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8,991
  • 关注人气:22,8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兵情(外一篇)/吴传玖

(2019-10-09 15:27:35)

  说起这件事,说起这个我至今都还不知道他姓名,然而对我却有生死之恩的他,他是一位共和国军队的老兵,时间倒回到上世纪70年代。那时我作为下放锻炼改造的军医大学学员被安排到昆明军区的一个测绘大队做随队军医。这个大队正执行地处澜沧江边的云南维西县巴迪地区的大地测绘任务。测绘最高点就在澜沧江西岸海拔约6000多米的高山顶上。我们经过几天的艰苦跋涉,终于到达山顶,并安营扎寨下来。这里空气稀薄,含氧量极低。真的是没有草,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山都是一片片风化石。真没想到才过了两天,我这个本来是保障测绘队员身体健康的军医,自己反倒先生起病,发起高烧来。我自己以为是感冒就吃了些阿司匹林一类的退烧药。但病情一直未减,全身仍是感到一阵发冷,一阵高热。看到我这样,测绘队领导就下了命令,要我下山去公社医院治疗。根据我自己的诊断,我想我一定是在山下时遭了蚊虫叮咬,上山后发了疟疾。在山上携带的药品中就没有治这种病的药。我只得乖乖服从到山下治疗,如果不这样,不仅会延误了治疗,有生命危险不说,也会给测绘队工作带来拖累。可我自己一个人已经虚弱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不用说步行下山。队领导想到了配属我们运粮背水的民工。当他们向这七八个民工征求意见时,多数人都面露难色。你想要把一个百多斤重的人从海拔6000多米的高山顶上一直背到江边,该要走多少路,付出多少体力,担当多少风险。正在大家犹豫不定的时候,其中有一个民工自告奋勇地说:“我去!保证在今天之内把吴军医背下山。”

  我至今还记得那是一位身体并不十分强壮,显得有些精瘦,眼睛有些眯眯的中等个子的中年男人。一路上我才知道他是傈僳族,家就在山下江边的一个傈僳族寨子里。他在背负我的过程中,我看到他吃力的样子,有好多次要求停下来让他搀扶着我步行,可他始终没有答应我,只是在途中歇息一会儿,又继续背着我,吃力地前进。我伏在他的背上,感到了他满身的热汗和粗粗地喘气。最终我们来到了江边,来到了寨子里他的家。那时天色已经很晚,他建议我当晚就住在他家里。他吩咐家人很快给我们打了一碗热腾腾的酥油茶,并在火塘边爆出了一大堆苞谷花。我就按照他们傈僳族的习惯喝着茶,吃着苞谷花。后来他又给我准备好了睡觉用的蚊帐和被褥。他告诉我,这套被褥是他在部队当兵时用的,退伍回来后一直把它洗得干干净净地存放在箱子里,从未再用过。那一晚我躺在这还留有肥皂余香味儿的被窝里想了很多很多,我不禁默默地为这个于我有救命之恩的似曾相识又非曾相识的老兵为我所做的一切深深感动,冥冥中只觉得上天有眼,让我在生命中相识相知了这样一位情深义重的傈僳族老兵大哥。

  我的病得到了及时的治疗,亦很快痊愈。后来,我们测绘工作结束,临离开前我去向他道别,并把我的一双新军用皮鞋和50元銭送给他以致感谢!可他却执意不愿收下。最终他也只是同意收下那双皮鞋做个友谊的纪念,而钱却分文不要。他说,我是军队培养多年的老兵,说什么也不能这样做。时间过去了三十余年,可这件事我却始终难以忘怀。那位曾经于我有救命之恩的、竟然由于自己的粗心连姓名也没来得及记下的傈僳族大哥,我们的老兵不知现在生活过得怎样?我是多么地想念他们啊!

 

怀念小姚……选读结束

全文刊载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9年第7期

更多内容:http://www.qikan.com.cn/magdetails/9B498867-0643-4954-AA08-C76B40FE0B98/2019/7.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