈在背后轻拍

喂小孩,想什么呢

回头一笑,其实只是走神

那么好。不过现在有在想

 

风停时还叫空气

哪怕蓝天白云

也有不想抬头时

 

久不生厌的

只有空气清风白开水

 

还有你

也不动情

 

许多年了,有的人还在

有时我也在

 

漠河雪

时间

在尽头里消失了

 

一只灯笼

把雪乡整个儿拎起

 

雪一直下

几匹马一溜跑远

 

哒哒声里

雪陆续有了远近

 

龙舟曲

凡是划远的龙舟,我敢断定

都在头顶,是一片片云絮

在风里继续你追我赶

那么多的朝代竞相出场

远方也一再推迟

水面才有这么密集的投影

还好天空够阔气,能容得下

然而这些划出时间的云

没经过培训,不讲规矩

除了节奏感还好,其他的都

发横

当然这种话只能自个儿腹语

它们心理脆弱,你一说出

云就变脸,扎堆诉苦

一会儿就噼里啪啦往下跳

还好这些家伙蛮敬业

人间再颠簸,也不忘本

所以某些时候啊,锣鼓一响

有的龙舟突然劈波斩浪

一马当先,高举的红旗像猎

猎心跳

那是老队伍出场了

 


 

 

心灵在阳光月色下徜徉(组诗)

张庆和

 

黄昏时刻

昼与夜露出一条夹缝

金色的海趁机涨潮

抑或看作是一棵树一棵

与黎明等高的树

正蓊郁岸边

 

区别仅仅在于

一片成熟的叶子

或一柄清亮的嫩蕊

树上悬挂着

熟透的诺言和

约会的果实仿佛

只要肯伸出手臂

就尝到了可口香甜

 

不不

那只是一片温润的浴场

在洗涤莫名的心绪

 

小城夏日

夏天的日子爱耍脸子

出门带不带雨伞

人们很关心天气预报

 

满街的花裙子火辣辣地飘

暑假了

到处都有小蝴蝶在飞

街头的风景涂抹了胭脂

人们不喜欢一种面孔

 

公共汽车还是太挤太热

天天都编织多幻的意象

啤酒沫无法溺死酷燥的傍晚

西瓜摊要比烤肉串景气

雪白的苹果花已经凋谢了

人们在谈论满树果香

 

乡村月下

跨越阳光堆积的路障

走近你

感觉抑或接受抚摩

正认真过滤心情

 

凝视两支

曳光的箭镞飞向对方

一道如炬

一道如水

水与火

被调拌成另外一种和谐

 

被温与柔围剿

让皎与洁袭扰

当所有的抗拒精疲力竭

便有敬献的花香飘来

便有祝福的歌声飘来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怎比这乡村月光

 

醒惑

季节靠支付雪花购买隆冬

我的梦总是迟到的客人

春天的树叶并非都是倾听的耳朵

弄懂了思念是泪水的故乡

多么想我是你唯一的背景

彼刻正沐浴晚霞之中

 

迎接露珠黑夜长长如一条隧道

渴望月光是远古的心情

乌云是魔鬼派遣的路障

很怀念那一粒微弱的流萤

摸索中曾经四面碰壁

不知道哪一方才是前程

不要说眼睛总装满往事

过错才是回忆的风景

 

倒影与移位

记忆是一种物质

是生命的客观存在

如同映在水中的影子

冥冥中走来的跋涉者

正踮起脚尖

与发芽的事物比试高矮

 

云一群没有故乡

没有居所的流浪者

误入幽黑的巷道

也无可奈何

 

忘不了

曾经高举爱的火把

走进了一片心的寒夜

生命被照亮了

追求被点燃了

炽热的青春

无休无止地蛊惑蓬勃

 

战胜了傲慢

征服了自尊

伟大的胜利者

终于俘虏了

又一批灵魂

 

平常心不会制造风景

也不能吹动心湖荡漾

如果有一条年轻的河流

但愿按自己的道路流淌

 

