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86,208
  • 关注人气:22,9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非同凡响的灵魂(散文)/江子

(2021-07-26 15:14:25)

1

 

一走进湴塘,就看到它在路边蹲着。我们一到它面前,它就站起,摇着尾巴。

它是只土狗,学名中华田园犬。它长得一点也不帅,个头不大,毛色不算光滑,也不算纯——灰中有点黑。

它表情高古,眼神幽深,一看就带着老魂灵。

我们开始没有注意到它。我们只是到访者。我们跟它以前没有交情。我们这次到湴塘,纯粹是一次意外。

我们四个人:央视科教频道纪录片导演司庆辉,撰稿、散文作家郑骁锋,郑骁锋的好朋友、开中药馆的王剑锋和我。司庆辉是北京人,郑骁锋、王剑锋是浙江永康人。三个外省人到江西,我领着他们到我老家江西吉安转转。最后半天,我计划是带着他们去欧阳修的故乡永丰看看,可司导说不去。自己祖上与欧阳家是冤家呢。——他说的是欧阳修与司马光的事儿。那就只有去杨万里的故乡吉水湴塘了。

我们按自己的线路走。这是我二十多年前就经常去的村庄,我熟得很。我带着他们去看杨氏宗祠,告诉他们说这可是孕育过杨令公的杨姓南迁的重要中转站,包括南宋杨邦乂、明朝杨士奇等杨氏名人都是它的血脉。然后去看了摆在祠堂里的杨万里诗文集木刻版。然后,我们离开祠堂,拜访了杨万里当年辞官还家经常休息的廊桥。

然后我们发现它一直跟着我们。不是的,是它一直在领着我们。它似乎知道了我们要走的线路和顺序。它先到了祠堂,然后去了祠堂里堆着杨万里木刻诗文集的小屋,然后出门领着我们向着廊桥走去。

它不太合群。一路上,它不跟其他的狗打招呼。它无声,就像是一个幽灵。但它与我们保持着默契:我们停下来说话,它就蹲下来等在那里。我们迈开了脚,它就在前面走着。

离开廊桥,下一站我们就去杨万里的墓地。墓地离村庄有两三里的样子,在山后面。从廊桥上下来,要经过几道田埂,然后转到一条机耕道,再走上一段路,才能到达。路上有不少岔道的,一不注意就会走错。

它对我们的计划宛然在握。它在前面引着路,向着杨万里墓地方向走去。

路是土路,不好走。天刚下了雨,地上很泥泞。我们只有不断挑选干爽坚硬一些的地方下脚。我们因此走得很慢。它不急,配合着我们。它一直与我们保持着七八米的距离。我们停下,它就等着,转过脖子向我们望。我们迈步,它就向前走,然后在岔道口蹲下来,扮演着路标的角色。

它到了杨万里的墓地,然后蹲在了墓碑前。我们饶有兴致地参观墓地,读着神道碑上的文字,看着墓地四周的风水。等我们想起它来,环视四周,却不见它——它哪儿去了呢?它是真实的存在,还是仅仅是我们臆想出来的一个幻象?

它是谁?它怎么就这么先知先觉?它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们不去欧阳修故里转而到湴塘的计划?它与南宋绍兴二年辞官不做回到湴塘的杨万里有什么关系?它的灵魂里,会不会收藏了一个叫南宋的朝代?

 

2

 

去年1019日,秋分前夕,朋友少青的微信里晒出了一只鸟。它已经死了。

它闭着双眼。头、翅膀和尾巴成了一条直线。颈部的羽毛完全松散了开来。脚悬了起来,快要贴到尾巴,像飞机收回了起落架。脚趾蜷成了“O”形。

它黑灰色,胸前有一团白色的绒毛。它的学名叫鹰鹃。

江西遂川县是个山区县。那里有个营盘圩地形特殊,连绵群山形成了一个东西贯通的凹形通道,通道出口,正好有一个10公里宽的隘口通向南方,每年秋分前后,这条通道内会出现一股从西北吹向东南的强大气流,气流沿着山势上升。来自西伯利亚和我国北方数以十万计的候鸟,就会从这里南下进入南方过冬。

这条道因此被称为“千年鸟道”。

每到秋分前后,就会有无数的人们赶去营盘圩看鸟的迁徙。当然也会有不少利欲熏心的人与候鸟保护站的人捉迷藏,在鸟道上悄悄张开鸟网抓鸟。少青就是去营盘圩看鸟的人。而那只鹰鹃呢,就是被鸟网网住翅膀受了伤的鸟。

候鸟保护站的人从捕鸟者手上夺下了这只鹰鹃,准备对它进行救治。可它不干。它自杀了。准确地说,是活活气死了。

候鸟保护站的人说,这种鸟气性大,受伤被抓后一直生气,然后就气死了。

这只鸟来自哪里?它有怎样的性格,怎样的经历?从几千里之外南迁,它一路上受了怎样的苦?它名鹰鹃,肯定有着鹰的属性。它是不是有一个很大的志向?如果有,那一定和天空、远方、风速和节气这些伟大的事物有关。或者和歌唱有关。据说,它是鸟中的歌唱家,它的鸣声清脆响亮,为三音节,其声似贵贵一阳,贵贵一阳。繁殖期间几乎整天都能听见它的叫声。有没有可能,它的南迁,是去赶一场音乐会?

有没有可能,正是这个志向的鼓舞,让它不避几千里的遥远奋力地飞?

可是到了营盘圩,它遭遇了不测。折戟沉沙,壮志未酬。它恨呀。随着它的受伤,这个志向已经不可企及。它当然不愿带着残缺的身体苟且活着,从此与鸡雀为伍,与猪犬做伴。它可能认为,一只名字中带了鹰的鸟,一只享受过远行的与气流搏击过的鸟,一旦不能飞上天空,结束生命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然后它自杀了。

已经过了快一年,我依然惦记着朋友少青微信里自杀了的鹰鹃——一只有气节的鸟,一名鸟中的烈士。

如果鸟也是有灵魂的,现在这只鸟的灵魂,飞到了哪里?

 

3

……选读结束,更多内容:《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21年第5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