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8,991
  • 关注人气:22,8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媒体时代,我们该怎样阅读?”征文

(2019-10-09 15:55:16)

  生着炉火,眼看花开,就是传统的阅读;享受看不见的暖气和欣赏照片,就是手机上的浏览。三十多年,《静静的顿河》这本书我阅读过六十多遍。但每一次阅读,都会有新的发现,都会有新的问题出现。

 

眼看花开

李  方

 

  对于一个真正的阅读者来说,不可能因为某种电子产品的出现和风靡而随意改变多年形成的阅读习惯。一书在手,白纸黑字,这是构成阅读的最起码的条件。至于是在冷雨敲窗的寂寞孤独里,还是在摇晃不定众声嘈杂的车船上,是在灯火辉煌的明亮里,还是在一灯如豆的幽暗里,那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将漂泊骚动的心灵完全地沉浸到书本中,外在的环境其实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只要你认为阅读是快乐的事,是内心安妥的事,是身心愉悦的事,去做就行了。但是有个问题:书,或者报,应该是自己选择随身携带的,或者像飞机上那样是可以免费提供的。不然,你就没得可选,要想阅读,只能是打开手机,上网浏览。是浏览,而不是阅读。因为你不可能像在阅读书报时那样一边阅读一边勾勾画画,或者是某一个段落、某一个场景、某一个情节引发了你的共鸣,停下来沉思、回忆、联想、缅怀,并抑制不住地写下你此刻的心情。

  真正的阅读恰好是这样,阅读就是思考的过程。不思考,不阅读。我对传统的阅读和在电子产品上阅读有过这样的两个比较。譬如在寒冬里的取暖。房间里有着暖气,你不会感觉到寒冷,甚至会因为暖气供得很足而显得烦躁。但无论怎样,你看到那钢铁铸造的暖气片,任何时候它都是冷冰冰的,而且是心理上的深寒;而如果你生着火炉,看得见那像心脏一样跳动的红色的火苗,坐到炉子上去的水壶,被烧得吱吱响,热腾腾的蒸汽冲击得壶盖嘭嘭跳,你就会感觉到弥漫周身的温暖。再如看那花开。一幅照片,再怎么取景巧妙,技术高超,只要定格下来,那花就死了。而如果蹲在花的面前,目不转睛地瞅着花朵,嗅着花香,今天看到花蕾紧包,明天看到花片散开,后天看到花蕊金黄,顶上是米粒一般的蜜糖,你感受到了花开的全过程,这跟欣赏一幅静态的艳丽的花朵完全是两码事。

  生着炉火,眼看花开,就是传统的阅读;享受看不见的暖气和欣赏照片,就是手机上的浏览。三十多年,《静静的顿河》这本书我阅读过六十多遍。但每一次阅读,都会有新的发现,都会有新的问题出现。书的四面边角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读书随想。虽然我并不研究这本书,我只是喜欢肖洛霍夫的叙事方式和悲天悯人的情怀,认可翻译者金人对语言无可匹敌的精准掌控。然后从中汲取我所需要的营养,并滋养我的文学创作。在我三十多年的阅读和创作中,这部伟大作品的艺术力量一直都在吸引着我、左右着我,甚至在很多情况下,它对景色、人物的描写手法,它了无痕迹地将时代的风云和人物的命运相衔接的艺术特质直接影响着我。但同时,对待自己的作品,我一直都在坚持肖洛霍夫写作独立的那种冷峻的特点和直面现实的勇气。

  在我看来,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小说,不是远离或者背离现实生活的,而是深入生活的内里,从矛盾中探求前行道路的。是作者对人类的普遍价值的肯定和对生活进行批判、修正的,是具有悲天悯人的人文关怀的。当下的许多作品,除了无病呻吟之外,有很多是在粉饰生活,远离生活,背离人民愿望的。

  也是通过这样不间断地对这一部作品的阅读,使我认识到:任何一个才华横溢的作家,首先必须要具有良知、道德、勇气和正直的品格,才可能创作出深入人心、与劳苦大众同呼吸共命运的优秀作品。

  三十多年持续阅读一本书,这在其他阅读者看来也许是怪异的,在今天这样一个数字化生存的时代,甚至可以说是不可理喻的。但我认为这是值得的,就好比通过三十多年的交往,与一个人从陌生、相识、相知到知音一样。引经典阅读而成知音,这是人生的最大幸福。这也是传统阅读的魅力所在。