爱情从来没有圆满

每章每节都写着遗憾

 

日子如叶

正从时间的高树上

枯萎跌落

一片又一片

往事被风吹得旋转

忧伤且莫蛀空了情感

还肯挎上那只

割过牛草的小篮子吗

去梦中去远山

去捡拾那些遗落的碎片

 


 

 

母亲书:我歌唱云朵(组诗)

耿翔

 

一棵树会告诉我

一棵树会告诉我:村庄

坐落在哪里?村上的人

天亮了,去了哪里

 

一棵树,一棵让大地

稳坐在祖先身边,也让万物

从此怀有,自己方向的树

它站立在荒凉的山野,它镇住天边的风

它看见母亲,把很多绞碎病痛的

小红人,贴在它的身上

那些在树梢,预报天气的鸟儿

天亮了,会用和声叫醒

在村里,沉睡的人

 

一棵树,一棵让大地

不肯低矮下去的树,它在母亲的慈悲里

看见山坡上的牧草,轻易退场

看见村前的河流,轻易消失

也看见很多人,轻易丢下一地乡愁

从祖先的田野上,伤心地离去

多年以后,一片陪伴它的坟

向走出去,又走回来的人

指点村庄,还在那里

 

一棵树却不告诉我:母亲

她去了哪里?树上的鸟儿

天亮了,飞向哪里

 

我歌唱云朵

每天下地的母亲,她要经过的

山坡上,有一片云朵里

种满了她的庄稼

 

因此,我歌唱云朵

那是母亲在她,低矮的一生里

站得最高远的地方,也是她把很平常的

庄稼,种得最隐身的地方

她没有要走过,一座空山的心事

一片云朵,足够她种下

对于人世的爱,也足够她

苍凉地坐下,歇息

或梳理头发

 

因此,我歌唱云朵

那是落在,山水间的雨水

在人神互补的山坡上,看见了母亲之后

让自己一身干净,一身轻盈地上升

云朵的好看,也让云朵里的

庄稼,以及种下它的人

在极贫的,年月里面

获得了人间,少有的

一些幸福

 

不再下地的母亲,看见一片云朵

落在山坡上,想她以后的

坟墓,就在那里

 

生铁的光,土地的光

在母亲手里,镰刀明亮

在母亲手里,锄头明亮

 

它们的明亮,是被母亲挥舞着

在泥土里,常年磨出来的

 

泥土的干净,让镰刀和锄头

磨出来的明亮,也很干净

 

干净地照见,母亲头上的云朵

身边的花草,还有坐着的她

 

遇上反光,母亲干净的影子

不用风吹,也会照到远处

 

远处也有光涌来,那是母亲

提起镰刀,锄头的时候

 

母亲说:那是生铁的光

母亲说:那是土地的光

 

母亲的一天

脚踩黄昏,我知道在母亲身上

光亮的一天,又要被夜色

收走,或者淹没

 

这是大地,授时给母亲的一天

也是她种下的庄稼,追赶着节气的动静

尚需她伺候的一天。这一天的光亮

被她带着,从我家的屋顶

依次上升,那些在山坡上

迎头招摇的事物,没有一件

不带有她,每天醒来

身上的光亮

 

光亮正大地,来自母亲的身上

光亮背后是,母亲身上的沉疴

 

我心疼母亲,是我看见了

被她身上的光亮,依次照耀到

山顶上的那些事物,守候在她的一天里

欢实地生长时,而她身上带有的光亮

却开始在她的,皮肤上收缩

以至暗淡。在她身后

黄昏带病,降临的时候

记下很多数字

 

母亲的一天,就这样从她

光亮的身上,被黄昏

横刀夺走了

 


 

 

爱的独白(外一首)

黑鸟

 

有只鸟迟迟不来

有朵花迟迟不开

一片一片的鱼鳞云中

没有一片是我

 

