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8,991
  • 关注人气:22,8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目送(散文)/马卡丹

(2019-10-09 15:05:14)

 

  夜里忽然有点儿烦,没来由,只是烦。有心把烦捂在被窝里,又怕孵出一窝一窝的烦来,更烦。披衣起身,径至阳台,仰观天象。小县城的天还像个天,有半轮月,高高;有数颗星,点点;有几朵云,淡淡;风摆着尾溜过我的发梢,很小的幅度,不敢惊动夜的静,也不想触动我的烦。夜如水,忽而就把烦泡软、泡稀,泡得没了影。手机信息就在此刻不失时机地亮起,眼前三个字,仿若有光,却是光影沉沉:他走了!

  他,他……走了?

  走了。

  走了!

  夜气从阳台侧的桂花树间团圞而出,香一阵冷一阵,漫成一团缥缈的背影,忽前,忽后,忽下,忽上,渐渐,升腾。

  一朵云飘来,飘,飘,飘过月,飘过星,依依。渐飘,渐淡,淡,淡。

  疏疏朗朗的天宇上,一颗流星划过,落在重重山影之间。

  流星路过天宇,人路过世界。

  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丁。

 

 

  曾经,那个感觉,那么遥远,遥远得像是星与星的距离,也像,总也无法接通的,心与心的距离。

  人是向死而生的,所有的人都是绑着神行太保甲马的过河卒子,只有前行、前行,从无中来,向无中去。这一类说教在耳中进进出出多少回了,为什么依然感觉,那个告别式,还远在天边,还需要穿越几个太阳系?还需要蹚过几道银河?

  这些年来,常常有一些年轻的朋友,走得那么突然,多像那些正待绽放的花苞,忽遇春寒,只来得及露出一丝丝浅红、轻紫、微蓝、淡黄、俏绿,就迅即枯萎、干瘪,幸运些的即便冲寒而开,也不过瞬间昙花,更添叹惋。他们,是未曾完满绽放的花朵,每每忆起,殊觉痛惜,却往往不觉得与自身有什么联系,毕竟,孕育、绽放、凋零,以亿计数的现代人都会完整走过这命定的历程。

  也常有老一辈的亲友就在眼面前离去,在你心湖上溅起若干伤感的涟漪,只是涟漪开过终究无痕,都知道那是无言的结局,却依然不觉得、不想觉得、不敢觉得与自己的联系。毕竟,老一辈已经完整地经历了生老病死,已经敲响了午夜12点的钟声。

  此刻却是不同,他走了,他竟然也走了!他不仅与我同龄,且同属上山下乡的“老三届”知青,同在改革开放之初踏进大学校门,同在商品经济大潮前迷茫若失转而舞文弄字。一个个的“同”,是一颗颗钢牙铁齿,都选择此刻咬心啮骨。“同”以血淋淋的痛把我咬醒,那仿佛远在若干光年之外的死神,已经大咧咧地迎面而来!

  “同”意味着,我们是同一群耀眼的流星雨,尽管淡去有先有后,终将谢幕。

  “同”意味着,我们是同一轴奔驰的云阵,尽管卷舒有早有迟,终将启程。

  在将要谢幕之际,在预备启程之前,你的灵魂,我的灵魂,他的灵魂,面对越来越清晰的死神的面影,还需要闭眼塞耳,自我麻醉,如同以往那样视而不见、听而不觉吗?

  我是,我当然是星群中的那颗流星,我的前方有多少灿然的闪烁,我的身后也将有多少闪烁的灿然。我将以怎样的心绪,面对前方已然陨落、正在陨落的光柱?又将以怎样的从容,启迪其后期待燃烧的星辰?

  我是,我当然是云阵里的那朵流云,我的前方有多少飞腾的云絮,我的身后就会有多少云絮的飞腾。我将以怎样的目光,目送那些淡入空蒙的前行之云?又将以怎样的身姿,回应其后那接踵而来的云团?

  伫立阳台,静望夜天:

  有一朵流云已然淡去,只留下一丝云影;

  有一颗流星已然路过,只留下一星余光。

  我只有,目送;只能,目送。

  我身后的所有星与云,或许,都只能:目送!

 

……选读结束

全文刊载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9年第7期

更多内容:http://www.qikan.com.cn/magdetails/9B498867-0643-4954-AA08-C76B40FE0B98/2019/7.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