 

 

 

  互联网颠覆了古旧的审美,速食阅读、浅阅读、庸俗阅读、碎片化阅读,自以为是的现代人错把垃圾快餐当营养品,抑或是狂妄到以为自己可以不需要书籍?读书的人越来越少。然而人类进化几千年,并不是为了要膜拜在物质这头巨兽的足下。

 

有品质的阅读离真理更近

程琼莲

 

  清代张潮说:“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深浅,为所得之深浅耳。”颇以为然。深得读书之味,张潮可谓书痴。外国书痴亦多,代表性的有萨特,“我是在书堆中开始我的生活的,就像毫无疑问地也要在书堆中结束我的生命一样。”简直为书而生,为书而死了。

  我看的第一部小说应该是《呼家将》。其时三年级,自父亲枕下搜出这本书我兴奋不已。握在手里很沉重,惊人的厚度表明它来自我陌生而又渴望的成人世界。怀着一种隐秘的快乐我开始了阅读,原来这本令人敬畏的大部头小说并非想象中的高不可攀,不知天高地厚的我感叹:成人书亦不过尔耳。

  后来的阅读显得顺理成章。我的课余生活就是在找书、偷大人书看、和哥哥争一本书痛哭流涕,这样的糗事伴随我整个童年。某天在大哥枕下发现一本《红楼梦》,朱红色封面,绘有飞檐翘角的古建筑,庄严典雅。彼时读四年级,此书半文半白的叙事语言为我的阅读设置了小障碍,但依然不能阻止一个书虫啃书的速度。遇到看不懂的就跳过去,追着宝黛二人名字看。这样囫囵吞枣的阅读居然也能让我一知半解。苍凉美丽的故事为我掀开一个神秘世界的面纱,有欢喜,有泪水,有生生死死的爱恨交织!经典的力量无与伦比,烛照混沌初开的蒙昧岁月。以后多次深入阅读《红楼梦》,若有所得,若有所失。红楼是一曲宝黛恋之哀歌,也是一次生之孤独的大书写。青埂峰下的顽石,不在红尘走一遭,如何能明白镜花水月的虚幻与渺茫。一次又一次的经典阅读如饮陈酿,同时饮下的还有时间、青春、人生的滋味。回忆我如饥似渴的少年阅读时光,会想起一位女同学。鹅蛋脸,大眼睛,颀长身材。她初一和我同班,父母是下放知青,在区政府工作。转学过来 时,我感到一种咄咄逼人的压力,内心生出卑微之感——其实她是位温和的女生,但她身上所独有的不同于农民子女的气质还是令我自惭形秽。奇怪的是她很快和我好起来,真不可置信。那位女同学每天骑车带我,不嫌弃我的呆笨与木讷。她吸引我的还有她父母为她订的《少年文艺》。每期《少年文艺》看完,她都会应我的要求借给我看。书中那些我同龄人的故事现在一概记不得了,时间把它们漂成一缕淡淡的墨痕,但当初阅读的快乐记忆犹新。毫无疑问我在里面吸取过营养。张爱玲说:“童年的一天一天,温暖而迟慢,正像老棉鞋里面,粉红绒里子上晒着的阳光。”我的童年就是在书籍温暖的阳光里迟慢走过的。多年后回想,还能感觉那种温度。如今,网上购书、书店淘书,还有图书馆,再不会为没书读发愁。我去本地图书馆逛得最多,进门一排排书架,密密麻麻都是书。越过那些成功励志心灵鸡汤,去文学典籍架子上找,国外国内经典都有。发黄的纸张上记着年代久远的故事。捧在手上看,将自己深深沉浸到古井一般的过往中,一抬头,21世纪的阳光明晃晃照着对面人家玻璃窗,恍兮惚兮。社会浮躁,我自有静心良方,那就是手捧一本发黄的书卷,在沉静的文字中慢下来。书籍为我打开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这个世界比现实世界精彩得多。它能克服我与生俱来的自卑,也能克服现实世界中那些“咬啮性的小烦恼”(张爱玲语)。以前我看书全凭肤浅的爱憎。中专三年读席慕蓉最多,她的文字华美,像织锦,却也只能配青春。中年宜读张爱玲。其文字乍一看是雕花小木楼的精美,是丝绸旗袍上牡丹盛开的富贵底气,也是弯弯曲曲弄堂里的烟火人间,但这一切都有一种苍凉的底子,这种苍凉似西风夕照,晚霞满窗,看似极为矛盾的两个极端,她却结合得这般天衣无缝。苍凉成绝响,也就有了金属质地。当夕阳暗黄色光影爬满卧室青色布帘,一轮皎月慢慢升上夜空,一盏灯,一个人,读书。周遭于是安静下来,安静到可以毫不理会身边嘈杂的世界。写作以后阅读更勤。这时已经有了冷静的眼光,它不会全盘接受,而是会边阅读边思考,把别人的经验变成自己的积累,在别人的智慧里重新打量人生,会在某一瞬间幡然领悟。阅读使同等长度的生命体验增加了密度与厚度,人生因此而丰饶。书籍给了我力量与自信,给了我审视生活、独立思考的能力与勇气。身处毫无个性可言的职场,每天顶着一张笑脸与人周旋共事,凉薄却在无人之处一点一点洇湿心境。还好有阅读可以让我安静,在文字里与过往遇上,我还是那个坐在黄昏下的木门槛上读书的小女孩。互联网颠覆了古旧的审美,速食阅读、浅阅读、庸俗阅读、碎片化阅读,自以为是的现代人错把垃圾快餐当营养品,抑或是狂妄到以为自己可以不需要书籍?读书的人越来越少。然而人类进化几千年,并不是为了要膜拜在物质这头巨兽的足下。在虚拟的网络刷存在感,或者只关注股票的涨跌,这不是我们应有的生活。真正的文明不是无知无畏。人是会思想的芦苇,帕斯卡尔如是说。任何一个年代的思想、精神,都需要书籍、经典来喂养,有品质的阅读会让我们离真理更近。

