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8,991
  • 关注人气:22,8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敛巧饭的传说(散文)/夏占利

(2019-10-09 14:33:57)

  北京市怀柔区琉璃庙镇杨树底下村敛巧饭习俗已经传承了近两百年。每年正月十六就成了村里又一个节日。这碗饭从此薪火相传,历久弥香。

  据传,清嘉庆年间,霍、靳两家族人从山东清远辗转而来。见这里山高林密,地肥水美,便决计停留于此扎根繁衍。此时正逢春日,冰消雪融、土松地软,眼看着耕田播种时节将至,可全村连一粒种子也没有,急得大家团团转。于是族长出面召集大家作出决定:霍、靳两家族各选派一精壮男丁,结伴而行,离家讨种。

  且说这二人肩负重任,一路前行,一连走了三天三夜,终于在百里之外喜得种子。有金黄的玉米、饱满的谷黍、红彤彤的高粱……颗颗壮硕,粒粒放光。直喜得二人倒头跪拜、谢声不绝。其中一位赶忙脱了夹袄,将种子裹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生怕它们长了翅膀偷偷飞了,紧紧地抱在胸窝。

  二人不敢耽搁,再三谢罢恩公匆匆上路。这一日,已攀至奇峰之巅,远远地能够看到自家村落。再有一个时辰就可以向父老报喜,庆功受赏了。想到这里,二位情不自禁、喜从中来,早已把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的艰辛抛到九霄云外。巧了,兜里还剩最后一块干粮。二人在悬崖边,找了块大石盖儿坐下来分享。从山脚爬到山顶,二位早已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哪里还捂得住衣裳,便将上身脱得个精光,任由暖阳烘着,暖风熏着。树上的山雀见到他俩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他俩干脆把干粮嚼碎了再吐出来,撒给山雀吃。山雀“扑棱棱——扑棱棱——”接二连三地从树上、从崖边飞来,争抢着把这细碎的干粮渣儿吃了个一干二净。然后围着这二位,有的跳到他们的背上、头上、腿上、肩上,耍个没完没了。

  “哎!——”对面的山上传来吆喝声。噢,是族人!二位“嗖”地从地上蹦起,跳着脚向山的那边大声应着,摆着手。一位还抡起了衣服在头上打旋,另一位也将手伸向衣服,可刚一拎,就听“哗——”的一声,种子摊了一地。说来也巧,这时正赶上一阵山风吹过,连地上的枯叶都吹起老高……完了,完了!这辛辛苦苦讨来的种子一粒不剩全被刮飞了。有的落到岩缝里,有的撒在悬崖下,还有的躲到草丛中,那几粒却藏在了树杈间。这下二位可傻了眼,急得抓耳挠腮,捶胸顿足,大腿都拍紫了也无济于事。二位垂头丧气地瘫坐在地,像两条霜打了的紫茄子。

  忽然听到“扑棱棱”的声音。是刚才的那几只山雀,竟然落到了他俩的头上。然后跳下来,不住地用尖尖的长喙啄他们的手指,啄得还挺起劲。待掌心张开,就像魔术一般居然出现了一粒金灿灿的种子!这山雀抬着头,翘着尾,喳喳喳叫个不停。奇迹,简直是奇迹!这二位瞪大双眼,互相看着,咧开大嘴憨憨地笑着。两粒、三粒、四粒……二位叉开腿,张开蒲扇似的大手捧着,低着脑壳瞅着。山雀的两只脚爪在他俩的手心儿上不停地抓着,小尖嘴在手心儿上鹐着,这二位哎哟哎哟,一惊一乍地兴奋着,嘴咧得大门牙都瞧得真真儿的。山雀们上下翻飞,不停地把岩缝里、悬崖下、草丛中、树杈间散落的种子一粒一粒地衔回来,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两座小金字塔。

  春种、夏长、秋收、冬藏。这一年霍、靳两家族人们第一次吃上了饱饭,过上了丰年。吃饱了,喝足了,躺在热乎乎的炕头上,嘴上也开始哼起来了。

  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这老祖宗的话就是一个准儿。十五这天,打天一亮就呼呼悠悠地飘起雪花,铺天盖地下了一整天,直到傍晚天才放晴。男人们盘腿卧脚炕上一坐,围着火盆儿,烫着小酒儿,滋儿咂儿地喝着。女人们炕上炕下忙活着。酒香、饭香、肉香和着柴草香、炊烟香,一缕一缕地飘向窗外……湛蓝湛蓝的夜空,月明星稀。小山村静静的,只听到男人们的打鼾声。

  还是女人们最勤快,一大早就起炕,要抱柴烧火做饭,可门怎么也推不开。不得不叫醒自己的男人。娃儿们照旧躲在被窝里呼呼睡懒觉。哇,这么大雪,都没过了膝盖!天地间全是白的,简直像换了个世界。于是男人拿起扫帚一下一下地扫起雪来。终于露出了一块土地,干楞楞儿的,土面儿和白雪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一会儿这土地就一条儿一缕儿扩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男人的头上也冒起了腾腾热气,和着嘴里的鼻里的吐出的白烟,像个烧开的小笼屉。“突——”不知从哪儿飞来了一只山雀,小爪子在土地上挠着、刨着,小尖嘴儿在地上钻着划着,那地上便泛起一股一股的微微的土花,留下了它们的一朵一朵的小梅花和一条一缕的小沟沟儿。又来了一只,紧接着,三只、五只……从树梢上、从屋檐下成群结队来了一大片。男人和女人好像也从来没见过这阵势,在一旁看傻了。

  咋啦?这雀儿们也过年吗?娃们也早已被这场景惊呆,连忙跑到院里来捉……他们哪有那样的本事。于是院子里便传来了你追我赶的欢叫声,传来了“腾棱棱、腾棱棱”鸟儿的振翅声和“唧唧唧、啾啾啾”鸟儿的杂鸣声。

  霍家是这样,靳家也如此。族人们找到了族长去问究竟。族长翘着胡子,颤颤巍巍道:“这不明摆着嘛,这雀儿呀,跟人一样,一顿不吃饿得慌!”……选读结束
全文刊载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9年第7期
更多内容:http://www.qikan.com.cn/magdetails/9B498867-0643-4954-AA08-C76B40FE0B98/2019/7.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