我在歌声里寻找我

发现跑调的音符

我在纸上寻找我

发现被删改的文字

 

铁上的锈

蜜中的盐

我是废墟上的光

是暮色降临点灯之前的

那一米暗

 

祖国啊我爱你

我的爱卑微而倔强

我独自在冰上行走

不知对面是明天

还是昨天

 

乡野

蝴蝶可来

蚂蚱可来

你不能来

 

云朵可来

溪流可来

城邦的风不能来

 

他们说菜地

你说田野

他们说油菜花

你说风景画

 

一地翠绿

一地金黄

一地眩目的光

 

村姑赶着羊群

农夫挑着大粪

你隔着车窗

像误入歧途的贼

 


 

 

感官的游离方式(组诗)

耿占坤

 

眼睛

没有观察、选择和判断

只是把目光

投射到一片山水

或者一张陌生的面孔

 

就像把冰块投入

一湾暖流,让它融化

在涡旋和跌宕起伏中

看它奏出什么旋律

 

耳朵

不是倾听或者搜索

而是腾出一片寂静空间

让声音和气息,自行

寻找路径,流淌而来

 

就像把一群野蜂引进

云雾笼罩的花园

当甜蜜的翅膀震荡花蕊

问它传播了谁的爱情

 

不是表面把握或者抚摩

而是用延伸的情感

抵达另一种存在

交流与诉说

 

就像用一束光

照亮少女懵懂的心房

在她不得不醒来的瞬间

听她唤出谁的名字

 

躯与魂

污秽是污秽之躯的收容所

犹如废墟埋葬朽木

洁净是洁净之魂的家园

如同海洋接纳流水

 

当朽木被火焰焚烧

当海水被阳光蒸发

灰与气,或者躯与魂

便会沉降为土升腾为云

 


 

 

那么多有名有姓的岁月

张彩凤

 

1

落叶、凋花、枯草、流水

它们都不是失败者

还有那些被时光投影在

尘土中的青春

它们都是岁月花名册上的功臣

凸显着年轮的密语

翻开时光的扉页

倒叙的词句已经泛黄

无法复原的经历

分解成风、霜、雨、雪

成为怀旧的引子

 

2

当我从一束恋旧的月光中

认领到一抹往事的底色

任凭流年的掌纹无数次擦拭

都不能看清命运的走向

一年又一年被磨损的光阴

总会被崭新的阳光修补

藏在地老天荒里的真相

从来没有被世人破解过

 

3

每天睁开双眼

眼帘都会撕掉一个日子

那些用微笑不能挽留的分分

秒秒

早已被晨曦预支

随流星私奔的梦

成为太阳下面

一个失落的背影

青涩、激情

被时间燃烧成秋天的枫叶

用五角纹理叙述的芳华

变成一枚血色的标签

被风夹在天地书中

 

4

无法指认

谁在时间的版图上做了手脚

当年轻的领地

逐渐被暮色的皱纹收复

再高的山峰

也无法阻止夕阳的归途

那么多有名有姓的岁月

我无法一一把它们喊回原籍

我只能用记忆饱蘸着滴落的

时光

在岁与年失散的断章处

用一地狂草写下回归的标记

让那些有情有义的过往

找到回家的路

 

5

思念如秋

一片一片落下来

砸中乡愁的影子

与一片枯草相拥

仿佛与失散多年的母亲相认

从衰老中抽出的暖

成为怀里的太阳

心事被风刮破

散落一地的过往无从捡起

跌在地上的疼

变成一粒有翅膀的种子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飞回故里叙旧

从家乡月光中

泻下来的一枚一枚银针

总会准确无误地刺中

我眷恋的穴位

我不想也不能拔出它们

愈捻愈深的麻痛可以治愈

藏在我血脉里的暗疾

记忆是一条褪色的旧口袋

从里面倒出来的歌谣

让老家的屋檐听了会落泪

它佝偻着塌腰的身体

静静地坐等着

一个久別的人

从远方踏月归来

门口

用身体磨平的镇门石

已经空了很久

 