  同时,活得有底气、有贵气、有书卷气,这样的人生才有无限指向的可能。

 

 

 

  无论你选取何种阅读方式,都应分清哪些是有价值的阅读,哪些只是徒劳无益的走马观花。只要确定你进行的是有价值的阅读,读什么和怎么读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阅读方式之我见

高  超

 

  毋庸置疑,今天的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化时代,一个鄙视慢活精工而崇尚高效速产的时代。矛盾的是,我们在追求一日千里而筋疲力尽的同时,内心又无时无刻不向往着采菊东篱、躬耕南阳的从容悠闲。打个比方,你久居华丽的别墅楼厦的同时,是不是也在怀念以往农家小院的朴素怡然?你整日吃着山珍海味,会不会更向往小葱拌豆腐的爽口?你将新媒体玩弄于股掌之间,随时随地浏览花边新闻和快餐文学,将来会不会后悔没能捧读典籍、做好学问?

  作为95后的大学生,可以说,对新媒体的运用,几乎没有谁能比我们更有发言权了。写论文、查资料,豆瓣、知乎、微信……不能否认,新媒体对我们学习的帮助是举足轻重的,从中获取信息也快捷、高效且全面。可自始至终,我都把新媒体当成是我的“字典”,它的主要作用就是供我查阅实体书中找不到的资料,而传统阅读才是我永远的依赖。因为传统阅读的灵活性和自我契合感是新媒体阅读所不能比拟的。简言之,传统阅读让人更加从容。

  新媒体阅读的从容,则是有限制条件的。新媒体阅读必须借助于电子产品,譬如对我们的视力造成不良影响;譬如电量不足了,我们就不得不放弃继续阅读,哪怕你正读得多么痴迷;再譬如阅读过程中来了新消息,也会打断我们的阅读思路,让人手忙脚乱,从容感也就大幅度降低了。而传统阅读就不存在这些情况了,书本是完全听命于你的,只要你不抛弃它,它就一直无条件地侍候着你,直到你满意。另外,我们捧读实体书,还可以在书页上勾下要点,从容不迫地品味作者遣词造句的魅力,不时地用笔在书本上写下感悟,还能够让人重新找回做课堂笔记的感觉,并不断给你发送一个潜意识:我在收获知识。

