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卫星
梁卫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7,005
  • 关注人气:6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随手记下(二十三)(关键词:遗忘)

(2014-02-18 20:41:11)
分类: 浮世心思

 

随手记下(二十三)(关键词:遗忘)

内心无来由地沉重,如窗外阴霾的天空,而且还烦躁,窗外时时传来喜乐的歌唱,他们在提醒我,这一切与我无关吗?突然想写些什么,打开“随手记下”文档,最后的日期赫然是“2010年10月19日”,竟然是近四年前了,这生命的流逝,是如此悄无声息,偏偏在某一时刻,比如此时此刻,却又如此惊心动魄,人生原来如我这般也是有如此“沉重的时刻”的啊,更何况,这日子还要如此富于象征意义呢!

 

生命的流逝,其实是不足惜的,令人难受的,是许多难以言喻的东西的不可避免的变异与沦丧。我曾经说过,我活在时间之外,也终将死无葬身之地,这一切正是对我存在时间的剥离吗?何以如此痛苦?这不正是我的命运吗?我将淡然面对这些人与事的变异与沦丧吗?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到不人人不物物呢?

 

一切终将过去,逝去的时光里,怎么能否定,有过太多的苦闷与伤逝、也免不了放纵与开怀,而今日回看,痕迹何在?此时的心结,也许不过重复当初的过程,在未来的某日回看,也不过今之视昔。生命终将归于无我无人,我本性即趋于此,只是从没注意到,在路上,原来这般沧桑。

 

似乎有太多的事要做,然而,不做又如何?

似乎有太多的话要说,然而,不说又如何?

似乎有些人需要萦怀于心,然而,忘记了又如何?

其实,一切不过虚无,一切不过不及物,一切不过空洞。

 

人生至大的痛苦是什么?当然是一切都无意义,但却要过下去。

人生至大的尴尬是什么?当然是一切都只应自己承担,却总要责怪他人的隔膜与冷落。

 

近读郭初阳《一个独立教师的语文之旅》,他在谈到屠格涅夫《猎人笔记》时,有这样一段文情并茂的话:“一个老人寂寞的光景里,忽然闪出年轻时爱过的姑娘,光晕乍现,立即又回到阴暗冰冷的现实,蜡烛灭了,干咳不断……人生至此凄凉时刻,有谁陪伴?只有‘我的老狗,我唯一的伴侣蜷缩成一团,偎在我的脚跟前发抖……’”值此寒冰入骨的时刻,读之大恸,我的那条老狗在哪里?

 

遗忘是记忆的结局,正如死是生的归宿。人能记忆的,是情感,不是经验。经验越多,情感越薄,所谓天长地久,原来是情感的销磨。等到经验积累至顶峰,情感便归零,遗忘就降临了。然而,不必遗憾,更不必悲怀,这个时候,你才发现,遗忘就如熄灭一盏你曾念念难舍的灯。随后,黑暗铺天盖地网下来,他以不可抗拒之力包裹你,渗透你,浸泡你,你震惊于那种阴郁的温柔,暴力的热情,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切光影不过是虚空。

 

CS说他会坚持正确的立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站在正确的立场,每个人都自以为在坚持正确的立场。我看到,所有的正确立场为了垄断这“正确”二字,都已经头破血流。什么是正确的立场呢?柏拉图说,人活着是为了追求至善。而为了追求至善,首先得要知道什么是至善,没有关于至善的知识,人永远也无法抵达至善。问题是,这世间根本就没有关于至善的知识,你凭什么说你站在正确的立场,也坚持了正确的立场!你于是说,有一个概率问题,你会尽可能多地获取不同的知识视角,每一个问题尽量从多个视角去分析判断,你自信你这样做了之后,你会比别人更正确。然而,比别人更正确,并不意味着你距离谬误比别人更远,这世间,有多少视角,如何可以穷尽,五十步之于百步,在学术的意义上,并无差别啊。最危险的是,你用学术话语来框定现实,你因此正在远离常识与人情,这是多么可怕的事!

MR说,为什么五千块钱不赚,要去赚三千块钱呢?我明白他的意思,大家都在不择手段地赚那五千块钱,为什么要让我去正当地赚那三千块钱呢?我无言以对,这是多么正确的立场!他的正确,超过了CS,因为他不借助概率,更蔑视学术,他诉诸于人性的逐利本能,至少,他尊重了常识的一部分。只是他不会明白,被割裂的常识,是常识的大敌。

他们都已经长大了,遥想四年前,在遥远的首善之区,那两个半夜起床,翻墙爬垣,专门到那曾经蝶血满地的广场上撒一泡尿的南方少年。如今,他们在哪儿呢?

岁月陆沉,改变人的从来不是时间,而是生活。

穆旦晚年有诗云:这才知道,我全部的努力,不过是活成了一个人。细细咀嚼,恍然大悟,原来,生活从来都是人类的大敌。不觉大恸,尽我一生,我将得见多少非人?那里面,也有我萎缩的身影!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是一个旅行家。我在梦想里走遍千山万水,无限时空。我把自己禁锢在狭小的空间里,我因此而得以尽情梦想,极致旅行。我看见在他们的路上,无数的人拖家带口,行李累累,匆匆来去,相片翻飞。实际上,没人想逃离起点,也对终点无所在心,他们在乎的是,他们成了别人的风景,然后,自己成了自己的风景。少数相携而去的人,本来就是彼此的风景,那想必更有极乐存焉。只是,如此恋恋风尘,又何需旅行呢?真让我这样的旅行家情何以堪!

 

Yz问:你需要多少钱才可以从你的职业里赎得自由?我想了想,以我仅仅裹腹覆暖的生活,五十万元应该够了。她说:五十万怎么可能,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年代。我说,够了。她想了想,郑而重之地说:等我能赚钱了,给你五十万吧,看看你能不能自由。这样的话语似曾相识,无数青春稚嫩的面孔模模糊糊地在眼前沉浮,至于名字,早已经沉落在遗忘的沼泽里,他们都曾经说过这样慷慨的话吗?如今,他们是谁?他们在哪儿?YZ说,我不同。这也不过是一句滥熟的台词吧?我不想伤害了她热情的心,只是想,每个人都以为自己与众不同,每个人又都会泥陷在生活里,走着相同的路。我也郑而重之地说:好,我等着。这同样是一句多年不变的台词,我说得如此顺溜,好像从没曾说过一样。

我的人生,就是在这样的重复里,远离了自由,我活成了我人生的龙套。

能够用钱赎买的,怎么可能是自由呢?

2014/02/15-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