 

 

 

沿着一条河流北上(外一首)

陵少

 

单向空间里,我们和

保罗·迪马克一起坐在一条船上

他来自1901年,遥远的意大利

 

我们沿杭州、无锡,到淮安

一路北上。那个被唤作“小波罗”的

男人,最终死在通州

这条人造河的最北端

 

后来,我们在另一个人的叙述里

反复北上,从辛丑年开始,到

2014年结束。这个敦厚的中年男人

试图用汉字,重新唤醒

一条死去的河流,它曾因庞大的

河道疏浚工程,拖垮了帝国经济

 

改变方向,我从张家湾

沿乾隆的线路南下

到临清,站在

衰败的码头上,却怎么也看不到

明清闲书里的繁华景象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

曹雪芹和我,在扬州城相遇。而此地

也因此成为近代汉语最伟大的

发源地。这条被红移的河流

在这里,重新流进我的生命

 

被运河消解的故事

因漕运结束而停滞

而汉语里的波澜壮阔

让一本书脱离历史

在语言中永存

 

今夜,我们坐在单向空间

沿着两个方向从

不同认知里,重新回到运河

但不是每个人都

找到了答案

 

乙亥年清明书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的童年

而昨晚,在梦中

我牵着你的小手

走在故乡的田埂上

眼前是江汉平原无边无际的

油菜花,身后是无比荒凉的

一座孤坟。我们在花丛中奔跑

长了翅膀一样

 

跑累了,你蝴蝶一样飞进花丛

而我就坐在坟地里,看你

在一瞬间长大——

看见骡马和花轿,把你带到

脚下这片土地

看你生下外婆……招赘女婿上门

看你抱着我母亲,给她头上

插上一朵栀子花,看你牵着

我的手,用三寸小脚

蹒跚地走在买馄饨的路上

那时候,燕子虽在堂前

而我,却没有长大

 

“呱——呱——呱”

窗外,一只乌鸦把

我唤醒。睁开眼睛后,我清楚地看见

它从你坟前飞过,一滴露珠

从狗尾草上落下

你从泪水里跳出来

告诉我,你梦见了妈妈

 


 

冷记忆(组诗)

江雪

 

那一年夏天

那一年夏天,我们隔着玻璃泣吻。

后来,夏天又来了,我不再哭泣。

 

姐姐

那年,一个叔叔欺负我,要把我扔到塘里,姐姐救了我。

后来,姐姐出嫁了,腆着肚子,我们在禾场编草绳,为秋收作准备。

 

尖叫

雷雨过后,你回头看:一张干净的脸

像枯树皮一样,隔着铁栅栏,滴着雨水,朝你微笑。

 

上五松小学

清水河北岸,有座小山,山顶上有一根旗杆,一个操场,三排房子。

那就是上五松小学。后来,小学不见了,山上长满了土豆、红苕和麦子。

 

冷记忆

割草机开过来了,知了继续在树上歌唱。

子弹穿过田野,穿过邻家女儿阳台上飘扬的胸罩。

 

雨中的妈妈

草垛消失了,雨中的妈妈,在田间耕作,牛羊怅望青山绿水。

时代过去了,诗人无力弹奏春天圆舞曲,我看见燕子停在电线杆上。

 

枕边书

十年。它们铺就一张墓床,陪伴我,孤独,冰凉。

冰凉的阅读,冰凉的爱意,午夜,蚯蚓在蠕动。

 

前妻

那一年,我们手牵手,平行地单走在老村的铁轨上。

多年后,铁轨拆了,恋爱时的房子也拆了,老村消失了。

 

铁皮桶

过年了,父亲从南方归来,我和哥哥敲着铁皮桶,表示欢庆。

它的疼痛,让家乡的天空变得空旷,响亮。

 


更多内容:《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21年第5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