  可有些时候,即便是反感新媒体阅读,也仍需不得已而为之。我的文学启蒙深受史铁生先生的影响,因此高中时就有一个小梦想:去地坛公园阅读《我与地坛》,追寻史铁生先生的足迹。终于在去年的七月三日,我来到了北京。次日凌晨,我来到了地坛公园,先是逛遍了整个园子,然后又坐在古树下的长椅上品读散文《我与地坛》……这样的阅读,是能让人产生快感的。可至今令我遗憾的是,因准备不足,没有把实体书带去,只能借助手机阅读电子书了事。虽然不喜欢数字化的阅读,但在那种环境下,我又不得不感谢新媒体带给我的便利。

  因此说,对于新媒体阅读也不能一味地冷眼相待。

  人都有七情六欲,我们有时也关心新闻八卦。这时我们便需要借助新媒体来获得满足。劳累之余,通过一些碎片化的花边新闻和幽默段子,也能够让人身心愉悦,暂时忘掉疲劳。但这更像是兴奋剂,不可多用,一旦用多,我们精神这盘大菜就会坏掉,从而中了快餐文化的瘾,对经典作品的深度阅读变得更加抵触,进入到一个始终无法满足自身精神需要的死循环里。

  而当我们手捧实体书的时候,那种阅读的神圣感是油然而生的,是新媒体永远无法与之抗衡的。因此,当我们用两种阅读方式面对同一文本时,内心的阅读态度也会随之发生不同的变化,一种是严肃性,一种是随意化。

  另外,传统的实体书还能收藏,这对自己的阅读生涯绝对是一个个里程碑的纪念意义。我曾在镇初中的学校门口买过鲁迅的《呐喊》和《朝花夕拾》;在县高中的学校门口买过巴尔扎克的《驴皮记》和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在县车站“文化吧”买过路遥的《人生》和苏童的《黄雀记》;为了阅读胡学文中篇小说《双向道》,还从淘宝上连带着买下了四大本的《北京文学》杂志;出于对张炜《古船》的喜爱,我还曾打算收集这部小说的所有版本……想象一下,等我们老了,伏在书桌前,翻阅着以往的旧书、旧报刊,也一定会怀念我们少年时代的青葱岁月吧?日后教育子孙要勤奋读书的时候,我们捧出这些收藏的书本展示给他们看,向他们讲述我们的阅读故事,不就很有教育意义吗?我想,这比单纯的苦口婆心的劝导鲜明多了,也深刻多了。

  是的,我们这个时代在崇尚快节奏的同时又追求简约。有些读者可能对实体书的收藏并不感兴趣,认为阅读的本质就是让人收获知识、陶冶情操的,无须在乎以何种方式阅读,只要随身携带着手机或电脑就足够了,里面有成千上万册的电子书,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想读书了,就可以随时上网找出自己想读的书目尽情享受,还免去了携带厚重的实体书的劳累。

  但我建议,经典还是要进行传统阅读,因为它更能集中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用足够的时间去揣摩其中的大道,同时也能增强我们对文字的敏感度。想想吧,如《红楼梦》《卡拉马佐夫兄弟》这样的经典大部头,你是愿意面对冷态的电子屏幕还是优雅的书页呢?我想,多数人都会选取后者而舍弃前者吧。究其原因,就是传统阅读能给人以亲切感和舒适感,能促使我们对文本进行深层次的研究。想象一下,面对电子屏幕阅读大部头的世界名著,那样子也一定很滑稽吧?不免让人感觉,这样的阅读方式有些对不起也配不上这么伟大的作品。毕竟,好作品总是让人心生敬畏的。

  然而,无论你选取何种阅读方式,都应分清哪些是有价值的阅读,哪些只是徒劳无益的走马观花。只要确定你进行的是有价值的阅读,读什么和怎么读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还是那句话,适合自己的,便是最好的。另外,从事纸媒生产的团体,也永远不要惧怕新媒体的冲击,因为它无法完全取代传统阅读。这只是社会转型期的一个表现,随着人们文化素养的不断提高,对阅读产生更深层次的需要后,必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再次回归到传统阅读。

  让我们共同期待着。

 

 

 

  如今,阅读的形式和载体也越来越多元化,至于选择哪种阅读,需要审时度势、与时俱进。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但无论时代怎么变,阅读的目的始终如一,是为了更好地获取更多知识。

  

多元阅读

廖  力

 

