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8,991
  • 关注人气:22,8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一天(小小说)/刘向阳

(2019-09-17 14:14:02)

  俺是掘进机手,正在一心一意地工作。俺给自己确定今天的任务掘进十米。

  十米!那可不是在老家的田里,要挖一道沟,往手心吐口唾沫,搓搓,再喊声干,把头高高扬起,猫腰抡胳膊,憋口气,等气喘了,劲儿累没了,伸手摸摸后背,湿透了。再回头看看,二十米都过了。

  这是工地,离地面足有二十米深,咋能与老家那土沟子比!再说了,在这儿掘进半米,比在老家挖十米长的沟都费十倍百倍劲,闹着玩儿呢?

  闹着玩也得玩,这天是1020日。搁一般人来说,这天也就是与往常一样的一天呗。可是,对于俺来说,这一天的意义可就大了去了。这一天,俺有悲也有喜,有苦也有甜。总之,酸甜苦辣咸,啥味儿都尝过。记得俺六岁那年,好像刚上学两个月,娘就病了,肚子越来越大,疼得整宿睡不了觉。俺爹急得直跳脚,村主任也干挓挲着两手拿不出钱。全村人都眼瞅着俺娘疼死了。俺12岁时,也是1020日这天,俺16岁的哥哥上山挖野菜,一不小心,从山上滑了下来。等俺和爹找到半夜,好不容易找到俺哥哥,俺哥哥早没气了。记得俺爹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了。俺赶忙回村找村主任。村主任将睡得熟熟的村医生喊了起来,费了半宿工夫,总算把俺爹抢救过来了,人是活了,腿却瘸了,重活干不了了。也是那天,但不是那年,俺妹妹在大杨树底下睡觉,中午,俺喊她吃饭。她醒了,但不会说话了。全家就俺一个好人,你说,俺倒霉不倒霉?啥也别说了,倒霉透了。今年更倒霉,社里挖排涝沟,主任指着俺鼻子让俺参加。

  俺要是走了,这个家谁管?这家人的饭谁做?拉到炕上的屎谁收拾……总之,难大了去了!

  村主任歪着驴脸哼,再难,工也得出!你家难,谁家不难?俺一家就俩下不来炕的,俺说过难吗?

  主任说的是实在话,主任的老娘和老伴都是瘫子,主任就不出工了?就是全村人拦也拦不住。主任说得好,俺是个老党员,啥事都得冲上前。咱村难,哪个村不难?夏天的那场雹子,让全乡多少家颗粒不收。谁说啥了?啥都没说,在乡党委的帮助下,都自己解决了。咱村不也都解决了吗?还说啥?要说的,就是习总书记的那句话:撸起袖子加油干!

  要说咱村主任真是个与全村人不隔心的好干部,挖地铁的领导也是好干部。工长昨晚就说了,明天立冬,在乡下是歇工、玩牌、吃饺子,啥活都不用干的日子。咱明天虽说不放假,也可以放松些劲儿干,能干多少是多少,也算不放假的放假。大家别担心,干多少工资也照样翻番!工长话音还没落,满巷道的欢呼声快把耳朵震聋了。

  当时,俺想,得给孩子他妈打个电话。算起来,五一放假通过一次话,再就没通过话。好几个月都不说句话,还算两口子吗?

  市里来村招工,俺虽说有点儿动心,可一想家里四五口老的老小的小,也就把刚上来的心气儿压下去了。

  肩膀子被人拍一下,回头看,是孩子他妈。俺闷声闷气地问,也不是啥热闹,你来干啥?……选读结束
全文刊载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9年第7期
更多内容:http://www.qikan.com.cn/magdetails/9B498867-0643-4954-AA08-C76B40FE0B98/2019/7.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