  求学时代,图书馆是汲取知识最近的地方,是阅读最佳的场所。畅游书海,能拓宽视野,激发想象,享受快乐,甚至能周游世界,访古问今,博览寰宇……图书馆里的阅读,纸书香,求知无穷无尽,可学校生涯短暂。

  大学毕业,去到一家公司上班。住单身宿舍好几年,每逢在夜幕降临到晚上十点这段时间,宿舍几乎没人。也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读书成了我单身生活的一部分。

  晚饭后,只要没事,便躲进楼阁中,关上门窗,独坐床头,顺手拿案头的书,便读起来。案头上一大堆的书,多是从网上买的,还有些是周末去大学旧书店淘来的。读累了,下床到室外透透风。宿舍如若无人,总想着李白的《将进酒》,就这样,单身宿舍生活四年,《将进酒》被吟诵了近百回。有时也玩一会儿手机,刷刷微信、微博,看看新闻和八卦。

  当然,晚上十点后,书就读不了了,因为宿舍的小伙伴们陆续回来了。嘈杂声打破时空的寂静,寝室里的灯也亮起来,自己的心也散乱了,有了波动。同事有时来回串门,摆龙门阵,自己都会主动参与,否则怕被同事误会,说此人太高傲,不合群。单身宿舍上千个夜晚,纸质书本的慰藉,也让自己的有些文字在当地的报纸上变成铅字。

  结婚后,我从单身宿舍搬了出去,单身生活被画上休止符。我们将家安在郊区,妻子上班方便,可我有些远,每天来回坐地铁,途中得花两个多小时。早上6点就得出门,晚上最早到家已是7点多,如遇上加班,就更晚了。下班回到家后,整个人尽显疲态,除开周末,工作日的晚上压根儿没心情阅读。于是,我将阅读的时间安排在地铁上。

  地铁阅读,不为喧闹而放弃,而是独守一份宁静。每月,辗转于地铁的各个角落,总会发现一些安静的读书人,捧着一本书,任凭身边时聚时散,却眼不见,耳不闻,一心扎进书中去。有次遇见一放学回家的学生,他可能读到精彩绝伦之处,不经意地笑出声,是那样的单纯而真实。

  我所在的城市,在地铁里开展起读书活动,时不时有志愿者背着流动书包,只要乘客用微信扫一扫,就能借书。随着活动影响越来越大,受到了广大乘客的普遍欢迎,如今在重要的地铁站点建立起借阅书籍的实体店,方便乘客借阅书籍和知晓信息。地铁阅读,让我认识到,只要心静,哪里都能阅读。

  曾在微信里看到一篇有关地铁阅读的文章,大致内容说,在国外地铁里,乘客们普遍看书,而在国内,乘客们几乎大多盯着手机看,于是得出结论,说中国人非常浮躁,需要深刻反思和警醒。而弄清楚外国人看书的真正原因后,原来是外国地铁上,没有手机信号。不得不说,哑然一笑。低头族,看手机,玩电子设备,就证明了中国人浮躁,这或许有些偏颇。

  好几位同事,钟爱电子设备阅读,最主要是携带方便、电子书资源丰富。如一个Kindle电子阅读器,囊括了上十万甚至百万本书,并不断在更新中,永远读不完。不知不觉,我也从纸质书的忠实粉丝逐渐兼顾到电子书上来,阅读电子书,却有另一番味道。如微信读书APP,不仅有好友排名,还能在阅读过程中即刻批注各自的想法,获得他人的点赞和评论,形成线上互动,引发思想的碰撞,这是纸质书所不及的。

  如今的阅读,不仅仅是用眼睛看,还能用耳朵听。每当我出行选择开车时,几乎会打开蜻蜓FM软件,最喜欢听单田芳老师的说书,他总把历史人物事件演绎得活灵活现。还有《人民日报》微信的夜读栏目,每晚不知国内外有多少人都等着它更新,直到听完富有磁性声音的老师读着有哲思的文字后,才安然入睡。有声读物,也越来越受听众欢迎。

  无论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甚至有声读物,都有不计其数的受众群体。新媒体时代,电子书与纸质书之争,取代还是并存,我们不得而知。

  如今,阅读的形式和载体也越来越多元化,至于选择哪种阅读,需要审时度势、与时俱进。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但无论时代怎么变,阅读的目的始终如一,是为了更好地获取更多知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